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宋墨[小说九重紫男主人公]是什么 关于宋墨[小说九重紫男主人公]的详细介绍

www.shufadashi.com*??*?

吱吱所著小说《九重紫》的男主人公。面容昳丽,年纪轻轻却城府极深,深爱窦昭。

九重紫(完结+番外).txt 已经上传注意查收哟 http://vdisk.weibo.com/s/zl_lat9JGbsGm

人物出处

《九重紫》

人物介绍

宋墨,字砚堂,乳名天赐,英国公世子,自小师从名家,胸有沟壑,五官精致无暇,眼眸深邃而幽静,气度高华,遭遇凄惨,身世坎坷。前世,舅父定国公府一家蒙冤满门覆灭,母亲被害致死,自己也被父亲陷害逐出家门,后弑父杀弟,沦为辽王刽子手,声明狼藉。今生,因遇到窦昭,命运改变。

网盘连接 http://pan.baidu.com/s/1ntidbZF 亲,资源下载查看完整后给予采纳 不要自私的保留你的好人品( *^_^* ) 不会下载可以带连接私信或评论留下分开数字邮箱即可

他冷静理智,具有无坚不摧之气势,矜贵而冷漠;他运筹帷幄,腹黑深沉;他手段果决,心狠手辣;却唯独对窦昭宠溺爱护。宋墨有足够的权势、才华和能力护窦昭一生,文中并不是没有其他男配,可只有宋墨是最适合窦昭的,最重要的是,他细心体贴,尊重并支持窦昭的想法,给了她足够的信任和空间,深情专一,想她之所想,爱她之所爱,替她阻挡身前一切狂风暴雨,两人并肩,羡煞旁人。

纨绔世子妃

前世,繁华落尽时,他位高权重,身边美女如云,侍卫如林,却如置身荒漠,始终孤身一人。

谁能和谁比美呢.无论什么都不能相比美的.万物皆有理由存在与消失.不同方向不同看法.不同人不同思维.不同原因不同结果……总之.我认为就像人也同样无好人坏人之分.站的

今生,自遇窦昭开始,他的人生走向另一条道路,无论前路如何艰难,终有一人相伴相依。

偶然发现的文文,很好的修真类穿越类的小说,十四大大的文文哦,很喜欢女主,很懒很强大。。西西,个人认为比《诛仙》要好看滴,两者同为修真小说,《诛仙》胜在立意胜在“天地

书中有关节选

娇娘医经,回到过去的。

他正蹲在前院的庑廊下认真地听着茵姐儿说话:“……它就叫狗尾巴草,你看,它像不像狗尾巴似的摇来摇去?”

已发望采纳        很抱歉,回答者上传的附件已失效

大雨倾盆而下,如一道道水帘,将庑廊和抄手游廊分划成了两个世界。

锦帏香浓 重生之锦绣前程 这日子没法过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生于望族 魅公卿 家事 奸臣之女 大皇后 名媛望族

他穿着了件玄色的粗布深衣,衣裳的四周镶了白色的粗麻,通身不见一件饰物,古朴典雅。细致白皙的面孔如上了釉的白瓷,在暗淡的光线中散发着雍容淡雅的光泽,幽墨的眸子仿佛明亮的宝石,熠熠生辉。

纷纷落在晨色里 作者:苏俏 重生小媳妇 远古圈叉 娇养/我不是你的宝贝 作者:汪小雌 吾皇万岁万万岁/江山为娉 檀香美人谋 驸马圈 迷心计 逐欢记 与君绝(暮阳朝升) 作者:维和

重甲在身的护卫林立在院子里,沉默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地任雨水涮洗着身上的盔甲。

《鱼跃农门》 简介:投身农家的杜小鱼发现,原来小农女真的不是那么好当的····地少要买田,没肉吃要开源,看病看不起要自个学医,除了种大米还要寻找合适的经济作物,总

