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送陕府王大夫介绍 了解送陕府王大夫的详细内容

王勃 【春庄】 山中兰叶径,城外李桃园。岂知人事静,不觉鸟声喧。 王勃 【春园】 山泉两处晚,花柳一园春。还持千日醉,共作百年人。 王勃 【登城春望】 物外山川近,晴初景霭新。芳郊花柳遍,何处不宜春。 王勃 【夜兴】 野烟含夕渚,山月照秋林。还将中散兴,来偶步兵琴。 王勃 【江亭夜月送别二首】 江送巴南水,山横塞北云。津亭秋月夜,谁见泣离群。 王勃 【江亭夜月送别二首】 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寂寂离亭掩,江山此夜寒。 王勃 【别人四首】 江上风烟积,山幽云雾多。送君南浦外,还望将如何。 王勃 【赠李十四四首】 野客思茅宇,山人爱竹林。琴尊唯待处,风月自相寻。 王勃 【早春野望】 江旷春潮白,山长晓岫青。他乡临睨极,花柳映边亭。 王勃 【山中】 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 王勃 【寒夜思友三首】 朝朝翠山下,夜夜苍江曲。复此遥相思,清尊湛芳绿。 王勃 【始平晚息】 观阙长安近,江山蜀路赊。客行朝复夕,无处是乡家。 王勃 【扶风昼届离京浸远】 帝里金茎去,扶风石柱来。山川殊未已,行路方悠哉。 王勃 【普安建阴题壁】 江汉深无极,梁岷不可攀。山川云雾里,游子几时还。 董思恭 【咏李(一作太宗诗)】 盘根植瀛渚,交干横倚天。舒华光四海,卷叶荫山川。 于季子 【咏项羽】 北伐虽全赵,东归不王秦。空歌拔山力,羞作渡江人。 陈子昂 【题田洗马游岩桔槔】 望苑长为客,商山遂不归。谁怜北陵井,未息汉阴机。 张说 【又(一本此首同前第一首为二首)】 春来半月度,俗忌一时闲。不酌他乡酒,惟堪对楚山。 张说 【九日进茱萸山诗五首】 家居洛阳下,举目见嵩山。刻作茱萸节,情生造化间。 张说 【九日进茱萸山诗五首】 菊酒携山客,萸囊系牧童。路疑随大隗,心似问鸿蒙。 张说 【九日进茱萸山诗五首】 晚节欢重九,高山上五千。醉中知遇圣,梦里见寻仙。 赵冬曦 【和张燕公耗磨日饮(一作张说诗)】 春来半月度,俗忌一朝闲。不酌他乡酒,无堪对楚山。 卢僎 【题殿前桂叶】 桂树生南海,芳香隔楚山。今朝天上见,疑是月中攀。 蔡隐丘 【石桥琪树】 山上天将近,人间路渐遥。谁当云里见,知欲渡仙桥。 周瑀 【临川山行】 朝见青山雪,暮见青山云。云山无断绝,秋思日纷纷。 沈如筠 【寄天台司马道士】 河洲花艳爚,庭树光彩蒨。白云天台山,可思不可见。 王泠然 【句】 陈兵剑阁山将动,饮马珠江水不流。(咏八阵图送人) 孙逖 【句】 野烟出炉上,山花落镜中。(《庐山》。见《诗式》) 崔国辅 【渭水西别李仑】 陇右长亭堠,山阴古塞秋。不知呜咽水,何事向西流。 王维 【辋川集·华子冈】 飞鸟去不穷,连山复秋色。上下华子冈,惆怅情何极。 王维 【辋川集·斤竹岭】 檀栾映空曲,青翠漾涟漪。暗入商山路,樵人不可知。 王维 【辋川集·鹿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王维 【辋川集·木兰柴】 秋山敛馀照,飞鸟逐前侣。彩翠时分明,夕岚无处所。 王维 【辋川集·茱萸沜】 结实红且绿,复如花更开。山中傥留客,置此芙蓉杯。 王维 【辋川集·宫槐陌】 仄径荫宫槐,幽阴多绿苔。应门但迎扫,畏有山僧来。 王维 【辋川集·欹湖】 吹箫凌极浦,日暮送夫君。湖上一回首,青山卷白云。 王维 【辋川集·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王维 【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鸟鸣涧】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王维 【答裴迪辋口遇雨忆终南山之作】 淼淼寒流广,苍苍秋雨晦。君问终南山,心知白云外。 王维 【山中寄诸弟妹】 山中多法侣,禅诵自为群。城郭遥相望,唯应见白云。 王维 【赠韦穆十八】 与君青眼客,共有白云心。不向东山去,日令春草深。 王维 【送别(一作山中送别,一作送友)】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王维 【别辋川别业】 依迟动车马,惆怅出松萝。