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E·哈什穆是谁 E·哈什穆做过什么 E·哈什穆主要成就有哪些

首先是《暗杀教室》里的杀老师。《暗杀教室》(又名《三年E班》,《极速老师》)暗杀教室一开始看的时候,我觉得轻松又搞笑。到后面我发现教育意义很浓,教会了我们坚持不懈,教会了我们要学会动脑子,教会了我们一切皆有可能,教会了我们如何和老师,家人,同学相处,教会了我们丰丰富富的人生哲理。倒数第二集点名的时候,当精疲力尽的杀老师最后一个个点名,当渚最后含着泪说出那句:“再见了,杀老师”的时候,我哭了。这是第一部把我看哭的动漫。虽然后来又有很多让我感动的动漫,但是总也比不上这一部。那一年我高三。我在填写志愿的时候,填了师范专业,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部动漫让我想当老师,想去教书育人此外还有《那年那兔那些事》,

基本资料

球员:E.哈什穆

家长管得越多,孩子不一定差,但肯定会受到影响。举个真实的例子,大姐家的老大从小就特别优秀。为此,做生意的大姐为了孩子去更好的学校读书,放弃自己在县里的生意,去市里给孩子当陪读。在市里的学区房里,大姐全身心投在孩子身上。因为认识的人寥寥无几,大姐哪也不去,一心一意陪孩子,整天围着孩子转,丢了自己。她觉得自己放弃了一切,来到陌生的环境陪读,自然希望孩子成绩优异,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付出。可是市里竞争那么激烈,孩子不能每次都考前几名,所以一旦孩子取得不理想的成绩,大姐就崩溃了,对孩子严加指责,久而久之,孩子对她非常的反感。孩子跟大姐顶嘴,甚至出走。大姐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这样付出到底是为了什么?虽然孩子

加盟日期:2007-07

我认为插花和花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插花仅限于一种技术,而花艺被认为是一种艺术,只有等我们有良好的花境,以及对花艺了解足够透彻的时候,我们的插花技术才能被提升到艺术的水平才能够成为花艺.1.插花插花就是将花朵枝叶剪下来,然后将这些花插入到容器当中的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再配合果实,叶片等,经常用于送人,看望病人的时候使用,我们认为插花是一件作品,主要体现的是大自然的美好以及生活的美好。2.花艺花艺和插花不同,原因是花艺是比插花更加的广泛,花艺作品经常用于某些特定的场所,比如婚礼,是一种比较大型的作品,在这个作品当中融入了自己的感觉,以及自己设计的艺术造型。3.两者的区别插花和花艺不同,有区别,也

球衣号码:3

1、户部巷可以说是早点小吃的大荟萃,小吃一次吃个够。石婆婆热干面、徐嫂鲜鱼糊汤粉、谢家面窝、李记烧梅、真味豆皮、江明水饺、麻婆灌汤蒸饺、雪中笼大包、吴记油耙、陈记烧卖,欢喜坨能让你吃一个月都不会腻。2、首义园首义园位于武昌彭刘杨路,采用独特工艺的仿古风格,是集娱乐、休闲于一体“都市庙会”。园内有湖北最具特色小吃,沔阳三蒸、云梦鱼面、武汉马记热干面、欢喜坨等都能品尝到,另外还有湖北省特色曲艺耍也将在此亮相。首义园在武昌被称之为有楚味的“城隍庙”。每年春节期间,这里都要举行盛大的庙会,热闹非凡。3、吉庆街在那不宽的街道上,摆上桌椅就是店面,只要好吃不怕没人来,挑个位子坐下,上一盘牛骨头,来几样小杂

国籍:阿塞拜疆

效力球队:马萨利

场上位置:后卫

球队阵容

前锋

中场

后卫

守门员

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E·哈什穆 (ElchinHashimov ), 阿塞拜疆 足球运动员,现效力球队是:马萨利 场上位置:后卫 基本信息 中文名:E·哈什穆 英文名:ElchinHashimov 国籍:阿塞拜疆 职业:运动员 足球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黄河文化的历史依据

