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鰀介绍 了解鰀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军阀韩复2113榘喜任山东省主席时,欢舞文5261弄墨,常常弄出笑话4102来。一次,齐鲁大地上雷声隆隆,1653韩复榘诗性大发,随即吟出一首《咏闪电》诗: 忽见天边一火练,莫非玉帝在抽烟? 如果玉帝不抽烟,为何天边一闪电? 有一日,同僚们陪着韩复榘游览济南名胜。首先游览了大明湖,大明湖有刘凤诰题联: 四面荷花三面柳; 一城山色半城湖。 同僚们对于此联及书法给予高度评价。韩复榘以为同僚们意在取笑他是个大老粗。于是,对同僚们说:“大明湖此时正是春暖荷花开,水清蛤蟆叫,如此大好景致,理应作诗助兴。”同僚们都急忙附和道:“理应,理应,敬请韩主席作诗,吾等洗耳恭听。”韩复榘一脸春风得意之状,摇头晃脑地做诗一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叶上趴蛤蟆,咕嘎咕嘎又咕嘎。 同僚们哈哈大笑:“主席诗才,好诗,好诗。”从大明湖出来,又去了趵突泉。趵突泉边建有女词人李清照祠,文化气氛比较浓。韩复榘问:“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有随从回答:“是南宋时的一个女词人。”面对趵突泉,韩复榘雅兴大发“不就是个写诗作词的嘛!”又口占一首: 趵突泉,泉突趵,三个泉眼一般粗; 咕嘟咕嘟往外冒,咕嘟咕嘟又咕嘟。 吟毕,同僚们都竖起大拇指:“好诗,好诗,主席才思敏捷。” 最后,游览了千佛山。游览完毕,已是黄昏时分。在下山的路上,有同僚提议:“韩主席今日游济南三大胜地,大明湖、趵突泉二处皆做诗留念,千佛山乃名山也,若无诗,岂不遗憾!”老韩听罢,回过头去,望着千佛山,双手抱于胸前,又诗兴大发,口占一首,叫人笔录下来,诗曰: 远看佛山黑糊糊,上边细来下边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下边细来上边粗。 韩复榘日做三诗,不几日即传遍了泉城济南,成为人们街头巷尾的笑谈。 〖韩复榘审案〗 韩复榘统治山东后,在司法方面颇有自己的特点。在司法机构上,他基本上建立了国党所规定的一套机构,而其亲自审案则是独出心裁,别具一格,这是韩复榘其人突出的特点之一。 韩复榘审案,常常信口开河,满嘴呓语。一次,他审问一个偷鸡的和一个偷牛的这桩案子。按说,偷鸡和偷牛都算不了什么大了不起的事,处以罚款,棍责或科役即可了结,而且应当偷鸡者从轻,偷牛者从重。对偷鸡的说:“你这小子真胆大妄为,鸡一抓就嘎嘎地直叫,这样你竟敢偷它,那你什么事不敢做呀?殊为可恶,枪毙!”他又对偷牛的说:“牛不声不响的,还可以偷,你没有什么罪,开释!” 1935年,韩复榘视察临沂县审问两姓仇杀案子。有唐姓一家在1925年被王家杀死6口人;1930年唐家复仇,又把王家杀死7口人。韩稍知大略后便问唐家:“你家还有多少人?”唐家答:“有11口人,老的已84岁,小的才12岁。”韩复榘听后毫不思索地说:“把唐姓全家11口全部拿到,一律枪毙。”临沂县长在旁插言:“王家也杀了人。”韩复榘却说:“民国十四年我还没有来做主席,王家杀人,我不管;民国十九年我已做了山东主席,唐家敢于乱杀人,那不成。你不要多说话!”吓得县长没敢再作声。当时随韩复榘巡案的参议张联升说:“请主席把80多岁的老人放了吧。”韩说:“留下也会哭死的,还是一齐杀了好。”遂将唐姓一家老小11口全部杀光,而王家却安然无事。 韩复榘扩军〗 韩复榘给其公务员规定了严格的工作时间表。省府各机关早5点半起床(夏季更早),晚9点熄灯。除上、下午办公外,早晨还进行朝会,下午要定时阅报。进行朝会是山东公务员工作生活的一个最明显的特点。 韩复榘崇尚武力,统治山东之后,则更是如此。拼命地扩充军队,并对军队严加训练。因此在主鲁时期,军事实力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但是,蒋介石为削弱军阀的势力,加强自己的统治,下命令各军缩小编制。如照此办理,韩军就只剩下3个师18个团,加上手枪旅两团,总共才有20个团,4万多人,也就是说,韩军要砍掉20个团。