忍别青山去,其如绿水何。 王维 【崔九弟欲往南山马上口号与别】 城隅一分手,几日还相见。山中有桂花,莫待花如霰。 王维 【题友人云母障子(时年十五)】 君家云母障,时向野庭开。自有山泉入,非因采画来。 王维 【山茱萸】 朱实山下开,清香寒更发。幸与丛桂花,窗前向秋月。 王维 【哭孟浩然(时为殿中侍御史,知南选,至襄阳有作)】 故人不可见,汉水日东流。借问襄阳老,江山空蔡州。 王维 【阙题二首】 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王缙 【别辋川别业】 山月晓仍在,林风凉不绝。殷勤如有情,惆怅令人别。 裴迪 【辋川集二十首·华子冈】 落日松风起,还家草露晞。云光侵履迹,山翠拂人衣。 裴迪 【辋川集二十首·斤竹岭】 明流纡且直,绿筱密复深。一径通山路,行歌望旧岑。 裴迪 【辋川集二十首·鹿柴】 日夕见寒山,便为独往客。不知深林事,但有麏麚迹。 裴迪 【辋川集二十首·宫槐陌】 门前宫槐陌,是向欹湖道。秋来山雨多,落叶无人扫。 裴迪 【辋川集二十首·北垞】 南山北垞下,结宇临欹湖。每欲采樵去,扁舟出菰蒲。 裴迪 【辋川集二十首·竹里馆】 来过竹里馆,日与道相亲。出入唯山鸟,幽深无世人。 裴迪 【辋口遇雨忆终南山因献王维】 积雨晦空曲,平沙灭浮彩。辋水去悠悠,南山复何在。 裴迪 【崔九欲往南山马上口号与别(一作留别王维)】 归山深浅去,须尽丘壑美。莫学武陵人,暂游桃源里。 崔兴宗 【留别王维】 驻马欲分襟,清寒御沟上。前山景气佳,独往还惆怅。 李颀 【奉送五叔入京兼寄綦毋三】 云阴带残日,怅别此何时。欲望黄山道,无由见所思。 储光羲 【玉真公主山居】 山北天泉苑,山西凤女家。不言沁园好,独隐武陵花。 陆畅 【题悟公禅堂】 临坛付法十三春,家本长城若下人。芸阁少年应不识,南山钞主是前身。 陆畅 【宿陕府北楼奉酬崔大夫二首】 楼压黄河山满坐,风清水凉谁忍卧。人定军州禁漏传,不妨秋月城头过。 陆畅 【夜到泗州酬崔使君】 徐城洪尽到淮头,月里山河见泗州。闻道泗滨清庙磬,雅声今在谢家楼。 陆畅 【题商山庙】 商洛秦时四老翁,人传羽化此山空。若无仙眼何由见,总在庙前花洞中。 陆畅 【题独孤少府园林】 四面青山是四邻,烟霞成伴草成茵。年年洞口桃花发,不记曾经迷几人。 柳公权 【题朱审寺壁山水画】 朱审偏能视夕岚,洞边深墨写秋潭。与君一顾西墙画,从此看山不向南。 张又新 【游白鹤山】 白鹤山边秋复春,张文宅畔少风尘。欲驱五马寻真隐,谁是当初□竹人。 张又新 【帆游山】 涨海尝从此地流,千帆飞过碧山头。君看深谷为陵后,翻覆人间未肯休。 张又新 【谢池】 郡郭东南积谷山,谢公曾是此跻攀。今来惟有灵池月,犹是婵娟一水间。 张又新 【吹台山】 吹台山上彩烟凝,日落云收叠翠屏。应谓焦桐堪采斫,不知谁是柳吴兴。 李绅 【却望无锡芙蓉湖】 水宽山远烟岚迥,柳岸萦回在碧流。清昼不风凫雁少,却疑初梦镜湖秋。 李绅 【却望无锡芙蓉湖】 逐波云影参差远,背日岚光隐见深。犹似望中连海树,月生湖上是山阴。 李绅 【却望无锡芙蓉湖】 旧山认得烟岚近,湖水平铺碧岫间。喜见云泉还怅望,自惭山叟不归山。 杨汝士 【建节后偶作】 抛却弓刀上砌台,上方台榭与云开。山僧见我衣裳窄,知道新从战地来。 鲍溶 【赠杨炼师】 柴烟衣上绣春云,清隐山书小篆文。明月在天将凤管,夜深吹向玉晨君。 鲍溶 【期尽】 鱼锁生衣门不开,玉筐金月共尘埃。青山石妇千年望,雷雨曾知来不来。 鲍溶 【秋暮送裴垍员外刺婺州】 婺女星边气不秋,金华山水似瀛州。含香太守心清净,去与神仙日日游。 鲍溶 【寄薛膺昆季】 楚山清洛两无期,梦里春风玉树枝。何况芙蓉楼上客,海门江月亦相思。 鲍溶 【秋夜怀紫阁峰僧】 满山雨色应难见,隔涧经声又不闻。紫阁夜深多入定,石台谁为扫秋云。 鲍溶 【送僧择栖游天台二首】 身非居士常多病,心爱空王稍觉闲。师问寄禅何处所,浙东青翠沃洲山。 鲍溶 【上巳日寄樊瓘、樊宗宪,兼呈上浙东孟中丞简】 世间禊事风流处,镜里云山若画屏。今日会稽王内史,好将宾客醉兰亭。 鲍溶 【长安旅舍怀旧山】 昨夜清凉梦本山,眠云唤鹤有惭颜。青莲道士长堪羡,身外无名至老闲。 陈去疾 【西上辞母坟】 高盖山头日影微,黄昏独立宿禽稀。林间滴酒空垂泪,不见丁宁嘱早归。 