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贾直介绍 了解贾直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贾人 贾祸 贾勇2113 贾桂 贾竖 贾商 贾生 贾胡5261 贾客 贾誉 贾师 贾傅4102 贾市 贾帆 贾道 贾诚 贾利1653 贾害 贾子 贾马 贾余 贾贸 贾风 贾楚 贾舶 贾贩 贾阁 贾田 贾肆 贾直 贾炫 贾仇 贾业 贾正 贾娘 贾董 贾舟 贾用 贾民 贾盗 贾怨 贾孙 贾奇 贾殃 贾物 贾国 贾伴 贾区 贾值 贾店 贾侩 贾欺 贾鬻 贾官 贾儿 贾终 贾售 贾憎 贾粥 贾怠 贾鵩 贾资 贾屈 贾服 贾郭 贾作 贾惠 贾盭 贾贷 贾衅 贾息 贾技 商贾 行贾 巨贾 富贾 良贾 半贾 善贾 海贾 屈贾 市贾 服贾 大贾 坐贾 书贾 郑贾 班贾 耿贾 饰贾 刘贾 豪贾 上贾 终贾 坊贾 廉贾 平贾 远贾 贪贾 舶贾 工贾 流贾 储贾 贵贾 待贾 减贾 贝贾 货贾 成贾 鹾贾 豫贾 通贾 客贾 贩贾 胡贾 二贾 赝贾 百贾 游贾 蓄贾 官贾 盐贾 强贾 炫贾 贫贾 枚贾 孔贾 寇贾 决贾 贱贾 谐贾 猾贾 挜贾 余勇可贾 多财善贾 富商大贾 善贾而沽 直言贾祸 待贾而沽 鸿商富贾 良贾深藏 多钱善贾 炫玉贾石 富商巨贾 衔玉贾石 南贩北贾 豪商巨贾 富商蓄贾 炫玉贾石*展开全部贾岛2113 贾屁5261 和屁 巴巴 狗屎4102 没有了1653*展开全部姓贾*展开全部商贾www.shufadashi.com*�ɼ*�

jiǎ zhí

答:您好!您可以就近选择以下几个专卖店: 淮海中路819号 杨树浦路2866号上海国际时尚中心5号楼335 斯凯奇(友谊商城万源路):沪闵路7250号F4层409 斯凯奇(浦东

 ㄐㄧㄚˇ ㄓㄧˊ

答:用贾字怎么组词 : 贾人、 商贾、 贾祸、 贾郭、 贾肆、 廉贾、 舶贾、 贾物、 贾舟、 贩贾、 决贾、 枚贾、 强贾、 贾资、 贾道、 贫贾、 贾誉、 贾殃、 平贾、 贾国、

 贾直(賈直) 

答:直的部首:目 直 [zhí] [释义] 1.不弯曲。 2.把弯曲的伸开。 3.公正合理。 4.爽快,坦率。 5.一个劲儿地,连续不断。 6.竖,与“横”相对。

见“ 贾值 ”。

答:贾人 贾祸 贾勇 贾桂 贾竖 贾商 贾生 贾胡 贾客 贾誉 贾师 贾傅 贾市 贾帆 贾道 贾诚 贾利 贾害 贾子 贾马 贾余 贾贸 贾风 贾楚 贾舶 贾贩 贾阁 贾田 贾肆 贾直 贾炫 贾仇 贾业 贾正 贾娘 贾董 贾舟 贾用 贾民 贾盗 贾怨 贾孙 贾奇 贾殃 贾物 贾

展开全部陶潜,字元亮,年2113轻的时候志向5261高远,学识渊博,善于写作。天资聪明4102而不拘小节1653,以真性情而高兴。曾写作《五柳先生传》,说:“看我所住得环境,不能挡风遮阳。穿着简陋,经常没有吃喝,又怎么样呢。”他自己这么说,当时的人也这样说。当有亲朋带着酒菜去找他,他也不推辞。。每当喝醉的时候,就舒舒服服的睡觉。从没有高兴或生气的样子,只是见酒就喝,如果没酒,也可以不停的吟诵。他不懂音乐,却有一张素琴,弦也不调音,每当朋友门来喝酒。就弹琴唱歌,说:“只要能领会琴中的乐趣,就不用在意音准不准啊!”*展开全部  贾2113充,字公闾,是平阳襄陵人。父亲贾逵,是魏豫5261州刺史、阳里亭侯。贾逵4102晚年才1653生下贾充,说日后当会有充满里巷的喜庆,因而以“充”、“间”作为名和字。贾充少年丧父,服丧以孝闻名。承袭父亲的侯爵。官拜尚书郎,主持勘定科令,兼度支考课。辨析典章节制调度,在办事上都得以应用。积功迁任黄门侍郎、汲郡典农中郎将。参与大将军军事,跟从景帝在乐嘉讨伐母丘俭、文钦。皇帝病重,回许昌,留下贾充监督诸军事,因为有功增加封邑三百五十户。  后任文帝大将军司马,转任右长史。文帝刚执掌朝廷大权,恐怕四方边镇有异议,派买充到诸葛诞那裹,商量准备伐吴,暗中观察其中的变化。贾充论说了时事后,趁势对诸葛涎说:“天下都希望挥代,君以为怎么样?”诸葛诞严厉地说:“你不是贾豫州的儿子吗?世代蒙受魏的恩宠,怎么能想把国家交给别人呢!如果洛阳城内有难,我会为魏而死。”买充默默不语。等到回京,对文帝说:“诸葛诞两度驻守扬州,威严名望一向显著,能得到别人的拼死效力。观察他的规划谋略,是必定要反叛的。假如征召他,会促使他反叛然而祸患小;如果不征,反叛会推迟然而祸患大。”文帝于是征召诸葛诞任司空,而诸葛诞果然反叛。买充又跟从征伐诸葛诞,献计说:“楚兵轻装但锐利,如果深挖沟高筑垒来逼近叛贼城池,可以不战而胜。”文帝听从了他。攻破城池,文帝登上营垒慰劳贾充。文帝先回洛阳,派贾充统管后事。进爵为宣阳乡侯,增加封邑一千户。迁任廷尉,贾充很擅长法理,有纠正错案的名声。  