扩军心切的韩复榘自然不会甘心。于是以“编余军官过多”为借口,请准仍保留乔立志的第74师。另外,新编制师内并无炮兵团,他又请求保留了原有的3个炮兵团。名为缩编,其实人数较前并无多大变化。 韩复榘对军队的军风军纪,要求极严。军人上街,要求更严,必须由官佐带领,排着整齐的队伍行进,并按着步伐的节拍高唱《满江红》、《苏武牧羊》、《救亡进行曲》等歌曲。 〖韩复榘微服私访〗 1930年9月5日,草莽英雄韩复榘被任命为山东省主席,正式成为独霸一方的土皇帝。在统治期间,他经常外出明察暗访,有时带几个随从去明察,有时则模仿“巡抚大人”只身微服私访,留下了不少趣闻。 撞出个科员 一天,天刚蒙蒙亮,韩复榘就衣饰朴陋地只身一人骑车私访,看上去像个传令兵。突然,一个行人急匆匆地迎面走来,把韩复榘的车子给撞倒了。韩复榘掉在泥沼中,衣服和鞋子都弄脏了。韩复榘大为光火,爬起来抓住那人说:“你没有长眼睛吗,往车子上撞!我的衣服脏了,你得赔钱!” 谁知那人并不理会,急慌慌地挣脱手就想逃。韩复榘更加恼怒,便问:“你是什么人,敢如此不讲道理?” 那人说:“你的衣服能值几个钱?不是我吝啬,我实在是有刻不容缓的急事。” 韩复榘问:“你有什么急事?” 那人答道:“我有财政厅的事。” 韩复榘复问:“你是什么人?” 那人说:“我是财政厅的书记员。今天韩主席召集开会,时间快到了,岂敢延误一分一秒?”接着又告诉了他的地址,说:“你晚上到我家去,我一定赔你衣服钱,现在没时间跟你理论。”说完,便挣脱了手,一溜烟地跑了。 韩复榘望着他的背影站了许久,心想此人对参加会议如此认真,精神可嘉。 第二天,韩复榘召见财政厅长王向荣,询问财政厅有无此人。王向荣想了想说:“我想起来了,有这么一个人,他司状誊录,是个小差使。”转头又问韩复榘:“主席为何认识他?” 韩复榘说:“不必多问,如有科员空缺,即可提拔他。” 王向荣回去后,心想此人定与主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不等科员出缺,就立即把他提拔了。 施巧计“济贫” 有一次,一个农民推着一车陶器进城,不巧被骑着自行车私访的韩复榘撞倒,一车陶器散了一地。这车陶器可是穷人的命根子,于是,这个农民心疼得直跺脚,像是要哭的样子。韩复榘见状,就掏出一张名片给他说:“你不要着急,你到前面那个衙门去,把这张名片交给站岗的卫兵,他就帮你找到我,到时我赔你钱。”说完,他就骑车先回省政府了。 这位农民无奈,只好按照韩复榘说的办法,推着车子到了省府门外。卫兵见有韩主席的名片,忙报告班长向韩复榘请示。韩复榘一面令农民进见,一面叫人穿便衣到一家糖果店称两斤糖果。 韩复榘在私访中得知糖果店的店主惟利是图,经常缺斤少两。糖果买回后,韩复榘就叫人称了一称,果然少了半斤。韩复榘立即下令传来店主,训斥说:“你卖糖果短秤,得罚你50元,以后可不许再短秤!”店主无可奈何,只好乖乖交出50元钱来。于是,韩复榘把这50元钱和糖果转付给农民,作为赔偿费。这位农民千恩万谢之后才离去。 咏闪电 忽然天空一火燫 可能神仙要抽烟 如果不是要抽烟 为何又是一火燫 咏泰山 远看泰山黑乎乎 上头细来下头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 下头细来上头粗 大明湖 大明湖 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趵突泉 趵突泉,泉趵突 三个眼子一样粗 咕嘟咕嘟直咕嘟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韩复渠的演讲奇文 诸位、各位、在齐位: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就是演讲的天气。来宾十分茂盛,敝人也实在感冒。今天来的人不少咧,看样子大体有8/5啦,来到的不说,没来的把手举起来!很好,都来了! 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大家应该相互原谅。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得七八国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你们大家都是笔杆子里爬出来的,我是炮筒子里钻出来的。