殷尧藩 【游山南寺二首】 山中尽日无人到,竹外交加百鸟鸣。昨日小楼微雨过,樱桃花落晚风晴。 殷尧藩 【游山南寺二首】 踏碎羊山黄叶堆,天飞细雨隐轻雷。朗陵莫讶来何晚,不忍听君话别杯。 殷尧藩 【新昌井】 辘轳千转劳筋力,待得甘泉渴杀人。且共山麋同饮涧,玉沙铺底浅磷磷。 沈亚之 【题侯仙亭】 新创仙亭覆石坛,雕梁峻宇入云端。岭北啸猿高枕听,湖南山色卷帘看。 施肩吾 【效古词】 姊妹无多兄弟少,举家钟爱年最小。有时绕树山鹊飞,贪看不待画眉了。 施肩吾 【忆四明山泉】 爱彼山中石泉水,幽深夜夜落空里。至今忆得卧云时,犹自涓涓在人耳。 施肩吾 【西山静中吟】 重重道气结成神,玉阙金堂逐日新。若数西山得道者,连予便是十三人。www.shufadashi.com*�ɼ*�

作者

唐 白居易

诗词正文

百花原头望京师,黄河水流无已时。穷秋旷野行人绝,马首东来知是谁。 王昌龄 【送裴 便寻云海住三山。不知留得支机石,却逐黄河到世间。 陆畅 【宿陕府北楼奉酬崔大夫二

金马门前回剑佩,铁牛城下拥旌旗。

便寻云海住三山。不知留得支机石,却逐黄河到世间。 陆畅 【宿陕府北楼奉酬崔大夫二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 还有一首专题 春江潮水

他时万一为交代,留取甘棠三两枝。

黄河水流无已时。穷秋旷野行人绝,马首东来知是谁。 14、王昌龄 【送裴图南】 黄河 不知留得支机石,却逐黄河到世间。 35、陆畅 【宿陕府北楼奉酬崔大夫二首】 楼压黄

  李 泌 李泌字长源,赵郡中山人也。六代祖弼,唐太师。父承休,唐吴房令。休娶汝南周氏。  初,周氏尚幼,有异僧僧伽泗上来,见而奇之。且曰:“此女后当归李氏,而生三子,其最  小者,慎勿以紫衣衣之,当起家金紫,为帝王师。”及周氏既娠泌,凡三周年,方寤而生。  泌生而发至于眉。先是周每产,必累日困惫,唯娩泌独无恙,由是小字为顺。泌幼而聪敏,  书一览必能诵,六七岁学属文。开元十六年,玄宗御楼大酺,夜于楼下置高坐,召三教讲  论。泌姑子员俶,年九岁,潜求姑备儒服,夜升高坐,词辨锋起,谭者皆屈。玄宗奇之,召  入楼中,问姓名。乃曰:“半千之孙,宜其若是。”因问外更有奇童如儿者乎。”对曰:  “舅子顺,年七岁,能赋敏捷。问其宅居所在,命中人潜伺于门,抱之以入,戒勿令其家  知。”玄宗方与张说观棋,中人抱泌至。俶与刘晏,偕在帝侧。及玄宗见泌,谓说曰:“后  来者与前儿绝殊,仪状真国器也。”说曰:“诚然。”遂命说试为诗。即令咏方圆动静。泌  曰。愿闻其状。说应曰:“方如棋局,圆如棋子,动如棋生,静如棋死。”说以其幼,仍教  之曰:“但可以意虚作,不得更实道棋字。”泌曰:“随意即甚易耳。”玄宗笑曰:“精神  全大于身。”泌乃言曰:“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说因贺曰:“圣  代嘉瑞也。”玄宗大悦,抱于怀,抚其头,命果饵啖之。遂送忠王院,两月方归。仍赐衣物  及彩数十。且谕其家曰:“年小,恐于儿有损,未能与官。当善视之,乃国器也。”由是张  说邀至其宅,命其子均、垍,相与若师友,情义甚狎。张九龄、贺知章、张庭珪、韦虚心。  一见皆倾心爱重。贺知章尝曰:“此捀子目如秋水,必当拜卿相。”张说曰:“昨者上欲官  之。某言未可。盖惜之,待其成器耳。”当其为儿童时,身轻,能于屏风上立,薰笼上行。  道者云:“年十五必白日升天。”父母保惜,亲族怜爱,闻之,皆若有甚厄也。一旦空中有  异香之气,及音乐之声。李公之血属,必迎骂之。至其年八月十五日,笙歌在室,时有彩云  挂于庭树。李公之亲爱,乃多捣蒜韭,至数斛,伺其异音奇香至,潜令人登屋,以巨杓飏浓  蒜泼之,香乐遂散,自此更不复至。后二年,赋长歌行曰:“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有  意无。不然绝粒升天衢,不然鸣珂游帝都。焉能不贵复不去,空作昂藏一丈夫。一丈夫兮一  丈夫,平生志气是良图。请君看取百年事,业就扁舟泛五湖。”诗成,传写之者莫不称赏。  张九龄见,独诫之曰:“早得美名,必有所折。宜自韬晦,斯尽善矣。藏器于身,古人所  重,况童子耶!但当为诗以赏风景,咏古贤,勿自扬己为妙。”泌泣谢之。尔后为文,不复  自言。九龄尤喜其有心,言前途不可量也。又尝以直言矰讽九龄。九龄感之。遂呼为小友。  