转任中护军,高贵乡公攻打相府时,贾充率领众人在南阙迎战。军队将要战败,骑督成悴的弟弟太子舍人成济对买充说:“今天的事怎么办?”买充说:“公养了你们这些人,止是为今天,还有什么可疑虑的!”成济于是抽出戈进犯高贵乡公的车驾。等到常道乡公即位,进封为安阳乡侯,增加封邑一千二百户,统领城外诸军,加任散骑常侍。  钟会在蜀谋反,文帝令贾充持节,以本官都督关中、陇右诸军事,向西占据汉中,还没到钟会就死了。当时军队国家多事,朝廷的机密,贾充都参与筹划。文帝很是信任器重贾充,与裴秀、王沈、羊枯、荀勖一同接受心腹重任。文帝又命令贾充修订法律。使用金章,赐上等宅第一所。五等爵位刚建立,封为临沂侯,作为晋有大功勋者,深深地被宠信和特殊对待,俸禄赏赐常优于其他官员。  贾充有舞文弄墨的才能,能观察上方的旨意。当初,文帝以景帝宏大佐助王业,将要把王位传给舞阳侯司马攸。买充称颂武帝宽厚仁慈,而且又是长子,有做君王的德行,应该继承王位。等到文帝病卧在床上,武帝询问后事。文帝说:“了解你的是贾公闾啊。”武帝继承王位,拜贾充为晋国卫将军、仪同三司、给事中,改封为临颖侯。等到接受挥让,贾充因为参与建立国家昌明天命,转任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改封鲁郡公,母亲柳氏为鲁国太夫人。  买充制定的新法律颁布以后,百姓感到便利。诏书说:“汉代以来,法令严峻。因而从漠元帝、汉成帝时代,到建安、嘉平之间,都想分析旧的典章,删定改革刑律。因著述规模宏大,历经多年没有成功。先帝怜悯善良的百姓陷于细密的法网,亲自发出仁德的声音,整理修正名实。车骑将军买充,辅助光大圣意,咨询善道。太傅郑冲,又与司空荀颢、中书监荀勖、中军将军羊枯、中护军王业,及廷尉杜友、守河南尹杜预、散骑侍郎裴楷、颖Jl!太守周雄、齐相郭颀、骑都尉成公绥荀辉、尚书郎柳轨等,主持此事。我每每看到他们的用心,常感慨地称赞他们。如今法律已经完成,开始在天下颁布,刑罚宽松禁令简化,足以符合先旨。过去萧何因为修定法律受封,叔孙通因为制定仪礼任奉常,赐金五百斤,弟子都为郎官。建立功勋完成事业,是古代所看重的。白太傅、车骑以下,都加以俸禄赏赐,详细做法依照旧有的典章。”于是赐贾充子弟一人任关内侯,绢五百匹。贾充坚决推辞,皇帝不许。  后来代替裴秀任尚书令,常侍、车骑将军的职位依旧。不久改常侍为侍中,赐绢七百匹。因母亲丧事离职,下韶书派遣黄门侍郎慰问。又因为东南方有事,派典军将军杨嚣宣读旨意,让买充六十天后回朝廷。  充立执政,致力农业节省用度,合并官吏减省职位,皇帝称赞他。又因为文武各有特长,请求撤销他所统领的兵士。等到羊祜等人出外镇守,玺室又上表想在边境立功,皇帝都不同意。从容任职,褒贬在于自己,很喜欢推举人才,每逢有所荐举,必定自始至终地规划安排,因此士人很多都归附他。皇帝的舅舅王恂曾诋毁贾充,而置立更加举进王饱。有时有背着买立耍弄权贵的人,贾充都表面上用真情相待。然而贾充没有正直公正的操守,不能端正自身为下属作表率,专门靠谄媚取悦于人。  侍中任恺、中书令庾纯等人刚直坚守公正,都厌恶他。又因为买充的女儿做了齐王妃,恐怕日后势力更盛。等到氐、羌反叛,当时皇帝为此十分忧虑,{继于是进言,请求派买充镇守关中。于是下诏书说:“秦凉两处边境,连年屡次打败仗,胡虏放纵暴行,百姓遭难。于是使得外族人受到鼓动,祸害殃及中原地区。即便是吴、蜀的侵犯,也没到如此地步。实在是由于在职的官吏不足以对内安抚夷夏,对外镇慑丑类叛逆,轻率地用兵而不能充分发挥出力量。如果不任用心腹重臣,委以重任责求成功,彻底匡正原来的弊端,恐怕祸患会没完没了。每当想到边境的灾难,就废寝忘食。侍中、守尚书令、车骑将军买充,超俗的气量高大,见识深远,武有击退敌军的威风,文有治国的智慧,诚信能团结人心,名声威震国外。派他担负统率一方的重任,安定西夏,那么我就没有担心西方的忧虑,而远近都得以平安了。任命贾充为使持节、都督秦凉二州诸军事,侍中、车骑将军的职位依旧,赐给羽葆、鼓吹,给第一驸马。”朝廷中的贤良想要进忠规劝静言直谏的人,都庆幸贾充的调任,期望宏大惟新的教化。  贾充既然被外放任职,自以为失职,深深怨恨任恺,又无计可施。将要赴边镇,百官在夕阳亭为他饯行,荀勖与他私下交谈。贾充把自己的忧虑告诉他,荀勖说:“公,是国家的宰辅,而竟被一个人所约束,难道不太轻视人了吗!然而这次外出,推辞实在太难。惟有与太子结成婚姻,不用费事就自然可以留下了。”贾充说:“是这样。谁可以寄托心意呢?”荀勖回答说:“请让我去说此事。”不久荀勖侍奉宴饮,议论太子婚事,荀勖趁机说贾充的女儿才貌美好,应婚配在皇储宫中。而杨皇后及荀颛也都赞同。皇帝采纳了荀勖的意见。适逢京城下大雪,平地雪深二尺,军队不能出发。不久皇储该结婚,于是不再去西部。下诏令贾充官居本职。