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中国影戏的演出形态》是什么书 《中国影戏的演出形态》是谁写的

www.shufadashi.com*??*?

姜文的一步之遥有哪些隐喻 知乎

展开全部 随手摘来一些影评,看看其他大神们是怎么回答的~ 1. 来源:新浪微博 跳舞小五 零散着写吧,事实上我还没有整体消化掉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也偏于零散一些。首先,姜文还是这个姜文。他从来就不是...

展开全部 随手摘来一些影评,看看其他大神们是怎么回答的~1.来源:新浪微博 跳舞小五零散着写吧,事实上我还没有整体消化掉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也偏于零散一些。首先,姜文还是这个姜文。他从来就不是冯小刚,所以如果你是抱着看一部年底的娱乐大片的心态去看《一步之遥》,那么你注定会失望。四年前的让子弹飞,反而才是一部非典型的姜文电影,一步之遥让很多观众说看不懂,其实这反而才是姜文一贯的路数。看不懂?你去看看他的另外一部太阳照样升起,就明白什么叫做看不懂了。当然,我必须说,一步之遥,是一部好电影!所谓的好电影,不是由看不懂和看得懂,或者是好笑不好笑,来区分的。姜文一直都在很用力的表达,这种用力通常会让人产生一种奇怪的错觉,一方面是他本人的努力,另外一方面还得绕过审核那一关,所以这种用力的最终结果是,各种隐喻。开篇最大的亮点是文章,那几分钟的“把上海人的面子找回来“的独白长台词,非常见功力!我不得不说,尽管私生活让人诟病,但是文章真的是他这个年龄段的中国最好的男演员之一!花域大总统的选举,让有些影评人评价说是吐槽选秀节目—我擦!这影评人该下岗了!这分明是赤裸裸的政治隐喻啊。完颜参加“总统”选举,推手,作秀,号召,全部身价捐赠,将自己包装成一个无私的圣人形象,万众欢呼,崇拜…然后呢?完颜自己沉浸在自己的包装形象之中。马走日怎么说的“她真把自个儿当成…迷失了,然后完颜死了…明白了么?完颜怎么死的,到最后都没说…这就对了!没法说,也说不清!一个伟大的无私的圣人一般的“元首”是怎么死的?精神上,灵魂上,彻底的死了,消失了…怎么死的?不知道!谁能说得清?这他妈还不是政治隐喻,那什么是政治隐喻?爱情?狗屁爱情!这 根本就不是在说爱情的事儿!马走日和完颜其实是一体的,这两个角色其实是一个符号!一个符号的正面和反面,就像硬币。然后,反面杀死了正面。怎么杀死的,怎么死的?不用交代!项飞田是什么?是一个?开始他是给这枚硬币当捧哏的,然后他要彻底杀死这枚银币!正面死了不够!还要把它的反面也杀死!为什么杀?说的很清楚了—“为民心!民心什么,就是狗屁!无所谓正义,大家都吵吵着要这么干,就这么干了!还记得马走日引渡那一段吗?我们创造了历史,我们就是历史的一部分!哈哈哈哈哈哈!太棒了这段!面对洋人,群众们举着标语,中国人的事情中国人自己办!貌似欢呼雀跃,鼓舞人心。是啊,以为自己当家作主了,以为自己战胜了洋人…可实际呢?这所谓的民心,依然操控在少数人的手里:象飞田,楚大帅,覃老师…群众,群众懂个屁!这就是姜文告诉我们的—舞女比赛时,大家都在笑,在鼓掌。马走日被冤枉的时候,王志文的剧场里观众都在笑!马走日躲刀砍王志文,观众在笑。没心没肺啊…哈哈哈哈哈!好,回过头再想想开篇,马走日说的那段老佛爷割辫子的段子。这个段子在结尾的时候又说了一遍!是马走日死前精神错乱了吗?不,这是姜文在告诉我们!自己割的,和别人强迫割的,能一样吗?哈哈哈哈哈!能一样吗?姜文,中国只有姜文能拍出这么牛逼的电影!