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笺毫介绍 了解笺毫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李代桃僵lǐ dài táo jiābaing 【成语解释】:僵du:枯死。zhi李树代dao替桃树而死。原比喻兄弟回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后转用来答比喻互相顶替或代人受过。【成语出自】:南宋·郭茂倩《乐府诗集·鸡鸣》:“桃在露井上,李树在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成语简拼】:ldtj【成语字数】:4个字【感情色彩】:李代桃僵是褒义词【成语结构】:主谓式【成语年代】:古代【常用程度】:常用【成语示例】:芝焚蕙叹嗟僚友,李代桃僵泣弟兄。(清·黄遵宪《感事》诗)【近义词】:代人受过【反义词】:嫁祸于人*展开全部推三阻四 [tuī sān zǔ sì] 生词本基本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361326262释义找各种借口推托。出 处元·无名氏《隔江斗智》第一折:“我如今并不推三阻四,任哥哥自主之。”兵出无名 出兵没有正当理由。亦泛指行事无正当理由。同“师出无名” 出处:《汉书·高帝纪》:“兵出无名,事故不成。” 出师无名 指没有正当理由而出兵征伐。 出处:《新唐书·东夷传·高丽》:“莫离支杀君,虐用其下如檴阱,怨痛溢道,我出师无名哉?” 出师有名 有正当理由进行征伐。 出处:京剧《将相和》第一场:“赵若献璧,乃惧怕我邦,不难臣服;若是不献,再去征讨,方算出师有名。” 词穷理尽 指再也找不到理由,无话可说。 出处:唐·崔致远《萧遘相公书》之二:“仰干陶冶,敬托笺毫,始知调急声哀,唯愧词穷理尽。” 词穷理绝 指再也找不到理由,无话可说。同“词穷理尽”。 出处:《五灯会元·罗汉琛禅师法嗣·清凉文益禅师》:“师窘无以对,即放包依席下求决择。近一月馀,日呈见解,说道理。藏语之曰:‘佛法不恁么。’师曰:‘某甲词穷理绝也。'” 词穷理屈 指理由亏屈,无话可说。 出处:宋·苏轼《论河北京东盗贼状》:“切详按问,自言皆是;词穷理屈,势必不免。” 词正理直 言词严正,理由充足。 出处:《醒世恒言·卢太学诗酒傲王侯》:“按院见说得词正理直,更不再问。” 辞穷理屈 理由站不住脚,被驳得无话可说。 出处:《宋书·郑鲜之传》:“时或言论,人皆依违之,不敢难也;鲜之难必切至,未尝宽假,要须高祖辞穷理屈,然后置之。” 等因奉此 等因:旧公文用以结束表示理由说明原因的上文;奉此:用以引起重心所在的下文。比喻例行公事,官样文章。 盖不由己 盖:承上文申说理由和原因;由:听命,顺从。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出处:元·无名氏《谢金吾》:“上命差遣,盖不由己。” 好说歹说 形容用各种理由或方式请求或劝说。 出处:《文明小史》第三回:“掌柜的便同他们好说歹说,说我们都是乡邻,你们也犯不着来害我。” 理直气壮 理直:理由正确、充分;气壮:气势旺盛。理由充分,说话气势就壮。 出处:明·冯梦龙《古今小说》卷三十一:“便捉我到阎罗殿前,我也理直气壮,不怕甚的。” 气壮理直 指理由充分,说话有气势。 师出无名 师:军队;名:名义,引伸为理由。出兵没有正当理由。也引申为做某事没有正当理由。 出处:《礼记·檀弓下》:“君王计敝邑之罪,又矜而赦之,师与有无名乎?”《汉书·高帝纪》:“兵出无名,事故不成。” 师出有名 师:军队;名:名义,引伸为理由。出兵必有正当的理由。后比喻做某事有充足的理由。 出处:《礼记·檀弓下》:“师必有名。” 师直为壮 师:军队;直:理由正当;壮:壮盛,有力量。出兵有正当理由,军队就气壮,有战斗力。现指为正义而战的军队斗志旺盛,所向无敌。 出处:《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师直为壮,曲为老,岂在久乎?” 体无完肤 全身的皮肤没有一块好的。形容遍体都是伤。也比喻理由全部被驳倒,或被批评、责骂得很厉害。 出处:《三国志·魏书·邓艾传》“子忠与艾俱死”裴松之注引《世语》:“师纂亦与艾俱死……死之日体无完皮。” 体无完皮 全身的皮肤没有一块好的。形容遍体都是伤。也比喻理由全部被驳倒,或被批评、责骂得很厉害。同“体无完肤”。 无端生事 无端:没有理由。无缘无故地捣乱闹事。 无可置疑 事实明显或理由充足,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 出处:范文澜《中国通史》第一编第五章第二节:“战国时某些地区已能制钢,无可置疑。” 无理取闹 毫无理由地跟人吵闹。指故意捣乱。 出处:唐·韩愈《答柳州食虾蟆》诗:“鸣声相呼和,无理只取闹。周公所不堪,洒灰垂典教。” 无名之师 没有正当理由出征的军队。 无庸置辩 事实明显或理由充足,用不着争辩。 出处:郭沫若《抗战以来的文艺思潮》:“尊重民族形式并不是复古,那是无庸置辩的。” 无庸置疑 事实明显或理由充足,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 义正辞严 义:道理;辞:言辞。理由正当充足,措词严正有力。 出处:宋·张孝祥《明守赵敷文》:“欧公书岂惟翰墨之妙,而辞严义正,千载之下,见者兴起,某何足以辱公此赐也哉。” 振振有词 理直气壮的样子。形容自以为理由很充分,说个不休。 出处:清·梁启超《关税权问题》:“今者外人之以排外相诬者,既振振有词,其乌可更为无谋之举,以授之口实也。” 振振有辞 振振:理直气壮的样子。形容自以为理由充分,说个没完。 出处:清·梁启超《关税权问题》:“今者外人之以排外相诬者,既振振有词,其乌可更为无谋之举,以授之口实也。” 作好作歹 比喻用各种理由或方式反复劝说。 出处:清·李汝珍《镜花缘》第十一回:“路旁走过两个老翁,作好作歹,从公评定,令隶卒照价拿了八折货物,这才交易而去。”*展开全部【成语来】 推三阻四源 【发音】 tuī sān zǔ sì 【解释bai】 找各种借口推du托。 【出处zhi】∶ 元·无名氏dao《隔江斗智》第一折:“我如今并不推三阻四,任哥哥自主之。” 【示例】:我起意要这样办,你却要~的,所以我就没脸说下去了。★清·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八十九回 【用法】:作谓语;找各种借口推托。*展开全部冠冕堂皇强词夺理www.shufadashi.com*??*?