今天来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对牛弹琴,也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了。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举双手赞成。就一条,行人靠右走,著实不妥。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立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呢?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第三个纲目,学生篮球赛,肯定是总务长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会那么穷酸?十来个人穿著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多不雅观。*展开全部忽见天边一火2113练,莫非玉帝在抽烟5261?如果玉帝不抽烟,为何天边一闪4102电?大明湖,1653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叶上趴蛤蟆,咕嘎咕嘎又咕嘎。趵突泉,泉突趵,三个泉眼一般粗;咕嘟咕嘟往外冒,咕嘟咕嘟又咕嘟。远看佛山黑糊糊,上边细来下边粗;有朝一日倒过来,下边细来上边粗。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本回答被网友采纳*展开全部会点诗,一2113般都是打油诗.你去搜下5261能看见,写他的笑话的不多4102... 〖韩复榘作诗〗 军阀韩复榘喜1653任山东省主席时,欢舞文弄墨,常常弄出笑话来。一次,齐鲁大地上雷声隆隆,韩复榘诗性大发,随即吟出一首《咏闪电》诗: 忽见天边一火练,莫非玉帝在抽烟? 如果玉帝不抽烟,为何天边一闪电? 有一日,同僚们陪着韩复榘游览济南名胜。首先游览了大明湖,大明湖有刘凤诰题联: 四面荷花三面柳; 一城山色半城湖。 同僚们对于此联及书法给予高度评价。韩复榘以为同僚们意在取笑他是个大老粗。于是,对同僚们说:“大明湖此时正是春暖荷花开,水清蛤蟆叫,如此大好景致,理应作诗助兴。”同僚们都急忙附和道:“理应,理应,敬请韩主席作诗,吾等洗耳恭听。”韩复榘一脸春风得意之状,摇头晃脑地做诗一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叶上趴蛤蟆,咕嘎咕嘎又咕嘎。 同僚们哈哈大笑:“主席诗才,好诗,好诗。”从大明湖出来,又去了趵突泉。趵突泉边建有女词人李清照祠,文化气氛比较浓。韩复榘问:“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有随从回答:“是南宋时的一个女词人。”面对趵突泉,韩复榘雅兴大发“不就是个写诗作词的嘛!”又口占一首: 趵突泉,泉突趵,三个泉眼一般粗; 咕嘟咕嘟往外冒,咕嘟咕嘟又咕嘟。 吟毕,同僚们都竖起大拇指:“好诗,好诗,主席才思敏捷。” 最后,游览了千佛山。游览完毕,已是黄昏时分。在下山的路上,有同僚提议:“韩主席今日游济南三大胜地,大明湖、趵突泉二处皆做诗留念,千佛山乃名山也,若无诗,岂不遗憾!”老韩听罢,回过头去,望着千佛山,双手抱于胸前,又诗兴大发,口占一首,叫人笔录下来,诗曰: 远看佛山黑糊糊,上边细来下边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下边细来上边粗。 韩复榘日做三诗,不几日即传遍了泉城济南,成为人们街头巷尾的笑谈。 〖韩复榘审案〗 韩复榘统治山东后,在司法方面颇有自己的特点。在司法机构上,他基本上建立了国党所规定的一套机构,而其亲自审案则是独出心裁,别具一格,这是韩复榘其人突出的特点之一。 韩复榘审案,常常信口开河,满嘴呓语。一次,他审问一个偷鸡的和一个偷牛的这桩案子。按说,偷鸡和偷牛都算不了什么大了不起的事,处以罚款,棍责或科役即可了结,而且应当偷鸡者从轻,偷牛者从重。