茵姐儿稚嫩的声音如叽叽喳喳的小麻雀,清晰地回荡在院子里面。

唐师,争唐,男儿行,九重歌都不错的

他倾耳聆听着茵姐儿的童言稚语,仿佛天下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

大体剧情是:女主重紫天生煞气,去青华学师,没有人愿意收他,但是男主洛音凡却收下她,两个人朝夕相处,重紫爱上了师傅,但是她被魔界的人设计陷害,最后师傅只好亲手杀了她。

不仅如此,他还不时地点头附和着“是吗”,“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

生死都同时失去了意义。爱到尽头,已经让他难以接受,怎么可以连恨都没有。不要你原谅,我只要你。】(这段是书上的原文,师傅当时的自白。)这时,亡月朝重紫伸手,并要小紫承

她当时就惊呆了。想也没想地做了手势制止了丫鬟、婆子的呼叫声,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女儿因激动而两颊通红的面孔,因快活而闪闪发光的眸子,不忍发出半点声响,仿佛那样都会破坏了眼前唯美的画面,会让她遗憾不已。

他就是魔神 本尊了、、 可是又没有对虫子做过分的是。。 就是最后还放过了虫子和师傅。。 其实后面还是很有爱的拉。。

“我和娘亲去给妥嬷嬷奔丧,你为什么也会在这里?”女儿眨着大眼睛问他。

梦落芳华,拈花一笑醉流景,谁把流年暗偷换,琉璃美人煞,凤囚凰,怪你过分妖孽,青山依旧笑春风,香蜜沉沉烬如霜,琉璃般若花。 这些小说都是我看了以后觉得很好的。 共同特点

他笑着用手拨了拨女儿手中举着的狗尾巴草,狗尾巴草像喝醉了酒似的左右摇晃。

“我去祭拜我妹妹!”

“你为什么不带着你的女儿?我娘亲走到哪里都带着我!”

“我没有儿女。”

“你为什么没有儿女?每个人都有儿女。”

“我就没有儿女。”他轻轻地抚着茵姐儿的头发,动作是那样的轻柔。仿佛茵姐儿是个易碎的瓷娃娃,眼底却闪过浓浓的悲怆,“并不是每个人都配为人父母的……”他说着。突然展颜一笑,笑容如夏日般璀璨夺目,让院子都亮了几分,然后站起身来,拍了拍茵姐儿的肩膀。温柔地道:“好了,快回你娘亲那里去吧,小心她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茵姐儿用力地点头,蹬蹬蹬地沿着庑廊朝后院跑去。

他静立在那里,目送着茵姐儿的身影消失在了庑廊的转角这才转过身去。面对着满院的护卫背手而立,肃杀之意顿时弥满整个庭院,让窦昭不由打了个寒颤。

两辆黑漆马车和几匹马停在院子中间,陌生的护卫正冒着大雨将油布搭在马车顶上,那么大的雨,那几匹马却纹丝不动地站那里。

段公义正陪着个少年站在东厢房的庑廊里,望着庭院中忙活的护卫说着话。

那少年背对着她,天色太暗,看不清楚穿了件什么颜色的衣服,中等个子,略显清瘦的身材挺拔如松,猿背蜂腰,线条十分优美。

他身边那个文士打扮的男子却正好面朝着她的方向。

他年约四旬,相貌平常,一双眼睛却比星子还要明亮,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看见窦昭,他低头对那少年说了句话。

少年和段公义等人纷纷扭头朝她望过来。

天空中突然炸起一道闪电,把院子照得亮如白昼。

少年那乌黑的眉毛,深邃幽静的眸子,略显苍白的面孔,精致到无暇的五官都一一映入她的眼帘。

窦昭觉得自己好像被那道闪电击中了似的,耳中轰隆隆巨响,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有人慌乱地喊着“四小姐”,用一双温柔而坚定的手扶着她的肩膀。

“宋墨,”她惊恐地喃喃自语,“我怎么会遇到了宋墨?我是不是眼花了……”

他望着窦昭的目光中划过一道流星般璀璨的光芒。

“窦四小姐,”宋墨突然站了起来,左手负背,右手攥拳弯肘置于腹间,态度随意而优雅,一向冷清的面容也露出几丝笑意,像冰雪消融春回大地般的温煦,“既然如此,就烦请陈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陆鸣,”他喊着身材瘦小的男子,“你这段时间就留在窦家,负责保护窦四小姐。”

宋墨不再说什么,见一道汤翠绿可爱,舀了一勺。

只是汤一入口就有种怪怪的味道。他不由皱了眉头:“这是什么?”

