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安金磊是什么 关于安金磊的详细介绍

展开全部 净空法师-他请专家在山上种菜,不用农药,也不用化肥。他告诉我,第一年种的菜,三分之二被虫吃了;到第二年,大概一半被虫吃了;第三年,三分之一被虫吃了;现在种的菜几乎没有虫子,每一片菜叶上,最多只看到一、两个小洞。他说这些虫有灵性,我们不杀害它,它自动会离开。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前两年为什么被虫吃掉那么多?这是业障,被虫吃了就是消业障、还债;债还完了,它就不来了。不久前我们在古晋弘法,趁此机缘到丹斯里的山庄小住几天。山庄里的人完全素食,决定不杀生。他请专家在山上种菜,不用农药,也不用化肥。他告诉我,第一年种的菜,三分之二被虫吃了;到第二年,大概一半被虫吃了;第三年,三分之一被虫吃了;现在种的菜几乎没有虫子,每一片菜叶上,最多只看到一、两个小洞。他说这些虫有灵性,我们不杀害它,它自动会离开。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前两年为什么被虫吃掉那么多?这是业障,被虫吃了就是消业障、还债;债还完了,它就不来了。经上教导我们,我们与一切众生有四种缘:报恩、报怨、讨债、还债。这不仅仅是父子兄弟的关系,虫子会吃你种的菜,那是来讨债的。你懂得这个道理,统统给它吃,把债还完了,它就不来了。决定不杀生,要爱护小动物。这是丹斯里领导得好,他懂得转恶为善,转迷为悟。有人说农家庄稼不用农药,损害很大。没错!是有损失,那是因为你欠的债那么多!如果你再把这些小虫杀掉,不但欠债,还加上欠命,这个麻烦可大了!命欠多了,就是世界毁灭。怎么还?核子战争就是还命债。所以,我们要真正觉悟,知道错了就要改正。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诸佛菩萨、大圣大贤赞叹勇于改过之人,这是真正的英雄豪杰。供养佛的地方,我们称为“大雄宝殿”,大雄就是大英雄。何谓大英雄?别人做不到的,他能做到。人都有过,可是不知道改;他知道过而且能改,就是杰出的英雄人物,不是普通人,所以能成圣成贤。成圣成贤无他,知道改过而已!www.shufadashi.com*??*?

1997年,农场改制解体,安金磊回到家乡,以50元/亩的价格承包了村子边缘的40亩荒废的偏远薄地,当时别人仅愿出2元/亩,最高者也仅出6元/亩。基本信息 中文名:安金磊

河北“先锋农民”安金磊另类的“农业哲学” 作者:祁胜勇(燕赵都市报) 回到物欲横流的都市,回到喧嚣浮躁的社会中,我许多次与朋友说起安先生,我对他们说,作为一个现代人,特别是一个文化工作者,你不

个人简介

安金磊、张秀双夫妇

安金磊、张秀双夫妇

展开全部 佛教徒吗?可以在网上搜“安金磊”这个人的事迹。这里复制一段: 2002年去山东青州,那一带的农民家家蔬菜大棚,供应着北京三分之一以上的青菜。我进去的时候,深深地被那郁郁葱葱的景象所鼓舞,

安金磊(1970-),河北枣强人

安金磊(1970-),河北枣强人

展开全部 阿弥陀佛—Windows Live 认识了安金磊后,.当然这一切都是免费.从前出家是经过国家考试的。国家考试.现代医学对于青少年糖尿病难以控制。可是,在养生实践中越是年轻人,糖尿病康复得. 可怜,

