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祁守端是谁 祁守端做过什么 祁守端主要成就有哪些

当然,这个传球就像当年G6雷阿伦的那记三分。唯一的区别一个是杀死对手,一个是杀死自己虽然理论上传球不无不可,但是同样的詹姆斯甩掉了成为罪人得几率,就像现在大家只是讨论该不该传而已,不过同时詹姆斯也放弃了成为英雄得机会,这才是他最大得损失总决赛开大前,超乔丹之声一片雀跃,但是现在也几乎无人再提。可见一斑

 

谢谢邀请。今天看悟空才知道这件事。让我感到气愤已经不是倚老卖老恶语相向的老人了,而是拍照搬弄是非的那个女人。如今自媒体大行其道,在一定程度上,使世界变得更加透明,为百姓提供了一个客观的视角去看待事情。然而短视频通常没有事情的开头和结尾,只是事件的一个片段,加之作者对事件缺乏事实根据的主观评述,反而容易误导吃瓜群众。这样不负责任的视频在赚取点击率,只为了从平台赚取收益的当下,丛出不穷。如果这股风气不能得到有效的制止,自媒体变成少数人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的工具这对于广大吃瓜群众和诚恳用心创作的自媒体作者都是一种伤害。网络不是个人随心所欲,肆意妄为的地方,每个人都该为自己说的话负责。言论虽然自由,但也

简介

祁守端

[明]女。文林(一四四五至一四九九)妻,徵明(一四七o至一五五八)母。工诗,善画。沈周(一四二七至一五o九)称为今之管夫人,惜不永年。笔墨流传甚少,有春雨修篁图,竿挺叶密,萧疏有致。有钱载跋,今藏南京博物院。宋元明清书画家年表引陶风楼藏书画日祁作祈,当以钱跋为是。又谓成化三年(一四六七)祁在永嘉令署作花卉图。考文林官永嘉太守卒於官。既作於永嘉令署,当在(一四九八至一四九九)之间,不应在一四六七。

产后检查查什么呢?一、检查宫颈了解宫颈的情况,看是否还有恶露。如果做了会阴侧切,还要看伤口愈合情况,按压宫底,了解子宫的复旧情况,如果是剖宫产,还要检查腹部伤口的愈合情况。二、盆底功能检查:在妊娠和分娩过程会不可避免的对盆底肌肉造成不同的程度的损伤,导致盆底肌肉功能障碍,我们在生活中常常见到:1、咳嗽打喷嚏大笑提重物不由自主的漏尿。2、产后的*松弛,导致性生活不满意。3、盆腔脏器脱垂症状明显等。产后检测,评估盆底肌肉损伤程度并及时进行康复训练,是预防治疗盆底功能障碍的首选方法。新手妈妈常见问题你清楚吗?何时可以恢复性生活?恶露完全干净了就可以恢复性生活了,但最好还是要使用安全套,因为在月经恢

代表作

《苏州府志》、《文氏家乘》、《榆园画志》

临时停车把后备箱打开有时可以逃避罚单  前段段时间,车主周先生开车到市区,就为了下车到附近的商城买点东西,顺便将车停在路边了,没有停到收费的停车位。没想到的是,开车时发现车子被贴了条,郁闷的是,前面几辆车停更长,却没有被贴罚单。一天车主驾车去办事,结果就为了尿尿,图一时方便就直接将车停在路边。因为路边也停着其他几辆汽车,总共几分钟,怎么可能有问题。但是等他一回来,才发现自己的车已经被*贴罚单了,但是同样停在路边的其他车却没有罚单,更搞笑的是其他车辆的后备箱是打开的,所以车主是相当的郁闷!就因为违停了几分钟就被贴罚单了,可想有多难受了。开车回家后车主遇到了隔壁邻居老王,就向老王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相关内容

陆镜清最得意的一件藏品是祁守端的《春雨修篁图》。祁守端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文征明的母亲,吴门画派的重要代表人物。这幅画是陆镜清2000年从嘉德拍来的。那次拍卖前,他查阅了很多资料,得知这件作品是在《中国美术家名人辞典》中...