对偷鸡的说:“你这小子真胆大妄为,鸡一抓就嘎嘎地直叫,这样你竟敢偷它,那你什么事不敢做呀?殊为可恶,枪毙!”他又对偷牛的说:“牛不声不响的,还可以偷,你没有什么罪,开释!” 1935年,韩复榘视察临沂县审问两姓仇杀案子。有唐姓一家在1925年被王家杀死6口人;1930年唐家复仇,又把王家杀死7口人。韩稍知大略后便问唐家:“你家还有多少人?”唐家答:“有11口人,老的已84岁,小的才12岁。”韩复榘听后毫不思索地说:“把唐姓全家11口全部拿到,一律枪毙。”临沂县长在旁插言:“王家也杀了人。”韩复榘却说:“民国十四年我还没有来做主席,王家杀人,我不管;民国十九年我已做了山东主席,唐家敢于乱杀人,那不成。你不要多说话!”吓得县长没敢再作声。当时随韩复榘巡案的参议张联升说:“请主席把80多岁的老人放了吧。”韩说:“留下也会哭死的,还是一齐杀了好。”遂将唐姓一家老小11口全部杀光,而王家却安然无事。 韩复榘扩军〗 韩复榘给其公务员规定了严格的工作时间表。省府各机关早5点半起床(夏季更早),晚9点熄灯。除上、下午办公外,早晨还进行朝会,下午要定时阅报。进行朝会是山东公务员工作生活的一个最明显的特点。 韩复榘崇尚武力,统治山东之后,则更是如此。拼命地扩充军队,并对军队严加训练。因此在主鲁时期,军事实力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但是,蒋介石为削弱军阀的势力,加强自己的统治,下命令各军缩小编制。如照此办理,韩军就只剩下3个师18个团,加上手枪旅两团,总共才有20个团,4万多人,也就是说,韩军要砍掉20个团。扩军心切的韩复榘自然不会甘心。于是以“编余军官过多”为借口,请准仍保留乔立志的第74师。另外,新编制师内并无炮兵团,他又请求保留了原有的3个炮兵团。名为缩编,其实人数较前并无多大变化。 韩复榘对军队的军风军纪,要求极严。军人上街,要求更严,必须由官佐带领,排着整齐的队伍行进,并按着步伐的节拍高唱《满江红》、《苏武牧羊》、《救亡进行曲》等歌曲。 〖韩复榘微服私访〗 1930年9月5日,草莽英雄韩复榘被任命为山东省主席,正式成为独霸一方的土皇帝。在统治期间,他经常外出明察暗访,有时带几个随从去明察,有时则模仿“巡抚大人”只身微服私访,留下了不少趣闻。 撞出个科员 一天,天刚蒙蒙亮,韩复榘就衣饰朴陋地只身一人骑车私访,看上去像个传令兵。突然,一个行人急匆匆地迎面走来,把韩复榘的车子给撞倒了。韩复榘掉在泥沼中,衣服和鞋子都弄脏了。韩复榘大为光火,爬起来抓住那人说:“你没有长眼睛吗,往车子上撞!我的衣服脏了,你得赔钱!” 谁知那人并不理会,急慌慌地挣脱手就想逃。韩复榘更加恼怒,便问:“你是什么人,敢如此不讲道理?” 那人说:“你的衣服能值几个钱?不是我吝啬,我实在是有刻不容缓的急事。” 韩复榘问:“你有什么急事?” 那人答道:“我有财政厅的事。” 韩复榘复问:“你是什么人?” 那人说:“我是财政厅的书记员。今天韩主席召集开会,时间快到了,岂敢延误一分一秒?”接着又告诉了他的地址,说:“你晚上到我家去,我一定赔你衣服钱,现在没时间跟你理论。”说完,便挣脱了手,一溜烟地跑了。 韩复榘望着他的背影站了许久,心想此人对参加会议如此认真,精神可嘉。 第二天,韩复榘召见财政厅长王向荣,询问财政厅有无此人。王向荣想了想说:“我想起来了,有这么一个人,他司状誊录,是个小差使。”转头又问韩复榘:“主席为何认识他?” 韩复榘说:“不必多问,如有科员空缺,即可提拔他。” 王向荣回去后,心想此人定与主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不等科员出缺,就立即把他提拔了。 施巧计“济贫” 有一次,一个农民推着一车陶器进城,不巧被骑着自行车私访的韩复榘撞倒,一车陶器散了一地。这车陶器可是穷人的命根子,于是,这个农民心疼得直跺脚,像是要哭的样子。韩复榘见状,就掏出一张名片给他说:“你不要着急,你到前面那个衙门去,把这张名片交给站岗的卫兵,他就帮你找到我,到时我赔你钱。”说完,他就骑车先回省政府了。 这位农民无奈,只好按照韩复榘说的办法,推着车子到了省府门外。卫兵见有韩主席的名片,忙报告班长向韩复榘请示。韩复榘一面令农民进见,一面叫人穿便衣到一家糖果店称两斤糖果。 韩复榘在私访中得知糖果店的店主惟利是图,经常缺斤少两。