安金磊(1970——),男,河北枣强县马屯镇东紫龙村农民,生态有机农业实践者。安金磊曾经是河北衡水市枣强县某国营农场的农业技术员。在工作期间因为看到常规农作方法对土地造成很大的伤害,便开始自己研究学习可持续的农业道路。因为他的想法后来和农场的发展方向很不一样,就辞掉了工作,回到自己的村里承包了50亩地,开始潜心实践“顺应自然、合其天性”的农作法。安金磊进行可持续耕作至今已有十一年,他从传统农作法中得到很多启示,理论与实践经验都很丰富,对农民、农村问题也有很多自己独到的想法,对土地、作物都有深厚的感情。他种出的东西都非常健康,与周围深受病虫害困扰的农田形成鲜明的对比。

展开全部 快乐是简单的 偶然地,看了一期电视节目《社会纪录》,讲述了一个叫安金磊的人,生活在农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不知道梦想中国,不知道PK,海选为何物,三十年来第一次去北京,看着

主要事迹

1993—2000年,从河北衡水农校毕业, 在国营农场工作,从1995年开始不用除草剂、化肥、农药,进行生态有机农业实践。

展开全部 陕西汉中

2000,辞去国营农场工作,回村承包50亩农田进行生态有机农业实践。

全国各地许多人到该小型农场参观学习,感化了很多人。

安 金磊系河北省枣强县马屯镇东紫龙村村民。他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已被化学物质污染得病入膏肓的今天,反其道而行之,他种庄稼既不使用化肥、农药和除草剂, 也不使用转基因种子,而是使用传统的普通农家肥和自己培育的种子,结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创造了一个现代农业的神话。他在自家耕作的50亩庄稼地里参透了 自然,弄清了天人合一和与环境共生存同毁灭的自然命题。

  15年前安金磊走出农校到农场做技术员,第一次接触农药时,深感其气味难闻。一次,听一人讲其子吃了几个西瓜后即呋喃丹中毒,高烧不退,把中考都耽误了。从此,他就立志要做拒绝使用农药和除草剂的第一人。

  1997年,农场改制解体,安金磊回到家乡,以50元/亩的价格承包了村子边缘的40亩荒废的偏远薄地,当时别人仅愿出2元/亩,最高者也仅出6元/亩。

  华北地区农业向来以种植棉粮为主体,而安金磊却别开生面,他把承包的40亩地分成多块,种上了不同的庄稼。同时,他的种植方法也异于常人:既不除草,也不用化肥、农药等含化学成分的物质,而是以日常积攒的粪肥和杂草秸杆的浸泡堆积肥即传统的农家有机肥为肥料。

  “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安 金磊认为,土地本是一个天然和谐的生态系统,其中包括植物、昆虫、鸟类和微生物等等。这个系统越丰富就越稳定。草是庄稼的好邻居,它既能使农田丰收却减少 劳动之苦,而且还能解除植物的多种疾病。用农药是图一时之快,虽然把害虫除掉了,但同时也把一些对庄稼有益的虫子杀死了。比如蚯蚓———防止土地板结的天 然卫士,有经验的农民都知道,蚯蚓使土壤的松软程度远胜过机械深耕,而且蚯蚓的排泄物对土壤有肥沃作用;有点生物知识的人都知道,化肥、农药和除草剂中的 有害物质会随空气和水乃至食物链四处蔓延,

  从而使破坏面越来越大,破坏程度越来越严重,最终威胁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我们目前的生态系统为何遭到破坏就与这有很大的关系。当然,还与工业生产的“三废”等有关。

  为 了给麻雀提供食物,安家专门种了一亩的稷子。起初,麻雀来食者寥寥,渐渐地就达上万只,令人称奇的是麻雀只吃预备的稷子和棉田里的椿象、蚜虫等害虫,根本 不去碰周围别的庄稼。为了不伤害蛾子和蚜虫,安家把玉米和芝麻种植在棉田的边缘,安金磊说:“蛾子更喜欢玉米,有了玉米就不去棉花上了,蚜虫不喜欢芝麻的 味道,会远远地躲开,这样棉花就沾光了”。为了给土地减轻负担,安家的土地实行轮番休息,今年这片,明年那片,休息的土地什么都不种,任其荒草丛生。安全 磊认为,土地是有语言的,我们需要融入进去才能读懂它。土地像人一样,它们也是需要休息的,只有休息好了,才能让它们为我们长久地供给。