中国自昔即有黄河发源于葱岭,流经喀什噶尔,成塔里木河,入罗布淖尔,再地下潜行,复出于青海,而成黄河之说。新疆之人亦有喀喇沙尔附近诸水,来自西海者(即里海)。马黎诺里经过诸地时,得此异闻,故有此误会也”(《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二册一六五页)。马黎诺里固非能读中国书者,此说又得之印度,然则吾人能谓黄河通西海之说,郦道元竟无所受而云然哉? 然而西域人偏好为此不近事理之潜流说,又为曷故?曰: 吾人之所谓奇事,盖在是矣,余前固言《山海经》乃古两河流域人之地理书,而“潜流” 之语乃出此书,故知“潜流”学说实为两河人所倡,由里海而东,辗转而至于西域。以其源流古远,故其势力积久弥雄,西域、印度、中国之人受此学说之支配而摆脱无由,俨同一种迷信,岂无故耶?——关于此说,后文当更论。 综上所述,武帝第二条件又不能成立。惟第三条件于阗多玉,勉强可以凭藉而已。故曰审判此案之法官,若有现代地理知识者,武帝之失败无疑。三 中国境内外之昆仑 史言汉武帝定昆仑,而昆仑究为于阗何山,则史无明文,历来亦无确指。近代始有学者加以考求,而其结论则亦未必正确。此非吾国人研究学问不求甚解之态度为之害也。盖清以前西域未归版图,道路又绝窎远艰阻,勘察为难也。唐元清三代皆有事于西域,而昆仑之所在,乃大成问题,其故可知矣。且昆仑本不在中土,无其地而强指一山以名之,则人之意见必不能尽同,于是昆仑乃成为任人呼唤,信手成采之枭卢,此神秘之仙山,竟随地涌现焉。又有印度传来之神话,海外国族之同音,映射缠纠于其间,更使吾国之谈昆仑者,有耳乱八音,目迷五色之概,昆仑问题之成为中国地理上之大谜,盖由于此,今吾人若企图解决此谜,则必须将历来昆仑所蒙之面纱,层层剥去,而后昆仑之*可得。故吾人不得不再翻昆仑档案,计算中国境内外,究有若干昆仑。(A) 中国境内之昆仑 清以前,中国本部之昆仑,则有安徽潜山县东北六十里之一山,福建惠安县东北三十里之一山。广西邕宁东北一百二十里之一山,而广西昆仑山上之昆仑关为宋狄青元夜破依智高处,亦抗战以来,常见于报章之要塞也。顾此皆为昆仑之模制品,一望可知,素亦无人措意,故余对此亦不愿再言,今则言昆仑之在中国西部者。不问考定时代之后先,拟议之人之贵贱,但以地段由东向西之顺序为断。 (一)在青海西宁 《汉书·地理志》:“金城郡临羌,西北塞外,有西王母石室,西有弱水,昆仑山祠。”临羌者汉置临羌县,赵充国曾于此屯田。今为青海省会。城濒湟水南岸,青海额鲁特蒙古及阿里克等四十姓土司,与汉人互市于此。为西边一大都会。临羌之地,原为羌人所居,后慕汉威德,愿献地内属。王充《论衡·恢国》篇:“孝平元始四年(公元四年)金城塞外羌献其鱼盐之地,愿内属,汉遂得西王母石室,因以为西海郡。”郑玄注《禹贡》之织皮昆仑,谓为西方之戎人,马融则谓昆仑在临羌西,盖为种族之名。汉志仅言西王母、弱水、昆仑祠,而未尝言其地有何山足称为昆仑。然境内既有弱水,则亦必有一小山名为昆仑者在,西王母石室当即建此山上,故汉志名之曰“山祠。” (二)在敦煌 《汉书·地理志》:“敦煌郡广至,有昆仑障。”塞外险要之处,可筑防御工事者,皆以障名。《史记》“筑亭障以逐戎人。”《汉书》“又出五原塞数百里,远者千里,置城障,列亭”可证。必山岳丘陵乃足称为险要,故敦煌之昆仑障,料亦必筑于山陵之上。此山即名为昆仑者是也。 (三)在酒泉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凉录》:“酒泉太守马岌上言,酒泉南山,即昆仑之体也。周穆王见西王母,乐而忘归,即在此山。