逭以前羊祜秘密启奏留下贾充,到这时,皇帝把这告诉买充。贾充谢羊祜说:“我这才知道您是个长者。”  那时吴国将领孙秀归降,拜为骠骑大将军。皇帝因为买充是旧臣,想改变朝廷班次,让车骑的位置在骠骑之上。贾充坚决推让,被皇上听从。不久迁任司空,侍中、尚书令、领兵依旧。  适逢皇帝卧病在床,贾充及齐王司马攸、荀勖参与医药。等到病愈,每人赐绢五百匹。起初,皇帝病重,朝廷归心于司马攸。河南尹夏侯和对贾充说:“您两个女婿,亲疏相等,立人当立德。”贾充不回答。等到皇帝病好时,听说此事,调夏侯和任光禄勋,剥夺贾充的兵权,而官位待遇没有改变。不久转任太尉、代理太子太保、录尚书事。咸宁三年,元旦那天El食,贾充请求让位,不被允许。另外用沛国的公丘扩大贾充的封地,更加受宠,朝廷大臣都很忌恨他。  河南尹王恂进言说:“弘训太后的牌位进入宗庙,配享于景皇帝,齐王司马攸不能行儿子的礼仪。”贾充议论认为:“根据礼,诸侯不能按对祖先的礼去祭天子,公子不能按对父亲的礼去祭先君,都说的是奉承皇统祭祀祖先,不是说不能恢复父祖关系。司马攸应服三年丧事,自然是按照做臣的礼制。”有关官吏上奏说:“如果依照贾充的议论,服儿子的丧服,行臣的礼制,以前是没有的。应该按照王恂的表章,司马攸的丧服按诸侯的惯例。”皇帝依从了买充的奏议。  伐吴的战役,诏书任命买充为使持节、假黄铁、大都督,总统六军,给羽葆、鼓吹、缇幢、兵士一万人、骑兵二千,设置左右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增加参军、骑司马各十人,帐下司马二十人,大车、官骑各三十人。贾充担心不能建立大功,上表陈述:“西部有昆夷的祸患,北部有幽并的战争,天下纷劳扰乱,粮食收成不好,起兵讨伐,恐怕不是时候。再说我年老了不能承担这一重任。”诏书说:“你不去,我就亲自去。”贾充不得已,这才接受节铁,统率中军,为各军节制调度,以冠军将军杨济为副手,向南到襄阳驻扎。吴国江陵几个太守都投降了,贾充就改在项驻扎。  王浚攻克武昌时,买充派使者上表说:“吴国不能完全平定,现在正值夏天,江淮低下潮湿,疾病瘟疫必定流行,应该召回诸军,为日后伐吴做准备。即便是腰斩张华,也不足以向天下人谢罪。”张华参与了平定吴国的策谋,因而买充这么说。中书监荀勖上奏,说应按贾充的表章办。皇帝不听。杜预听说贾充有奏章,急忙上表力争,说平定吴就在这两天。使者到了辗辕时,孙皓已经投降了。吴国被平定,收兵。皇帝派侍中程咸犒劳,赐买充帛八千匹,增加封邑八千户;分封侄孙贾畅新城亭侯,贾盖安阳亭侯;弟阳里亭侯贾混、侄孙关内侯买众增加封邑。  贾充本来没有南伐的谋略,全力劝谏又不被采用。等到军队出征并且平定了吴国,十分惭愧恐惧,商议要请罪。皇帝听说贾充要入宫,就先到束堂等他。免去他节钹、僚佐,仍旧假鼓吹、麾幢。买充和群臣献上报告事成的礼,请有关官吏准备这件事。皇帝谦让不许。  等到病重,上交印绶让位。皇帝派侍臣宣旨探问病情,殿中太医送上汤药,赏赐床帐钱帛,皇室的人包括皇太子都亲自去问候起居。太康三年四月去世,时年六十六岁。皇帝为他悲恸,派使持节、太常奉策追赠他为太宰,加授衮冕的服饰、绿縯绶、御剑,赐棺木、朝服一套、衣一套,大鸿胪监护丧事,假节铁、前后部羽葆、鼓吹、缇麾,大路、銮路、辊鲸车、帐下司马大车,椎斧文衣武士、轻车甲士。葬礼依照霍光及安平献王先例,给墓地一顷。与石苞等人因为辅佐帝王的功勋而附祭在皇室宗庙,谧号是武。追赠买充的儿子黎民为鲁殇公。  贾充的妻子广城君郭槐,生性妒忌。当初,黎民三岁,奶妈在门前抱着他。黎民看到买充进来,高兴地笑了,贾充过去抚摸他。郭槐看见了,说买充舆奶妈有私情,于是把奶妈鞭打致死。黎民怀念奶妈,生病死了。后来郭槐又生下个男孩,过周岁,又被奶妈抱着,买充用手摸孩子的头。郭氏怀疑奶妈,又杀掉了,儿子也因思念奶妈而死。买充于是没有后代继嗣。  等到贾充死后,郭槐就让外孙韩谧做黎民的儿子,继承买充。郎中令韩咸、中尉曹轸劝谏郭搜说:“根据礼制,正宗没有后代,用旁宗支系的儿子作后代,没有让异姓作后代的条文。不要让先公怀抱美德于地下,却使得好史官记载他的过失,那岂不令人痛心。”郭槐不听从。韩咸等人上书请求改立继承人,事情被压下来没上报。堑搂于是上表陈述立堕箠是翼室的遗愿。皇帝就下韶说:“太宰、鲁公贾充,崇大德行建立功勋,勤劳辅佐天命,辞世而去,每每让我悼念。再说继嗣者死得早,后人还没确立。古代诸国没有后嗣,用始封者的旁支来继承,而近代改为取消封国。至于周朝的公旦,汉代的萧何,或者预先确定嫡长子,或给元妃封爵,都是尊重显示他们的功勋,不同于常例。太宰平素选取外孙韩谧作长子黎民的后代。我私下裹考虑,外孙骨肉关系极亲近,推究恩情,合于人心。让韩谧作鲁公的世孙,来继承他的封国。假如不是功勋与太宰相同,始封没有后代与太宰一样,所选取的后人必定是自己的意愿选出的,可能不如太宰,都不能比照此例。”