  “万事开 头难。”由于安金磊是种植自己培育的种子和使用传统农家有机肥种庄稼,所以刚开始其产量并不高,但几年后,土地恢复了天然的生命力,安家的庄稼就明显比别 人家的都要好。玉米虽小,但颗粒饱满而坚硬,而用化肥的地里长出的玉米颗粒都很干瘪;棉花个头不大,可纤维明显比别人家的长。2004年华北地区大面积发 生枯黄萎病,绝收的棉农大有人在,有三四成收成即是幸运,可安家的棉花虽然也受到了些影响,但仍然保持着最合适的含水量,亩产达200公斤。2006年初 秋,正值棉花收获时节,但连续两个月的伏旱使棉花严重干渴,成片死亡,但安家的棉田里却是一片油绿,植株齐人胸膛,无一株有病状。由于安家的棉花绒长,抗 拉性明显优于其他棉花,2007年安家的棉花被一纺织厂商以9元/公斤,远高于市价5元/公斤的价格全部收购。

  安金磊说:“我们对土地应该抱以感 恩的心,大地给予我们的太多,我们不应该伤害土地,土地并不完全属于人类,我把土地看作是与人类同等重要的生命。”多么深刻的认识!是啊,人类社会正在努 力构建和谐社会,其实人与自然之间也应构建一种和谐关系,尤其是与为我们提供生存基础的土地。为了达到自己所追求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境界,安金磊家里用 的东西全是来自大自然:洗碗用丝瓜瓤,做饭、烧水用玉米棒,洗头用碱面。每天进门,顺手从藤蔓上摘下新鲜的薄荷叶,放进茶壶泡水喝;饭后的碗筷先用玉米面 粉擦一遍,再用清水一冲即可。用后的玉米面粉拌上些瓜果菜皮,便成了狗的美餐。玉米、芝麻、棉花等秸杆全部留下,堆积为次年的肥料。

  在安金磊的潜移默化下,当地村民深受其影响。有的瓜果农户不再使用化肥、农药,改用传统农家有机肥,并把遗留在棉地里的塑料膜捡回来。随着安金磊影响的扩大,远道而来取经的农户越来越多。

  如今,36岁的安金磊是着力推广有机农业的香港公益机构———社区伙伴的座上宾。同时,受邀出访泰国,还在云南、四川登上了“农民生计与可持续发展”论坛的讲台,并入围《南方农村报》、天涯社区和中山大学公民社会中心联合主办的

  “最具行动能力三农人物”的评选。

  当 然,在追求农业高产乃至超高产的今天,要改变广大农民朋友已根深蒂固的使用高科技转基因种子、化肥、农药和除草剂种庄稼的观念,不是一件易事,因为他们一 时难以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我们应该注意到,我们的衣、食、住、行、医远比我们的祖辈好得多,可为何患病率和所患疾病的种类都超过了我们的祖辈?据专家研究 发现,这其实与我们的日常食物和生存环境受到了污染有相当大的关系。

  既然症结已经明确,我们为何不尽快想办法弥补呢?我想安金磊模式就是一剂良 方,虽然刚开始实施时效果可能不明显,但只要坚持不懈,待到土地天然的生命力恢复,即可立竿见影,事半功倍。这样既保证了食物的绿色性,又维护了生态系统 的平衡,何乐而不为?前些时日,听我国健康首席专家赵霖教授在央视2套的《健康之路》讲健康知识时说,我国土地的污染程度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这说明我们 是大有希望的。请相关部门尤其是农业部门、环保部门、教育部门和大学生村官及基层党员群体要迎难而上,加强对农业、环境的监管和对国人的宣传、教育。其中 又特别是对广大农民朋友和青少年一代的教育,帮助他们改变观念,从头做起、从我做起,摒弃农业目前不科学的种植模式,还原其原本科学的种植模式,为国人乃 至全人类的健康和生态系统的平衡保驾护航,使人类真正达到天人合一的美好境界!

