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魏庭欢是谁 魏庭欢做过什么 魏庭欢主要成就有哪些

云千墨,云阙楼楼主,外表宛如谪仙般俊美超凡,清雅温婉的男子,实则是杀人不眨眼的地狱修罗。梅落尘,梅花宫宫主,有着魅惑众生妖冶容颜的妖孽,看似疏狂、邪魅,江湖

个人简介

魏庭欢 男,蒙古族,*党员,1949年7月生于辽宁省阜新县。

魏许赐信 魏许赐佳

个人经历

于1968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73年4月退伍到地方工作;1978年8月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1993年12月毕业于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本科经济专业;自1978年8月到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工作至今,曾任汉语文教师、学校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教务处副主任、基础部负责人、培训部副主任、学校纪委副*、党务部副部长等职。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理论,结合学校教育教学、党建思政工作的实际,写有多篇论文,曾发表在省区级和国家级的书刊杂志。其代表著述《对新形势下高校德育工作的思考》一文,1995年1月发表在《青年研究学刊》,1997年被编入《中国管理科学文库》,1998年被编入"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大型理论文集"--《今日辉煌》,1998年被中国管理科学院山东分院评为优秀论文;《引导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一文,1995年发表在《思政工作论坛》,1996年被内蒙古高校政研会评为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加强和改善高校精神文明建设运行机制》一文,1998年在《思政工作论坛》发表后,陆续被编入《中国社会科学文库》、《中国改革发展文论》、《中国二十世纪论坛》、《中国世纪发展文论大系》等国家级大型理论文集;参与编著《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道德建设》一书,1996年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1 997年被内蒙古社科联评为科研成果优秀奖;《深刻理解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基本纲领》一文,1998年发表在宣讲十五大精神文集--《富国之魂》,由内蒙古大学出版社出版,2000年被编入大型理论文集--《中国改革发展文集》。不仅严谨治学,更严于律已。1991年度被评为内蒙古全区高校优秀*员:1993年度被评为内蒙古全区优秀政研工作者;1994年被评为内蒙古全区高校政研会优秀工作者奉献奖。

曹植的诗词有141首: 1、《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版本一)煮 2、《野田黄雀行》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

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出自曹植诗词中的成语如下: 1.七步成诗[ qī bù chéng shī ] 释义:称人才思敏捷。 2.才高八斗[ cái gāo bā dǒu ] 释义:比喻人极有

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思政教育副研究员、马列部副主任。 基本信息 中文名:魏庭欢 出生地:辽宁阜新 民族:蒙古族 国籍:中国 毕业院校:内蒙古师范学院 代表作品:《加强和改善高校精神文明建设运行机制》 籍贯:辽宁

苏定方(592年—667年),名烈,字定方,以字行世,汉族,冀州武邑人,隋末投奔窦建德、刘黑闼义军、贞观初年归李唐。 苏定方少年时便以骁勇善战及气魄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性魏庭字辈起名

魏庭旭

魏庭旭

魏庭郦

魏庭颐

魏庭杰

魏庭曦

魏庭名

魏庭峰

魏庭迪

魏庭风

魏庭猛

魏庭杰

魏庭博

魏庭梁

魏庭郁

魏庭冰

魏庭伟

魏庭宝

魏庭愉

魏庭耿

魏庭艺

魏庭华

魏庭运

魏庭勇

魏庭潍

魏庭瑛

魏庭涛

魏庭博

魏庭伦

魏庭嵩

魏庭阳

性魏庭字辈起名

魏庭骏

魏庭博

魏庭珏

魏庭潇

魏庭冰

魏庭宁

魏庭岭

魏庭炜

魏庭伟

魏庭铁

魏庭茂

魏庭延

魏庭冀

魏庭旺

魏庭寅

魏庭骊

魏庭淼

魏庭翔

魏庭亮

魏庭巍

魏庭浩

魏庭敏

魏庭彦

魏庭末

魏庭越

魏庭潞

魏庭毅

魏庭鑫

魏庭恒

魏庭硕

魏庭杰

魏庭励

《半步天涯》结局是什么?

  苏画就那样抱着自己哭泣,直到手机设定的闹铃响起,她才慢慢地从床上下来,挪到浴室去洗脸,可是刚将手掌覆上自己的脸,眼泪就又忍不住了,从指缝里流了出来。她抬起脸,看着镜子里那个泪流满面的人,却怎么也看不清,她伸出手,想要抹去镜子里那个人脸上的泪,却总也抹不掉。后来,她绝望地笑了,像是又看见了那一片她曾经以为会消失掉的黑暗的夜空。

  她的爱情,永远像烟花,总是在最绚烂的那一刻之后,就坠落凋败了。曾经,在她离幸福只差一步的时候,遭遇到了戚宗胜的死,现在,当她再次无限接近幸福的时候,戚安安又出事了。