等到让礼官议定贾充的谧号,博士秦秀提议谧号叫荒,皇帝不采纳。博士段畅迎合皇上旨意,建议谧号叫武,皇帝逭才答应。从贾充死到下葬,助丧的赏赐达两千万。惠帝即位,买后专权,加赐贾充宗庙备有六佾的乐队,母亲郭氏为宜城君。等到郭氏死后,谧号是宣,特意加用特殊的礼仪。当时人们讥讽此事,但没有敢说话的人。  当初,贾充的前妻李氏贤淑美丽有好品行,生了两个女儿贾褒、买裕,买褒别名叫荃,裕别名叫浚。李氏的父亲李丰被诛,李氏获罪被流放。贾充后娶城阳太守郭配的女儿,也就是广城君。武帝登上皇位,李氏因为大赦得以回来,皇帝特地下韶让买充设置左右夫人,买充的母亲也让亘童去迎接奎旦回来。垫搀发怒,挽起袖子敷落贾充说:“刊改修订法律条令,完成辅佐天命的功业,也有我一份。李氏哪能与我并列!”贾充于是回答诏命,以谦让为托辞,说不敢享有两位夫人的盛礼,其实是怕郭氏。而买荃做了齐王司马攸的妃子,想让买充打发走郭氏而迎回她母亲。当时沛国刘含的母亲,以及皇帝之舅羽林监王卢的前妻,都是旦丘俊的孙女。这样的事例多了,向礼官质询,都不能决断。虽然不遣送走后妻,一般都分居两处私下往来。贾充自认为宰相是天下行为的准则,于是为李氏在永年里修建房屋而不来往。买荃、买浚常常号哭请求贾充,亘查终究不去。适逢贾直该去镇守阖右,公卿设帐祭路神,贾荃、买浚怕买充就此离去,于是排出帐幔来到座中,叩头流血,向买充及众官吏陈述母亲应该回家的道理。众人因为买荃是王妃,都惊起走散。买充很是惭愧惊愕,派黄门将她扶走。后来整搂的女儿做了皇太子妃,皇帝这才下诏断定如同李氏这一类情况的都不能重返家中,后来贾荃愤恨而死。  起初,郭槐想去看望李氏,买充说:“她有才气,你去还不如不去。”等到女儿做了妃子,郭槐遣才威仪盛大地出行。进门以后,李氏出来迎接,郭槐不自觉地腿发软,于是拜了两拜。从此以后,每逢买充出行,郭槐就派人寻找他,怕他去探望李氏。起初,贾充的母亲柳见古今看重节操义气,竟然不知道贾充与成济的事,认为成济不忠,屡次追着骂他。侍者们听到,没有不偷偷笑的。等到将要去世,买充问她还想说什么,翅说:“我让你去迎接奎圭遍你尚且不肯,还问别的事!”于是不说话。等到贾充死后,李氏的两个女儿想让母亲拊葬,买后不答应。等到买后被废,李氏才得以合葬。李氏作《女训》流行于世。【原文】  贾充,字公闾,平阳襄陵人也。父逵,魏豫州刺史、阳里亭侯。逵晚始生充,言后当有充闾之庆,故以为名字焉。充少孤,居丧以孝闻。袭父爵为侯。拜尚书郎,典定科令,兼度支考课。辩章节度,事皆施用。累迁黄门侍郎、汲郡典农中郎将。参大将军军事,从景帝讨毌丘俭、文钦于乐嘉。帝疾笃,还许昌,留充监诸军事,以劳增邑三百五十户。  后为文帝大将军司马,转右长史。帝新执朝权,恐方镇有异议,使充诣诸葛诞,图欲伐吴,阴察其变。充既论说时事,因谓诞曰:“天下皆愿禅代,君以为如何?”诞历声曰:“卿非贾豫州子乎,世受魏恩,岂可欲以社稷输人乎!若洛中有难,吾当死之。”充默然。及还,白帝曰:“诞在再扬州,威名夙著,能得人死力。观其规略,为反必也。今征之,反速而事小;不征,事迟而祸大。”帝乃征诞为司空,而诞果叛。复从征诞,充进计曰:“楚兵轻而锐,若深沟高垒以逼贼城,可不战而克也。”帝从之。城陷,帝登垒以劳充。帝先归洛阳,使充统后事,进爵宣阳乡侯,增邑千户。迁廷尉,充雅长法理,有平反之称。  转中护军,高贵乡公之攻相府也,充率众距战于南阙。军将败,骑督成倅弟太子舍人济谓充曰:“今日之事如何?”充曰:“公等养汝,正拟今日,复何疑!”济于是抽戈犯跸。及常道乡公即位,进封安阳乡侯,增邑千二百户,统城外诸军,加散骑常侍。  钟会谋反于蜀,帝假充节,以本官都督关中、陇右诸军事,西据汉中,未至而会死。时军国多事,朝廷机密,皆与筹之。帝甚信重充,与裴秀、王沈、羊祜、荀勖同受腹心之任。帝又命充定法律。假金章,赐甲第一区。五等初建,封临沂侯,为晋元勋,深见宠异,禄赐常优于群官。  充有刀笔才,能观察上旨。初,文帝以景帝恢赞王业,方传位于舞阳侯攸。充称武帝宽仁,且又居长,有人君之德,宜奉社稷。及文帝寝疾,武帝请问后事。文帝曰:“知汝者贾公闾也。”帝袭王位,拜充晋国卫将军、仪同三司、给事中,改封临颍侯。及受禅,充以建明大命,转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更封鲁郡公,母柳氏为鲁国太夫人。  充所定新律既班于天下,百姓便之。诏曰:“汉氏以来,法令严峻。故自元成之世,及建安、嘉平之间,咸欲辩章旧典,删革刑书。述作体大,历年无成。先帝愍元元之命陷于密网,亲发德音,厘正名实。车骑将军贾充,奖明圣意,谘询善道。太傅郑冲,又与司空荀顗、中书监荀勖、中军将军羊祜、中护军王业,及廷尉杜友、守河南尹杜预、散骑侍郎裴楷、颍川太守周雄、齐相郭颀、骑都尉成公绥荀煇、尚书郎柳轨等,典正其事。