社会声誉

2004年,这个从未离开田地的农民,成为着力推广有机农业的香港公益机构——社区伙伴——的座上宾,之后,他受邀出访泰国,还在云南、四川登上了“农民生计与可持续发展”论坛的讲台。

2006年12月,在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农村报、天涯社区和中山大学公民社会中心联合主办的“2006最具行动能力三农人物”评选中,安金磊成为32名入围者之一。

展开全部 1993—2000年,从河北衡水农校毕业,在国营农场工作,从1995年开始不用除草剂、化肥、农药,进行生态有机农业实践。2000,辞去国营农场工作,回村承包50亩农田进行生态有机农业实践。全国各地许多人到该小型农场参观学习,感化了很多人。安 金磊系河北省枣强县马屯镇东紫龙村村民。他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已被化学物质污染得病入膏肓的今天,反其道而行之,他种庄稼既不使用化肥、农药和除草剂,也不使用转基因种子,而是使用传统的普通农家肥和自己培育的种子,结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创造了一个现代农业的神话。他在自家耕作的50亩庄稼地里参透了 自然,弄清了天人合一和与环境共生存同毁灭的自然命题。15年前安金磊走出农校到农场做技术员,第一次接触农药时,深感其气味难闻。一次,听一人讲其子吃了几个西瓜后即呋喃丹中毒,高烧不退,把中考都耽误了。从此,他就立志要做拒绝使用农药和除草剂的第一人。1997年,农场改制解体,安金磊回到家乡,以50元/亩的价格承包了村子边缘的40亩荒废的偏远薄地,当时别人仅愿出2元/亩,最高者也仅出6元/亩。华北地区农业向来以种植棉粮为主体,而安金磊却别开生面,他把承包的40亩地分成多块,种上了不同的庄稼。同时,他的种植方法也异于常人:既不除草,也不用化肥、农药等含化学成分的物质,而是以日常积攒的粪肥和杂草秸杆的浸泡堆积肥即传统的农家有机肥为肥料。“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安 金磊认为,土地本是一个天然和谐的生态系统,其中包括植物、昆虫、鸟类和微生物等等。这个系统越丰富就越稳定。草是庄稼的好邻居,它既能使农田丰收却减少 劳动之苦,而且还能解除植物的多种疾病。用农药是图一时之快,虽然把害虫除掉了,但同时也把一些对庄稼有益的虫子杀死了。比如蚯蚓—防止土地板结的天 然卫士,有经验的农民都知道,蚯蚓使土壤的松软程度远胜过机械深耕,而且蚯蚓的排泄物对土壤有肥沃作用;有点生物知识的人都知道,化肥、农药和除草剂中的 有害物质会随空气和水乃至食物链四处蔓延,从而使破坏面越来越大,破坏程度越来越严重,最终威胁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我们目前的生态系统为何遭到破坏就与这有很大的关系。当然,还与工业生产的“三废”等有关。为 了给麻雀提供食物,安家专门种了一亩的稷子。起初,麻雀来食者寥寥,渐渐地就达上万只,令人称奇的是麻雀只吃预备的稷子和棉田里的椿象、蚜虫等害虫,根本 不去碰周围别的庄稼。为了不伤害蛾子和蚜虫,安家把玉米和芝麻种植在棉田的边缘,安金磊说:“蛾子更喜欢玉米,有了玉米就不去棉花上了,蚜虫不喜欢芝麻的 味道,会远远地躲开,这样棉花就沾光了”。为了给土地减轻负担,安家的土地实行轮番休息,今年这片,明年那片,休息的土地什么都不种,任其荒草丛生。安全 磊认为,土地是有语言的,我们需要融入进去才能读懂它。土地像人一样,它们也是需要休息的,只有休息好了,才能让它们为我们长久地供给。“万事开 头难。