“是黄秋葵汤。”窦昭笑道:“田庄山上的野菜,能清热解毒,可以治恶疮、痈疖。天气热,你又风尘仆仆地从京都赶过来,吃点这个。对身体有好处。”

宋墨点头,一口一口地把汤喝了。乖得像个孩子。

窦昭窘然。

她原来是想整整宋墨的……

窦昭落荒而逃,在厨房旁的小耳房用了午膳,喝了茶,定了定神,这才去了厅堂。

她高声地喊着“宋墨”,道:“我在后院种了很多的菊花,现在正是花季,我准备在院子里搭个菊山。你帮我搭把手吧?”

“什么?”宋墨错愕。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从来没有人这样理直气壮地使唤过他。

可莫名的,他又感觉到一种率直的亲切。

“我说。你帮我把后院的菊花移种到花盆里去。”窦昭的声音清脆悦耳,让人想听不清楚都难,“然后把花盆搬到前院来,搭个菊山。”

她慢条斯理地又说了一遍。

合抱粗的陶瓷花盆在宋墨手里不值一提,可如果满满地装上土,再种上一株高大的开满了杜鹃花的杜鹃树县又不能伤及它的花叶时,搬动起来就有点吃力了。

宋墨忍不住道:“不是说移栽菊花吗?怎么又要搬杜鹃树?”

“如果仅仅是把菊花摆在圆锥型的架子上就叫做菊山,杨进台凭什么称大师?”窦昭头上搭了块蓝布头帕,蹲在花田里挖菊花,她头也不抬,悠悠地道。

宋墨为之气结。

他的一个护卫见状就要上前,却被陈核拦住。

他狠狠地瞪了那个护卫一眼,示意他不要乱来。

静默地站在一旁的素心眼观鼻,鼻观心,全当没有看见。

倒是跟着窦昭一起在花田里劳作的婆子心痛宋墨,“哎哟”地道:“看你这细皮嫩肉的就知道没做过事,快放下,快放下!我们来搬就行了。”

“他一个后生,难道还不如你们?”窦昭抬起头来望了宋墨一眼,又低下头去挖菊花。

宋墨咬牙切齿,照着窦昭的吩咐搬完了杜鹃搬茶花,搬完了菊花搭木架,太阳偏西的时候,已是浑身上下汗水淋漓。

白色的木芙蓉正对着他盛放。

他发现那花蕊是淡黄色,乍眼一看,好像是全白的。

为什么要插白色的木芙蓉?

这个时候也是茶梅的花期。

大红色的茶梅,艳丽似火却又优雅超逸。

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张面孔。

白玉般的脸庞,入鬓的长眉,明亮的杏目,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睿智而飒爽。

像茶梅。

明明那样优雅,偏偏给让人觉得艳丽。

明明应该骄傲,却平和率直。

不知道她种的花开了没有?

宋墨轻轻地念了一句“窦昭”,在心里道:我还知道你的乳名叫寿姑……

他笑。

昳丽的五官如初升的朝阳,温暖而和煦。

而他眼前,却是一片漆墨。

宋墨淡淡地道:“现在不是看御医的时候。让段护卫再给我几颗药吧。”

“这……”

“我知道。”宋墨道,“我的伤这么重,能让我感觉不到痛。这药肯定霸道,而且可能会有副作用。但总比丢了性命强吧?”他风轻云淡地看着陈曲水。

陈曲水看着宋墨的目光中第一次流露出敬佩之色。

六天五夜不眠不休的疾驰。伤筋断骨的殴打折磨,丧母的悲痛,父亲的绝情,都没能消磨他的心志,一清醒过来就开始了解自己的处境。

意志之坚,实属罕见!