山有石室王母堂,珠玑镂饰,焕若神宫” (《史记集解》及《太平御览》引)。 (四)即阿尼马卿山 《禹贡》:“道河积石,”盖本之《山海经·海内西经》:“河水出东北隅……入禹所导积石山。” 中国遂以黄河重源再出处,指一山名之为积石。积石有大小,小积石在今甘肃临夏县西北,即唐述山,当黄河曲处,其地有积石关;大积石则在今青海东南境,番名阿木奈玛勒占木逊山,又曰阿弥耶玛勒津木逊山,又曰阿木尼麻禅母逊阿林。 蒙古语则曰木素鄂拉。今地理书则作阿尼马卿山。刘元鼎使吐番谓得河源于莫贺延碛尾,曰闷摩黎山,即此山也,闷摩黎盖与阿木奈,阿弥耶、阿木尼为对音,特吞其尾音耳,黄河发源星宿海,流入札陵、鄂陵两湖,又数百里,至阿尼马卿山西部,容纳一河;又蜿蜒曲折行数百里,抵山之腹部,纳一河流;沿山东南行,至棱宗贡巴,陡折而北,于是行于西倾及阿尼马谷中,凡入六七河,其出于阿尼马北者三焉。刘元鼎探河源仅至于此,遂以为黄河发源于此山,而名之为昆仑。然此亦非刘元鼎之误,恐其受蕃人之欺骗而已。盖阿尼马卿高达海拔六千公尺左右,实为吐蕃境内之圣山。徐松言西蕃语谓“阿弥耶”为众山之祖(《西域水道记》卷二)。则西番人盖视之为群山之祖,恰值此山又有数河注入黄河,乃对中国人自炫为昆仑。元鼎不察,信以为真,遂有此误。 元代都什所觅得河源以东之大雪山,亦即阿尼马卿也。 《元史·地理志·河源附录》,谓大雪山在朵甘斯之东北。按元置朵甘思宣慰司以统蕃羌。青海之东南至西康之境,皆其地。今阿尼马卿山在青海东南,西康西北,则地望恰合。都什之报告录,谓“山腹至顶皆雪,冬夏不消”,朱思本所译之帝师梵文记录,谓“此山高峻非常,山麓绵亘五百余里。黄河随山足东流,过萨斯嘉库济克持地,”均与阿尼马卿情况相合。然元人似不知其所得之亦耳麻不莫刺山,即刘元鼎所得之闷摩黎山。清人亦似不知元人所得之亦耳麻不莫刺,即其常所称道之阿木奈玛勒占木逊。如魏源、徐松皆以为两山是也。(徐松在其《西域·水道记》卷三中言:“大积石在克俦渡口,距阿弥耶玛勒津木逊山一千六百里,”在其《汉书·西域传补注》中,则又谓:“河……经阿木奈玛勒占未逊山南麓,即大积石山,”一人之言而自相矛盾至此,不亦可怪欤?) (五)即巴颜喀喇山 清圣祖尝遣使穷河源,以其时*未归版图,仅至青海星宿海而止,遂以巴颜喀喇山为昆仑,记之于《大清一统志》。其言之大略曰:今黄河发源之处,虽有三山,而其最西而大,为真源所在者,巴颜喀喇也。东北去西宁边外一千四百五十五里,延袤约千余里,山不极峻,而地势甚高,自查灵、鄂灵二海子之西,以渐而高,登至三百里,始抵其下。山脉自金沙江发源之犁石山,蜿蜒东来,结为此山。自此分支向北,层冈叠嶂,直抵嘉峪关,东趋大雪山,至西宁边,东北达凉州以南大小诸山。并黄河南岸,至西倾山,抵河洮阶诸州,至四川松潘口诸山。河源其间,而其枝干盘绕黄河西岸,势相连属,蒙古概名之为“枯尔坤”。 “枯尔坤”华言“昆仑”也。蒋廷锡《尚书地理今释》,援其说以释《禹贡》之昆仑云: “昆仑在今西番界。有三山:一名阿克坡齐禽,一名巴尔布哈,一名巴颜喀拉。总名枯尔坤,在积石西,河源所出。” (六)即天山 洪亮吉曰:“昆仑即天山也。其首在西域……自贺?B style='color:black;background-color:#99ff99'>的径?烈抖?迹??及青海之枯尔坤,绵延东北千五百里,至嘉峪关以迄西宁,皆昆仑也。华言或名敦薨之山,或名葱岭,或名于阗南山,或名紫山,或名天山,或名大雪山,或名酒泉南山,又有大昆仑,小昆仑,昆仑丘,昆仑墟诸异名。译言则曰阿耨达山,又云闷摩黎山,又名腾乞里塔。 又名麻?刺山,又名枯尔坤,其实皆一名也。”(孙璧文《新义录》卷八引)又《皇清通志》及松筠《西陲总统事略》皆云:黄河近源在星宿海西三百余里,远源则为回部极西之葱岭,在喀什噶尔,叶尔羌四千余里。