朕每鉴其用心,常慨然嘉之。今法律既成,始班天下,刑宽禁简,足以克当先旨。昔萧何以定律受封,叔孙通以制仪为奉常,赐金五百斤,弟子皆为郎。夫立功立事,古之所重。自太傅、车骑以下,皆加禄赏。其详依故典。”于是赐充子弟一人关内侯,绢五百匹。固让,不许。  后代裴秀为尚书令,常侍、车骑将军如故。寻改常侍为侍中,赐绢七百匹。以母忧去职,诏遣黄门侍郎慰问。又以东南有事,遣典军将军杨嚣宣谕,使六旬还内。  充为政,务农节用,并官省职,帝善之,又以文武异容,求罢所领兵。及羊祜等出镇,充复上表欲立勋边境,帝并不许。从容任职,褒贬在已,颇好进士,每有所荐达,必终始经纬之,是以士多归焉。帝舅王恂尝毁充,而充更进恂。或有背充以要权贵者,充皆阳以素意待之。而充无公方之操,不能正身率下,专以谄媚取容。  侍中任恺、中书令庾纯等刚直守正,咸共疾之。又以充女为齐王妃,惧后益盛。及氐羌反叛,时帝深以为虑,恺因进说,请充镇关中。乃下诏曰:“秦凉二境,比年屡败,胡虏纵暴,百姓荼毒。遂使异类扇动,害及中州。虽复吴蜀之寇,未尝至此。诚由所任不足以内抚夷夏,外镇丑逆,轻用其众而不能尽其力。非得腹心之重,推毂委成,大匡其弊,恐为患未已。每虑斯难,忘寝与食。侍中、守尚书令、车骑将军贾充,雅量弘高,达见明远,武有折冲之威,文怀经国之虑,信结人心,名震域外。使权统方任,绥静西夏,则吾无西顾之念,而远近获安矣。其以充为使持节、都督秦凉二州诸军事,侍中、车骑将军如故,假羽葆、鼓吹,给第一驸马。”朝之贤良欲进忠规献替者,皆幸充此举,望隆惟新之化。  充既外出,自以为失职,深衔任恺,计无所从。将之镇,百僚饯于夕阳亭,荀勖私焉。充以忧告,勖曰:“公,国之宰辅,而为一夫所制,不亦鄙乎!然是行也,辞之实难,独有结婚太子,不顿驾而自留矣。”充曰:“然。孰可寄怀?”对曰:“勖请行之。”俄而侍宴,论太子婚姻事,勖因言充女才质令淑,宜配储宫。而杨皇后及荀顗亦并称之。帝纳其言。会京师大雪,平地二尺,军不得发。既而皇储当婚,遂不西行。诏充居本职。先是羊祜密启留充,及是,帝以语充。充谢祜曰:“始知君长者。”  时吴将孙秀降,拜为骠骑大将军。帝以充旧臣。欲改班,使车骑居骠骑之右。充固让,见听。寻迁司空,侍中、尚书令、领兵如故。  会帝寝疾,充及齐王攸、荀勖参医药。及疾愈,赐绢各五百匹。初,帝疾笃,朝廷属意于攸。河南尹夏侯和谓充曰:“卿二女婿,亲疏等耳,立人当立德。”充不答。及是,帝闻之,徙和光禄勋,乃夺充兵权,而位遇无替。寻转太尉、行太子太保、录尚书事。咸宁三年,日蚀于三朝,充请逊位,不许。更以沛国之公丘益其封,宠幸愈甚,朝臣咸侧目焉。  河南尹王恂上言:“弘训太后入庙,合食于景皇帝,齐王攸不得行其子礼。”充议以为:“礼,诸侯不得祖天子,公子不得祢先君,皆谓奉统承祀,非谓不得复其父祖也。攸身宜服三年丧事,自如臣制。”有司奏:“若如充议,服子服,行臣制,未有前比。宜如恂表,攸丧服从诸侯之例。”帝从充议。  伐吴之役,诏充为使持节、假黄钺、大都督,总统六师,给羽葆、鼓吹、缇幢、兵万人、骑二千,置左右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增参军、骑司马各十人,帐下司马二十人,大车、官骑各三十人。充虑大功不捷,表陈“西有昆夷之患,北有幽并之戍,天下劳扰,年谷不登,兴军致讨,惧非其时。又臣老迈,非所克堪。”诏曰:“君不行,吾便自出。”充不得已,乃受节钺,将中军,为诸军节度,以冠军将军杨济为副,南屯襄阳。吴江陵诸守皆降,充乃徙屯项。  王浚之克武昌也,充遣使表曰:“吴未可悉定,方夏,江淮下湿,疾疫必起,宜召诸军,以为后图。虽腰斩张华,不足以谢天下。”华豫平吴之策,故充以为言。中书监荀勖奏,宜如充表。帝不从。杜预闻充有奏,驰表固争,言平在旦夕。使及至轘辕,而孙皓已降。吴平,军罢。帝遣侍中程咸犒劳,赐充帛八千匹,增邑八千户;分封从孙畅新城亭侯,盖安阳亭侯;弟阳里亭侯混、从孙关内侯众增户邑。充本无南伐之谋,固谏不见用。及师出而吴平,大惭惧,议欲请罪。帝闻充当诣阙,豫幸东堂以待之。罢节钺、僚佐,仍假鼓吹、麾幢。充与群臣上告成之礼,请有司具其事。帝谦让不许。  及疾笃,上印绶逊位。帝遣侍臣谕旨问疾,殿中太医致汤药,赐床帐钱帛,自皇太子宗室躬省起居。太康三年四月薨,时年六十六。帝为之恸,使使持节、太常奉策追赠太宰,加衮冕之服、绿綟绶、御剑,赐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大鸿胪护丧事,假节钺、前后部羽葆、鼓吹、缇麾,大路、銮路、辒辌车、帐下司马大车,椎斧文衣武贲、轻车介士。葬礼依霍光及安平献王故事,给茔田一顷。与石苞等为王功配飨庙庭,谥曰武。追赠充子黎民为鲁殇公。  充妇广城君郭槐,性妒忌。初,黎民年三岁,乳母抱之当阁。黎民见充入,喜笑,充就而拊之。