再过几年,何愁不能支起一个门户?

宋墨面无表情,慢慢地走了过去。

原本守在厢房里的两个护卫畏缩地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救饶。

宋墨沉默地望着陈氏两兄弟,轻声地问夏琏:“找到余简了吗?”

“找到了!”夏琏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迟疑,还有无法掩饰的悲怆。“不过,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

宋墨点头。眼中只有一点点尚未干涸的水份,残留在了他的眼角,没有了温度。

他柔声道:“都杀了吧!”

夏琏一怔,道:“都。都杀了?”

两个护卫睁大了眼睛瞪着宋墨,满脸的惊骇,一时间忘记了磕头求饶。

宋墨点了点头,看也没看那两个护卫一眼,闲庭信步般从容地出了厢房。

“家里进了贼嘛,”他淡淡地道。“失手杀死了几个人,这也是常事。”

夏琏低头恭声应“是”。

宋墨微微地笑,道:“你上次跟我说。田庄有野菜,是不是就长在这后山上?我怎么一株也没有看见?”

窦昭忍不住道:“你认识野菜吗?”

“认识啊!”宋墨笑道,“我从前不认识,回去之后让人采了些回来……很稀有的不认识,一般的都认识了。”

不至于吧!

窦昭眨了眨眼睛。

宋墨却很认真地朝她点了点头。

窦昭朝四周望了望,拔了一株长着椭圆形叶片植物折了回来:“这是什么?”

“这……”宋墨没见过。顿时额头冒汗,喃喃地道:“应该……是……叶蓼?”

还真是用过功的!

窦昭心里嘀咕着。

“不对!”她肃然地道,“这是酸模。”

酸模和叶蓼长得十分相似。不过一个的叶子窄长些,一个的圆润些

  宋墨窘然地擦着汗。

窦昭哈哈大笑。

那笑容,带着几分促狭几分狡黠,因而有种恣意的飞扬,明亮了宋墨阴郁的心。

他不由跟着笑起来。

笑容让宋墨的眉眼变得柔和起来。显露出些许少年的昳丽。

宋墨不由扬眉而笑,道:“想知道?那就爬上来呗!”

大热天的,谁有精神陪你玩!

窦昭在心里腹诽着,笑道:“我今天穿着件白色的挑线裙子,不想把裙子弄脏了。”

宋墨有些傻眼。

这,也可以成为拒绝的理由吗?

他不由哈哈大笑。

笑声惊动了随身的护卫,大家纷纷朝宋墨和窦昭瞥了一眼。

十一

宋墨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她,不是窦昭。

那窦昭呢?

她到哪里去了?

宋墨刹时心慌如鼓擂。

她身边有陈曲水,有段公义,谁能动得了她?

宋墨片刻也呆不下去。

他拨开挡在他前面的人就要朝里闯进去,却被顾玉一把抓住:“天赐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满头都是汗啊?”

十二

“窦昭,”他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如果我们有缘,能结为夫妻吗?”

天边的鱼肚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淡淡的紫色,好像是那躲在云层后的瑰丽的霞光,有些迫不及待地露出些许的锋芒。

宋墨的脸庞,在晨曦中透着莹润的光泽,如上好的美玉,乌黑的眸子闪闪发亮,如夜空的星子。

窦昭望着眼前早已褪去了青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昳丽少年,不禁有片刻的恍惚。

十三

窦世英在书房里来来回回地踱了一个上午,这才叫了高升进来。

“英国公世子除了你说的杀人之事,那陶器重所言可还有其他不实之处?”他郑重地问高升。

“没有!”高升摇头,“大家都说,英国公世子颜如宋玉,貌比潘安,文武双全。”

“哦!”窦世英更加不愿意就这样轻易地放弃了,他想了想,决定亲自去趟避暑行宫:“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一个人到底怎样,要看过了才知道!”