糖果买回后,韩复榘就叫人称了一称,果然少了半斤。韩复榘立即下令传来店主,训斥说:“你卖糖果短秤,得罚你50元,以后可不许再短秤!”店主无可奈何,只好乖乖交出50元钱来。于是,韩复榘把这50元钱和糖果转付给农民,作为赔偿费。这位农民千恩万谢之后才离去。 咏闪电 忽然天空一火燫 可能神仙要抽烟 如果不是要抽烟 为何又是一火燫 咏泰山 远看泰山黑乎乎 上头细来下头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 下头细来上头粗 大明湖 大明湖 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趵突泉 趵突泉,泉趵突 三个眼子一样粗 咕嘟咕嘟直咕嘟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韩复渠的演讲奇文 诸位、各位、在齐位: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就是演讲的天气。来宾十分茂盛,敝人也实在感冒。今天来的人不少咧,看样子大体有8/5啦,来到的不说,没来的把手举起来!很好,都来了! 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大家应该相互原谅。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得七八国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你们大家都是笔杆子里爬出来的,我是炮筒子里钻出来的。今天来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对牛弹琴,也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了。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举双手赞成。就一条,行人靠右走,著实不妥。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立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呢?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第三个纲目,学生篮球赛,肯定是总务长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会那么穷酸?十来个人穿著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争我抢的。 今天这里没有外人,也没有坏人,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三个机密:第一个机密暂时不能告诉大家,第二个机密的内容跟第一个机密一个样,第三个机密前面两点已经讲了,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诸位!满意请采纳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展开全部楼上的全是张宗昌的诗作。*展开全部比较著名2113的有以下几首: 话说山5261东济南三圣地: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4102 韩复榘分别去游玩,先到1653大明湖,觉得风景不错,于是作诗一首: 大明湖,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跳,一蹦达。 手下听后拍手称好。韩复榘心情甚好,就去趵突泉游玩,又作诗一首: 趵突泉,泉趵突。 趵突泉水咕嘟嘟。 咕嘟咕嘟咕嘟嘟 咕嘟嘟嘟嘟…… 手下人又拍手称好,说千年难遇的好诗。韩复榘自信心大受鼓舞,于是去千佛山游玩,并且作诗一首: 千佛山啊千佛山。 上头尖来下头宽。 有朝一日倒过来。 么年? 下头尖来上头宽。www.shufadashi.com*�ɼ*�

基本信息

鰀鰀 拼音:huàn

答: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在民国二十年左右他盘踞山东,不到十年光景,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 他不管犯罪不犯罪,就看他问案子的时后高兴不高兴了。那位说

部首:鱼,部外笔画:9,总笔画:20,笔顺:撇折竖折横竖横捺捺捺捺撇捺捺撇横横撇折捺

答:1938年1月,原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在武汉被国民政府军委会组织军事法庭审判处决。这是中日开战以来第一个被军法处死的国民党高级

五笔86&98:QOEC 仓颉:NFBME

答: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虽然文化不多,却给人们尤其为其身后的中国人带来了诸多快乐。有例为证。 一次,韩复榘主席挺胸凸肚出现在齐鲁大学校庆演讲台上。

笔顺编号:35251214444344311354 四角号码:22347 UniCode:CJK 统一汉字 U+9C00

古籍解释

答:矩矱: 1. 规矩法度。《楚辞·离骚》:“曰勉升降以上下兮,求矩矱之所同。” 王逸 注:“矩,法也;矱,於缚切,度也。” 汉 严忌 《哀时命》:“上

康熙字典

【亥集中】【鱼字部】 鰀

答:历史评价 梁漱溟对韩复榘的评价是:“韩复榘作战英勇,又比较有文化,方深得冯玉祥的重用和信任,一步步提拔,而成为冯手下的一员大将。后来他离冯投蒋,去

【集韵】同鲩。[1]

参考资料
  • [1]
  • [2]