槐望见,谓充私乳母,即鞭杀之。黎民恋念,发病而死。后又生男,过期,复为乳母所抱,充以手摩其头。郭疑乳母,又杀之,儿亦思慕而死。充遂无胤嗣。及薨,槐辄以外孙韩谧为黎民子,奉充后。郎中令韩咸、中尉曹轸谏槐曰:“礼,大宗无后,以小宗支子后之,无异姓为后之文。无令先公怀腆后土,良史书过,岂不痛心。”槐不从。咸等上书求改立嗣,事寝不报。槐遂表陈是充遗意。帝乃诏曰:“太宰、鲁公充,崇德立勋,勤劳佐命,背世殂陨,每用悼心。又胤子早终,世嗣未立。古者列国无嗣,取始封支庶,以绍其统,而近代更除其国。至于周之公旦,汉之萧何,或豫建元子,或封爵元妃,盖尊显勋庸,不同常例。太宰素取外孙韩谧为世子黎民后。吾退而断之,外孙骨肉至近,推恩计情,合于人心。其以谧为鲁公世孙,以嗣其国。自非功如太宰,始封无后如太宰,所取必以己自出不如太宰,皆不得以为比。”及下礼官议充谥,博士秦秀议谥曰荒,帝不纳。博士段畅希旨,建议谥曰武,帝乃从之。自充薨至葬,赙赐二千万。惠帝即位,贾后擅权,加充庙备六佾之乐,母郭为宜城君。及郭氏亡,谥曰宣,特加殊礼。时人讥之,而莫敢言者。  初,充前妻李氏淑美有才行,生二女褒、裕,褒一名荃,裕一名浚。父丰诛,李氏坐流徙。后娶城阳太守郭配女,即广城君也。武帝践阼,李以大赦得还,帝特诏充置左右夫人,充母亦敕充迎李氏。郭槐怒,攘袂数充曰:“刊定律令,为佐命之功,我有其分。李那得与我并!”充乃答诏,托以谦冲,不敢当两夫人盛礼,实畏槐也。而荃为齐王攸妃,欲令充遣郭而还其母。时沛国刘含母,及帝舅羽林监王虔前妻,皆毌丘俭孙女。此例既多,质之礼官,俱不能决。虽不遣后妻,多异居私通。充自以宰相为海内准则,乃为李筑室于永年里而不往来。荃、浚每号泣请充,充竟不往。会充当镇关右,公卿供帐祖道,荃、浚惧充遂去,乃排幔出于坐中,叩头流血,向充及群僚陈母应还之意。众以荃王妃,皆惊起而散。充甚愧愕,遣黄门将宫人扶去。既而郭槐女为皇太子妃,帝乃下诏断如李比皆不得还,后荃恚愤而薨。初,槐欲省李氏,充曰:“彼有才气,卿往不如不往。”及女为妃,槐乃盛威仪而去。既入户,李氏出迎,槐不觉脚屈,因遂再拜。自是充每出行,槐辄使人寻之,恐其过李也。初,充母柳见古今重节义,竟不知充与成济事,以济不忠,数追骂之。侍者闻之,无不窃笑。及将亡,充问所欲言,柳曰:“我教汝迎李新妇尚不肯,安问他事!”遂无言。及充薨后,李氏二女乃欲令其母祔葬,贾后弗之许也。及后废,李氏乃得合葬。李氏作《女训》行于世。【《晋书》简介】 《晋书》,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龄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刘裕废晋帝自立,以宋代晋。该书同时还以“载记”形式,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原有叙例、目录各一卷,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记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今存一百三十卷。*展开全部贾充传,2113正元二年(公元255年)春,魏5261镇东将军(镇寿春)毌4102丘俭和扬州刺史1653文钦兴兵征讨魏执政大臣、大将军司马师。贾充跟随司马师与州刺史邓艾会师乐嘉城(在南顿县北四十里),打退了文钦军队的进攻,又在其他几路兵马配合下,扑灭了毌丘俭、文钦的反叛。叛乱平息后,司马师回许昌,留贾充监督诸军事。贾充因平乱有功,增邑三百五十户。司马师死后,司马昭继续执掌魏大权。贾充被作用为大将军司马,后又转为右长史。甘露二年(公元257年),魏征东大将军诸葛诞收养勇士,建造新城,图谋反叛。贾充向司马昭献计,请他派人去慰劳“四征”(魏设置征东将军屯兵淮南,征南将军屯兵襄阳、沔阳,防备东吴;征西将军屯兵关中、陇中,防备蜀汉;征北将军屯兵幽州、并州,防备鲜卑;这四个将军称作“四征”),借此窥察他们有无异变。司马昭就派贾充到淮南去劳军。贾充到了寿春,在同诸葛诞谈论时事的时候,装做很随便的样子,问诸葛诞:“天下人都希望看到推位让国,您以为如何?”诸葛诞听了这话,不由火起,厉声责备贾充说:“你难道不是贾豫州之子吗?你们父子都受了魏君的大恩,你怎么能想把社稷转给别人呢?老实告诉你,要是谁胆敢在京师发动叛变,我就是拚着命也要去收拾他!”贾充被说得哑口无言。回去后,他向司马昭报告了此行的情况,说:“诸葛诞在扬州早就名望很大,威信很高,愿为他效死力的人很多。看样子,他必然是在谋反。所以,不如赶快把他调到京师里来。”司马昭担心调不动诸葛诞,反而逼得他造**。贾充说:“早反祸小,迟反祸大!”