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祁守端笔墨流传甚少,有春雨修篁图,竿挺叶密,萧疏有致。有钱载跋,今藏南京博物院。宋元明清书画家年表引陶风楼藏书画日祁作祈,当以钱跋为是。又谓成化三年(一四六七)祁在永嘉令署作花卉图。考文林官永嘉太守卒於官。既作於永嘉令署,当在(一四九八至一四九九)之间,不应在一四六七。《苏州府志》、《文氏家乘》、《榆园画志》。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诡行天下262

  “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

  十八溪,十九峰,彩花石,昆明湖。

  风花雪月山水秀,四时如春大理国。”

  岷江流经建昌府的渡头,人来人往十分频繁。

  傍晚的时候,有一只渡轮停下来,下船的渡客里头,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背着个木头箱子,搀扶着一个瘦猴儿一样,拿着个铜锣的小老头。

  刚下船,那少年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小娃儿清清爽爽的背词儿声音,唱的是大理国的名胜,于是循声望过去。

  不少人也看到,就在渡船旁边的大港里,驶进了一艘纯白色的漂亮画舫,三层高,气派非凡。

  “买买三三!”

  这时,就听一个背着大刀的魁梧大汉吆喝了一声,“这么大的船,太板扎了!”

  他声音挺大,此时画舫已经靠岸,站在船头的小胖娃睁大了眼睛看他,似乎不解,“卖什么的?”

  不少路人都含笑,大汉说的是当地方言,这小孩儿估计是个外乡人,听不懂。

  “唉,小娃!”那大汉见小娃娃白胖白胖的很可爱,就问,“你们克哪点?”

  那小孩儿张大了嘴蹲在船头盯着他瞧,听不懂。

  这时,船上一个年轻人跳下来停船,边跟他说,“小四子,这是地方话,他说船好,问咱们去哪儿。”

  “喔……”

  小孩儿点头啊点头,学着大汉的腔调说,“我们克大理喔。”

  一句话,逗得路人都笑,扶着老头的少年看了一眼,忍不住感慨一下世道不公,有些人富贵,坐那么大的船,有些人穷困,过个河挤一渡轮的银子都想省。

  “戊宇,有妖气。”那老头忽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什么?”少年紧张起来,往四外看,“哪里?”

  老头仰着脸闭着眼睛掐指算了算,最后一直北边方向,“那儿!”

  少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正指的是那艘大船。

  这会儿,那小胖娃娃正搂着个不知道是小熊还是大狗的奶白色东西,对着船舱里招手,“爹爹,我们靠岸啦!九九!赢了没?”

  乘着这白色画舫的,便是从开封府千里迢迢赶来的展昭一行人,而坐在船头的那小胖娃还能有谁?自然是小四子。

  停船的是白福,这大画舫是白玉堂的,白福的家将忙着将船稳住,而船上,此时正杀得难分难解呢。

  当然了,并不是比武或者打架,而是在——下棋。

  这次出远门,众人算是追着枯叶留下的线索来的,来的是:展昭、白玉堂、赵普、公孙策、小四子、萧良,还有四个闲人,殷侯、天尊、庞煜和包延。影卫赵普只带来了四个,紫影、赭影、黑影、白影,其他的都留在开封府,帮着包大人办案。

  这会儿,殷侯和天尊正联手下棋对付赵普呢,包延和庞煜在一旁帮着出主意。

  展昭有些晕船,靠在剪子背上,白玉堂正帮他揉太阳穴。

  萧良在甲板上,和影卫们练功夫。

  公孙在赵普身边坐着看大理一带的地理志,顺便瞧一眼棋局。小四子没什么事干,就在船头,背公孙教给他的,关于大理地理方面的段子,顺便练练嘴皮子。

  赵普托着下巴打哈欠,看着殷侯和天尊一人一手捏着同一颗棋子谁都不让谁,一个说放这儿一个说放哪儿,庞煜和包延还帮着劝架,他们从开封府赶路过来都半个多月了,走水路无聊就下棋,于是每次天尊和殷侯都输,输了半个月了,俩老头都上火了。