  她闭上眼,任泪水长流,在心里为那个叫戚安安的女孩子祈福:你好起来吧,不要死,只要你能好起来,我……把他还给你……

  心烧灼般的痛,她往脸上拼命地浇凉水,试图缓解这种痛,却无济于事。

  她*着自己不要想了,换了衣服去招标,可是临出门时照镜子,看见自己红肿的双眼,又不得不回来,用遮瑕膏一遍遍地涂。

  当她终于到了会场,见到徐越和李云飞,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的她,总算强迫自己进入了工作状态。

  徐越仍旧是眼神深寒而暗藏挑衅,苏画只当做没看见。

  这次的竞标是当场报低价,按照顺序,GH排在BR公司之前,徐越在报价之前,再次挑衅地看了苏画一眼。

  然后,苏画听到了一个低得不能再低的数字,这分明是想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用自己对付过李云飞的那招来对付自己。徐越大概是欺负她这么久连一单都没抢到,所以以为她已经被*急,这次无论如何,都会不惜血本抢下这单,毕竟这是在徐越密集火力封锁之下,唯一有可能胜利的一次战役。

  但是,苏画不想为了斗气而盲目降价,那样的结果无非是两败俱伤,而且影响深远,你这次用超低价拿到了标,那么以后同款产品的价格,在其他的地方卖的时候,又怎么提得上去?甚至同行的同档次产品,都可能会因为你受连累。

  何况,她现在和田原的线已经牵上了,并非真的走上了绝路,没必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去抢标。

  当轮到BR时,苏画给出的是正常价,一分钱都没降。在GH降价的前提下,这无异于弃权。所以招标结果很快出来了,GH顺利得标。

  徐越有点不能相信这个结果,转头却看见苏画已经拎着包打算离开,一脸淡定。

  她跟了上去,走到苏画身边,直截了当地问:“为什么不抢?”

  苏画只是笑了笑:“这世上的事,有所为,有所不为,何况,我还没惨到要和你拼个鱼死网破的地步。”说完便转身而去,只留给徐越一个淡定的背影。

  徐越怔在原地,心中有几许诧然:这个女孩子,或许真的是个对手。

  而当苏画走出校园,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她的精神又垮了下来,那种蚀骨的哀伤再次笼罩了她,窗外的天,窗外的街,窗外的人,似乎都是灰色的,她闭上眼睛凄然地笑了笑。她该回到那个城市了,可是她真希望,永远也不要回去。

  傍晚的时候,她回到了江城,就像她刚刚回来的那天一样,夕阳将整个世界都染得晕黄,可是冬日的阳光,没有温度,只让人觉得那颜色,分外凄凉。

  她回到了水语花苑,放下行李,就拉上了所有的窗帘,关掉了电话,房间里安静而黑暗,适合长睡不醒。或许在梦里,又可以回到那些让人珍惜的美好的时光,她疲惫而充满向往。

  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泪水一滴滴滑落枕上,另一个枕头,被她紧紧抱在怀里,那上面,还有他的味道,温暖的清爽感,以后不晓得,还能不能闻得到。

  她是被敲门声叫醒的,没有穿拖鞋和外套,她就穿着单薄的睡衣,赤着脚走在冰凉的地板上去开门,看见了焦虑的林暮雪,秦棋和魏庭。

  林暮雪一把抱住她:“你快把我吓死了,你这个死丫头。”

  戚氏千金出车祸的消息,昨天有人爆料给了电视台。她当时便大惊失色地给苏画打电话,却被告知电话关机。她打电话到苏画公司去,没有人接,后来直接冲上了兆新,却看见大门紧锁,正好碰到秦棋,她慌乱地告诉了他戚安安的事,秦棋也慌了神,到处找苏画同事的联系方式,后来是曾菲菲看他急得要发疯,终于抛弃前怨,找吴晴要了小陈的手机号,这才知道苏画去了邻省招标。这样林暮雪和秦棋才松了口气,以为苏画在异地可能压根就不知道这消息,所以焦急地等待了一个晚上,却丝毫没想到苏画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昏睡。

  可是一直等到今晨,苏画的电话仍旧是关机,两人再次慌了神,林暮雪不顾一切地跑去华易去找易沉楷。但是易沉楷并不在公司,接待他们的是魏庭,他也正苦于联系不上苏画,现在更是焦急。他想起范林那次说过有人和苏画竞争,猜测对方会不会和苏画一起在邻省招标,管不得许多,又去打听徐越的电话,最后辗转找到她,却被告知苏画早已结束招标回江城了。一行人这才来到苏画家,拼命敲门,然后看到这样一个失魂落魄的她。

  苏画伏在林暮雪的肩头上,鼻子酸酸的,却没有哭,只是微笑着安慰大家:“我没事啊,只是坐飞机好累,睡了一觉。”

  “那你干吗关手机?”林暮雪哽咽着吼她。

  苏画模糊地笑笑:“就是觉得……好累……想安静一点。”

  背后的两个男人,已经心疼得说不出话来,林暮雪更是眼泪汹涌。

  这个太过懂事的傻孩子,心里有伤,却又不说出来,怕别人为她担心。

  “我真的没事,你们都去忙吧,我一会儿,也去上班了。”她还在假装坚强,林暮雪在她背上狠狠拍了一记:“还上个鬼班,给我在家待着。”