十四

窦世英昏头昏脑地想要坐起来。

车帘一撩,有人探头:“先生,您怎么样?”然后伸手扶了他。

那声音,如泉水般的舒缓悦耳。

窦世英不由抬头。

就看见了一张清风朗月般昳丽的面孔,特别是一双眼睛,仿佛凝聚了星辰的精华,皎皎不输月色。

他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眼前的人是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笑容和煦,神色稳重,举止优雅,既有世家子弟的从容,又有功勋贵胄的气度,让人一见难忘。

书上所谓的“貌比潘安,颜如宋玉”,就是指这样的少年吧?

十五

窦昭一眼就看见了穿着身大红色吉服的宋墨。

那鲜艳夺目的颜色,映衬着他洁白的面庞像初雪般的无暇,又仿佛映进了他的眼睛里,让他的眸子如骄阳般的明亮。

窦昭一愣。

这样的宋墨,她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他一如既往的含蓄笑容,陌生的,却是他那夺目的丰姿。

如鹤立鸡群,让身边的人都黯然失色!

什么时候……宋墨变得这样好看?

十六

窦昭,终于顺顺利利地和他拜堂成了亲!

可还没有等他的心落定,赵太太突然大喊着“高升啦!高升啦!”

宋墨一愣。

他知道岳父最体己的管事叫高升,可他成亲,与高升有何关系?

宋墨就看见赵太太手捷眼快地一把夺过他拿在手里的红盖头。

他不禁朝窦昭望去。

窦昭忍俊不禁,别过脸去。

赵太太是让宋墨别坐下……

宋墨神色茫然。

  赵太太和陆大奶奶看了,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陆大奶奶就走到了宋墨身边,悄声解释道:“你要把盖头坐在臀下!”

“哦!”宋墨回过神来。伸手就要将赵太太手中的盖头夺过来,“我不知道还有这规矩……”

赵太太出乎宋墨意料之外的手一扬,让他落了个空。

  “这可不行!”赵太太笑道,“您刚才没有坐,现在可不能坐了!”

正想伸手再夺的宋墨询问地望向陆大奶奶。

陆大奶奶就笑道:“这不过是个采头罢了——若是新郎倌把盖头坐在了臀下,婚后就能压新娘子一头了!”

宋墨不由讪笑:“那,那就不坐呗!”

  屋里的人听了都笑了起来。

陆大奶奶望着长眉入鬓,英气逼人却明艳夺目窦昭,不禁有些唏嘘。

英雄难过美人关!

宋家表叔那样冷清的一个人,见了新娘子。竟然说出这可的一番话来!

她嘱咐宋墨:“快从弟妹头上摘绒花插往高处插。”

宋墨却要问个缘由,好像生怕窦昭吃亏似的。

窦昭却有点傻眼。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宋墨会有这么锉的时候……

窦昭低下头去,只当什么也没有看见!

陆大奶奶却是又好气又好笑。道:“是夫妻好合,早生贵子的意思!”

宋墨这才面色微赧地从窦昭头上摘了朵绒花,又问陆大奶奶:“插到哪里?”

“随便插到哪里都行!”陆大奶奶吸取了教训,笑道,“插于上方生子,插于下方生女”。

宋墨望着糊了双喜字暗纹银花的白色墙壁,不由暗忖:怎样才算是上方?怎样才能算是下方呢?若是儿女双全,又应该插在哪里呢?

一时间很是犹豫,踌躇不前。

汪清淮的夫人可看出点端倪来了,她小声提醒宋墨:“不如插到喜神的方向。”

放喜神的方向是风水先生算过的。是对新人最吉利的方位。

  宋墨恍然大悟。朝着汪少夫人投去感激的一个眼神,将绒花插在了正中的位置。

陆大奶奶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照宋墨这么磨矶下去,有可能就会耽搁敬酒。

十七

风吹着倾盆大雨如潮水般一阵阵地涌过来,抄手游廊像被水洗了似的,更不要说走在上面的人了,鞋袜和衣裾立刻会被淋得透湿。

大家披着蓑衣穿着木屐。

窦昭比平时又高了几分。

素心吃力地帮她打着伞。

“我自己来吧!”窦昭笑着,伸手去接素心的伞。

却有双晶莹如美玉般的手伸了过来,赶在她前面接过了素心的伞。

窦昭愕然地抬头,看见宋墨淡淡面孔。

“我来吧!”他不动声色地持伞,揽着窦昭的肩膀朝外走去。

给宋墨执伞的陈核不知道如何是好,愣了半天才追上去。

窦昭齐宋墨的耳根。

她略倾,就可以靠在他的肩膀上。

两世为人,窦昭从来都是那个持伞的人,何尝有人这样为她持伞?

