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蔡永飞介绍 了解蔡永飞的详细内容

作者:蔡永飞 最近,茅于轼在博客上撰文提出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掌舵,这一议论引起了争议。其实,这一话题人们已经说了几百年,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结论也流行几十年了。不过这一问题也确实仍然值得再思考。中国社会处于转型时期,不少人想自己多起点作用,所以应当让他们使劲使到点子上,不应当让一些人瞎使劲。 作家黄蓓佳曾经写过一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大学生高谈阔论以人为本的西方式爱情观,结果女朋友跟别人好了一下他就把女朋友给杀了。作品的意思是说,假定西方的观念就是先进的、是我们必须接受的,那么,观念的东西可能让人表面上接受,但与那样一种观念相适应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没有形成之前很难真的被接受。而变革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不是一部分人的事情,是社会大多数人的事情,舰队中多数的舰赶上去了才行。 一个社会的交往方式、行为方式是由谁决定的?事实上并不是那些被认为是精英的人。比如说,尽管精英们主张在市场中诚信,但由于许多人做不到,结果精英也会以不诚信的方式出现在市场中,那么多院士、大学校长、博导、教授抄袭、剽窃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所谓短板效应也是这个意思。因为我们不重视教育,使得多数人的教育程度不足,其结果是我们常常只能按照这教育程度不足的多数人的方式行事。 在一个社会中,大多数社会成员才是构成一个社会的“型”的决定力量,转型也是大多数人的事情。少数精英对“型”的形成或者转变的作用常常是值得肯定的,甚至会具有主导性的意义,但他们代替不了、决定不了多数人。对他们寄予过大的希望,一害他们,让他们忘乎所以,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二害我们,让我们不自信,以为我们需要别人主宰自己。 社会上的知识精英也好、权力精英也好,他们的存在往往让人们产生错觉,以为这样一些特别聪明、有能力的人可以加快社会发展进步。事实上,夸大精英作用,还是集体压抑个体、组织替代社会的观念。我们必须承认,集体和组织不是社会。“社会”应当是由每一个个体的人所组成。在社会生活中,人们不必企图也不可能复制他人的人生经验,我们的人生只能由我们自己来创造。精英在某些方面钻得“精”,可能值得我们学习,但他们也是普通人,对于我们的生活来说充其量也只是个外因,不能成为变化的根据。 在中国转型期,我们需要精英,但是更要考虑绝大多数草根的利益诉求,当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成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时,社会和谐才会实现。www.shufadashi.com*�ɼ*�

简介

江苏响水人,法学博士。现为民革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发展中国论坛农业专家委员会秘书长。长期关注“三农”问题,迄今已在多种报刊发表200多篇相关论文和评论。   

昭阳区一中 76 212802265 戚芳 女 小学语文 昭阳区一中 76 212810005 蔡香莲 女 小 昭阳区一中 73 212802083 鲁丽 女 小学语文 昭阳区一中 73 212802125 陈永飞 男 小

主要著作   

你这个要打断点调试,具体的要看代码蔡知道。出现这个错误一般是你要使用某个对象,但某个对象却没有初始化,为NULL,比如对象A,A为NULL。你调用A对象中的方法,就会出现

《农民快速增收,关键在城市》,2004年2月28日《农民日报》,同年3月8日《中国日报》译成英文转载,题为《Farmers need help from cities》;   

行政审批中心住建局窗口管理;负责城市南进、规划例会牵头工作;牵头城建招商工作。分管城市规划科、规划服务中心。联系规划设计事务所、测绘公司。 蔡卫东:协助局长

《新农村建设的重大政治意义》,《新视野》2006年第4期;   

西丰县 张晶 周俊 钱垚山 刘忠铮 冯东生 牟纪文 冷宝林 张建国 孙学海 刘佩良 刘恩友 井占军 张建国 马久洲 沈永志 张金林 蔡金平 陈永飞 高德民 卢忠刚 胡敏

《用执政党思维看待和支持农民组织》,《太平洋学报》2006年10期;   

蔡标荣 郑州温州商会第四届理事会会长 蔡标荣 郑州温州商会第四届理事会常务副 尤飞龙 王碎平 厉文托 厉陈联 叶永飞 叶传芝 朱启淼 李祥快 李祥林 李荣考 李春灯 李长

《能不能把大学办到县城去?》,2006年04月07日检察日报   

蔡标荣 郑州温州商会第四届理事会会长 蔡标荣 郑州温州商会第四届理事会常务 尤飞龙 王碎平 厉文托 厉陈联 叶永飞 叶传芝 朱启淼 李祥快 李祥林 李荣考 李春灯 李长

《“三农”问题归根到底是农民权利问题——与林毅夫商榷》,2006年12月16日《农民日报》;   

、张文(15951860291)、邱琴(15895977758) 成员:李娟、张龙、孙永飞、稽玲琳、邹金 副组长:庄文亮(13770697627)、刘厚勇(13951863699) 成员:蔡国超、徐迎东、陈燕、

《乡镇改革下一步》,《经济》杂志2006年第3月期;   

、张文(15951860291)、邱琴(15895977758) 成员:李娟、张龙、孙永飞、稽玲琳、邹 副组长:庄文亮(13770697627)、刘厚勇(13951863699) 成员:蔡国超、徐迎东、陈燕

《县政改革是中国改革新的突破口》(与于建嵘合作),《东南学术》2008年第1期;   