  他们输倒不是因为真的棋艺逊色赵普多少,而是总也耗子动刀窝里反。一开始,都是赵普对阵殷侯,偏偏下了没几步,天尊就凑过来帮着殷侯出主意。一会儿说他这步走得不好,一会儿说这步应该这样走。

  两人往往争到后来就开始合下一盘棋。只可惜这两位武林至尊刀剑合璧非但没有战力提升,反而是彼此猛拉后腿,昏招连连。最后输了还你怪我我怪你,吃饭的时候谁都不理谁,晚上睡觉还彼此埋怨,天不亮开始打架。展昭他们用一上午的时间劝架,劝开了吃过晌午饭下午继续下棋……周而复始。

  “就放这里!”殷侯和天尊商量半天,最后将棋子放下,瞪着赵普。

  赵普打完哈欠,抬手一子落下,站起来,“将军。”

  沉默片刻后,果不其然……

  天尊抓住殷侯的衣领子,“跟你说了不要走那一步你就是不听!”

  “是你让我走这一步的好不好!”殷侯气得抓他白头发,“你就不能不来给我捣乱!”

  “都是你不好!”

  “是你!”

  ……

  小四子给萧良擦汗,边摇头嘟囔,“又来了,加起来都二百多岁了!”

  萧良含笑,拉着他下船。

  展昭和白玉堂也跟着下来了,展昭这旱鸭子坐一两天船还行,坐了半个月,苦胆都快吐出来了,白玉堂什么治晕船的“偏方”都用上了,治得展昭病情加重。

  双脚一踩到地面,展昭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刚想感慨一下平地真好啊……突然,就见迎面什么东西扑面而来。

  展昭一惊,本能地撇开脸躲过,就看到是一杯水泼过,身后白玉堂也一偏头躲过,殷侯和天尊都闪开,赵普想闪一想又觉不对——身后是公孙!

  就这一犹豫,“噗”一声。

  紫影和赭影奋勇扑上来帮赵普挡了这一脸的水,脑袋和脑袋还撞到一块儿了,“咚”一声。

  两人伸手抹了抹脸,发现就是普通的水,同时……听到有人吼了一嗓子,“妖孽,看神水!”

  在场众人一片安静,都说不上话来。

  公孙扒着赵普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没被泼着,又检查了一下紫影和赭影。小四子拿着帕子来给两人擦,见脑袋上都撞出包来了,心疼给揉揉……

  公孙扯着嗓子吼,“他奶奶地,哪个龟孙乱泼水?!”

  这一嗓子,渡头上的行人惊得张大了嘴吧,心说这书生看着那么斯文,原来这么粗鲁啊。

  赵普戳公孙肩头,那意思——亲,你好歹是王妃,注意仪容!

  众人同时回头看,发现泼水的是一个少年,身后还站着个拿着铜锣的瘦小老头。

  那少年手里拿着个装满了水的水囊,见第一次没泼着,又喊了一声,“妖孽!快快现形!”

  同时,水泼了出来。

  这回众人都看清楚了,他可是对着展昭泼的。

  展昭又一偏头躲过,身后白玉堂可没躲,抬手拂袖……一袖子扫过,“叮叮”几声,泼在半空的水瞬间凝结成了冰珠冰柱,散落一地。

  瞬间,渡头的行人们惊讶声四起。

  刚才那个跟小四子打趣的大汉扯着嗓子骂了一句,“吃得成伙食!”

  小四子摸着下巴,“吃什么?”

  白福悄悄帮他解释,“他说五爷厉害呢。”

  “果然是妖怪!”少年话没说完,就感觉脑门上一个烧栗,“咚”一声,他捂着额头退后两步,一脸费解。

  天尊抱着胳膊看他,“你说谁是妖怪?”

  少年一指展昭,“他是!”

  众人都看展昭。

  展昭本就晕船,这几天没怎么好好吃饭,瘦了一圈还饿得难受,他是吃货来的,有得看没得吃,晚上晃了晃荡又睡不好,火气正旺。好不容易落了地,以为可以好好吃顿睡一觉,莫名跑来个少年说自己是妖怪。

  展昭捋胳膊,身后白玉堂拽着他衣领子把他往后拽了拽,“低调啊猫儿。”

  展昭憋气。

  小四子摆摆手,“我们这里没有妖怪的!”

