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临汾县志介绍 了解临汾县志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整个清和判春代将bai近300年,殿试112科,du全国出了zhi114个状元,其中江浙两省dao69人,山西没有,与回云南、甘肃相同。答山西只有一个榜眼,是朔州冲让的王庚荣,还有探花3人,他们是闻喜县的乔晋芳,太谷县的温忠翰,稷山县的王文在。可以参考一下《晋人唤耐为什么走西口?考场失意地穷不养人》http://www.cb-h.com/news/zgsr/2008/414/084141045142051HDGIH222CH6G128.html*展开全部2010年01月14日 星期四 20:22考场失意地穷不养人山西人远足经商,实在是面对现实的双重无奈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262343134:考学考不上,当不了官做不了仕;地穷不养人,想安逸地生活,老天不给条件。怎么办?人总是要活的。怎么活?此处不留爷,爷奔他乡去。那些出走后历经千辛万苦而发财衣锦还乡的人,又成了乡里众族所望,正所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于是乎,以至 相偕出奔,亲朋引进 ,正如开篇所说: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既然有条路可以光宗耀祖,为何不一起去?刘红庆先生在《屋顶下溜走梦中的平遥》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晋剧中有不少描写为佳人所爱的才子最终考中状元的情节,估计那都不是发生在明清两朝的故事,或者不是山西人的故事,如若是,那属于我们地方艺人画饼充饥式的无望自慰。因为在明清两代全国十八省的举子考试中,山西竟无一人得状元,这比中国姓张的从来没有一个做过皇帝还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各位,这可并不是文艺作品中的虚构或者信手执笔,实际上他说的完全是事实。整个清代将近300年,殿试112科,全国出了114个状元,其中江浙两省69人,山西没有,与云南、甘肃相同。山西只有一个榜眼,是朔州的王庚荣,还有探花3人,他们是闻喜县的乔晋芳,太谷县的温忠翰,稷山县的王文在。山西省在明清数百年间竟然没有出过一名状元,这和山西明清时代出现无数巨商,在商业上的红红火火是多么的不和谐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余秋雨先生在他那篇名为《抱愧山西》的散文中写了一个似乎可以解释得过去的理由,那就是山西人从商心态坦然,在山西人眼里社会定位序列是这样的:第一经商,第二务农,第三行伍,第四读书。也就是说,山西人是因为认同商业才废弃读书科举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山西商人的心态的确可以说是独特得可以了,是何等地超然于世特立独行了:开篇我们就提到了,在中国,历代社会各阶层中都是商人最低贱,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环境里边应该是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还有颜如玉,那为什么他不去做官,不去读书,而一定要去做买卖呢?山西人哪里来的与众不同、超越时代环境的坦然?而且是非常牛气成群结队地坦然从商呢?我们再看一种现象。在山西平遥,规格最高的建筑景观是文庙(孔子庙),位于整个县城中轴线的左边,比右边的武庙(关公庙)大许多。平遥是什么地方?平遥就是山西人最为自豪的、曾经的金融中心,这里的票号把晋商带到了辉煌的巅峰。就在这么一个商业气息极其浓厚的地方,孔子庙位在左,左为上;庙也大,大许多,那是规格的体现。由此可知孔子在晋商心目中的地位。而关公,是晋商游走四海必定供奉的神,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但是依旧让位于孔子。