展开全部  2113〖韩复榘作诗〗  军阀韩复5261榘喜任山东省主席4102时,欢舞文弄墨,常常弄出笑话来。一1653次,齐鲁大地上雷声隆隆,韩复榘诗性大发,随即吟出一首《咏闪电》诗:  忽见天边一火练,莫非玉帝在抽烟?  如果玉帝不抽烟,为何天边一闪电?  有一日,同僚们陪着韩复榘游览济南名胜。首先游览了大明湖,大明湖有刘凤诰题联:  四面荷花三面柳;  一城山色半城湖。  同僚们对于此联及书法给予高度评价。韩复榘以为同僚们意在取笑他是个大老粗。于是,对同僚们说:“大明湖此时正是春暖荷花开,水清蛤蟆叫,如此大好景致,理应作诗助兴。”同僚们都急忙附和道:“理应,理应,敬请韩主席作诗,吾等洗耳恭听。”韩复榘一脸春风得意之状,摇头晃脑地做诗一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叶上趴蛤蟆,咕嘎咕嘎又咕嘎。  同僚们哈哈大笑:“主席诗才,好诗,好诗。”从大明湖出来,又去了趵突泉。趵突泉边建有女词人李清照祠,文化气氛比较浓。韩复榘问:“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有随从回答:“是南宋时的一个女词人。”面对趵突泉,韩复榘雅兴大发“不就是个写诗作词的嘛!”又口占一首:  趵突泉,泉突趵,三个泉眼一般粗;  咕嘟咕嘟往外冒,咕嘟咕嘟又咕嘟。  吟毕,同僚们都竖起大拇指:“好诗,好诗,主席才思敏捷。”  最后,游览了千佛山。游览完毕,已是黄昏时分。在下山的路上,有同僚提议:“韩主席今日游济南三大胜地,大明湖、趵突泉二处皆做诗留念,千佛山乃名山也,若无诗,岂不遗憾!”老韩听罢,回过头去,望着千佛山,双手抱于胸前,又诗兴大发,口占一首,叫人笔录下来,诗曰:  远看佛山黑糊糊,上边细来下边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下边细来上边粗。  韩复榘日做三诗,不几日即传遍了泉城济南,成为人们街头巷尾的笑谈。  〖韩复榘审案〗  韩复榘统治山东后,在司法方面颇有自己的特点。在司法机构上,他基本上建立了国党所规定的一套机构,而其亲自审案则是独出心裁,别具一格,这是韩复榘其人突出的特点之一。  韩复榘审案,常常信口开河,满嘴呓语。一次,他审问一个偷鸡的和一个偷牛的这桩案子。按说,偷鸡和偷牛都算不了什么大了不起的事,处以罚款,棍责或科役即可了结,而且应当偷鸡者从轻,偷牛者从重。对偷鸡的说:“你这小子真胆大妄为,鸡一抓就嘎嘎地直叫,这样你竟敢偷它,那你什么事不敢做呀?殊为可恶,枪毙!”他又对偷牛的说:“牛不声不响的,还可以偷,你没有什么罪,开释!”  1935年,韩复榘视察临沂县审问两姓仇杀案子。有唐姓一家在1925年被王家杀死6口人;1930年唐家复仇,又把王家杀死7口人。韩稍知大略后便问唐家:“你家还有多少人?”唐家答:“有11口人,老的已84岁,小的才12岁。”韩复榘听后毫不思索地说:“把唐姓全家11口全部拿到,一律枪毙。”临沂县长在旁插言:“王家也杀了人。”韩复榘却说:“民国十四年我还没有来做主席,王家杀人,我不管;民国十九年我已做了山东主席,唐家敢于乱杀人,那不成。你不要多说话!”吓得县长没敢再作声。当时随韩复榘巡案的参议张联升说:“请主席把80多岁的老人放了吧。”韩说:“留下也会哭死的,还是一齐杀了好。”遂将唐姓一家老小11口全部杀光,而王家却安然无事。  韩复榘扩军〗  韩复榘给其公务员规定了严格的工作时间表。省府各机关早5点半起床(夏季更早),晚9点熄灯。除上、下午办公外,早晨还进行朝会,下午要定时阅报。进行朝会是山东公务员工作生活的一个最明显的特点。  韩复榘崇尚武力,统治山东之后,则更是如此。拼命地扩充军队,并对军队严加训练。因此在主鲁时期,军事实力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但是,蒋介石为削弱军阀的势力,加强自己的统治,下命令各军缩小编制。如照此办理,韩军就只剩下3个师18个团,加上手枪旅两团,总共才有20个团,4万多人,也就是说,韩军要砍掉20个团。扩军心切的韩复榘自然不会甘心。于是以“编余军官过多”为借口,请准仍保留乔立志的第74师。另外,新编制师内并无炮兵团,他又请求保留了原有的3个炮兵团。名为缩编,其实人数较前并无多大变化。  韩复榘对军队的军风军纪,要求极严。军人上街,要求更严,必须由官佐带领,排着整齐的队伍行进,并按着步伐的节拍高唱《满江红》、《苏武牧羊》、《救亡进行曲》等歌曲。  〖韩复榘微服私访〗  1930年9月5日,草莽英雄韩复榘被任命为山东省主席,正式成为独霸一方的土皇帝。在统治期间,他经常外出明察暗访,有时带几个随从去明察,有时则模仿“巡抚大人”只身微服私访,留下了不少趣闻。  撞出个科员  一天,天刚蒙蒙亮,韩复榘就衣饰朴陋地只身一人骑车私访,看上去像个传令兵。突然,一个行人急匆匆地迎面走来,把韩复榘的车子给撞倒了。韩复榘掉在泥沼中,衣服和鞋子都弄脏了。韩复榘大为光火,爬起来抓住那人说:“你没有长眼睛吗,往车子上撞!我的衣服脏了,你得赔钱!”  谁知那人并不理会,急慌慌地挣脱手就想逃。韩复榘更加恼怒,便问:“你是什么人,敢如此不讲道理?”  那人说:“你的衣服能值几个钱?不是我吝啬,我实在是有刻不容缓的急事。”  韩复榘问:“你有什么急事?”  那人答道:“我有财政厅的事。”  韩复榘复问:“你是什么人?”  那人说:“我是财政厅的书记员。今天韩主席召集开会,时间快到了,岂敢延误一分一秒?”接着又告诉了他的地址,说:“你晚上到我家去,我一定赔你衣服钱,现在没时间跟你理论。”说完,便挣脱了手,一溜烟地跑了。  