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鞑靼[对欧亚草原突厥-蒙古系统民族的泛称]是什么系统 鞑靼[对欧亚草原突厥-蒙古系统民族的泛称]详细解释

鞑靼人(Tatars),分为白色人种鞑靼和黄色人种鞑靼,白色人种鞑靼指的是操突厥语族的民族(如塔塔尔族),黄色人种鞑靼指的是操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的民族。鞑靼一词的由来,历史上最早见于唐代突厥文碑铭和某些汉文记载,指的是居住在蒙古高原东部的操突厥语族的塔塔尔部,是当时的古波斯人东迁而来。后因为汉文记载和汉人学者的误传,在东亚地区成为了操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民族的代称,并从此词发展出来两个含有强烈贬义的词汇如:鞑虏和鞑子。故此前居住在蒙古高原东部的塔塔尔部应为操突厥语族的白色人种,称呼操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的民族为鞑靼实为误传和错误的用法。

定义

东欧伏尔加河中游地区的居民,广义可指俄国境内使用突厥语各族的统称;也是中国古代对一些北方游牧民族的称呼,属于蒙古-突厥系统。

历史

起源

鞑靼人一名,最早于公元5世纪出现于游牧部落中,其活动范围在蒙古东北及贝加尔湖周围一带。自中国唐迄元先后有达怛、达靼、塔坦、鞑靼、达打、达达诸译,其指称范围随时代不同而有异。

原名为Tatar,本是居住在呼伦贝尔地区的蒙古语族部落之一。最早的记载见于732年突厥文《阙特勤碑》,称Otuz-Tatar(三十姓鞑靼),系概称突厥东面、契丹之北的蒙古语族诸部,当因其中Tatar部最强故有此名,大抵相当于汉籍中的室韦。735年的突厥文《伽可汗碑》还载有Toquz-Tatar(九姓鞑靼),谓其曾与Toquz-Oghuz(九姓乌古斯)联合反抗突厥。8世纪中叶,九姓鞑靼又与八姓乌古斯联合反抗回鹘,其活动地域已到色楞格河下游及其东南一带。此后,鞑靼人逐渐向蒙古高原中部、南部渗透。840年回鹘汗国的灭亡和回鹘西迁,为他们提供了更大规模地进入大漠南、北的机会,“达怛”之名开始出现于842年的汉文文献中。唐末,漠南鞑靼数万之众被李克用父子招募为军进入中原,参与镇压农民起义和权力角逐。同时,九姓鞑靼则据有原回鹘汗国腹心地区鄂尔浑河流域。随着鞑靼人取代突厥语族部落成为蒙古高原的主体居民,鞑靼一名也渐演变为对蒙古高原各部(包括非蒙古语族部落)的泛称。

辽兴,鞑靼诸部经过辽太祖耶律亿至辽圣宗耶律隆绪各朝的经略,尽为辽廷属部,《辽史》通称之为阻卜或术不姑,而有北阻卜、西阻卜、西北阻卜、阻卜札剌部之别。辽廷分别命其首领为大王(或夷离堇),置西北路招讨司以统之;并建三城于鄂尔浑河上游与土拉河之间,置镇、防、维三州,驻军镇戍,开辟屯田。统和末年(1011),又派官充任诸分部节度使以加强统治。鞑靼(阻卜)诸部需岁贡马、驼、貂鼠皮、青鼠皮等,且需应征出兵。岁贡的沉重,节度使的贪残,使他们不堪忍受,激起多次反叛。开泰元年(1012),鞑靼部长杀节度使以叛,围攻镇州;太平六年(1026),西北路招讨使萧惠出征甘州失利还镇,鞑靼诸部乘机皆叛;大安八年(1092) “北阻卜”部长磨古斯乘各部起义反辽,规模尤大,延续八年始被平服。辽亡前夕,宗室耶律大石(西辽德宗)退据漠北,后率部西迁,其中就有一部分鞑靼(阻卜)人。