由于安金磊是种植自己培育的种子和使用传统农家有机肥种庄稼,所以刚开始其产量并不高,但几年后,土地恢复了天然的生命力,安家的庄稼就明显比别 人家的都要好。玉米虽小,但颗粒饱满而坚硬,而用化肥的地里长出的玉米颗粒都很干瘪;棉花个头不大,可纤维明显比别人家的长。2004年华北地区大面积发 生枯黄萎病,绝收的棉农大有人在,有三四成收成即是幸运,可安家的棉花虽然也受到了些影响,但仍然保持着最合适的含水量,亩产达200公斤。2006年初 秋,正值棉花收获时节,但连续两个月的伏旱使棉花严重干渴,成片死亡,但安家的棉田里却是一片油绿,植株齐人胸膛,无一株有病状。由于安家的棉花绒长,抗 拉性明显优于其他棉花,2007年安家的棉花被一纺织厂商以9元/公斤,远高于市价5元/公斤的价格全部收购。安金磊说:“我们对土地应该抱以感 恩的心,大地给予我们的太多,我们不应该伤害土地,土地并不完全属于人类,我把土地看作是与人类同等重要的生命。多么深刻的认识!是啊,人类社会正在努 力构建和谐社会,其实人与自然之间也应构建一种和谐关系,尤其是与为我们提供生存基础的土地。为了达到自己所追求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境界,安金磊家里用 的东西全是来自大自然:洗碗用丝瓜瓤,做饭、烧水用玉米棒,洗头用碱面。每天进门,顺手从藤蔓上摘下新鲜的薄荷叶,放进茶壶泡水喝;饭后的碗筷先用玉米面 粉擦一遍,再用清水一冲即可。用后的玉米面粉拌上些瓜果菜皮,便成了狗的美餐。玉米、芝麻、棉花等秸杆全部留下,堆积为次年的肥料。在安金磊的潜移默化下,当地村民深受其影响。有的瓜果农户不再使用化肥、农药,改用传统农家有机肥,并把遗留在棉地里的塑料膜捡回来。随着安金磊影响的扩大,远道而来取经的农户越来越多。如今,36岁的安金磊是着力推广有机农业的香港公益机构—社区伙伴的座上宾。同时,受邀出访泰国,还在云南、四川登上了“农民生计与可持续发展”论坛的讲台,并入围《南方农村报》、天涯社区和中山大学公民社会中心联合主办的“最具行动能力三农人物”的评选。当 然,在追求农业高产乃至超高产的今天,要改变广大农民朋友已根深蒂固的使用高科技转基因种子、化肥、农药和除草剂种庄稼的观念,不是一件易事,因为他们一 时难以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我们应该注意到,我们的衣、食、住、行、医远比我们的祖辈好得多,可为何患病率和所患疾病的种类都超过了我们的祖辈?据专家研究 发现,这其实与我们的日常食物和生存环境受到了污染有相当大的关系。既然症结已经明确,我们为何不尽快想办法弥补呢?我想安金磊模式就是一剂良 方,虽然刚开始实施时效果可能不明显,但只要坚持不懈,待到土地天然的生命力恢复,即可立竿见影,事半功倍。这样既保证了食物的绿色性,又维护了生态系统 的平衡,何乐而不为?前些时日,听我国健康首席专家赵霖教授在央视2套的《健康之路》讲健康知识时说,我国土地的污染程度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这说明我们 是大有希望的。请相关部门尤其是农业部门、环保部门、教育部门和大学生村官及基层党员群体要迎难而上,加强对农业、环境的监管和对国人的宣传、教育。其中 又特别是对广大农民朋友和青少年一代的教育,帮助他们改变观念,从头做起、从我做起,摒弃农业目前不科学的种植模式,还原其原本科学的种植模式,为国人乃 至全人类的健康和生态系统的平衡保驾护航,使人类真正达到天人合一的美好境界!*www.shufadashi.com*?*?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