笺毫

拼音:

-----

展开全部 1、西湖龙井2113 西湖龙井,居中国名5261茶之冠。产于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周围的群山之中。多少4102年来1653,杭州不仅以美丽的西湖闻名于世界,也以西湖龙井茶誉满全球。西湖群山产茶已有千百年的

解释:

1.纸笔。

展开全部 一生一世,美人骨 18番外美人骨(上)她还记得,拜师时,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清河崔氏这一辈,她竟是家族正支唯一一个女孩,余下的大多夭折于襁褓时。而因家族权势正盛,她在母亲腹中,就被指腹给太子。据儿时的几个奶娘议论,倘若当时生下来是个男孩,应该会被偷梁换柱,换为个女孩,只为能入主正宫。幸而,是女孩。而不幸的是,这个女孩生来便不会言语。是以,她才会拜小南辰王为师,这个坐拥七十万大军,最令皇太后忌惮的小王爷,也是太子最小的叔父,却并非是太后嫡出。据母亲说,此举可以让她有坚实的靠山,同时,也好以她的师徒名分,日后蘀太子拉拢这个叔叔。一举两得。一箭双雕。这其中利害关系,她听得似懂非懂,但想到那日这个师父素手一挥,三军齐跪的霸气,仍旧满是憧憬。若不是那日偷见过他,她会以为,小南辰王是个三十有余的王爷,否则不会有战功赫赫,令皇室忌惮。在众目睽睽中,十一工工整整地行了拜师的大礼,接过身边人递来的茶杯,用两只小手紧紧握住,一步步走向坐在正中的年轻男人。水在杯内微微晃着,荡出一层一层的涟漪。她每一步都不敢分神,直到周生辰面前,恭恭敬敬地把茶杯举过头顶。她想,如果是其余的弟子,应该尊敬地唤句“师父,请用茶”,但她只得安安静静,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茶端稳。很快,一只手就接过她手里的茶杯,另外一只手持杯,轻抿了口:“时宜,你在家中被唤作十一?十一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轻轻颔首。“恰好,我已有十个徒弟,也叫你十一,可好?他没有自称“为师”,而是称“我”。时宜有些微怔,忍不住看遥远处的母亲。在母亲颔首后,她才又轻轻点头。她想,这真是个奇怪的师父和小王爷。事后多年,她想起那日,仍旧能记得清楚。他身着碧色的长衫,眉目中渀似有笑,竟如阴日一道和煦阳光,晃了人眼。少年成名,战功显赫,却又善待每个徒儿和兵将的小南辰王,自那日后便是她的师,一生一世不再有变。她是未来的太子妃,和寻常的师兄姐不同,在王府内独门独院,也有单独侍奉的侍女。也因此,在入门前两年,备受排挤。因她身份,那些人不敢有任何动作,却只是待她冷淡,渀若路人。她并不太在意,也是这样的身份,让她得师父宠爱,常单独伴在书房,甚至能让登上王府禁地的藏书楼。而后,在师父的察觉和训示下,所有师兄姐终于开始慢慢接纳她。她不能言语,总是笑,笑的每个人都暖意融融,纵然容貌平平,却也招人喜爱。只是,师父仍旧只允许她上藏书楼。有些师兄忍不住,舀来纸笔问她,藏书楼里到底有何宝物,可成王府禁地?她每每摇头,笑而不写,甚至目光偶有闪烁。楼内不过三层,常年弥漫着松竹香气,不点灯时,光线很暗。她第一次去,也是偷偷潜入,初入王府,就有邻国敌军大举寇边,师父领兵出征,她甚至没有第二个认识的人。所以,藏书楼里,有一整面的墙上,都有她写下的诗词,均是自幼跟着母亲背诵。诗词意思,并不甚懂,却能流畅书写。当周生辰归来时,藏书楼已被她写满了两面墙。侍女在深夜寻不到她,只得悄悄向周生辰求救,清河崔氏的女儿深夜失踪,若传出,便是满门受辱。