司马昭采纳了贾充的计策,立即请魏主曹髦下了一道诏书,拜诸葛诞为司空,叫他速回京师上任,将兵符交给扬州刺史乐綝。诸葛诞接到诏后,果然兴兵抗拒,并向东吴称臣求救。司马昭亲自督军二十六万南征,贾充也随同前往。诸葛诞调动十几万大军固守扬州,东吴也发兵三万助战。双方打了几仗,魏兵都占了上风。贾充又向司马昭进计说:“楚兵轻而锐,如果我们深沟高垒逼贼城,就可以不战而克。”司马昭按照贾充的意见,把诸葛诞围困于寿春,并积极用计策去分化诸葛诞内部。文钦在内讧中被诸葛诞除掉。甘露三年(公元258年),攻破寿春城,杀死诸葛诞。司马昭登垒慰劳了贾充,回洛阳时留贾充处理后事。贾充由于在这次平叛中又立大功,进爵宣阳乡侯,增邑千户,官迁廷尉。他雅长法理,在廷尉任上处理案件很有水平。弑魏帝杀逆臣 修《晋律》位重百官  贾充两次参与了平息曹氏旧臣的反叛,越来越受到司马氏的赏识和信任,很快被提升为中护军。公元260年,魏帝曹髦以司马氏三世专权,政非己出,恼恨交加,决定同司马氏进行一次最后的较量。司马昭闻讯后,立即通知中护军贾充,叫他整兵防备。魏帝曹髦集合了宫里的卫兵和一些奴仆,鼓噪着从永宁宫出来,直奔止车门。他自己拔出宝剑,拿在手中,象是领队的将军。这一队由皇帝带领的数百名老弱病残兵一出来,就被司马昭的兄弟屯骑校尉司马伷引兵拦住。皇帝左右的人一声吆喝,就把司马伷和众人给吓退了。曹髦带着人到了南阙,只见贾充带着兵士数千人前来迎战。曹髦挥动着宝剑厉声喊道:“你们反了吗?”众人感到和皇帝打仗非同小可,都准备逃跑。跟随贾充的太子舍人成济问贾充说:“此事该如何处置吗?”贾充回答说:“司马公养着你们,就是为了今天!还用问吗?”成济听了这话,壮了胆,便上前一枪刺死了曹髦。曹髦死后,司马昭另立十四岁的曹奂为傀儡皇帝。至此,曹魏政权及其支持者们再也无力反抗司马氏了。曹奂(魏元帝)即位后,进封贾充为安阳乡侯,增邑一千二百户,统领城外诸军,加散骑常侍。景元四年(263年),被司马昭派去伐蜀的邓艾、钟会,在灭蜀后,一个因功大骄矜不受节制,一个拥重兵图谋割据。贾充奉司马昭之命,带领一万步骑兵进入汉中,都督关中、陇右诸军事,防备意外。在钟会、邓艾先后死去后,贾充又奉司马昭之命,将蜀主刘禅和他的一家接到洛阳。这时贾充和裴秀、王沈、羊祜、荀勖等人同受司马昭心腹之任,军国大事、朝廷机密,司马昭都是同他们一起计议。而贾充被封为临沂侯,深受司马昭宠信,禄赐常常比其他官员都优厚。司马昭还把定法律的重任交给了他。到公元268年,贾充主持修订的《晋律》完成。这部律令将汉律令和说解七百七十三万字压缩为十二万字。这不仅在法律的编纂上是一大进步,而且也使人民多少减轻了动辄得罪,轻重无准的威胁,晋武帝司马炎为了嘉奖贾充修订新律的功绩,赐贾充子弟一人关内侯,绢五百匹。奉事司马炎  公元265年,司马昭死,司马炎继位为晋王。司马昭临终前,司马炎请问后事,司马昭说:“知汝者贾公闾也。”原来,司马昭曾打算传位给二儿子司马攸。贾充当时劝司马昭不宜违礼而废长立少,说:司马炎为人宽仁,又是长子,有人君之德,宜奉社稷。在贾充及其他大臣的劝阻下,司马炎终于被立为世子。司马炎继位做了晋王后,由衷感激贾充,任命他为晋国卫将军、仪同三司、给事中,改封临颍侯。受禅即帝位后,又拜他为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更封鲁郡公,以贾充的母亲柳氏为鲁国太夫人。贾充修订完《晋律》后,代裴秀担任了尚书令,接着又改常侍为侍中。他在因母亲去世而离职行丧期间,晋武帝司马炎还专门派黄门侍郎前去慰问。泰始七年(271年)七月,晋武帝为了平息西方和北方各部族的武装反抗和侵犯,又听了对贾充非常嫉恨的侍中任恺、中书令庾纯的建议,任命贾充为秦、凉两州都督,镇守关中。贾充知道这项任命中任恺、庾纯他们要把自己挤到外地去的打算后,就同心腹侍中兼中书监荀勖和太尉兼太子太傅荀凯一起筹划对策。贾充决定立即将自己的女儿贾南风入配东宫(后来成为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晋武帝要给太子司马衷完婚,就收回原来的成命,让贾充留在朝廷里任原职。咸宁五年(279年)十一月,晋武帝任命贾充为大都督总指挥,派镇军将军司马、安东将军王浑、建威将军王戎、平南将军胡奋、镇南大将军杜预、龙骧将军王濬、巴东监军唐彬等七路大军,共二十多万兵马,同时出击,大举伐吴。贾充不赞成征伐东吴,他上表具陈理由,一是“西有昆夷之患,北有幽并之戍,天下劳扰,年谷不登,兴军致讨,惧非其时”,二是“又臣老迈,非所克堪”。晋武帝阅表后大为不快,下诏说:“君不行,吾便自出。”贾充无奈,只好拿了节杖,坐守中军,南屯襄阳,总督各路军队。晋军在先后打下荆州、攻克武昌后,贾充又上表说:“吴未可悉定,况春夏之际,江、淮下湿,疾疫必起,宜召诸军,以为后图。”晋武帝对他的意见置之不理。