金朝重点用兵于宋,蒙古高原各部势力乘机有了很大发展,呼伦贝尔草原的塔塔儿(Tatar)部,以鄂尔浑河上游为中心的克烈部,崛起于鄂嫩河、克鲁伦河中上游的蒙古部,据有阿尔泰山至杭爱山地区的乃蛮部,以及漠南的汪古部等,都很强盛。他们虽先后臣服于金,但除汪古部外,多时服时叛,袭扰金朝北境,尤以塔塔儿、蒙古二部为甚,金朝不得不筑长城以防之。在宋人文献中,往往将蒙古高原各部概称为鞑靼,又就其离汉地的远近、文化的高低不同,区别为黑鞑靼(指蒙古诸部)、白鞑靼(指汪古部)、生鞑靼。

蒙古帝国之后

成吉思汗统一诸部、建立大蒙古国后,诸部游牧民均被编入各千户,遂统称为蒙古人,开始形成蒙古民族共同体。元代文献中一般都用“蒙古”这一族名,而以原来的各部落名称作为姓氏标志,但民间汉文却仍习惯地称他们为“达达”(鞑靼),一些汉译蒙文文献亦以“达达”译写原文中的蒙古(Mongqol)。于是鞑靼一名又为汉人对蒙古族的俗称。

13世纪初,这些蒙古突厥游牧民族的不同群体成为蒙古征服者成吉思汗部队的一部分,其后蒙古人与突厥人互相混杂在一起,因而入侵俄罗斯和匈牙利的蒙古军队,就被欧洲人统称为鞑靼人。

成吉思汗帝国解体之后,鞑靼人特别同蒙古统治势力的西部政权关系密切,该政权拥有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大多数地区,号称金帐汗国(Golden Horde)。

14世纪乌兹别克汗时,这些鞑靼人都改宗逊尼派伊斯兰教。

14世纪末,金帐汗国在内有纷争,外有异族的压力下,分裂为几个独立的鞑靼汗国:喀山汗国(Kazan)和阿斯特拉罕汗国(Astrakhan)均在窝瓦河畔;失必儿汗国(Sibir)位于西伯利亚西部;还有克里米亚汗国。

俄罗斯于16世纪将前三个汗国征服,但克里米亚汗国则成为奥斯曼帝国的附庸,直到1783年才为叶卡捷琳娜女王并入俄国版图。

社会变迁

鞑靼人在各个汗国境内都发展到一种复杂的社会组织形式,贵族阶层保持其政治和军事领导地位,到俄罗斯统治时代仍无改变;平民中的明显阶级分别是商人和农民。以喀山汗国为例,政府首脑是喀山汗,他的部分家族成员纳入俄罗斯贵族行列,这些都是根据16世纪双方直接协议而定的。鞑靼人社会内部这种阶层画分形式,一直延续到俄罗斯革命才告终结。

自9世纪至15世纪期间,鞑靼人的经济活动变得以农牧业混合为主,迄今仍是这样。鞑靼人还发展了手工业传统,有木器、陶器、皮革制品、布疋、金属器皿等。他们还以善于经商著称。

在18∼19世纪时,他们在不断扩张中的俄罗斯帝国范围内获得有利地位,在新获得的中亚领土上充任商业代理人和政治代理人、教师、乃至行政官吏。

大约有150万喀山鞑靼人仍然生活在窝瓦河地区及乌拉山地区。构成鞑靼共和国人口的半数左右。他们现被称为窝瓦鞑靼人,并且是鞑靼诸群体中最为富有、产业工人中最为先进的一支。大约100万或更多的鞑靼人居住在哈萨克和中亚地区;西伯利亚的鞑靼人散居于该地区西部,人数仅10万左右。