  少年回头问那个老头,“爷爷?”

  那老头念着胡须掐指又算了算,伸手一点展昭,“没错,猫妖转世!”

  众人嘴角抽了抽,白玉堂慢悠悠就拍手,“神算啊,神算……”

  展昭那个气,不过他们公事在身,而且这次还带着殷侯,所以不想声张。不理会那一老一少,展昭对众人摆手,“走了走了。”

  众人跟着他往前走,那老头和少年却阻止,“你个妖孽去哪儿?”

  展昭撇嘴,“你都说老子是妖孽了,吃人去,你来不来啊?”

  展昭是说着玩儿的,但那少年和老者竟然认真了,少年一惊,看老头,“爷爷,怎么办!他要吃人了。”

  老头横眉立目,二指点着展昭,“看绝招!”

  展昭歪着头看他,心说你还有绝招呢?

  只见那老头从随身带着的一个黑色布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小心翼翼也用布抱着的,八角形薄薄一片。

  众人都皱眉看着,那老头抖开布包,里头现出一块八卦镜来,正当中明晃晃一面镜子,一反阳光,亮得一晃……行人都下意识地一闭眼。

  只见那老头对着展昭念了一声口诀后,大喊一声,“定!”

  再看……展昭还真的就定住不动了。

  小四子一捂嘴,问萧良,“小良子,喵喵会不会现原形?”

  萧良干笑,心说那肯定是只雪白的,黑肚皮的漂亮大猫。

  展昭当然没现原形,也没中什么定身咒,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那面八卦镜,呆了。

  不是八卦镜多少见或者珍贵……而是在被八卦镜反射来的日光照到眼睛的那一刹那,展昭看到了一些景象。

  该怎样形容呢?他看到了半空之中,似乎有一只形容古怪的妖兽,正对着他怒吼。那妖兽三头,脸面很像是大耳的鬣狗,通体黑色,鬃毛很长。三个头三根脖子,血红的眼睛,血盆大口和三角形的利齿,张着嘴咆哮,唾涎横流十分狰狞。此物感觉很庞大,身体类似豹子的形状,尾巴很长拖到地面,所站之处,利爪下铺满了枯骨。

  在看那怪兽身后景象,有很多面目扭曲的怨灵恶鬼,展昭看不太真切,只觉得十分诡异。

  就那么一闪,画面消失了,依然是碧空如洗,淡绿的湖面烟波浩渺……展昭太过惊讶,而且感觉到了一股令人厌恶又不安的阴冷之意,因此愣住了。

  那少年见他愣住,高兴得拍手,“爷爷真厉害!”

  老头得意,一手拿着八卦镜,一手从腰间抽出一把黄铜的宝剑,上边贴满各种符咒,他嘴里念叨着口诀,一剑刺向展昭的眉心。

  白玉堂微微皱眉,但却站在原地没动弹。

  这一剑,自然没刺中展昭。就在剑尖离开展昭额头不到半寸的地方,展昭伸出两指轻轻松松夹住了铜剑。

  那老头一惊,用力想抽,可展昭眼睛都没眨,也似乎一点力气都没用……但那把剑就是怎么都抽不出去。

  老头急了,举着八卦镜,“妖孽,再看法宝……唉!”

  他还没念完口诀,展昭伸手拿了他的镜子去,对着阳光照来照去地打量。

  只是普通的琉璃镜子,没什么特别,很清楚,镜面平滑照出来画面也没扭曲。

  展昭翻来覆去看镜子,那老头抢铜剑抢得胳膊都酸了,甩手休息一下,同时往镜子里看——镜子里的展昭,和眼前的这个展昭没有任何分别。依然是清俊儒雅的年轻人,皮肤很白一看就是江南人士,双眼是极漂亮的烟金色,老头从未见过。而他看镜子的神情,的确像极了一只好奇的猫。

  白玉堂也走了过来,问展昭,“镜子有什么问题?”

  “嗯……”展昭又晃了两下,刚才那景象未再出现,他纳闷,莫非是幻觉?