蒙古谓天山冰岭皆名曰昆都仑,急呼则曰昆仑(魏源《海国图志》卷七十四引)。 (七)即于阗南山 《汉书·西域传》:“西域……南北有大山……其南山东出金城,与汉南山属焉,”又曰“于阗在南山下。”《史记·大宛传》及《汉书·张骞传》皆言骞“并南山欲从羌中归,为匈奴所得。”此为南山二字见于中国记载之始。南山果为何山乎?《史记正义》曰“南山,即连终南山,从京南东至华山,过河东,北连延至海,即中条山也。从京南连接,至葱岭万余里,故云并南山也。”《通鉴注》:“南山在于阗之南,东出金城,与汉南山接。”金城郡,昭帝始元六年置(今甘肃兰州府西界),见《汉书·地理志》。汉南山即终南山,在长安西南五十里。所谓终南者言西域南山至此而终也。以上所言者为南山山脉,属广义。 至狭义的南山,则为于阗南山,在和阗额里齐城南五百八十里。历代异其名称,《汉书·西域传》称之为南山,《魏书·西域传》称之为冻凌山,《水经注》称之为仇摩置(置者驿义),《大唐西域记》称之为瞿室鸢伽山。清徐松谓谚称为密克玛克曲底雪山(《汉书·西域传补注》卷上,《西域水道记》卷二)。今称蟒依尼山,蟒依尼者回语雪也,即雪山也。 山有东西二谷,西曰桑谷,东曰树雅。近代地理学家丁谦先生著《汉书西域传考证》,谓此即汉武帝所定之昆仑山,顾实先生赞之云,古今言昆仑者纷如聚讼,丁谦之考证,则“洵乎同符古今,大要不谬矣”(《穆天子传·西征讲疏》六七页)。然顾先生仅许丁氏之言为“大要不谬,”似言其尚未达于完全正确之境也。顾氏本人则认托古兹达坂附近为昆仑山,隐指阿勒腾塔岭为昆仑,以释氏《西域记》言阿耨达山为中国之昆仑,阿耨达与阿勒腾塔音相近也(同书六九页)。 (八)即喀喇科龙山 英人夏德(E,Hirth)尝言和阗南部有喀喇科龙(Karakorum)山,其音俨与昆仑相近。似乎昆仑山之外,尚有他山亦名昆仑,于上古时代见知于中国也(见氏所著之《中国古史》(The Ancient History of ChiAna),张星YR《中西交通史料汇编》引)。按喀喇科龙山为喜马拉雅山脉中* ?呱剑?嘭ㄖ泄??⒏缓辜坝《戎?洌?幻?舅顾???屏?耄?氖苯酝ㄐ新谩F渖娇谖?陆?喜坑胗《缺辈拷煌ㄖ??馈* (九)即冈底斯山 《大清一统志》:“*有冈底斯山在阿里之达克喇城东北三百十里。其山高五百五十余丈,周一百四十余里。四面峰峦陡绝,高出乎众山者百余丈。积雪如悬崖,皓然洁白。顶上百泉流注,至山麓即伏流地中。前后环绕诸山,皆版岩峭峻,奇峰拱列,即阿耨达山也。”康熙中,*有大喇嘛来京,侈言昆仑实在*境,即冈底斯。其山所出诸水,有狮泉、马泉、象泉,诸名目,与佛经阿耨达银牛口,金象口,玻璃狮子口,琉璃马口名目相合。清廷特命理藩院主事胜住偕喇嘛往,绘*青海地图回奏,认为与昆仑相合,故清圣祖特定此山为昆仑。然圣祖固曾定巴颜喀喇山为昆仑,今则何以处该山乎?于是前话只有不提。而学者则认冈底斯为大昆仑,巴颜喀喇为小昆仑,蒋廷锡《尚书地理今释》即此论之代表者焉。 (十)即葱岭 清魏源主此说最坚。但六朝人已先有言者,如郦道元《水经注》卷一,借助于印度人之地理书,考订昆仑之所在,已隐约指其即为葱岭,特未明言而已。元常德《西使记》(一名刘郁《西使记》)中有过亦堵,盖契丹故居,过亦运河,土人云此黄河源。又过塔喇寺,过赛蓝城,过忽牵河。人云河源出南大山,地多产玉,疑为昆仑山等语。按记所云契丹,为西契丹,在今伊犁境。亦运河即葱岭东喀什噶尔河源。塔喇寺即今塔剌斯河。赛蓝城即《明史》之赛兰,为元时往返西域必由之路。忽牵河即霍阐河之音转,今敖罕境内之纳林河也。纳林河出葱岭,则南大山即葱岭也。魏源据此,谓元人似知葱岭即昆仑矣云云。 