明清时期鞑靼

明朝人把退据蒙古高原的北元政权及其治下的蒙古族称为鞑靼。洪武元年(1368)元顺帝妥欢贴睦尔弃大都北逃,两年后死于应昌(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达里诺尔西),子爱猷识理达腊继位,退到漠北,仍用大蒙古——大元国号。由于明朝的多次进攻和蒙古贵族内部的激烈斗争,其势力逐渐削弱,元顺帝后裔虽然仍被奉为正统,但汗权衰微,权臣势盛,爱猷识理达腊以后的四代大汗(脱古思帖木儿至坤帖木儿)都在内争中被杀。贵族鬼力赤篡夺了汗位,因非汗裔,部众不服,其部将阿鲁台杀之,另立坤帖木儿弟本雅失里为汗(即蒙文史书上的额勒锥特穆耳汗),阿鲁台自任太师,专擅朝政(事在1408年)。其后,阿鲁台与雄踞蒙古西部的瓦剌部贵族攻战不已,各自拥立北元汗裔为傀儡可汗;明朝则利用双方矛盾,先封瓦剌首领马哈木等三人为王,继亦封鞑靼太师阿鲁台为王,使其相互抗衡。马哈木子脱欢统一瓦剌各部后,出兵攻杀阿鲁台及其所立之阿岱汗,另立脱脱不花为汗(即蒙文史书上的岱总汗),治鞑靼诸部。脱欢子也先进一步扩展势力,完全兼并了鞑靼,并杀汗自立。也先以异姓贵族篡夺汗位,部下离心,纷纷背叛,不久亦在内争中被杀,瓦剌势衰,鞑靼复起。但各部异姓贵族仍争权夺利,操纵可汗,相互混战。 1480年(一说1470)把秃猛可(明人所称第二个“小王子”)即位,号达延汗(即“大元可汗”),史称他“贤智卓越”。达延汗击败瓦剌,削平割据势力的反抗与叛乱,统一了鞑靼各部,分六万户以治之,自掌察哈尔、喀尔喀、乌梁海左翼三万户,而以鄂尔多斯、土默特、永谢布右翼三万户封与第三子巴尔斯博罗特,号赛音阿拉克济农(济农,明人译为吉能,当是汉语“晋王”的译音),汗权大大加强,结束了权臣专政、诸部纷争局面。1517年达延汗死后,鞑靼又陷于分裂。巴尔斯传罗特次子、土默特万户俺答汗控制了右翼三万户,称司徒汗,与大汗(达延汗的继承者,明人通称为小王子)分庭抗礼,进而吞并左翼一些部落,迫使汗庭东迁义州(今辽宁义县)边外。俺答曾大举进攻明朝,1571年达成协议,受明朝封为顺义王,恢复并发展了与明的封贡关系,土默特的中心地丰州滩“板升”被命名为归化城。他还远征瓦剌及甘、青、藏交界地区,将西藏佛教(黄帽派)传入蒙古,封其主锁南坚错为达赖喇嘛三世,达赖喇嘛之号自此始(见达赖三世)。鞑靼大汗东迁后,在土蛮汗(即图们札萨克图汗,1558~1592年在位)时代曾一度强盛。明末,林丹汗力图重建统一,并联合明朝抗击后金。他虽然收服了右翼诸部,并得到漠北喀尔喀部的拥戴,但却慑于后金,仓促西逃,1634年死于撒里畏兀儿境内大草滩地方(今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境)。两年后,其子率十六部降清,鞑靼亡。鞑靼一名作为对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泛称,也传到西方,蒙古军西征,西方人即称他们为鞑靼。

到清代,西人又把满族也称为鞑靼。

近代史

克里米亚鞑靼人有自己的近代史。

他们曾是1921年苏维埃政府所建克里米亚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人口的基础。

不过,1945年苏联领袖斯大林指控这批大约为数20万的克里米亚鞑靼人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通敌,与德国人合作,因而把这个自治共和国撤销。结果,大批克里米亚鞑靼人被驱逐到乌兹别克和哈萨克,而迁到这两地之后,鞑靼人的语言就被禁止使用了。

1956年,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的计划实施以后,克里米亚鞑靼人的公民权利得到恢复,但由于克里米亚已于1954年划入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他们仍不能获准返回其原来的家园。

直到90年代早期,许多克里米亚鞑靼人才乘苏联中央政府解体之机,开始返回克里米亚,在几达半个世纪的“国内流亡”之后,再次定居下来,重整家园。

普京平反

据中新网报道:

俄罗斯总统普京周一(21日)表示,平反斯大林时代被迫害的克里米亚鞑靼人和其他民族人士的法令已经签署。

普京在俄国家委员会和实施国家优先项目和人口政策总统委员会联合会议上说:“我想通报的是,我已经签署平反克里米亚鞑靼人、亚美尼亚人,德国人、希腊人等所有斯大林时代遭到迫害的人的法令。”

克里米亚2014年3月16日就地位问题举行了全民公投。根据100%选票的结果表明,96.77%参加投票的选民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投票率为83.1%。

俄国家杜马和联邦委员会随后批准了法律:一项为批准克里米亚加入俄联邦的条约;另一项为接受克里米亚和在俄组建新主体的联邦法,即组建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联邦级城市。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21日签署这两项文件。

相关民族

中国塔塔尔族

塔塔尔是蒙古族的部落之一,又称鞑靼,两者均是“Tatar”的音译。塔塔尔族主要分布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伊宁、塔城、乌鲁木齐。少数散居在布尔津、奇台和南疆的主要城市,有4800多人。

塔塔尔族有自己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西匈语支,有以阿拉伯字母为基础的文字。由于长期与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共处,因而这两个民族的语言、文字也逐渐成为塔塔尔族的日常用语和通用文字。历史上,塔塔尔族多居城镇从事商业,不少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

塔塔尔族信仰伊斯兰教。同一切伊斯兰教信徒一样,每个塔塔尔族的伊斯兰教徒必须要按照规定进行宗教活动。

塔塔尔族最爱清洁,在房舍布局和室内陈设方面,塔塔尔人一般住平顶房,独门独院,庭院内种植着各种果树和花草,环境清幽,像一座小花园。牧区的塔塔尔族适应游牧生活,都住帐篷。住房总是收拾行乾净整齐,周围还栽满各种树木,环境幽雅,特别是饭堂和厨房,经常保持得一尘不染。

“塔塔尔”一名为“Tatar”的汉语译音,是本民族的自称。这一族称最早见于古代突厥文字母碑铭阙特勤碑文中。该碑文东面第4行和第14行都提到“三十姓鞑靼”(Otuz Tatar)。其碑立于732年,则“塔塔尔”见于记载的最早时间是732年,立于735年的毗伽可汗碑除了“三十姓鞑靼”外,东面第34行还记有“九姓鞑靼”(Tokuz Tatar)。汉文译名则最早见于9世纪40年代,音译作“达怛”。主要指蒙古中的一些部落。汉文史籍中曾有“鞑靼”、“达怛”、“达靼”、“达达”、“塔坦”等均系不同译名。

“塔塔尔”在汉文史籍中多作“鞑靼”。这一名称最初是指古代塔塔尔诸部落,塔塔尔族的祖先是中国古代北方游牧的突厥汗国统治下的“塔塔儿”部落,即后来的“鞑靼”本部。它曾在历史上统治过许多部落,8世纪时,突厥人把东面室韦诸部统称为“塔塔儿”。突厥衰亡后,鞑靼大部分归服回鹘主黠戛斯,一部分(阴山鞑靼)与中原王朝建立朝贡关系。9世纪中期,鞑靼部乘回鹘为黠戛斯所灭之际,入主其地,进而称雄漠北,漠北诸部一概被称为“鞑靼”。《五代史》正式为鞑靼立传。继之,北方诸部虽臣属辽金政权,但仍惯称“鞑靼”,且称漠北蒙古部为黑鞑靼,漠南汪古部为白鞑靼,森林狩猎部落为生鞑靼。“鞑靼”一词遂成为蒙古高原各部的通称。鞑靼(塔塔儿)部则成为蒙古高原上最强的大部。

据14世纪初年的波斯史学家拉施特所编的《史集》记载,在辽金时代,鞑靼人(中译本作“塔塔儿”)有6个部落:阿亦里几惕塔塔儿、备鲁几惕塔塔儿、察阿安塔塔儿、阿勒赤塔塔儿、都塔兀惕塔塔儿、阿鲁孩塔塔儿。共有7万户。他们的牧地和屯营地主要在今贝加尔湖地区。