九龄出荆州,邀至郡经年,就于东都肄业。遂游衡山、嵩山。因遇神仙桓真人、羡门子、安  期先生降之。羽车幢节,流云神光,照灼山谷,将曙乃去,仍授以长生羽化服饵之道。且戒  之曰:“太上有命,以国祚中危,朝廷多难,宜以文武之道,佐佑人主,功及生灵,然后可  登真脱屣耳。”自是多绝粒咽气,修黄光谷神之要。及归京师,宁王延于第。玉真公主以弟  呼之,特加敬异。常赋诗,必播于王公乐章。及丁父忧,绝食柴毁。服阕,复游嵩华终南,  不顾名禄。天宝十载,玄宗访召入内,献《明堂九鼎》议。应制作《皇唐圣祚》文,多讲道  谈经。肃宗为太子,敕与太子诸王为布衣交,为杨国忠所忌,以其所作感遇诗,谤议时政,  构而陷之,诏于蕲春郡安置。天宝十二载,母周亡,归家,太子诸王皆使吊祭。寻禄山陷潼  关,玄宗肃宗分道巡狩,泌尝窃赋诗,有匡复意。虢王巨为河洛节度使,使人求泌于嵩少  间。会肃宗手札至,虢王备车马送至灵武。肃宗延于卧内,动静顾问,规画大计,遂复两  都。泌与上寝则对榻,出则联镳。代宗时为广平王,领天下兵马元帅,诏授侍谋军国天下兵  马元帅府行军长史、判行军事,仍于禁中安置。崔圆、房琯自蜀至,册肃宗为皇帝,并赐泌  手诏衣马枕被等。既立大功,而幸臣李辅国害其能,将不利之。因表乞游衡岳。优诏许之,  给以三品禄俸。山居累年,夜为寇所害,投之深谷中。及明,乃攀缘他径而出。为槁叶所  藉,略无所损。初,肃宗之在灵武也,常忧诸将李郭等,皆已为三公宰相,崇重既极,虑收  复后无以复为赏也。泌对曰:“前代爵以报功,官以任能。自尧舜以至三代,皆所不易。今  收复后,若赏以茅土,不过二三百户一小州,岂难制乎?”肃宗曰:“甚善。”因曰:“若  臣之所愿,则特与他人异。”肃宗曰:“何也?”泌曰:“臣绝粒无家,禄位与茅土,皆非  所欲。为陛下帷幄运筹,收京师后,但枕天子膝睡一觉,使有司奏客星犯帝座,一动天文足  矣。”肃宗大笑。及南幸扶风,每顿,必令泌领元帅兵先发,清行宫,收管钥,奏报,然后  肃宗至。至保定郡,泌稍懈,先于本院寐。肃宗来入院,不令人惊之,登床,捧泌首置于  膝。良久方觉。上曰:“天子膝已枕矣,克复之期,当在何时?可促偿之。”泌遽起谢恩。  肃宗持之不许。因对曰:“是行也,以臣观之,假九庙之灵,乘一人之威,当如郡名,必保  定矣。”既达扶风,旬日而西域河陇之师皆会,江淮庸调亦相继而至,肃宗大悦。又肃宗尝  夜坐,召颖王等三弟,同于地炉罽毯上食,以泌多绝粒,肃宗每自为烧二梨以赐泌,时颖王  持恩固求,肃宗不与,曰:“汝饱食肉,先生绝粒,何乃争此耶!”颖王曰:“臣等试大家  心,何乃偏耶!不然,三弟共乞一颗。”肃宗亦不许,别命他果以赐之。王等又曰:“臣等  以大家自烧故乞,他果何用?”因曰:“先生恩渥如此,臣等请联句,以为他年故事。”颖  王曰:“先生年几许,颜色似童儿。”其次信王曰:“夜抱九仙骨,朝披一品衣。”其次益  王曰:“不食千钟粟,唯餐两颗梨。”既而三王请成之。肃宗因曰:“天生此间气,助我化  无为。”泌起谢。肃宗又不许曰:汝之居山也,栖遁幽林,不交人事;居内也,密谋匡救,  动合玄机,社稷之镇也。泌恩渥隆异,故元载、辅国之辈,嫉之若仇。代宗即位,累有颁  钖,中使旁午于道,别号天柱峰中岳先生,赐朝天玉简。已而征入翰林。元载奏以朝散大夫  检校秘书少监,为江西观察判官。载伏诛,追复京师,又为常衮所嫉,除楚州刺史。未行,  改丰、朗二州团练使,兼御史中丞,又改授杭州,所至称理。兴元初,征赴行在,迁左散骑  常侍,寻除陕府长史,充(“充”原作“先”,据唐书一三○泌传改。)陕虢防御使。陈许  戍卒三千,自京西逃归,至陕州界,泌潜师险隘,尽破之。又开三门陆运一十八里,漕米无  砥柱之患,大济京师。二年六月。就拜中书侍郎平章事,加崇文馆大学士,修国史,封邺  侯。时顺宗在春宫,妃萧氏母郜国公主,交通于外,上疑其有他志,连坐贬黜者数人,皇储  危惧,泌周旋陈奏,德宗意乃解,颇有谠正之风。五年春,德宗以二月一日为中和节,泌奏  今有司上农书,献穜稑之种,王公戚里上春服,士庶乃各相问讯,泌又作中和酒,祭勾芒  神,以祈年谷,至今行之。泌旷达敏辨,好大言。自出入中禁,累为权臣所挤,恒由智免,  终以言论纵横,上悟圣主,以跻相位。是岁三月薨,赠太子太傅。是月中使林远,于蓝关逆  旅遇泌,单骑常服,言暂往衡山,话四朝之重遇,惨然久之而别。远到长安,方闻其薨。德  宗闻之,尤加怆异。