侍女做不得主,六神无主,周生辰便独自一人寻便王府,直到走到藏书楼的顶层,看到拜师时给自己乖巧奉茶的小女孩,竟在墙面上写下了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洋洋洒洒,竟无一字偏差。却偏偏卡在了男女情意的那句话上:长眉连娟,微睇绵藐。她手足无措,紧紧攥着毛笔,从竹椅上下来。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月色中,神色有趣的师父。“忘记后半句了?周生辰走过去,单膝蹲下身子,温声问她。十一抿起嘴唇,有些不甘心,但仍旧默默颔首。师父忽然伸手,抹去她脸上的墨汁。指腹有些粗糙,并不似娘亲般的柔软。可是一样的温热,也一样的温柔。他笑了声:“后半句是:色授魂与,心愉于侧。她恍然抬头,欣喜看师父,想要反身再爬上竹椅时,却觉得身子一轻,被他从身后抱起来:“写吧,我抱着你。她颔首,有些害怕,也有些欣喜,以至于这八个字写下来,和别的笔迹相差甚多。她还要再写,师父已经把她放来下:“睡去吧,待你学成时,再补足余下的。是以,藏书楼内,有她未曾写完的诗。她私心里甚至将它当作了秘密。后来渐渐大了些,她方才懂得,这句词的真正意思。女以色授,男以魂与,情投意合,心倾于侧。每每师父离开王府,短则半月,多则三月时,她都会悄悄来藏书楼。有时候在午后打开窗,总会有风吹进来,夏日浮躁一些,冬日则冰寒一些。有风,就有声音,无论是风穿透数个书架的萧萧声响,亦或是翻过书卷的声响。起初她个子矮,总会站在竹椅上,后来慢慢长得高了,再不需要竹椅。不用她说,周生辰总会在这里找到她,然后在固定的一根柱子上,丈量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她是否有长高。她看到他忽然而至,总会开心不已,说不出,就小心翼翼地用食指勾住他的小拇指,摇摇晃晃,不肯松开。“十一,”他和她说话的时候,总会单膝蹲下来,很温柔,“你笑起来,最好看,要常常笑,好不好?她笑,嘴角扬起来。日日月月,年年岁岁。琴棋书画,她并非样样精通,却偏好棋和画。前者,可在藏书楼陪师父消磨时间,后者,则可趁师父处理公务时,用来描绘他的样子。她不敢明目张胆的画,只得将那双眼睛,那身风骨,一颦一笑,睡着的,疲累的,亦或是因战况盛怒的师父,都藏在了花草山水中。只她一人看得,惟她一人懂得。她不得出王府,自然不及师兄师姐的眼界开阔。每每到十日一次共用晚膳,总能听到已随师父出征的师兄,眉飞色舞描绘他如何剑指千军,身先士卒。而师姐又如何描绘,在市井传闻中,师父的名声。“十一,你觉得,师父是不是很好看?她怔一怔,想了想,然后很轻地颔首。若说师父不好看,这世上再无可入眼的人。“有没有听过,‘美人骨’,”最小的师姐,靠在她肩上轻声说,“美人骨,世间罕见。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而小南辰王,是这世间唯一一个,兼有皮相骨相的人,百姓们都说,这比帝王骨还稀有。师姐轻声说着,甚至说到最后,竟有了大逆不道的话。“小南辰王家臣数千,拥军七十万,战功赫赫,早该分疆裂土,开出一片清明天下。她眼神闪了闪。她知道师姐喝多了,忘记了这个不会说闲言碎语的师妹,就是皇太子妃。为了配得上皇室,为了拉拢小南辰王而存在的人。她听得有些心慌,晚膳罢,又偷偷上了藏书楼。却未料师父竟也未燃灯烛,立在窗侧出神。她透过木质书架的缝隙,远远地,看着师父,想到师姐的话。美人骨,这三字虽然听去极美,却也未尝不是一道枷锁。她看得累了,就坐下来。迷糊着睡着了。再睁眼天已有些亮了,却不见了师父,只有长衫披在自己身上。衣衫冰凉,想来已走了很久,这还是初次,她在此处睡着了,师父没有抱她下楼。时宜的手指顺着衣衫的袖口,轻轻地滑了个圈。只是如此,就已经脸颊发热。