  林暮雪硬将苏画拖回沙发上坐着,然后回头对另外的两个人说:“你们先走吧,我陪着她,有事给你们打电话。”

  魏庭和秦棋知道自己留下来,只会让苏画更绷紧神经,发泄不出来,只好同意。走之前他们不约而同地伸出手,想要去抚摩苏画的头发,尴尬地对视了一眼,各自无言地离去。

  门关上了,林暮雪将苏画揽到肩上,低声说:“哭吧,哭过会好一点。”

  苏画摇了摇头:“哭不出来了。”

  林暮雪更是心如裂帛,泪如潮水。她将苏画抱紧了一点,喃喃地说:“为什么你这样善良的傻姑娘,命会这么苦?”

  当她在办公室,得知一直打压苏画的人是徐越的时候,心里的感动和难受真的是不可言喻,这么久了,苏画默默地独自承受压力,却一声也不吭,怕给她造成负担。这样好的女孩子,上天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许久,苏画低声说:“暮雪,你陪我去看看戚安安吧,我一个人没勇气去。”

  “好。”林暮雪抱着她,眼泪再次汹涌,在心里痛骂现实的残酷。

  在医院大楼的门口,苏画紧紧抓着林暮雪的手,她感觉得到,苏画的身体在发颤。

  “要是不想去,我们就不去了,好不好?”她心疼地拥抱着这个可怜的孩子。

  苏画摇了摇头,脚步决绝地往里走。戚安安变成这样,其中也有她的责任,她怎么能忍心不看一眼就离开?

  当她们在*的指引下,来到重症监护室外,隔着玻璃,苏画看见那个小女孩头部包着绷带,身上插满了管子,无知无觉地躺在床上,似乎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心里撕裂般地疼。

  对不起,我虽然想要找回我的幸福,却从来也没有希望过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对不起,对不起……

  苏画将额抵在玻璃上,泪一行行滑下。

  林暮雪心酸地轻拍她的背,眼角的余光却瞟见易沉楷正朝这边走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苏画。

  易沉楷低着头边走边沉思,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当他猛一抬头,看见了苏画,瞬间怔在原地,再也挪不动脚步,直直地望着她。

  林暮雪再也看不下去,红了眼睛,轻轻推了推苏画的肩膀:“他来了。”

  苏画的身体一震,转过头去,看见心里那个人,那么近又那么远地站在那里,泪如雨下。

  易沉楷的眼里,也渗出泪来,两个人就这么绝望地凝视着对方。

  林暮雪用手捂住嘴,怕自己哭出声,最后忍不住心痛,转身先走了。空荡荡的走廊里,只剩下了这对相见不能相拥的人,泪落无声。

  突然,戚母的身影出现在苏画身后的楼梯转角处,当她看清苏画的背影,疯了般地大叫:“你这个贱女人,你都把我女儿害死了,居然还来找易沉楷,还在我女儿的病房门口……”

  她说着,已经冲过来,抓住了苏画的头发,拼命地扯。

  苏画没有动,易沉楷反应过来,跑上前想要去拉开戚母,她却猛地一巴掌挥到他脸上:“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们戚家已经为你们家破人亡了,你们居然还想在一起。”

  易沉楷的手一颤,却还是坚定不移地护住了苏画,戚母退后背靠在墙上,眼睛血红,先是声嘶力竭地大笑,然后又是大哭:“我们家真的是上辈子欠了你们俩的,她爸爸为了你们,连药都不吃了,赶着死了,现在安安又因为你们,变成了活死人,好,好,好,干脆我也去死,就彻底一了百了,成全你们了。”

  易沉楷和苏画听清了她的话,都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易沉楷抓住了戚母的胳膊,语无伦次地问:“你说……戚伯伯……为了我们而不吃药……”

  “你不知道吧?你戚伯伯,怕他死得晚了,你们结婚了,所以偷偷把药都吐了,赶在你们婚礼前死掉了,哈哈哈哈。”戚母摇晃着头,疯狂地流着泪大笑,她现在,可能真的已经疯了,不然为什么会觉得,所有的事情都这么荒谬?!!

  苏画的腿都软了,无力地靠在墙上,牙齿将嘴唇咬出了深深的血痕,眼神空洞地看着玻璃内的戚安安,甚至都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在哭。

  原本她以为,是戚宗胜的死恰好拆散了她和易沉楷,却没想到他是在以死成全自己的女儿,多么可怕而深沉的父爱!

  他们的爱情,竟然生生背负着一条人命,现在再加上垂死边缘的戚安安,不可承受之重,所以陨落是唯一的结局。

本篇内容仅供参考,内容整理自悟空问答等,若有侵权及违法信息,请联系513175919@qq.com,核实后我们将给予一定现金奖励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都知道还不知道ghghghyy619999860W鬼话连篇nsfzgzycqjbcl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