曰:“先生自言,当匡佐四圣而复脱屣也,斯言验矣。”泌自丁家艰,  无复名宦之冀,服气修道,周游名山,诣南岳张先生受录。德宗追谥张为玄和先生。又与明  瓒禅师游,著《明心论》。明瓒释徒谓之懒残,泌尝读书衡岳寺,异其所为,曰:“非凡人  也,听其中宵梵唱,响彻山林。”泌颇知音,能辩休戚,谓懒残经音,先凄怆而后喜悦,必  谪坠之人,时至将去矣。”候中夜,潜往谒之。懒残命坐,拨火出芋以馅之。谓泌曰:“慎  勿多言,领取十年宰相。”泌拜而退。天宝八载,在表兄郑叔则家,已绝粒多岁,身轻,能  自屏风上,引指使气,吹烛可灭。每导引,骨节皆珊然有声,时人谓之锁子骨。在郑家时,  忽两日冥然,不知人事。既寤,见身自顶踊出三二寸,傍有灵仙,挥手动目,如相勉助者,  如自足及顶。乃念言大事未毕,复有庭闱之恋,愿终家事。于是在傍者皆见一人,仪状甚  巨,衣冠如帝王者,前有妇人,礼服而跪。如帝王者责曰:“情之未得,因欲令来,使劳灵  仙之重。”跪者对曰:“不然,且教伊近天子。”于是遂寤。后二岁,为玄宗所召。后常有  隐者八人,容服甚异,来过郑家,数自言仙法严备,事无不至。临去叹曰:“俗缘竟未尽,  可惜心与骨耳。”泌求随去。曰:“不可!姑与他为却宰相耳。”出门不复见。因作八公诗  叙之。复有隐者,携一男六七岁来过,云:“有故,须南行,旬月当还。缘此男有痢疾,既  同是道者,愿且寄之。”又留一函曰:“若疾不起,望以此瘗之。”既许,乃问男曰:“不  骄留此得乎?”曰:“可。”遂去。泌求药疗之,终不愈。八九日而殂,即以函盛,瘗庭中  蔷薇架下。累月,其人竟不回,试发函视之。有一黑石。天然中方。上有字如锥画云:“神  真炼形年未足,化为我子功相续。丞相瘗之刻玄玉,仙路何长死何促。”泌每访隐选异,采  怪木蟠枝,持以隐居,号曰养和,人至今效而为之,乃作《养和篇》,以献肃宗。泌去三四  载,二圣登遐,代宗践祚,乃诏追至阙,舍于蓬莱殿延喜阁。由给事以上及方镇除降,  (“降”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代宗必令商量。军国大事,亦皆泌参决。因语及建宁王灵  武之功,请加赠太子。代宗感悼久之,云:“吾弟之功,非先生则世人不知,岂止赠太子  也!即敕于彭原迎丧,赠承天皇帝,葬齐陵。引至城门,奏以龙輀不动,代宗自蓬莱院谓  曰:“吾弟似欲见先生。宜速往酹祝,兼宣朕意。且吾弟定策大功,追加大号。时人未知,  可作一文,以传不朽,用慰玄魂。泌曰:“已发引矣。他文不及作,挽歌词可乎?”代宗  曰:“可。”即于御前制之,词甚凄怆。代宗览之而泣,命中人弛授挽者。泌至,宣代宗命  祝酹,歌此二章。于是龙輴行疾如风,都人观之,莫不感涕。先是,建宁王倓,有艰难定策  之功,于代宗为弟。人或谮于肃宗云:“有图嗣害兄之心。”遂遇害。及肃宗追悟倓无罪,  泌虑复及诸王,因事言曰:“昔高宗有子八人,皇祖睿宗最幼。武后生者,自为行第,故皇  祖第四。长曰孝敬皇帝,监国而仁明,为武后所忌而鸩之。次曰雍王贤,为太子,中宗、睿  宗常所不安,晨夕忧惧,虽父母之前,无由敢言,乃作黄台摘词,令乐人歌之,欲微悟父母  之意,冀天皇天后闻之。歌曰:“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  摘犹尚可,四摘抱蔓归。然太子竟亦流废,终于黔州。建宁之事,已一摘矣,慎无再摘。”  肃宗曰:“先生忠于宗社,忧朕家事,言皆为国龟镜,岂可暂离朕耶?”时玄宗有诰,只要  剑南一道自奉,未议北回。泌请肃宗奉表,请归东宫。次作功臣表,述马嵬灵武之事,请上  皇还京。初肃宗表至,玄宗徘徊表决。及功臣表至,乃大喜曰:“吾方得为天子父。”下诰  定行日,且曰:“必李泌也。”肃宗召泌,且泣且喜曰:“上皇已下诏还京,皆卿力也。”  又天宝末,员外郎窦庭芝分司洛邑,常敬事卜者葫芦生。每言吉凶,无不中者。一旦凌晨,  生至窦门,颇甚嗟叹。庭芝请问,良久乃言:“君家大祸将成。”举家啼泣,请问求生之  路。生曰:“若非遇中黄君,但见鬼谷子,亦可无患矣。”生乃具述形貌服饰,仍戒以浃旬  求之。于是与昆弟群从奴仆,晓夕求访,殆遍洛下。时泌居于河清,因省亲友,策蹇入洛,  至中桥,遇京尹避道。所乘骡忽惊轶而走,径入庭芝所居,与仆者共造其门。车马罗列将  出,忽见泌,皆惊愕而退。俄有人云:“分司窦员外宅,所失骡收在马厩,请客入座,主人  当愿修谒。”