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风中行者介绍 了解风中行者的详细内容

做一个行者       很久之前就知道,人类的历史,是行走的历史。从东非高原开始行走,走到了欧罗巴,走到亚细亚,走到阿美利加,走到澳大利亚,走过了多少的时光,让几多过往成为历史的尘埃,留下孤单的高塔,伫立在萧萧风中凝视斑驳的光阴。消逝的,不等于消失的。在这里,或者在那里,总是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等待你去看,去听。无论是留在潮湿丛林中的玛雅祭台,或是留在羊皮纸上的荷马史诗,那些让我们引以为傲的回忆,总是在那里,面带微笑,等待着所有行走中的后人,去拥抱,去赞美。不知道是谁说的,失去的,或者得不到的,总是最值得赞美的。所以我们在历史的门后赞美那些早已不再为我们所拥有的辉煌过往。我们已经不再是刚刚站立的猿人,也已经不再披着亚麻长袍在亚德里亚海边沉思的哲人,更不是在教会的十字下祈祷的众生。我们叫自己,现代人。拥有200年之前完全无法想象的技术,拥有500年前完全无法比拟的速度,拥有1000年前完全无法拥有的坚船利炮,拥有2000年前完全无法享受的所谓民主,我们却深深地迷茫着,在这样失控的速度当中,一直在行走的我们,要何去何从?我们看向过去,在人类刚刚诞生的时候,深沉的纯净的思考,自惭形秽;我们看向未来,不可知的秘密在银河中若隐若现,我们茫然不知所措。于是我们问自己,我们,走向哪里?于是我们说,向前走吧,因为我们的先祖,总是坚信着我们走向的是前方,而从不是毁灭。所以走吧,走过那些消逝的消失的,走过那些精彩的惨烈的,走到旁龙笔下那个遥远的外面的世界,然后不管是否面朝大海,不管是否春暖花开,我们可以笑对先人,也可以直面后人。因为我们从没有停下,我们的道路,一直向前。没有人能一直年少,我们也是;没有人能永远单纯,我们也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停滞的,只会成为那一粒尘埃,缓缓飞起,又缓缓落下,最终依旧是幻灭。只有向前,向前,向前,我们才能猜测,所谓永远的样子,我们才能拥抱永恒的影子、我们生于行走,活于行走,我们一直在路上。我相信行者无疆,我相信大道无痕。即使身后留下的轨迹只是深深浅浅,已然看不清晰,我们依然在行走,行走在消逝中,消逝在行走中,却永远不会停息……是啊,心之所至,吟咏的行者和来疆界?心之所至,目光可以触及大地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海子伴着诗歌的金弦,看到了最黑的地方,我也深信麦田的王子一定在那些目光明媚的日子里看清了太阳上的细微变化,察明了哪里是他的最佳栖息地。他没有像夸父那样无休无止的追逐,他就在那里,观望,观望到任何旅者都不可能探求的秘密。 在大地上书写的梭罗,安然的守着瓦尔登湖,守着自己的小木屋,在那里他看到了天地间所有的温暖缓缓萌发。沿着大地的足迹,不用走多远,便看到了天下。 是啊,情之所至,时空中哪个角落是目光所不能及的呢?我就在这个位置,眼前就是世界的另一端。 矮小的康德,始终不肯离开自己狭小的空间――那里有他的世界,有他的生命的依托,有他赖以生存的思想。离去又如何?在任何位置,我的目光都能望我想见的先哲。离去又如何?脚步怎能摆脱这本恶的社会?而我的目光能永远清澈!  做一个行者        行者虽然是一个没有经过剃度的苦行僧,但他的境界并不亚于一个真正苦行僧的超脱和空灵,他首先得视功名利禄为粪土,乐于餐风饮露、徜徉于大川名山,他是人与自然的通灵者。能像孙悟空做一个神通广大的行者,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无需为了温饱而生活在一个肮脏嘈杂的城市里,或被固定在一块土地上苦苦耕耘;也无需受人奴役,或免于目睹人间的苦难。他腾云驾雾,天马行空,多半时间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跋涉,在虎豹和妖孽出没的密林中穿行。如果能抛弃所有欲念随唐僧去西天取经,这是人生最大的快乐,生命原本就是宇宙的一分子,和朝露浮云一样,都是宇宙大循环中的一个微小的循环。朝着造物为心灵指引的方向,追求宇宙的真理,那样生命才会像霞光一样放射异彩。行者可以穿行在人与妖之间,妖有时比人可爱,比人更接近于仙,他们喜爱洁净,有极强的审美,通常生活在密林、洞穴和深海里,一般不侵扰人类。女妖的美艳是人类女子所无法企及的,她们不食人间烟火,心灵纯净,具有天使的品质。她们追求爱情,纯如冰晶,绝不会像人类的女子轻易地为荣华富贵委身于人。这正是《聊斋志异》中美丽的www.shufadashi.com*�ɼ*�

作品简介

栖风大陆,远古时期被风神守护的世界,在遭遇异世界的入侵后,便到处充满了危机。在这里,要么一辈子默默无闻,要么战胜恐惧,成为大陆人人敬仰的“风行者”。 李青莲,一个天生命魂不全最多只能活到三十岁的人,且看他是如何把握自己的命运,成为站在巅峰的那群人。

走过了多少的时光,让几多过往成为历史的尘埃,留下孤单的高塔,伫立在萧萧风中凝视斑 岂不行者哉?做一个“行者”,追求情感的显露与精神升华,勿要遗恨! 何不做个“行者”

做一个行者       很久之前就知道,人类的历史,是行走的历史。从东非高原开始行走,走到了欧罗巴,走到亚细亚,走到阿美利加,走到澳大利亚,走过了多少的时光,让几多过往成为历史的尘埃,留下孤单的高塔,伫立在萧萧风中凝视斑驳的光阴。消逝的,不等于消失的。在这里,或者在那里,总是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等待你去看,去听。无论是留在潮湿丛林中的玛雅祭台,或是留在羊皮纸上的荷马史诗,那些让我们引以为傲的回忆,总是在那里,面带微笑,等待着所有行走中的后人,去拥抱,去赞美。不知道是谁说的,失去的,或者得不到的,总是最值得赞美的。所以我们在历史的门后赞美那些早已不再为我们所拥有的辉煌过往。我们已经不再是刚刚站立的猿人,也已经不再披着亚麻长袍在亚德里亚海边沉思的哲人,更不是在教会的十字下祈祷的众生。我们叫自己,现代人。拥有200年之前完全无法想象的技术,拥有500年前完全无法比拟的速度,拥有1000年前完全无法拥有的坚船利炮,拥有2000年前完全无法享受的所谓民主,我们却深深地迷茫着,在这样失控的速度当中,一直在行走的我们,要何去何从?我们看向过去,在人类刚刚诞生的时候,深沉的纯净的思考,自惭形秽;我们看向未来,不可知的秘密在银河中若隐若现,我们茫然不知所措。于是我们问自己,我们,走向哪里?于是我们说,向前走吧,因为我们的先祖,总是坚信着我们走向的是前方,而从不是毁灭。所以走吧,走过那些消逝的消失的,走过那些精彩的惨烈的,走到旁龙笔下那个遥远的外面的世界,然后不管是否面朝大海,不管是否春暖花开,我们可以笑对先人,也可以直面后人。因为我们从没有停下,我们的道路,一直向前。没有人能一直年少,我们也是;没有人能永远单纯,我们也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停滞的,只会成为那一粒尘埃,缓缓飞起,又缓缓落下,最终依旧是幻灭。只有向前,向前,向前,我们才能猜测,所谓永远的样子,我们才能拥抱永恒的影子、我们生于行走,活于行走,我们一直在路上。我相信行者无疆,我相信大道无痕。即使身后留下的轨迹只是深深浅浅,已然看不清晰,我们依然在行走,行走在消逝中,消逝在行走中,却永远不会停息……是啊,心之所至,吟咏的行者和来疆界?心之所至,目光可以触及大地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海子伴着诗歌的金弦,看到了最黑的地方,我也深信麦田的王子一定在那些目光明媚的日子里看清了太阳上的细微变化,察明了哪里是他的最佳栖息地。他没有像夸父那样无休无止的追逐,他就在那里,观望,观望到任何旅者都不可能探求的秘密。在大地上书写的梭罗,安然的守着瓦尔登湖,守着自己的小木屋,在那里他看到了天地间所有的温暖缓缓萌发。沿着大地的足迹,不用走多远,便看到了天下。是啊,情之所至,时空中哪个角落是目光所不能及的呢?我就在这个位置,眼前就是世界的另一端。矮小的康德,始终不肯离开自己狭小的空间――那里有他的世界,有他的生命的依托,有他赖以生存的思想。离去又如何?在任何位置,我的目光都能望我想见的先哲。离去又如何?脚步怎能摆脱这本恶的社会?而我的目光能永远清澈!  *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