她半天没有回过神,懵懵懂懂地朝前走着,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站在了门前的马车前。

车夫已放好了脚凳。

宋墨略一犹豫,扶了窦昭的手,道:“快上车,小心淋湿了衣裳。”将伞移到了脚凳上,竟然要亲自服侍窦昭上马车。

豆大的雨点落在了宋墨的脸上。

窦昭忙弯腰钻进了车厢。

陈核跑了过来,双手高举着桐油伞,为宋墨挡风遮雨。

宋墨把伞递给了身边的武夷,上了马车。

素心几个面露异样的表情,低下了头,鱼贯着上了后面的马车。

十八

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

宋墨扶窦昭下了马车。见到马车前有一洼水,吩咐陈核:“指个做事仔细点的车夫给夫人用。”然后带着窦昭绕过水洼。上了台阶。

陈核,马车夫,还有大门口当值的全都像被施了定针术似的,直到窦昭和宋墨进了门,才回过神来。马车夫拉着陈核直喊“冤枉”,陈核哪有时候听他啰嗦,直接吩咐身边的小厮:“给他另安排个差事”,急急地追了上去。大门口当值交头接耳,一片“嗡嗡”声。

十九

窦昭抿了嘴笑,问宋墨:“花棚盖在哪里好?”

因这里是世子居所,布置偏于硬朗而少了几分柔美,不像英国公府上房后面那个带小佛堂的花园,是英国公夫人居所,不仅有花房,还有太湖石叠成的假山,汉白太砌成的九曲桥,临湖而砌的戏台,无一不彰显精致。

宋墨指了水榭旁的一畦芍药:“那里如何?”

窦昭仔细地看了看,只有盖在那里不至于破坏了眼前的美景,这决不是他临时想起来的,恐怕是早就来看过,拿定了主意。

清冷孤傲的人流露出体贴温柔的时候,就特别让人感动。

“还是别动那一畦芍药了。”窦昭的声音不知不觉中透着出几分雀跃,“等到明天春季,我间种些牡丹和茶花进去,就可以一年四季花开不败了,在那里盖座花棚可惜了。”

宋墨苦恼道:“那盖在什么地方好?”

他现在才觉得颐志堂有些小。

窦昭笑道:“厨房后面不是个小小的退步吗?我寻思着不如就把那退步改成花棚好了。若是种出了水萝卜和小黄瓜,正好送到厨房,也免得跑这么远来摘。”她开着玩笑。

宋墨却认真地想了想,笑道:“这个主意好。那就这么办好了!”他高声喊了陈核,吩咐他去买石料,找工匠。并让他打听哪里有水萝卜和小黄瓜的秧苗卖,并道:“贵些也无妨,只要能赶上这季的庄稼。”

在陈核看来,这纯粹就是没事找事。

五百文一筐的水萝卜,一百五十文一筐的小黄瓜,想什么时候吃就让丰台那边的瓜农送来就成了,何必又是盖棚子,又是找种子这样的费事?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种出来……恐怕还得请几个仆妇专门照顾这棚子……

但他还是恭敬地应“是”,退了下去。

二十

他想到这里,心就像被针扎似的,细细密密,隐隐的痛……却忘了当初被窦昭挟持时的惊讶。

这件事,与父亲有没有关系呢?

宋墨的脸色渐渐有些发青。

发肤受之于父母。

父亲可以伤害他,却不能伤害窦昭!

他的眼睛里好像有团火在跳跃。半晌才道:“我夫人可曾受伤?”