魏源又在其释昆仑上下,列举十余证,证明葱岭即昆仑,非冈底斯,词甚雄辩。大旨谓儒言昆仑,释言阿耨达,皆居大地之中,今冈底斯偏近南海,绝非域中。二则昆仑为黄河所源,今冈山距青海重出之河源五千余里,距于阗初出河源亦三千余里。又冈山广袤不及二百里,高才五百丈,是其高大不及葱岭十分之一,安得为宇内最高之山。又据《西域记》,葱岭据两雪山间,川中有大龙池,东西三百余里,南北五十余里,回语谓之哈喇淖尔,此即释典之阿耨达池。番语黑曰哈喇,池曰淖尔。以水色青黑得名。黑龙池之称阿耨达,与称哈喇淖尔,华梵翻切皆同。知阿耨达池则知河源,知河源则知昆仑据大地之中,当万国孔道,且汇巨浸于万仞峰颠,分注四大海,宇内断无其匹云云(《海国图志》卷七十四)。 又《书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后》曰:“昆仑之为葱岭无疑,其地多产玉,又上有龙池,故玉山瑶池之说,尚非无因”(同书卷三十一)。 (十一)即兴都库什山之大雪山 《元史·太祖纪》:“十六年……太祖历大雪山。”、“十七年春,诏封昆仑山元极王,大盐池惠济王。”《元史·郭宝玉传》:“帝驻大雪山前,时谷中雪深二丈。诏封其昆仑山为元极王,大盐池为惠济王。”*高原,山之在雪线以上甚多,山之以雪山及大雪山名者亦不一。元太祖所驻之大雪山果为何山,不可不考。按元太祖成吉斯汗用兵讨伐回回,亲驻西域凡数载,常屯兵雪山以度夏。长春真人《西游记》云:“使者曰:自七月十二日辞朝,帝将兵追算端汗,至印度。”又云“是年闰十二月将终,有侦骑回报言:上驻跸大雪山之东南,今则雪积山门百余里,深不可行。”真人于次年四月间达太祖行在于大雪山,时为太祖十六年辛巳。次年从车驾于雪山避暑。其地则八鲁湾也。八鲁湾(Feruan)属兴都库什山系(Hindukush),山极高峻,雪终年不消,故有大雪山之名。太祖封此山为元极王,认为昆仑。五十七年后,世祖又命都实探索河源,以阿尼马卿为昆仑。不知当时元廷何以处置太祖所封之大雪山?然中国人固有大小昆仑之说,但须别以大小,则问题便可解决矣。元人之处置此二昆仑或即用此办法。(B) 海外之昆仑 今援前例,不论名见中国载籍之先后,但以自近及远之地段,而为叙述之序。 (一)普罗康多儿岛 此岛西名Pulo Condore在南洋七星洲。张星YR先生云:据近代西人调查,此岛实为七星洲群岛之最大者,长十二英里,又稍次则为两岛,长各二三英里。 其余五六岛,则小不堪言。普罗康多儿港口颇良,有淡水,树木丰茂,居民约八百口,皆交趾支那种,隶法国西贡长官治下(《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三册五三页)。 此岛唐人名之为军突弄山(见《新唐书·地理志附录》贾耽通海夷道),又名军徙弄山,又名军屯山。其最初讹为昆仑者,元人也。元周达观《真腊风土纪·总叙》云:“自温州开洋,行丁未针,历闽广海外诸洲港口,过七洲洋,经交趾洋到占城。又自占城顺风可半月到真浦,乃其境也。又自真浦行坤申针,过昆仑洋,入港。”所谓七洲洋即Paracels也。昆仑洋即Pulo-Condore也(根据冯承钧《中国南洋交通史》八三页)。明初费信著《星槎胜览》,有云“其山节然临大海中,与占城及东天竺鼎峙相立。山高而方,山盘广远,海人名之昆仑洋,凡往西洋贩舶,必待顺风七昼夜乃可过。俗云:‘上怕七洲,下怕昆仑,针迷舵失,人船莫存’……”明黄衷《海语》,有云“昆仑山在大佛灵南,凡七屿七港,是谓七门;其旁洲屿,皆翼然环列。适诸国者,此其标也。”又论岛之物产,有“海上无人之境,产物皆硕大。