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让·艾什诺兹是谁 让·艾什诺兹做过什么 让·艾什诺兹主要成就有哪些

我男票,*座,家里刚买车时候超级爱惜,中控台上面亮面谁都不能碰,包括他爸妈,还有中控屏幕,不可以用手点,就怕有划痕,他妹妹放钥匙在中控上没注意划了一道很浅的痕,结果就买垫子给垫上了,真皮座椅,坐皱了他都难受,车子上一点点划痕,蚂蚁大小的缺口都不能忍,都要去做漆,简直令人发指,一年多了还是这样,记得之前有一次洗车,人家吸尘器放在中控上吸尘,结果划了一道,他从此以后没在去过他家,每次洗车他都在边上盯着,不给人碰亮面。

让·艾什诺兹(Jean Echenoz),法国作家,1947年生于奥郎日。1979年以来,已在午夜出版社发表九部作品,其中《切罗基》获1983年“梅迪西斯”奖、《我走了》获1999年“龚古尔”奖。基本信息 中文名:让•艾什诺兹 出生日期:1947年 性别:男 英文名:Jean Echenoz 国籍:法国 出生地:奥郎日 主要成就:《我走了》获1999年“龚古尔”奖 代表作品:《切罗基》《我走了》

  现在很多的投资者都看好了宠物店这个行业,宠物店发展迅速,已经是超越其他行业的了。每一个宠物店的投资者都希望自己的宠物店能够一直长期的经营下去,那么如何才能够将宠物店做到长期经营呢?  宠物店是一个需要专业性较强的一个行业,所以宠物店是凭借人员的技术和服务来的,由此来说一个宠物店有没有客户首先要看的就是宠物店人员的技术和服务,只能有了过硬的技术以及优良的服务意识才能满足顾客的要求以至于才能够留住顾客。我们也经常这样说技术以及服务是一个宠物店发展的核心,这些都是宠物店长期经营的要求。  一般情况下宠物店要想不断的增加客户,只有不断的完善和提高自己的技术才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这样在不断地把新顾客

社会评价

关于让·艾什诺兹的小说,法国人已经评论的相当多了,对于法国文坛来说,这样风格鲜明又不拘一格的作家确实难得。在法国人们对让·艾什诺兹寄予厚望,如果说二十世纪60年代有戈达尔的电影,70年代有沃霍尔的绘画,那么80年代之后,毫无疑问就是艾什诺兹的小说。

这部剧已经过去那么多年,至今还记得那段开场白:刀,是什么样的刀?金丝大环刀!剑,是什么样的剑?闭月羞光剑!招,是什么样的招?天地阴阳招!人,是什么样的人?飞檐走壁的人!情,是什么样的情?*爱英雄!有多少伙伴曾经因为看了这部剧用粉笔把眉毛描白过,还弄跟棍子别在腰间,摆出一副大侠的姿态,那是相当威风啊。小时候看电视,只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剧情来龙去脉也不了解,只是知道坏人终是不得善终的就行了。这部剧看得时间实在太久,很多剧情都已经记不得啦,只是记得结局的时候,各路英雄纷纷倒下,虽然是剧,但是还是挺伤感的。《白眉大侠》是无法复制的经典,连它的主题曲都是首首经典的,以前的电视剧电影,都是量身定做的

让·艾什诺兹已经在法国的文学风景里打上了自己深深的印记,这也许是因为他的作品比别人的作品向我们讲述得更好、更有力。也因为他以某种方式占有我们的时代,用他的语言和思维习惯、生活方式、新的文化实践和他自己的想象,用成为时代认知符号的戏拟精神和虚假的漫不经心。最后,还有在冒充微不足道的小事件上捕捉住意义的碎片的艺术。 在他的作品深处,任何相遇都是可能的:儒尔·凡尔纳和让-吕克·戈达尔,热纳·斯特劳斯和布莱希特,查理·帕克和让-帕特里克·芒谢特……小说在这变成了各种类型各个时代的各种美学实践的令人开心的博物馆,最终总是构建出某种意义。

这是个类似关公战秦琼的问题,也有点意思。如果北京有库里,辽宁有詹姆斯,那么总决赛取胜的肯定是辽宁,原因有这么几方面。首先,库里是需要搭配和体系的球员,他的发挥离不开勇士全队的打法和配合。莫说在CBA中,就算在NBA换个球队,库里的表现也会有所下滑。并非否定库里的实力,他的勇士堪称绝配。詹姆斯则不然,到了哪支球队都可以成为核心,可以给球队带来质变。按照詹姆斯的身体素质,来到CBA后就是BUG,得多少分全看心情。按照这样的对比,詹姆斯会更加适应CBA,库里很难得到足够支援。其次,从北京和辽宁的阵容搭配来看,北京男篮外线球员出众,内线十分薄弱。这些年来,北京男篮一直想得到一位内线,但总是得不到。五号