这是喜剧吗?当然是!伟大的喜剧的内核都是悲剧。当王志文在剧场唱那段改编过的天涯歌女的时候,我坐在电影院的座位上,是毛骨悚然的!那对白怎么说来着…好好演戏,好好做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棒了!不管这部电影有多少人看懂了,或者是没看懂,或者是多少理解的方式。至少姜文在做。什么叫烂片,不是你看懂或者没看懂,不是好笑或者不好笑。刚看到夏正正说了一句话,如果大家都众志成城把一步之遥这种电影干死的,就别怨以后屏幕上满是小时代这种烂片!这是一部好电影!最后,我唯一的怨念,姜文老师,这部电影为什么要做IMAX 3D,是为了圈钱收回投资吗?我很郁闷。2D足矣!2.看不懂《一步之遥》?往这看来源:腾讯娱乐专稿(文/摆渡 策划/三替)刚从《一步之遥》点映场出来,守株待兔的记者和摄像机就扑了上来:“您看懂了吗?“这有什么看不懂的?很好看,我喜欢!记者先生的表情明显有些失望,但迅速重振起精神又扑向别的兔子去了。我的回答也是多余,因为人家好象没问好看不好看。这样法子的看电影,本身倒叫我有些搞不懂了。“你可以说你没懂,但不能说你没看见!早在《太阳照常升起》里边,姜文就借周韵的台词向观众喊话了:对于一部影片而言,看得懂看不懂,真的比好看不好看更重要吗?姜文的电影为啥好看?姜文的影片,首先说,属于那种好看的电影。说得“装”一点儿,就是所谓的“吸引力电影”:相比于时空转换如何顺畅、连贯,叙事逻辑如何一致、贯通,每一场戏、每一个镜头、每一幅画面的可看性,被摆在了更优先的位置。例如青卢和白狐的歌舞竞技、争相斗艳,更不用说武大帅和武六父女两人合唱起《茶花女》“祝酒歌”,从篇幅上讲都相对地脱离了故事进行本身,而被放大成了一段炫技性的独立表演—这就是吸引力所在,何况《一步之遥》有意识借重的歌舞片形式元素,本来就内在地要求着对剧情自身的超越和提升。其次,姜文的电影,说到底,它还是故事片,而不是新闻纪录片,不是非得就一个事件必须把它的来龙去脉一一坐实不可。是故事片,它就允许有虚构,就允许有对于真实和虚构的各种穿越、转还,各种分配、调遣。姜文稍有不同的地方是在于,他拍出来给观众看的,就是真实与虚构可以相互乱入这件事本身,其实姜文用他的电影说得很直白也很简单。无论莎士比亚的“To be or not to be”,还是曹雪芹的“假做真时真亦假”,说的都是这个意思,而这个意思姜文翻译得也很准确:“是这么着还是那么着”—一个电影它是这么拍还是那么拍,甚至于,电影这玩意儿是这么玩儿还是那么玩儿—这是电影赋予我们想像力的自由,一部好的电影是携带着这份礼物而来,它就是这礼物本身,不过它并不负责你怎么接过这份礼物的感想和姿态。最后,姜文从《太阳照常升起》以后的电影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比较接近传说中的那种“谜题电影”。比如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成名作《记忆碎片》就是典型的“谜题电影”,《盗梦空间》也还有这类电影的遗迹。所谓谜题并不在于影片设置了一个怎样复杂难解的谜面然后在结尾的一刻让真相大白、揭示出它作为唯一答案的谜底—当然这是谜题电影的一个组成部分,但不是它的全部或根本。谜题电影本不需要有一个切实的、固定的答案,把这个猜谜的过程和乐趣留给观众自己才是关键的关键。《盗梦空间》最后留下的悬念就是这样:迪卡普里奥究竟是回到了现实中、回到了孩子身边,还是永久地留在了灵薄狱一样的梦境之中呢?这其实并没有一个定于一准的答案,因为陀螺终归是在观众手中,无论它怎么旋转都无所谓对错。