予客朱岩,令人采何首乌、天南星二药,皆三倍于常品,气味自别,固知有枣如瓜,非诞语也。”但黄衷有时呼此昆仑山为昆屯山,《明史》卷三百二十四外国五:“宾童龙国与占城接壤,气候风土大类占城。有昆仑山,节然大海中,与占城东西竺鼎峙相望,其山方广而高。曰其海即昆仑洋,往西洋者,必待顺风七昼夜,始得过。故舟人为之谚曰‘上怕七洲,下怕昆仑,针迷舵失,人船莫存。’此山无异产,人皆穴居巢处,食果实鱼虾,无室庐井灶。”清初陈炯《海国见闻录》:“昆仑又呼昆屯,非黄河所出之昆仑也。七洲洋之南,大小二山,屹立澎湃,呼为大昆仑,小昆仑,尤甚异。土育佳果,无人迹,神龙盘踞……红毛……就海立浦头,以昆仑介各洋四通之所,嗜涎不休……”徐继○《瀛寰志略》:“七洲洋之南,有大小二山,屹立澎湃,称为昆仑,南洋必由之路。山产佳果,幽寂无人迹,神龙所宅。” 越南亦有一昆仑山。《越南地舆图说》:“北圻太原省有昆仑山,其源自上国而来,经高平而至太原,横峰壁立,峻岭摩空,人迹所不到。”论者谓是乃广西昆仑山一脉所延,盖越南高平地接中国广西。 (二)东南亚昆仑国及昆仑奴 以昆仑为国族名者,有《禹贡》、《周书》所言西戎数部落,及清圣祖所言之昆仑都国。 至海外昆仑见知于中国者则始于唐代,而昆仑奴,尤脍炙今日中外学者之口。 唐义净《南海寄归传》:“从西数之:有婆鲁师洲,末罗游洲,即今尸利佛逝国是。莫诃信洲,河陵洲,奠奠洲,盆盆洲,掘伦洲,佛逝补罗洲,阿善洲,末迦漫洲,又有小洲,不能具录。斯乃咸遵佛法,多是小乘,唯末罗洲,少有大乘耳……良为掘伦,初至交广,遂使总唤昆仑焉。唯此昆仑,头卷体黑,自馀诸国与神州不殊,赤脚敢曼(卷粑?),总是其式。” 此文所言之掘伦洲,据法国沙畹教授(Prof.Chavannes)考证,谓即《唐书》之林邑与真腊,今暹罗及麻拉甲半岛也。又义净《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至佛逝国,解骨仑语,颇学梵书。”张星YR先生云:“佛逝国为今苏门答腊岛渤林邦港(Polemlang)。真腊林邑今皆属马来种,然唐时似为内革罗种。《旧唐书·林邑国传》:‘自林邑已南,皆卷发黑身,号为昆仑。’《真腊国传》:‘真腊在林邑西北,本扶南之属国,昆仑之类。’可证。参以义净之言,‘唯此昆仑,头卷身黑,自馀诸国与神州不殊。’更可知矣。” 又有谓昆仑系国王姓氏音为古龙者之讹。《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下:“盘盘国在南海曲,北距环王,限少海,与狼牙莽接;其君曰勃郎索滥,曰昆仑帝也,曰昆仑勃和,曰昆仑勃谛甘,亦曰古龙。古龙者,昆仑声近耳。”又曰“扶南在日南之南七十里,地卑洼,与环王同俗。有城郭宫殿。王姓古龙,居重观栅城。轼叶覆屋,王出乘象。其人黑身卷发,裸行。” 古龙之易讹为掘伦,为昆仑,固矣。然凡姓古龙之南洋群岛王族,皆为黑种又为何故,是则值得吾人之探讨者。费琅谓昆仑即吉蔑语之Kumn,暹罗之Krun占婆之Klun;复据阿刺伯作家之说,谓古有Komr民族,与中国人为兄弟,居其地之西方,后因不和,迁徙于海岛。其国王号曰Kamrun。 遂作结论云:昆仑(Komr)民族,约当纪元前一千年初,由亚洲高原,遵伊拉瓦底江(Irawadi)潞江(Salween)湄南江(Menan)澜沧江(Mekong)等流域,徙居恒河以东各地。并谓非洲东岸之昆仑,亦即由此民族之移殖云(冯译《昆仑南海古代航行考》)。丁山先生素主陆浑乌孙即昆仑之音转,遂谓南洋、非洲之古龙与昆仑亦为乌孙之演衍(《炎帝方岳与昆仑》),是则为费琅所欺矣。盖义净所言倔伦与唐书所言古龙乃内革罗种人,而亚洲高原之Karm及乌孙,则决非黑种(西北地气高寒,非黑种所能生存与繁殖)。