这种反差与对比,怎么能让人去认同晋商重商轻文的说法呢?实际上,直至今天,如果你行走在平遥的大街小巷,你依旧能随时随地强烈感受到中国古老的儒、释、道等传统文化的气息。这些,都无法佐证余秋雨先生的判断,甚至与其论述是相悖的。还是平遥,各位看官,当你们来到平遥古城时,你的感受是什么?平遥古城的初期建造年代相传为西周时期,现在看到的城墙为明洪武三年,1370年,在旧城基础上重筑扩建而成。城池周长为6163米,墙高12米。平遥城墙在清朝两百多年的时间里,曾经有过四次修缮,规模最大的一次是在咸丰元年。这次修缮历时三年,和前几次不同,这次工程是由商人主持的,工程所需资金也是由平遥城中24位商人解囊相助的。平遥城墙在商人们的主持下,有了充裕的资金支持。城墙的雄伟坚固使城里的人们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但是,加强城市的军事防御功能并不是晋商捐资修建平遥城的唯一目的。在这项巨大的工程中,他们处心积虑的是,如何在这样一个军事设施的修建中,同时能和儒家的文理融合起来。协同庆票号分庄常柜后裔张燕生这样解释:孔子在春秋的时候做过中都宰,它(中都)是鲁国的一个地名 平遥(过去)也被称为中都。所以平遥人借助这么一点线索,就把孔老夫子也请到平遥来,把他的弟子们,也都塑像在敌楼上三千垛口,七十二敌楼。象征他的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但是它不是就此而止,并不是让这些人来平遥城墙上一站就了事。不是那么个事情,它是什么呢?因为是敌楼也好,垛口也好,它是武备的,防御工事嘛。用文的意象,孔子的弟子是文化的文,它代表文化、文教,用文教的意象来取代武备的设施,就是偃武修文的意象,就是停息武备,修明文教,就是从此不打仗了。不仅仅是平遥,在祁县,在太原,在大同,在山西其他许多地方,诸如此类的现象与设计,在山西到处都是。再看现在享誉全球的山西各大院,各位,如果你到王家大院、乔家大院等代表晋商归宿与根据地的地方游览后,你的感觉是什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郑孝燮就说过:建筑是一种文化,建筑的确能够反映各种各样的气质出来。有的看着很商业气,俗气,有的看着高雅一点,有的看着,它是有这个,有些建筑能够塑造一种很神秘的气氛,庙宇里去看它是很神秘的。塑造这种气氛,把你的感情扣住。我为什么看到山西大院文气很浓呢?我有文章特别写王家大院讲这个文气问题,一个是体现在它的礼制上,礼。我们中国文化,封建社会的文化里面,这个礼的问题,礼制的问题,它是一个核心。礼制从周代一直往后,一直贯穿下来。礼制是一种儒家文化思想。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晋商大院书房门口的石墩上,往往刻有两只香瓜、一卷书。知道什么意思吗?哥们,院落的主人是想表明这里是 书香门第 。明代《山西通志》记载: 士穷理学,兼集辞章,敦厚不华,淳俭好学,工商务实,勤俭 ; 其民重厚、知义、尚信、好文 ; 淳而好义,俭而用礼 。此记载,非虚言。说一个故事吧,要不你看着枯燥:当年孔夫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到了晋东南的某个地方。突然,前面的路让一个小孩子挡住了。定睛一看,这小孩儿正在围土筑城,而且非让孔圣人下车礼拜不可。孔子当时感慨说: 这真是一块诗礼悠扬之所在!顽童尚且如此聪慧,我们去了还能给人家讲什么呢? 这虽然只是个传说,但也确实说明了山西是一块被儒家思想文明浸濡着的厚土。我们又来回望学习一下历史,看看山西与儒家思想的历史渊源。各位都知道 夸父逐日 精卫填海 后羿射日 女娲补天 大禹治水 愚公移山 共工怒触不周山 等等词语及其故事吧?好,那你知道这些故事都是发生在山西这块土地上吗?山西是中华根祖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传说黄帝轩辕氏和水神共工氏的部落曾在山西南部活动。神农氏稼穑于长子,后稷种百谷于稷山,嫘祖养蚕于夏县;尧都平阳(今临汾市),舜都蒲坂(今永济),禹都安邑(今夏县一带),帝尧的大儿子丹朱被封于长子县。尧舜禹,举贤授能,广布声教;菲饮卑宫,清廉勤政;明德楷模,光照千秋;泽被后代,万世永赖。