陈作贵:湖南省计委副主任,蒋艳萍的情夫 深圳市规划国土局规划处处长:蔡建辉,博士也 11年徒刑 广东嘉应教育学院原副院长利文喜、曾浪波受贿 朱永飞(南京声乐电气总公司

《农民对城市土地也拥有所有权》,2008年3月6日《南方周末》;   

《“十二五”时期如何统筹城乡发展》,2010年5月11日《学习时报》;   

《把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到农村去》,2010年03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土地换社保需要完善但不应否定——与陈锡文商榷》,2010年10月11日《中国改革报》。   

《当前新农村建设中的几个问题》,人民网视频。   

《钱理群教授应该去教农村小学》,2012-09-17南方都市报。   

据报道,国家将加快土地征用制度改革,抓紧出台新的土地征用办法。新的土地征用办法将严格区分公益性用地和经营性用地,明确界定政府土地征用权和征用范围,严格控制征地规模,实行公益性用地征地价格听证会制度,完善征用办法、补偿标准和补偿机制,经营性用地将退出政府征用范围,按市场规则运作,推行土地使用权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制度,并将积极探索集体非农建设用地进入市场的途径和办法。除此以外,新办法还突出强调了失地农民的就业安置和基本生活保障问题。相信新的征地办法必将有力革除原有征地制度中的弊端,为真正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更好地实现土地的经济价值和社会效用发挥应有作用。 然而,报道中,没有提到新的征地办法是否考虑尊重和保护征用农民土地过程中,农民的权利问题,笔者认为这是个必须重视、不可遗漏的问题。 如所周知,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细则》都没有提到被征用土地的农民在征地过程中拥有什么权利。比如,实施细则第二十三条规定:“能源、交通、水利、矿山、军事设施等建设项目涉及农用地的,按照下列规定办理:在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论证时,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对建设项目用地有关事项进行审查,提出建设项目用地预审报告;可行性研究报告报批时,必须附具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出具的建设项目用地预审报告。”然后,“建设单位持建设项目的有关批准文件,向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提出建设用地申请,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审查,拟订农用地转用方案、补充耕地方案、征用土地方案和供地方案(涉及国有农用地的,不拟订征用土地方案),经市、县人民政府审核同意后,逐级上报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其中,补充耕地方案由批准农用地转用方案的人民政府在批准农用地转用方案时一并批准;供地方案由批准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在批准征用土地方案时一并批准(涉及国有农用地的,供地方案由批准农用地转用的人民政府在批准农用地转用方案时一并批准)。农用地转用方案、补充耕地方案、征用土地方案和供地方案经批准后,由市、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 上述法律关于征地程序的规定不可谓不详尽,但从建设项目的论证,到征用农地方案的批准,整个过程始终没有农民的事情。而这些建设项目既然要征用农民的土地才能上马,为什么不把征询当地农民的意见、征得当地农民的同意作为项目论证的一个部分呢?为什么征用农民土地的方案只要“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而没有一个让农民“批准”的程序呢?即使农民有义务服从国家建设大局的利益,法律也不可以否认在政府批准征地之前农民拥有拒绝中止承包合同的权利;农民的这一权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的:按照该法第二章第二十条规定,耕地的承包期为三十年;第二十五条规定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利用职权干涉农村土地承包或者变更、解除承包合同;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按照该法规定,合同的订立、履行、变更、终止、解除等等都必须当事人协商一致。所以,新的征地办法应该明确规定在征地过程中农民的这一权利,同时应规定如何协调征地方和被征地方发生冲突时解决问题的办法,最好是把仲裁征地方和被征地方矛盾的权力交给法院,以此来凸显政府依法行政的决心。 再有,现行《土地管理法实施细则》也没有规定在征地方案形成和批准过程中作为合同当事人的农民在土地承包合同中止时要求补偿的权利,现行法律规定的征地补偿标准等等是由单方面决定并“公告”的:《土地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五条规定,“征用土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由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将批准征地机关、批准文号、征用土地的用途、范围、面积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农业人员安置办法和办理征地补偿的期限等,在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 当然,《土地管理法实施细则》也有一个征求农民意见的规定:“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根据经批准的征用土地方案,会同有关部门拟订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在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听取被征用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但是,这个征求意见的行为被明确规定在有权部门批准征用土地方案之后、在有关部门拟订了补偿、安置方案之后,这种“民主作风”很容易流于形式。 结果正是如此,《土地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五条实际上明确作出了一条很“硬”的规定:“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对“有争议的”征地问题要由作为征地方而且为强势一方的政府来“协调”,这种所谓协调,除了让农民闭嘴,还能有什么别的结果呢?所以,“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征地补偿、安置争议不影响征用土地方案的实施。”既然补偿帮助标准是政府有关部门单方面决定并公告出来的,有争议也只能是农民有不同意见,而为了不影响“国家建设”,即使农民你不满意,也不能“影响”征用土地方案的实施,这样的法律完全忽视了农民的权利。 笔者认为,农民对征地补偿标准的争议虽然不一定都是合理的,但并非不能影响征地方案的实施。新的征地办法至少应该规定,补偿标准由政府有关部门在征求被征地农民的意见的基础上制定,当农民对补偿标准有争议时,应立即暂停征地方案的实施,并由争议一方诉请当地法院依法进行仲裁,并按照法院的判决决定是否实施征地方案。只有法律规定征地方和被征地方具有同等权利,才可能形成农民得到公正、政府依法行政的双赢局面,才可能形成实行既最严格地保护耕地,又保证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的条件。(蔡永飞)*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专家三农报刊发展中国论坛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