各路伐吴军队英勇战斗,终于在公元280年消灭了东吴。贾充在这次伐吴战争中始终采取消极态度,可是,在战争结束后,晋武帝派遣侍中程咸劳军时,还赏赐他帛八匹,给他增邑八千户。太康三年(282年)四月,贾充病逝,时年六十五岁。本回答被网友采纳*展开全部贾充传,正元2113二年(公元255年)春,魏镇东将军(镇寿春5261)毌丘俭和扬州刺史文4102钦兴兵征讨魏执1653政大臣、大将军司马师。贾充跟随司马师与州刺史邓艾会师乐嘉城(在南顿县北四十里),打退了文钦军队的进攻,又在其他几路兵马配合下,扑灭了毌丘俭、文钦的反叛。叛乱平息后,司马师回许昌,留贾充监督诸军事。贾充因平乱有功,增邑三百五十户。司马师死后,司马昭继续执掌魏大权。贾充被作用为大将军司马,后又转为右长史。甘露二年(公元257年),魏征东大将军诸葛诞收养勇士,建造新城,图谋反叛。贾充向司马昭献计,请他派人去慰劳“四征”(魏设置征东将军屯兵淮南,征南将军屯兵襄阳、沔阳,防备东吴;征西将军屯兵关中、陇中,防备蜀汉;征北将军屯兵幽州、并州,防备鲜卑;这四个将军称作“四征”),借此窥察他们有无异变。司马昭就派贾充到淮南去劳军。贾充到了寿春,在同诸葛诞谈论时事的时候,装做很随便的样子,问诸葛诞:“天下人都希望看到推位让国,您以为如何?”诸葛诞听了这话,不由火起,厉声责备贾充说:“你难道不是贾豫州之子吗?你们父子都受了魏君的大恩,你怎么能想把社稷转给别人呢?老实告诉你,要是谁胆敢在京师发动叛变,我就是拚着命也要去收拾他!”贾充被说得哑口无言。回去后,他向司马昭报告了此行的情况,说:“诸葛诞在扬州早就名望很大,威信很高,愿为他效死力的人很多。看样子,他必然是在谋反。所以,不如赶快把他调到京师里来。”司马昭担心调不动诸葛诞,反而逼得他造**。贾充说:“早反祸小,迟反祸大!”司马昭采纳了贾充的计策,立即请魏主曹髦下了一道诏书,拜诸葛诞为司空,叫他速回京师上任,将兵符交给扬州刺史乐綝。诸葛诞接到诏后,果然兴兵抗拒,并向东吴称臣求救。司马昭亲自督军二十六万南征,贾充也随同前往。诸葛诞调动十几万大军固守扬州,东吴也发兵三万助战。双方打了几仗,魏兵都占了上风。贾充又向司马昭进计说:“楚兵轻而锐,如果我们深沟高垒逼贼城,就可以不战而克。”司马昭按照贾充的意见,把诸葛诞围困于寿春,并积极用计策去分化诸葛诞内部。文钦在内讧中被诸葛诞除掉。甘露三年(公元258年),攻破寿春城,杀死诸葛诞。司马昭登垒慰劳了贾充,回洛阳时留贾充处理后事。贾充由于在这次平叛中又立大功,进爵宣阳乡侯,增邑千户,官迁廷尉。他雅长法理,在廷尉任上处理案件很有水平。弑魏帝杀逆臣 修《晋律》位重百官  贾充两次参与了平息曹氏旧臣的反叛,越来越受到司马氏的赏识和信任,很快被提升为中护军。公元260年,魏帝曹髦以司马氏三世专权,政非己出,恼恨交加,决定同司马氏进行一次最后的较量。司马昭闻讯后,立即通知中护军贾充,叫他整兵防备。魏帝曹髦集合了宫里的卫兵和一些奴仆,鼓噪着从永宁宫出来,直奔止车门。他自己拔出宝剑,拿在手中,象是领队的将军。这一队由皇帝带领的数百名老弱病残兵一出来,就被司马昭的兄弟屯骑校尉司马伷引兵拦住。皇帝左右的人一声吆喝,就把司马伷和众人给吓退了。曹髦带着人到了南阙,只见贾充带着兵士数千人前来迎战。曹髦挥动着宝剑厉声喊道:“你们反了吗?”众人感到和皇帝打仗非同小可,都准备逃跑。跟随贾充的太子舍人成济问贾充说:“此事该如何处置吗?”贾充回答说:“司马公养着你们,就是为了今天!还用问吗?”成济听了这话,壮了胆,便上前一枪刺死了曹髦。曹髦死后,司马昭另立十四岁的曹奂为傀儡皇帝。至此,曹魏政权及其支持者们再也无力反抗司马氏了。曹奂(魏元帝)即位后,进封贾充为安阳乡侯,增邑一千二百户,统领城外诸军,加散骑常侍。景元四年(263年),被司马昭派去伐蜀的邓艾、钟会,在灭蜀后,一个因功大骄矜不受节制,一个拥重兵图谋割据。贾充奉司马昭之命,带领一万步骑兵进入汉中,都督关中、陇右诸军事,防备意外。在钟会、邓艾先后死去后,贾充又奉司马昭之命,将蜀主刘禅和他的一家接到洛阳。这时贾充和裴秀、王沈、羊祜、荀勖等人同受司马昭心腹之任,军国大事、朝廷机密,司马昭都是同他们一起计议。而贾充被封为临沂侯,深受司马昭宠信,禄赐常常比其他官员都优厚。司马昭还把定法律的重任交给了他。到公元268年,贾充主持修订的《晋律》完成。这部律令将汉律令和说解七百七十三万字压缩为十二万字。这不仅在法律的编纂上是一大进步,而且也使人民多少减轻了动辄得罪,轻重无准的威胁,晋武帝司马炎为了嘉奖贾充修订新律的功绩,赐贾充子弟一人关内侯,绢五百匹。更多追问追答追问对不上😔追答百度全文是这么翻译的,那你的是某一段吗?追问我找的就是这个,一点都对不上*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