韩复榘望着他的背影站了许久,心想此人对参加会议如此认真,精神可嘉。  第二天,韩复榘召见财政厅长王向荣,询问财政厅有无此人。王向荣想了想说:“我想起来了,有这么一个人,他司状誊录,是个小差使。”转头又问韩复榘:“主席为何认识他?”  韩复榘说:“不必多问,如有科员空缺,即可提拔他。”  王向荣回去后,心想此人定与主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不等科员出缺,就立即把他提拔了。  施巧计“济贫”  有一次,一个农民推着一车陶器进城,不巧被骑着自行车私访的韩复榘撞倒,一车陶器散了一地。这车陶器可是穷人的命根子,于是,这个农民心疼得直跺脚,像是要哭的样子。韩复榘见状,就掏出一张名片给他说:“你不要着急,你到前面那个衙门去,把这张名片交给站岗的卫兵,他就帮你找到我,到时我赔你钱。”说完,他就骑车先回省政府了。  这位农民无奈,只好按照韩复榘说的办法,推着车子到了省府门外。卫兵见有韩主席的名片,忙报告班长向韩复榘请示。韩复榘一面令农民进见,一面叫人穿便衣到一家糖果店称两斤糖果。  韩复榘在私访中得知糖果店的店主惟利是图,经常缺斤少两。糖果买回后,韩复榘就叫人称了一称,果然少了半斤。韩复榘立即下令传来店主,训斥说:“你卖糖果短秤,得罚你50元,以后可不许再短秤!”店主无可奈何,只好乖乖交出50元钱来。于是,韩复榘把这50元钱和糖果转付给农民,作为赔偿费。这位农民千恩万谢之后才离去。  咏闪电  忽然天空一火燫  可能神仙要抽烟  如果不是要抽烟  为何又是一火燫  咏泰山  远看泰山黑乎乎  上头细来下头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  下头细来上头粗  大明湖  大明湖 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趵突泉  趵突泉,泉趵突  三个眼子一样粗  咕嘟咕嘟直咕嘟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韩复渠的演讲奇文  诸位、各位、在齐位: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就是演讲的天气。来宾十分茂盛,敝人也实在感冒。今天来的人不少咧,看样子大体有8/5啦,来到的不说,没来的把手举起来!很好,都来了!  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大家应该相互原谅。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得七八国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你们大家都是笔杆子里爬出来的,我是炮筒子里钻出来的。今天来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对牛弹琴,也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了。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举双手赞成。就一条,行人靠右走,著实不妥。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立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呢?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第三个纲目,学生篮球赛,肯定是总务长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会那么穷酸?十来个人穿著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争我抢的。  今天这里没有外人,也没有坏人,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三个机密:第一个机密暂时不能告诉大家,第二个机密的内容跟第一个机密一个样,第三个机密前面两点已经讲了,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诸位!*展开全部你所选择的满意2113回答据我所知是混淆了,5261上面列举的打油诗4102应该是军阀张宗昌写的,我可以举1653一例, 俺也写个大风的歌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这里面就直接说出他的名字了。实际上韩复榘是个比较有文化涵养的人,这在百度百科里有说明,我就不赘述。当然我也没有深入研究,究竟谁对谁错我没法判断。参考资料:百度百科、一本杂志(忘了)*展开全部据考证韩复榘没有诗作2113留存,写的打油诗都是张宗昌的5261,单从书法上看就能看出区4102别,其实韩复榘的书1653法还是有点造诣的,不像张宗昌写的那小学生字,不要信那些粘贴党的,啥也不知道就会复制粘贴,你可以查查他俩的书法一看便知*展开全部忽见天边一火练,莫非玉帝在抽烟?  如果玉帝不抽烟,为何天边一闪电?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叶上趴蛤蟆,咕嘎咕嘎又咕嘎。*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