故费琅丁山所言之Korm与乌孙,未尝无移殖南洋之可能,而与倔伦古龙之为倔伦古龙,则实为二事。或者将谓人类肤色可随天气改变,西北高原之民族迁居南洋,受热带阳光之薰灼,则亦变为黝黑矣。人类肤色固可随气候土壤而改变,然必积数十万年,或数百万年而后可,非千年间事也。故费琅丁山之说,余所不取。或谓唐人所谓昆仑奴乃南洋马来种,是又不然。马来种人近似棕色,并不甚黑,发亦不卷。唐人之昆仑奴当是真正之内革罗种(其称皮肤黝黑者为昆仑,则用于嘲谑而已,不可不辨)。 然唐人称所买黑奴为昆仑,此语何来?余请先考之印度。 慧琳《一切经音义》:“昆仑语,上音昆,下音论,时俗便作骨论。南海洲岛中夷人也。甚黑,裸行,能驯服猛兽犀象等,种类数般,有僧祗、突弥、骨堂、轼蔑、皆鄙贱人也。国无礼义,抄劫为活。爱啖食人,如罗刹恶鬼之类也。言语不正,异于诸蕃。善入水,竟日不死。”慧琳所举僧祗、突弥、骨堂、轼蔑,当为真正之内革罗种。盖印度古为黑人之国,自雅利安民族由喜马拉雅山迁来,与土著苦战多年而征服之,驱之至东南海边及南洋各岛,掘伦洲尤为黑族聚居之地。是以义净谓“唯此昆仑,头卷身黑,自馀诸国,与神州不殊。”然印度黑人文化固高于南洋各岛土著,故遗留印度者,被视为鄙贱之族,而至各岛者,则往往能为之君长,《唐书》盘盘扶南之王族,多姓古龙,或即由此。今南洋不更闻有何占*势力之黑人,盖唐以后黑种愈益式微,同化于马来种中矣。近代地理学者,亦谓马来半岛及南洋各岛内格里托斯(Negritos)种人,其形貌与非洲黑人无异,然人数甚少,被马来人驱匿深山,不可多见,此殆即印度骨伦之遗胄欤?慧琳谓南洋黑人能驯服猛兽犀象,善入水,竟日不死,皆与唐人所言之昆仑奴条件相合。然则印度人谓黑人为“骨伦”,又属何故?则余又疑其与《旧约》之“古实”(Cush)有关。希伯来人称非洲黑人为“古实。” 《旧约·耶利米书》十三章二十三节云:“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 《以赛亚书》四十五章十四节:“耶和华如此说埃及劳碌得来的,和古实的货物,必归于你。”《以西结书》二十九章第十节“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使埃及从色弗尼塔直到古实境界,全然荒废凄凉,人的脚,兽的蹄,都不经过,四十年之久,并无人居住。”《旧约》 “古实”一词,有时写作“俄梯亚皮亚”(Ethiopia),义犹黑人之国。在《圣经》常用以指埃及国境之东部,余意希伯来称黑奴为“古实”,而波斯人则或转其音为“古仑”,波斯商人自非洲携黑奴售之各地,携此名以俱来。或亦至于印度南洋,转辗而至中国。印度人得之,则名其本国被征服之黑人为“骨仑”。中国人得之,则译以昆仑二字。昆仑奴之语源,或由此而来。 (三)非洲之昆仑层期国 或谓昆仑奴之策源地曰昆仑国或层期国者,其地则在非洲。 《新唐书·西域传》:“疏勒……贞观九年,遣使者献名马。 又四年,与朱俱波,甘棠贡方物……甘棠在海南,昆仑人也。” 《册府元龟》卷九七:“景龙三年三月,昆仑国遣使贡方物。” 《慧超往五天竺传·波斯国》条,言波斯人常往狮子国(即锡兰)取宝物,又往昆仑国取金。所言昆仑国皆为非洲黑人之地。非洲所产黄金固有名世界也。周去非《岭外代答》卷三,“昆仑层基国”条“海岛多野人,身如黑漆,拳发。诱以食物而擒之,卖为蕃奴。”赵汝适《诸蕃志》卷上“海上杂国”条“昆仑层期国,在西南海上,连接大海岛。常有大鹏,飞蔽日移晷。有骆驼,大鹏遇则吞之。或拾鹏翅,截其管可作水桶。 土产大象牙,犀角。西有海岛,多野人。身如黑漆、虬发,诱以食而擒之。