姜文的电影是张邀请函,邀请观众加入电影的游戏谜题电影不是一张试卷(考考观众智商如何,哪个情节点看懂没看懂,等等,那样的话就真的是太无聊了),而是一封邀请函,邀请观众加入到电影的游戏本身,加入到想像力的自由本身。《太阳照常升起》映后的某次记者会上,一位媒体朋友向姜文求证:“故事里你开枪打死的房祖名,其实就是你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这样?姜文当然是很会也很乐得讨好观众的:“没错,就是你说的那样!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理解就是标准答案,更不要说唯一答案,因为姜文扣动扳机后,我们在电影银幕上看到的只是枪弹出膛的动画效果,而根本就没有看见房祖名或任何人中弹倒地(这就跟《盗梦空间》的陀螺最终也还是将倒未倒的情形一样),影片就进入到最后一个段落的故事中去了。姜文电影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他在影片当中故意留下很多的缺口和裂隙,剧情、影像、声音和画面的配合等等,相互缠绕、彼此矛盾、前后不一的情节点无处不在,有太多没有办法抹平的褶皱,把整个故事变成一座“小径交叉的花园”,的确会使人感到错综迷离,但也会因此而流连忘返。重要的是,他通过这些缺口和裂隙,留给观众一个充分开放的空间,提供各种不同的接受路径和入口,不管怎样的解读(哪怕“过度阐释”也好)都但凭观众的愿意。导演只是这座花园、这座镜像迷宫的建造师,至于游览者能走出什么样的花式路线图来,那是建造师既不能负责也无权强求的。举几个例子。洪晃和周韵那场对手戏,母女之间就可以读出两种关系来:一是覃老师和武大帅生的武六,这没什么特别可讲;一是覃老师和前三个男人(或前三十九个男人)生的武六,然后带着她嫁给了武大帅。这后一种理解同样可以在洪晃的台词中找到线索:为了给周韵找一个好爹,她只能选择放弃让她死去活来的、而去就那靠得住的男人。这两种理解自然是都成立的,而且我们从覃老师和武六的对话中并没有听出什么情不通理不顺的地方,这里并没有因为存在哪种硬伤而产生曲解、误解,相反,在这场戏母女两人对话的上下文里,所有的正解也都是误解,反之亦然。还有,项飞田和武七最后怎么结婚了?葛优和文章扮演的这两个角色是因基情杀人、而非要致马走日于死地吗?在《让子弹飞》里,姜文就已经这么玩儿过一回了,他安排葛优扮演的师爷对张牧之说:“你是想杀我呀,还是想睡我?这一次他的玩兴更高,武七打电话给项飞田时在手淫(审查部门是没看出来,还是就默许认同了呢?而特写镜头里葛优抚摸着电话线的动作也是一样的意思。至于两人最后的婚纱红毯,那完全是一个幻想的场景。在红色的磨坊、金色的阳光衬映下,马走日的囚服有如变成了病号服,仿佛精神病院里的男男女女都在参加一场盛大的集体婚礼。在那个男主人公濒死而整部影片将要结束的幻觉性的时刻,一切皆有可能。再比如,马走日在前清的宫里当的什么差?他该不会是个太监呢?的确,他三番五次地拒绝完颜英,不也正和《剑雨》里头王学圻拒绝大S一样的吗?反正这两年中国电影特别是古装片、时代剧里正闹太监,姜文同志赶别人一回潮流也是有的。而且象王志文在那段戏中戏里,也用上海话说姜文是一个“阿无卵”(在上海、苏州、无锡那一带方言里指男人没种、废物、不给力),这样的暗示还有几处。不过,换一个角度,马走日怎么就不能是太后老佛爷的面首呢?他不是被慈禧她老人家一把就按在炕头上了吗?除了铰不铰辫子..*www.shufadashi.com*?*?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