史学家一般认为,塔塔尔人是由许多不同部落长期融合而成的,其中保加尔人(或称不里阿耳人)、钦察人和蒙古人是主要组成部分。保加尔人是匈奴西迁后出现于在黑海以北草原上的一个游牧部落。约7世纪,一部分人迁到伏尔加河中下游和卡马河一带,组成保加尔部落联盟。钦察(Kipxak)人为突厥的一支,原在额尔齐斯河流域游牧,11世纪向西扩展,达黑海以北广大地区。

12世纪末,金章宗派兵讨伐背叛金的塔塔儿首领篾古真,薛古勒图;因鞑靼部与蒙古部结下世仇,成为仇敌。成吉思汗为报塔塔儿人的杀父之仇,联合王罕军队配合金夹击塔塔儿,双方进行了多次战争,最后,蒙古部击溃鞑靼部。其中一部分鞑靼人大概向西迁至钦察人和保加尔人居住的地方。一部分勒靼人并入蒙古部,成为蒙古部的组成部分,从而加速了鞑靼人与蒙古人互化的过程。

13世纪初成吉思汗孙拔都,在伏尔加河一带建立了横跨欧亚大陆的钦察汗国,也称金帐汗国。保加尔人、钦察人和鞑靼人等均为其属民。并与突厥化的蒙古人被统称。

16世纪初又因封建割据分裂为喀山鞑靼人、阿斯特拉罕鞑靼人、克里米亚鞑靼人、西伯利亚鞑靼人等地方集团。16世纪中叶被沙皇俄国吞并。自16—19世纪,俄国文献将其境内诸多操突厥语民族,诸如阿塞拜疆人及北高国索、中亚和伏尔加流域操突厥语各族,统称为“鞑靼人”。历史上喀山汗国的塔塔尔民族在后来的苏联也一直被称作“鞑靼人”至当代。1920年5月成立鞑靼自治共和国,属于俄罗斯联邦。

塔塔尔族源的演变和民族的形成,是中世纪民族大迁徙浪潮中,突厥人蒙古化、蒙古人突厥化这一交融过程中的典型与照。总之,“鞑靼”是塔塔儿的祖先,是其祖先的古称和族名,“鞑靼”不是蒙古部落的祖先,也不是蒙古部落的族名,“鞑靼”的历史上强大时,许多部落都称其为“鞑靼”,或属于“鞑靼”一部分;蒙古就曾经属于鞑靼诸部之一。把“鞑靼”改称塔塔儿,是恢复基本民族的自己族名和自称、古称。

我国新疆境内的塔塔尔族主要是16世纪末以后不堪忍受沙皇俄国的统治陆续从伏尔加河和卡马河一带迁入的。到本世纪初基本上形成当代新疆境内的塔塔尔族。1950年将我国新疆境内的鞑靼人,正式命名为“塔塔尔族”。

俄国鞑靼族

东欧伏尔加河中游地区的居民。主要分布在俄罗斯鞑靼自治共和国,部分散居在克里米亚、西伯利亚等地。另有少数分布在蒙古国、中亚的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1944年被斯大林从克里米亚强行迁入)。属蒙古人种和欧罗巴人种的混合类型。

鞑靼(Tatar或Tartar)人属突厥语民族,混合了蒙古血统。原苏联共有六百多万鞑靼人,分喀山鞑靼人、克里米亚鞑靼人、西伯利亚鞑靼人等很多种,是今俄罗斯联邦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迁入中国新疆境内的称塔塔尔族,他们大多是逊尼派穆斯林,少数改信东正教(称楚瓦什人,主要在俄联邦楚瓦什共和国境内),还有部分信原始的萨满教。

鞑靼斯坦共和国的鞑靼人属喀山鞑靼人,他们的祖先主要是伏尔加-保加尔人(The Volga Bolgars),保加尔人原居中亚一带,后随匈奴人西迁到黑海以北,七世纪时分成五部,一部西迁到多瑙河下游地区,联合斯拉夫人打败了东罗马帝国的军队,建立保加利亚汗国,后被当地的斯拉夫人同化,成为基督徒。后来保加利亚人就成为同化了这支保加尔人的斯拉夫人的名称。另一支保加尔人北上到伏尔加河中游、卡马河流域一带,称伏尔加-保加尔人,蒙古西征时称他们为不里阿耳,被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征服。