窦昭在内院,就算是受伤,这么短的时候,侍卫也很难打到,可他就是想问一句,好像这样,他的心才会好受些。

侍卫不由抬头望了宋墨一眼,眉宇间闪过一丝困惑。

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英国公府只伤了四个护卫。怎么大人还问他的夫人有没有受伤?

但宋墨是他的上属,宋墨开了口,他自然得回答。

“没有听说夫人受伤的事。”

明明知道侍卫会这样回答,可当他听到的时候,心里却像击起了千层浪似的。眼角眉梢也在不经意间闪过一丝戾色,心中却暗暗后悔。

早知道这样,当初他应该去丰台大营的。

二十一

英国公府从胡同口就开始戒严。

所以宋墨没有任何减速的意思,纵马冲地英国公府胡同的时候。撞倒的不是京都的黎民百姓,而是五城兵马司军士和顺天府的衙役。

可大家没有一个人敢吭吭的。

出了这种事,他们的脑袋现在都挂在裤腰带上,是死是活,也许就是英国公世子的一句话了。

宋墨跳下马背。直奔颐志堂而去。

天色已经大白。

宋墨目光清亮,神色平静,可他抿着的嘴却透露着种无情的冷酷,让看到他的仆妇吓得腿肚子直打哆嗦这,远远就眼眉顺目地贴墙站着,生怕自己落入了宋墨的视线里。

听说宋墨回来了的吕正带着两个小厮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世子爷,世子爷!”他拦着宋墨。“请留步,顺天府尹在花厅和陶先生喝茶,您是不是去打个招呼……”

他一句话没有说话,宋墨“啪”地一马鞭就抽在了他的脸上。

吕正“哎呀”一声捂住了脸。随后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

他身后的小厮却看得分明,吕正的右脸肿了起来,一道鞭痕从他的右眼斜划到嘴角,皮开肉绽。血淋淋,十分狰狞。

不仅挨了一鞭。还破了相。

小厮吓得脸色一白,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跪下!”宋墨冷冷地开口,清明的目光寒光四射。

宋墨从来不指使宋宜春身边的人。

吕正诧惊,就流露出些许的犹豫确。

宋墨的鞭子抽在了他的肩上。

他疼得咧牙,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忙跪了下去。

宋墨一脚踢开了挡在他面前的吕正,径直朝着走。

吕正这才感觉到了钻心的痛。

宋墨已进了颐志堂。

“世子爷!”

“世子爷!”

颐志堂的护卫向宋墨行礼,却依旧各司其责地守在原地。

宋墨这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也不管这些人只不过是颐志堂的护卫而已,急急地问道:“夫人呢?”

“夫人已经歇下了!”有护卫笑道,“说是早上要去英国公府那边,把妇仆们召集起来说几句话,严先生吩咐我们等会陪着夫人一起过去。”

宋墨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全是汗。

已有护卫忍不住道:“世子爷,可惜您不在家,没看见。夫人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只带了几个小厮和群内院的妇人,严防死守,硬是没让那几个贼人闯进垂花门……”

宋墨心中一跳,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几个护卫就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什么放火示警,什么开水烫人……一个个说得眉飞色舞。

有这样的世子夫人,他们也觉得脸上有光。

宋墨脸上慢慢露出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容,灿烂的让天边的刚刚升起的朝霞都自惭形秽。

护卫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宋墨,不由得个个目瞪口呆,说话都没有了条理。

宋墨[小说《九重紫》男主人公]

宋墨[小说《九重紫》男主人公]

作品简介

窦昭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了。

她这些日子总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坐在开满了紫藤花的花架子下摆动着两条肥肥的小腿,白白胖胖像馒头似的乳娘正喂她吃饭……可当她真的回到小时候,人生又会有怎样的不同呢?

《九重紫》,讲述一个重生的故事! [1]

作者简介

吱吱,起点当红网络作家,代表作有 《庶女攻略》、《花开锦绣》等。

笔名:吱吱

主要作品:《穿越以和为贵》、《好事多磨》、《庶女攻略》、《花开锦绣》

九重镇您说九重书吧*www.shufadashi.com*?*?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