让·艾什诺兹在中国不可能获得米兰·昆德拉一般的热烈追捧,这么说的依据是,让·艾什诺兹的人物除了对电器插座之类的东西作即时的反应,对所谓宏大叙事缺乏深入地思考。这样的阅读风尚是很难从一个热衷于*消息混合着流言蜚语的环境中产生转变的。

一位不引人注目的年轻人凭其第二部作品《切罗基》无可争议地夺去了梅第西斯奖。这位年轻人在文学道路上稳步前进,行走在形式之外,而在文学伟大传统的核心之中。艾什诺兹的小说像一个石榴果实,外面极光滑,里面则塞满了颗粒、块状物、隐秘的角落以及布置诡谲的蜂房。

作品风格

让·艾什诺兹的小说里,爱情、侦探、冒险总是一种过度切分的语句以及滥成灾的各种比喻恶作般地纠缠在一起,然而每一个细节又都是精心雕琢煞费苦心。

让·艾什诺兹的小说读起来有困难,人物很多也不交代这些人的背景,但叙事风格却非常吸引人。同样是冷叙事,电影剧本中的文字一般客观、机械、不带表情,但这种“制冷”后的叙事仿佛是作者对自己全知全能的叙事权利的主动放弃,是对现实生活本身的过滤,是把彩色照片PS成黑白的,是故意让一个哑巴做旅行团的导游,作者是在成心地制造阅读障碍。

让·艾什诺兹小说的情节不乏黑道动作片的成分,让·艾什诺兹对于叙事的兴趣超过对于故事的兴趣。对于法语文学,艾什诺兹这样的作家可谓风格鲜明。没有故事、人物形象模糊、情节无法理解......但仅凭叙事的魅力,文字的魅力,就能让人得到阅读的享受。

让·艾什诺兹借鉴大量不一的资料。但是人们可能会说他更多的是采用挪用的手法而不是戏拟。暗示经常是非常明显的,拼贴既没有掩饰也没有被隐藏:图书馆里的宝藏似乎是公开地、轻快地被盗用了,以一种愉快的认同方式。从这些借鉴中会进发出新的气氛和意义,就像在《格林威治子午线》里“持*盲人”这一幕: “化妆室里一片狼藉。卡拉坐在一面边上有光秃秃灯泡的大圆镜前,大部分灯泡被烧坏了,她卸妆再化妆。有人敲门,她迅速地站起来跑去开门,一打开门她的冲动就马上刹住了。她机械地把手臂交叉放在胸脯上。 ——对不起,她说,我正在等别的人。 ——我为了盲人而来,吕塞尔说。 他把厚眼镜换成不透明眼镜。他左手拿着一根棍,右手拿着一个带把手的小铁箱,上面有道缝隙,前面贴了张标签。 ——当然,等一下,卡拉放下手臂。她转向镜子,打开她的包,拿些硬币回来塞到为此设想的那条缝里。 ——谢谢您的好心,吕塞尔边说边揿了一下他手提募捐箱的把手。 这发出的声音很小,但卡拉左乳下同上面提到的机关一般高的地方突然有了一个小洞。她惊跳一下,然后眼中满是惊讶,滑到铺着仿桃红色大理石的大块漆布地板的地面,她散开的头发在她着地时形成一小块圆圆的金色地毯。” 到底是什么使得这一幕具有侦探小说的色彩、侦探小说的节奏、侦探小说的气氛、侦探小说的“现实主义”,而经过让·艾什诺兹的写作方式之后,就不再是侦探小说的一幕了呢?这取决于两个极小的细节:卡拉的化妆室里烧坏的灯泡和仿桃红色大理石的漆布地板。

自我评价

让·艾什诺兹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一切总是相同的。”艾什诺兹反复说道,“在我们一出生即交付给我们的魔术师的帽子里,所有的配料都在那:爱情、死亡、探险、梦想。帽子小而幻觉大。”

主要作品

《格林威治子午线》,1979年。

《切罗基》,1983年(梅迪西斯文学奖)。

《出征马来亚》,1986年。

《被占用的土地》,1988年。

《湖》(享受瓦尔德马恩省省议会的“创作资助”),1989年。

《我们仨》,1992年。

《出征马来亚》

《高大的金发女郎》,1995年。(其中收录多篇著名小说)

《一年》,1997年。

《我走了》,1999年(龚古尔文学奖)。

《热罗姆·兰东》,2001年。

《弹钢琴》,2002年。

《高大的金发女郎》

本篇内容仅供参考,内容整理自悟空问答等,若有侵权及违法信息,请联系513175919@qq.com,核实后我们将给予一定现金奖励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