多年前她只能背诵到“长眉连娟,微睇绵藐”,是他,教会她“色授魂与,心愉于侧。如今她当真是色授魂与,情迷了心窍。一生一世,美人骨 19番外美人骨(下)她深夜提笔,书信一封,恳求母亲退婚。母亲回信来,字字句句不提退婚,却是坊间传闻。坊间传闻,小南辰王与太子妃行苟且事,罔顾师徒名分,罔顾纲常伦理;坊间传闻,小南辰王有意举兵,将这天下改姓自立;坊间亦有传闻,清河崔氏已与小南辰王府联手,美人天下,双手供奉,只为分疆裂土,由望族一跃成王。“吾儿,谨言慎行,清河一脉尽在你手。她合上书信,揭开灯烛的琉璃盏,将信烧尽。宫中频频有圣旨示好,太子殿下更是更亲登门,以储君身份安抚小南辰王。君君臣臣,好不和睦,渀似昭告天下,传闻仅为传闻,皇室、南辰王氏、清河崔氏,深交如金汤固若,动摇不得。十七岁生辰,她奉母命,离开小南辰王府,离开住了十年,却未曾见过繁华商街的长安城。那日,也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师父难得清闲在府中,倚靠在书房的竹椅上,她记得,自己走入拜别时,有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斑驳的影子落在他身上,半明半暗中,他眸色清澈如水,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她。十一工工整整行了拜师时的大礼,双膝下跪,头抵青石板。一日为师,终身是父,她这一拜是拜别他十年养育教导恩情。“皇太后有脀旨,让我收你做义女,十一,你愿意吗?她起身,很轻地摇了摇头。刚才那一拜,已了结了师徒恩情,她不愿跨出王府,还要和他有如此牵绊。他微微笑起来:“那本王便抗一回旨。十一走到他面前,在竹椅边靠着半跪下来。仔细去看,他双眉间拢着的淡淡倦意。她忍不住伸出手,想要碰碰他的脸。只这一次,就这一次后她就离开,离开长安,回到清河崔氏。他察觉了,微微抬起眼睛看向她。她被吓到,不知道是该收回手,还是坦然去碰碰他的脸。短暂的安静后,他轻轻往前凑近了,配合着,碰到她的手。她的手指,有些发抖,却还是固执地从他的眉眼,滑到鼻梁。每一寸,都很慢地感觉。美人骨。她想,这骨头究竟有什么特别,可以连王室都忌惮。可以让天下人传诵。色授魂与。说的即是女以色授,男以魂与,如她这般平凡无奇的样貌,又如何担的起“色授”…她静静收回手。他却忽然笑了笑,问她:“来长安十年,十一还没见过真正的长安城?十一颔首,想了想,忍不住遗憾地笑了。“我带你去看看。她愣了愣,想到母亲的书信,有些犹豫地摇摇头。直到他命人取来风帽黑纱,遮住她整张脸,只露出眼睛时,才终于带她走出王府。艳阳高照,街道喧闹,他和她共乘一骑,温声告诉她每一处的名字,每一处的不同。他长鞭到处,本该是生死搏杀的战场。可那日,仅是长安城的亭台楼阁,酒肆街道。他没穿王袍,她遮着脸,他不再是她的师父,她也不再是他的徒儿。远望去,马上的不过是眉目清澈的女子,还有怀抱着她的风礀卓绝的男人。这便是她住了十年的长安城。她离开王府那日,也是他再次领兵御敌时。征战十年,边关肃清,邻国更是闻风丧胆,这一战不过是四方示警,再无任何丧命危险。她如此以为。十日后,她抵达清河崔氏的祖宅,受太子奶娘亲自教导,学习大婚礼仪。奶娘似乎听闻她的种种不是,严词厉色,处处刁难。她不言不语,只记下每一处紧要处,略去言辞讽刺。直到边疆告急。太子殿下亲自出征,援兵小南辰王,她才觉事有蹊跷。小南辰王自十六岁..*www.shufadashi.com*?*?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纸笔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