13世纪由于蒙古西征,鞑靼这一称谓逐渐传遍整个欧洲。

在16~19世纪的俄国文献中,鞑靼人成了俄国境内使用突厥语各族的统称。鞑靼语,分中部(鞑靼自治共和国大多数居民的用语)、西部(或称米沙尔语)和东部(西伯利亚鞑靼人的用语)3大方言,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

1927年前有阿拉伯字母的文字,后一度改用拉丁字母,1939年又改用斯拉夫字母。信伊斯兰教,属逊尼派,少数信东正教。过去,鞑靼人主要从事农业,阿斯特拉罕鞑靼人则从事畜牧业和渔业,部分人从事制作靴子等皮革品、首饰以及纺织等手工业。农业以生产谷物(小麦、燕麦)为主。

乌拉尔地区鞑靼人的传统住宅是用圆木柱架成的壁桁式木屋,墙上绘有各种色彩艳丽的壁画。阿斯特拉罕鞑靼人较多地保持着草原畜牧业的传统特点,夏季住帐篷。男女喜爱穿肥大衬衫和灯笼裤,外罩无袖长袍。男子戴绣花小圆帽;妇女戴丝绒小帽和各色头巾,并喜欢佩戴金属胸饰。民间口头创作形式多样,长篇历史传说深受群众欢迎。建筑艺术和装潢艺术保持着许多民族特色。

喀山位于卡赞河与伏尔加河的交汇处,如同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一样,伏尔加河也哺育了俄罗斯族以及包括鞑靼人在内的众多民族,大约至少4万年前,这里就已经有人类活动的遗迹了。而喀山的历史则可以上溯到1000年前,大约11世纪初,当时统治卡赞河流域伏尔加-保加尔公国为了抵御外敌入侵,在卡赞河的东岸的一个山坡上修建了一座木质的关隘,这也就是喀山的雏形。

在鞑靼语中,“喀山”的意思就是“大锅”,这是因为当时这座城堡的形状如同一个倒扣着的大锅而得名。与此同时,伊斯兰教也传入鞑靼人居住的地区,在此后的一千年间,尽管这块土地几经易主,但鞑靼人的信仰始终没有改变。

13世纪初,蒙古人的铁骑宣告了伏尔加-保加尔公国的灭亡,这个当时东欧最强大的政权,在蒙古骑士的铁蹄下,顷刻间土崩瓦解。

1242年,一个西至多瑙河、东至额尔齐斯河的幅员辽阔的蒙古国家——金帐汗国宣告成立。

两百年之后,内讧不止的金帐汗国终于分裂成为若干个小汗国,其中之一,就是鞑靼贵族于1438年建立的喀山汗国。而与此同时,在西方一千公里外的地方,一个名为莫斯科公国的国家也开始悄悄的崛起,由此揭开了鞑靼人与俄罗斯人之间一场持续100多年的战争。

十五世纪末到十六世纪中叶,俄罗斯人同鞑靼人之间的连年征战,互有胜负,鞑靼人曾俘虏御驾亲征的莫斯科大公,而俄罗斯人也曾经一度占领喀山城。

直到1530年,一个名叫伊凡的俄罗斯王子的降生,改变了这一切,他就是后来的第一位俄罗斯沙皇——伊凡四世。伊凡出生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喀山王妃伊琳娜从梦中惊醒,惊魂未定的她对喀山汗说:“莫斯科出生了一位皇子,他有两幅牙齿,一幅会吃掉我们鞑靼人,另一幅则会吃掉莫斯科公国”。

1548年,年仅18岁的伊凡加冕为俄罗斯的君主,并改称沙皇,莫斯科公国也从此改称沙皇俄国。这位以暴戾和智慧而著称的年轻人,被后人称为“伊凡雷帝”。正是他,宣告了俄罗斯人与鞑靼人之间这场百年战争的终结。

1552年,22岁的伊凡率领15万大军和150门大炮渡过了喀赞河,在喀山城下同鞑靼人展开血战。鞑靼人退回城内死守,伊凡雷帝下令坚壁清野,切断水源,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