  “爷爷。”这时,那少年跑来,小声问那老头,“你看他,照了照妖镜,没现原形,而且照妖镜里头,也没变样子啊!”

  老头捋着胡须点头,“嗯,铁定是千年的猫妖!”

  “戊戌真人!”

  这时,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短袍,武生打扮的年轻人急匆匆跑了过来,“戊戌真人,你们可来了!”

  展昭将那把铜剑和照妖镜都还给了那老头。

  老头接了镜子,又看了展昭一眼,摇着头自言自语,“奇怪、奇怪……”

  “真人,一路辛苦了!”年轻人到了老头跟前,“赶紧跟我上山去,我们掌门急着呢!”

  “好,头前带路!”老头一摆手,带着那少年,跟着人走了。

  展昭回头看了一眼,那年轻人穿着青色的袍衫,背脊右上方有一个白点,里头有一个“苍”字。

  看白玉堂,“是苍山派的衣服。”

  白玉堂也是皱眉点了点头,“苍山派和洱海宫应该是大理一带最大的门派。苍山派掌门崔祁守也算武林绝顶高手之一,怎么会急着找一个神神叨叨捉妖的老头?”

  “如果他真是戊戌真人的话,那就一点不奇怪了……”

  这时,后头天尊和殷侯凑上来,说了一句。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回头,“戊戌真人是什么来头?没听说过啊。”

  “戊戌真人名动天下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殷侯一笑,“戊姓一族绝无仅有,乃是天下唯一一支天授的灭妖族。”

  “灭妖族?”白玉堂听着新鲜,“那也得真有妖怪啊。”

  “当年戊姓一族的确灭过不少妖怪。”

  “比如说?”白玉堂是不信邪的,指了指展昭,“这才二十年道行的猫妖都没镇住,还灭哪门子妖精?”

  展昭瞄着白玉堂莫名觉得牙*,想咬这耗子!

  天尊干笑两声,轻轻一拍白玉堂的肩膀,“年轻人,有些东西,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啊。”

  四人回过头,就见庞煜已经拉着个路人打听了,“大叔,苍蝇拍闹妖精?”

  身后包延一脚踹过去,“是苍山派!你懂不懂啊!”

  庞煜撇嘴,“我还会两下花拳绣腿,你个纯种书生跟老子横个虾米?!”

  那路*叔赶紧劝架,道,“最近苍山派是闹妖精呢,貌似是崔掌门家的三公子,叫妖精迷了心窍了。”

  “有这种事?”庞煜好奇,“是狐狸精还是蜘蛛精还是琵琶精?”

  众人听了,也都好奇凑了过去。

  那大叔摇头,“不太清楚,不过苍山派这几天本准备和洱海宫的人比武的,突然出了这事,有说是洱海宫搞的鬼。这不,这几天总是剑拔弩张的,闹得整个建昌府都不得安宁,生怕两大门派真的打起来,那地方官府只能看,一点儿忙都帮不上。我们这里是大理,又不是大宋有九王爷赵普坐镇。我们皇上一天到晚念经诵佛,手底下连个像样的军队都没有,唉……”

  那大叔说完,摇着头走了。

  公孙好奇问赵普,“大理如今皇帝是谁?”

  赵普想了想,道,“应该是段素隆,段思廉的侄儿,刚刚即位不久。”

  “相传段家皇室各个皈依佛门,性格温顺不喜争端,朝中大权旁落,是不是真的?”公孙好奇。

  赵普点头,“没错,相国高智升和军师董伽罗两派权倾朝野,段素隆一心向佛,根本不问内政,我看他也快禅位了。”

  “关系好似很复杂。”公孙自言自语。

  展昭问白玉堂,“先进建昌府住下吧?要不要去苍山派拜会一下?”

  白玉堂看展昭,“猫儿,怎么突然对那两个捉妖的有兴趣了?”

  “哼哼。”展昭微微一笑,神秘兮兮回答,“秘密。”

本篇内容仅供参考,内容整理自悟空问答等,若有侵权及违法信息,请联系513175919@qq.com,核实后我们将给予一定现金奖励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白月人zhaozhongyunxiangpine97zhuzhiwu芊芊明明beckhamjj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