泌不得已就其厅。庭芝即出,降阶载拜。延接殷勤,遂至信宿。至于妻子,咸  备家人之礼。数日告去,赠遗殊厚。但云:“遭遇之辰,愿以一家奉托。”时泌居于河清,  信使旁午于道。庭芝初与泌相值,葫芦生适在其家,云:“既遇斯人,无复忧矣。”及朱泚  构逆,庭芝方廉察陕西,车驾出幸奉天,遂于贼庭归款。銮舆反正,德宗首令诛之。时泌自  南岳徵还行在,便为宰相。因第臣僚罪状,遂请庭芝减死。德宗意不解,云:“卿以为宁王  姻懿耶?宁王以庭芝妹为妃,以此论之,尤为不可。然莫有他事,俾其全否。卿但言之。”  于是具以前事闻。由是特原其罪。泌始奏,上密遣中使乘传,于陕问之。庭芝录奏其事。德  宗曰:“言中黄君,盖指朕耶?未知呼卿为鬼谷子,何也?”或曰:“泌先茔在河清谷前鬼  谷,恐以此言之也。”兴元四年二月,德宗谓泌曰:“朕即位以来,宰相皆须姑息,不得与  其较量理道。自用卿以来,方豁朕意,是乃天授卿于朕耳。虽夷吾骐骥,傅说霖雨,何可以  及兹!”其军谋相业,载如国史;事迹终始,具邺侯传。泌有集二十 ,行于世。(出《邺  侯外传》)  李泌,字长源,赵郡中山人。他的上六辈的祖父李弼,是唐朝的太师。他的父亲李承  休,是唐朝吴房县的县令。李承休娶汝南周氏为妻。当初,周氏还小,有一位名叫僧伽从泗  水来的怪和尚见了她感到奇怪,并且说:“这女孩儿以后得嫁给姓李的,能生三个儿子,那  个最小的千万不要给他穿紫色衣服。这个孩子由金印紫绶起家,作帝王的老师。”等到周氏  怀了李泌之后,怀胎三年,他才生了下来。李泌生下来头发就长到眼眉。在这以前,周氏每  次生孩子,必定一连多日困乏疲惫,只有这次生李泌没有毛病,因此他的小名叫“顺”。李  泌从小就聪敏,书只看一遍就必定能背下来。他六七岁就学习写文章。开元十六年,唐玄宗  在御楼上大设酒宴,夜里在楼下放了一个高高的座位,叫来三教九流登台讲演论辩。李泌姑  母的儿子员俶,那年九岁,偷偷求母亲准备了儒生的衣服,趁夜登上高座,词辩非常锋利,  演讲的人都理屈词穷。唐玄宗认为他不一般,把他召入楼中,问清他的姓名之后便说:“原  来是半千岁的孙子,应该如此。”于是唐玄宗就问宫外还有没有象他这样的奇童子,他回答  说:“我舅舅的儿子李顺,今年七岁,能赋诗,非常聪明。”唐玄宗问清李顺家的住处,派  宦官偷偷等候在门外,把他抱进宫来,警告说不要让他家知道。唐玄宗正在和张说下围棋。  宦官抱着李泌来到,员俶和刘宴都在皇帝身边。等到唐玄宗见到李泌,对张说说:“后来这  个小孩与前边那个绝对不一样,从他的仪表相貌看,可真是国家的栋梁之材啊!”张说说:  “确实是这样。”于是唐玄宗就让张说试一下他作诗的程度如何。张说让他咏方、圆、动、  静。李泌说:“请告诉我各是什么样子。”张说说:“方就是棋盘,圆就象棋子,动就象棋  活了,静就象棋死了。”张说因为李泌年幼,就教他说:“只能按意思虚作,不能再实说出  ‘棋’字来。”李泌说:“随意作就太容易了。”唐玄宗笑道:“这孩子的聪明才智大于他  的实际年龄。”李泌就说道:“方就象行义,圆就象用智,动就象逞才,静就象遂意。”张  说于是向唐玄宗祝贺说:“这是太平盛世的祥瑞之事啊!”唐玄宗非常高兴,把李泌抱在怀  里,摸着他的头,让人拿果品给他吃。于是就把他送到忠王院,两个月以后才让他回家,还  送给他衣物和几十匹彩丝织品,并且告诉他家说:“孩子太小,怕有害于孩子,所以没封他  官。应该好好看待他,这是国家的栋梁之材。”从此,张说把李泌请到自己家里,让儿子张  均、张和他在一起,就象师友那样,孩子们相处得非常亲近。张九龄、贺知章、张庭珪、韦  虚心等人,一见了李泌也都非常喜欢器重他。贺知章曾经说:“这小子目如秋水,将来一定  能做卿相。”张说说:“昨天皇上想封他官,我说不行。这是爱护他,等他成器罢了。”当  初他是儿童的时候,身体很轻,能在屏风上站立,能在薰笼上行走。一个有道术的人说:  “这孩子十五岁一定会大白天升天做神仙。”父母保护他、喜爱他。亲族喜欢他。听说这样  都象对他有很大的危险。互相约定,如果有一天空中真出现奇异的香味和音乐声,李泌的近  亲,一定要迎上去大骂一顿。到了李泌十五岁那年的八月十五日,果然有笙歌响在室内,时  时有彩云挂在院子里的树上。李泌的亲朋,就一齐捣蒜泥,捣了几大桶,等到异音和奇香来  到,暗中让人登上屋顶,用大勺子扬洒蒜泥泼向那异音和奇香的来处,音乐和香味就散去。  