转卖与大食国为奴,获价甚厚。”张星YR先生曰“僧祗及层期国,皆科斯麻士《*教诸国风土记》中之青几(Jing)。今代汉文地理书及地图,有译作桑西巴者,又有作桑给巴尔者,皆Zanzhibar之译音也。《马可孛罗游记》卷三第三十四章,作Zanghibar,其义犹言黑人国(The Region of the Rlacks.)。阿拉伯人称东非洲*自克力满栖河(Kili-manchi R)迤南,以至赤道南十一度余之德耳加多角(Cape Delga-do)皆为桑给巴尔。阿伯尔肥达(Abulfeda) 谓青几(Zinji)王驻蒙巴萨(Mombasa)。近代欧洲人则将桑给巴尔之名仅施之于一小岛……层期为青几,或桑西,或桑给之译音,毫无疑义。桑给巴尔之原义为‘黑人国’,故层期国前所冠昆仑二字必黑之义,似为阿拉伯文或为波斯文黑字之译音也”(《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三册五五页至五七页)。 唐人富贵家所需黑奴颇多,未必皆来自非洲,或为印度与南洋土著,乃真黑种。再者印度、锡兰岛东之科伦白姆(见前)音近昆仑,印人谓为地堂之所在,则更足称为昆仑矣。唐人遂以南洋、印度间所买“骨论”、“掘仑”之黑人,名之曰“昆仑奴”。如此,则“古实”、 “昆仑层期国”,皆可不论。盖谓奴来自非洲,究竟太远。 综上之考证,中国西部山之可以名为昆仑者,共十余处,而无一可确认为《山海经》、《淮南子》所言之昆仑焉。顾实先生地理知识亦极洽博矣。在其《穆传讲疏》中,用种种科学方法,将昆仑之四至八到,全数划清,只能测出一座昆仑之丘而已。其主山则似隐指阿勒腾塔岭,然又未敢明言。此虽顾先生之取巧乎?此神秘之仙山,其实亦难于坐实也!近代学者谓昆仑为混沌,为囫囵,然哉!然哉!至海外昆仑不过音近而讹而已。然中国人未尝不误认其与西北昆仑有联带关系,不然,翻译地理之名,并非儿戏之事,何将古龙,掘伦,骨仑一概译以昆仑二字耶?如普罗康多儿岛之原音,与昆仑固风马牛不相及,乃亦必讹之为昆仑二字,而后始快于心。幸蕞尔小岛,一览可尽,无能傅会以幻想,不然,几何不谓仙人不死药即可求之是中哉?又马黎诺里所闻印度、锡兰岛东之科伦白姆谓为地堂之所在,其音宛与昆仑相近。汉时,交趾乃我国土,三国时受孙吴保护。孙权数遣使往海外求所谓夷州鞍州者。曾命将军卫温、诸葛直将甲士万人浮海觅之。以所在绝远,卒不可至,但得夷州人数千还。卫温与诸葛直等,皆以违诏无功,下狱诛死。其后又遣宣化从事朱应,中郎将康泰通海外诸国。事见《三国志·吴志》卷二,《梁书》卷五十四《海南诸国传》。孙权之远规夷州及朱崖,乃出于扩充土地,增益人口之*企图,然权晚年亦颇好神仙丹药之事,楼船浮海,其副作用当亦为求仙耳。秦皇、汉武屡次为大规模之求仙运动,不意三国时尚有如此之一尾声焉。 吾不知孙权所求者果为此音近昆仑之科伦白姆耶?抑其他之仙山耶?观于郦道元“东海方丈,亦有昆仑之称”,则三国、六朝之际,南洋、印度间必有一昆仑,人于中国人之耳鼓可知也。此等仙山,本属想象,何从寻觅?秦皇、汉武为此已不知酿几许悲剧,卫温、诸葛直亦以此诛死,不亦冤哉!又如前文所述,近代外国学者研究昆

本篇内容仅供参考,内容整理自悟空问答等,若有侵权及违法信息,请联系513175919@qq.com,核实后我们将给予一定现金奖励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huweichristina_bensoldiersuw270884653木易航静湖深蓝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