从此就不再来了。二年以后,李泌赋《长歌行》一首,说道:“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  有意无?不然绝粒升天衢,不然鸣柯游帝都。焉能不贵复不去,空作昂藏一丈夫。一丈夫兮  一丈夫,平生志气是良图。请君看取百年事,业就扁舟泛五湖。”诗写成之后,传抄的人没  有不称赏的。只有张九龄见了之后警告他说:“过早有了好名声,一定会带来损失,你应该  自己注意隐藏才能,这才能尽善尽美。把本领隐藏起来,是古人很重视的,何况你还是个小  孩子呢!你只应该作诗赞赏风景,咏叹古贤,不要自己表现自己才好。”李泌感动得流泪表  示感谢。后来再写的文章,不再言及自己。张九龄尤其喜欢李泌有心计,说他前途不可估  量。他还曾经用忠直的话语规劝过张九龄。张九龄很感激他,于是就叫他是“小友”。张九  龄出任荆州的时候,把他请到郡里住了一年多。他在东都学习的时候,游历了衡山和嵩山,  于是遇见神仙桓真人、羡门子、安期先生降临。羽毛制成的车帘和旌旗,流动的云朵和神奇  的光彩,照耀着山谷,天将亮的时候才散去。神仙们还教给他通过服用药物而长生成仙的道  术,并且警告他说:“太上有命令,因为国家有危险,朝廷多难,你应该以文武之道辅佐皇  帝,让你的功德遍及天下民众,然后就可以得道成仙了。”从此,他经常只呼吸不吃粮食,  修习黄光谷神的旨要。等到他回到京城,宁王把他迎接到王府,玉真公主叫他弟弟,对他格  外敬重。他平常赋的诗,一定会被王公们配上乐章传播。父亲死了,他为父亲守孝,不吃食  物骨瘦如柴。他守孝期满就脱了孝服,又去嵩山、华山、终南山游历,根本不顾名声和利  禄。天宝十年,唐玄宗把他寻访到召入宫中,他献上了《明堂九鼎》的奏议,应制作了《皇  唐圣祚》的文章,经常讲道谈经。唐肃宗是太子的时候,皇上诏令李泌和太子及王子们是布  衣之交,被杨国忠忌恨,以他所作的《感遇》诗是诽谤时政为名设计陷害他,皇上诏令把他  安置在蕲春郡。天宝十二年,他母亲周氏死了,他回到家里,太子和王子们都派人去吊祭。  不久安禄山攻破潼关,玄宗和肃宗分道出走,李泌曾经偷偷地作诗,有匡复国家的意思。虢  王李巨是河洛节度使,他派人在嵩山少室找到李泌,赶上唐肃宗的手札送到,虢王备车马把  李泌送到灵武。唐肃宗把李泌迎到卧室内,向他询问行止动静,和他共同商讨大计。于是收  复了两都。李泌与皇上,睡觉则床对床,出门则马头并着马头。代宗时,封李泌为广平王,  任天下兵马元帅,并且授给他侍谋军国天下兵马元帅府行军长史的头衔,让他决定军事,仍  然把他安置在宫中。崔圆、房琯从蜀地回来,传达玄宗旨意册立肃宗当皇帝,玄宗并把手  诏、衣服、马、枕、被等东西赐给李泌。李泌确实立了大功,但觉察到宠臣李辅国忌妒他的  才能,觉得将要对己不利,就上表请求到衡山游历。皇上优先下诏批准了,给他三品官的俸  禄。他在山里居住了好几年。一天夜里,他被贼寇加害,把他扔到深谷中。等到天亮,他就  攀援别的路径走出来了。他被枯叶垫着,没受一点伤。当初,肃宗在灵武的时候,曾经担忧  李郭等将军们,他们都已经是三公宰相,已经尊崇敬重到了极点,担心收复失地之后再没有  什么高官可以给奖赏他们了。李泌回答说:“以前的朝代,用封爵来表扬有功的人,用封官  来任用有能的人。从尧舜到夏商周三代,都是这样做的。如果收复失地,可以赏给他们土  地,也不过二三百户的一个小州,难道这还不能控制吗?”肃宗说:“很好。”于是李泌  说:“至于我所希望的,就和别人不一样。“肃宗说:“为什么呢?”李泌说:“我不吃粮  食没有家,对禄位和土地都没有欲望。我为陛下运筹帷幄,收复京城以后,只要能枕在天子  的膝上睡一觉,让钦天监来奏报客星侵犯帝座,能动一动天上星宿就满足了。”肃宗大笑。  等到皇帝向南进入扶风,每次停顿,皇帝一定让李泌率领部队先出发。由李泌清理行宫,收  拾管键钥匙,奏报之后,肃宗才到。走到保定郡,李泌稍有懈怠,事先在院子里睡着了,肃  宗来到,走进院子,不让人惊动李泌。皇帝上床,把李泌的头捧到自己膝上。好长时间李泌  才醒。皇上说:“天子的膝你已经枕了,攻克敌营收复失地的日子在什么时候?可以缩短时  间酬报我。”李泌急忙起来谢恩。肃宗把着他,不让他起来。于是李泌回答说:“这次行  动,在我看来,凭借着九庙的神灵,乘着陛下的威严,应该象这个郡的名称,一定是保定  了。”到达扶风之后,十天之中,西域河陇的军队都会齐了,在江淮一带征调的人马物品也  都送到了,肃宗很高兴。另外,肃宗曾经在一个夜晚,叫来颖王等三个弟弟,一同在地炉地  毯上进食。因为李泌经常不吃粮食,肃宗常常亲自烧两个梨送给他。当时颖王依仗皇上对他  好,硬要要那梨,肃宗不给,说:“你吃了一肚子肉,李先生不吃粮食,为什么争这点东  西?”颖王说:“我们试一试皇上的心,为什么偏向他?不然,我们三个共要一个梨也  行。”肃宗也不答应,另外让人拿来别的果品送给他们。三个弟弟又说:“我们因为那梨是  皇上亲自烧的所以才要,别的果品有什么用?”接着又说:“李先生受到如此恩宠,请允许  我们联句,作为以后的故事。”颖王说:“先生年几许,颜色似童儿。”其次信王说:“夜  抱九仙骨,朝披一品衣。”再次益王说:“不食千钟粟,唯餐两颗梨。”然后三个王子请皇  上完成此诗。肃宗便说:“天生此间气,助我化无为。”李泌站起来致谢。肃宗又不让,  说:“你住在山上,隐居在幽林之中,不参与人间的事;你住在宫内,秘密地谋划救国大  计,把握神妙的机宜,你是镇守社稷的人。”李泌受到的恩宠非常显著,所以元载、李辅国  等人嫉妒他就象仇恨敌人。唐代宗即位之后,对李泌也经常有赏赐,宫中派出的宦官在通向  李泌家的道上,交错纷繁地往来,另外称他为“天柱峰中岳先生”,赐给他朝见天子的玉  简。然后又把他征入翰林院。元载上奏,贬谪他为朝散大夫检校秘书少监,做江西观察判  官。元载被处死之后,李泌又被调回京城。后来他又受到常衮的嫉妒,任楚州剌史,还没有  出发,改任丰朗二州的团练使,兼任御史中丞。后来他又调到杭州做剌史。他无论到哪里为  官,政治都很清明。兴元初年,调他回京到天子身傍任左散骑常侍,不久又被任命为陕府长  史,充任陕虢防御史。陈、许的三千名戍卒从京西逃回,逃到陕州地界,李泌在险要处埋伏  军队,把他们全都打败。他又开设了三门峡十八里陆地运输路线,使征运官粮的事船不再有  碰上礁石的忧患,极大地有利于京城。兴元二年六月,他被任命为中书传郎平章事,加封崇  文馆大学士,编修国史,封为邺候。当时顺宗住在春宫,皇妃萧氏的母亲郜国公主和外官交  往,皇上怀疑她有不轨的企图,受她株连被罢官的好几个人。皇太子也受到危机,十分害  怕。李泌经过一番周旋,向皇上陈述利害,皇上才打消废太子的念头。李泌很有正直的作  风。兴元五年春天,德宗把二月一日定为中和节。李泌上奏现在有关官署献上一本农书,并  且献来优良的穜稑的种子。王公和皇帝外戚聚居的地方,人们都换上了春装,士人和百姓就  互相问候。李泌又制作了中和酒,祭祀勾芒神,用来祈求全年的丰收。这种祭神的活动至今  还流传。李泌旷达机敏善辩,喜欢正大的言论。自从他在宫中做官,多次遭到权臣的排挤,  他总是凭着自己的智慧免遭灾祸。他终于因为言论古今至理,感悟了圣主,得到了相位。这  年三月他死了,皇上追封他太子太傅的称号。这个月有个叫林远的宫中使者,在蓝关旅舍中  遇见了李泌。李泌独自骑马,穿着平常的衣服,说暂时去衡山。他向林远述说自己辅佐四代  帝王所得到的重遇,惨惨地呆了许久才别去。林远走了很远的路回到长安,才听说他已经死  了。德宗听说之后,尤其感到悲伤和惊奇。德宗说:“李泌先生自己说,他得辅佐四个皇帝  然后再登天作神仙,这话应验了。李泌在青年时,自从父母相继去世,再也没有去求取功名  的愿望,所以他服真气,修道术,周游名山大川。他到南岳张先生那里,被张先生收为弟  子。德宗追封张先生为玄和先生。又和明瓒禅师交往。写作了《明心论》,明瓒禅师佛教信  徒都叫他懒残!李泌曾在衡岳寺读书,对明瓒禅师的作品感到惊异,说:“这不是个一般  人。”他听明瓒禅师夜半念经,响彻山林。李泌很懂音乐,能辨别声音的喜庆和悲哀。他认  为明瓒禅师读经的音调是先悲怆而后喜悦,一定是个从天宫谪贬下界的人,到时候就会离去  的。等到半夜,他偷偷地去拜见明瓒禅师,懒残让他坐下,从火里拨出烧熟的山芋给他吃。  懒残对李泌说:“千万不要多说,你拿到了十年宰相。”李泌参拜后便退出来。天宝八年,  他在表哥郑叔则家里,已经多年不吃粮食,身体很轻,能站在屏风上,拉动手指用气,可以  吹灭烛火。每次作引导运气,骨节都有珊珊的响声,当时人们说他的骨头是锁子骨。他在郑  家的时候,忽然有两天不省人事了。等他醒来,自己说,看*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