在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学说中,弘扬传诵的以 仁 为核心的道德规范,以 人为贵 的管理理念,以 孝 为首的居家美德,都可以说是孔孟弘扬、传承了尧舜美德,形成了儒家文化的主流内涵。《论语》还记载着孔子听到《大韶》乐时连连发出 尽美矣,又尽善也 的称赞。而《大韶》是远古时期流传在山西南部的乐章。在反映上自周初,下迄春秋500多年间社会现实生活的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其 魏风 7篇、 唐风 12篇,都产生于山西。孔子对《诗经》有很高的评价,主张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 老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 诗 三百篇,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由此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读:山西是一块被儒家思想文明浸濡着的厚土,更是山西这块热土上孕育了儒家思想。基于这种分析,再看前面提到山西人民在科举道路上的战绩,那么,似乎可以这样来理解:包括 票号总部 的平遥在内的晋商决不是看不起读书科举,而是在读书科举的路上,他们没有足够的 智力 与外省角逐。说这话,山西人可能要跳起脚骂人了:这不是说我们山西人脑袋瓜不好使吗?且慢骂人,看数据。前面提到的是清代山西科举状况,那么,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从隋炀帝大业年间开始,到清光绪年间废止,一千多年来山西历代有姓名可考的进士是多少?3725名。再看全国。隋文帝于开皇七年(587年)命各州 岁贡三人 ,应考 秀才 。隋炀帝在大业元年(605年)设进士科取士,成为以后的科举。在整个隋朝的38年内,总共举行了四至五次科考,总共取秀才、进士12人。整个唐朝的科举取士约一万人。南、北宋历320年,总共开科118次,取进士两万人以上。元朝自仁宗至顺帝时灭亡止,科举时办时废,只曾举办约十次,取士一千余人。明朝历277年开科89次,取进士17000人。清朝历267年开科112次,进士26000人。一千多年来,历代取进士74000多人。看看总数,就知道山西的教育与全国的差距有多大。中国教育电视台的《千年文脉》节目中也曾讲述了山西教育的历史是怎样的。这个节目中提到,山西的科举从来是失败的,每年的进士,或者说中举者也只有江南水乡一个省的十分之一而已。中国首任驻英公使、清朝外交家郭嵩焘说:中国商贾夙称山陕,山陕人之智术不能望江浙,其推算不能及江西湖广,而世守商贾之业,唯其心朴而实也。各项数据都告诉你一个不争的史实:山西人在科举考场上,是不能与其他地方人抗衡媲美的。蔡明同志式的问题来了: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凡事都有渊源。其实,山西人在科举考试上的弱项与山西的地理位置有关。我们查阅晋商的历史,就会发现,地理位置这个因素如影随形地伴随着山西人,正所谓败也萧何,成也萧何。在中国的封建社会,山西历来属边关地区,和北方的少数民族来往密切,相对而言,受中原文化影响较小。既属边关,战事自然频繁,战事频繁,谈何 安放偌大一张书桌 ?教育不发达就成了上述最后的结果。南宋时期,国家的政治中心南移后,中国的经济中心也逐渐南移,江浙一带逐渐成了中国经济中心。随着经济地位的提高,当地的人文环境也得到了迅速提升,江南地区也迅速成为中国的文化中心。经过南宋、元,到明清时期,江南士子几乎占据了整个中国科举的最高地位,明清两代的三鼎甲几乎80%来自江南(江苏、安徽)和浙江。为了抑制这一现象,明清两代都采取了一定的省级平衡政策,以保证科举取士的全国均衡,但这一政策只是限制了江南地区的进士人数,并不能限制江南文人获得三鼎甲。而在整个明朝,山西是防御蒙古南侵的重要战略要地。大同为明朝九边重镇,和宣府(今宣化)构成了整个京师北部防御的核心地区。而其后的雁门关和内长城则构成了第二道防御阵地。再加上山西的地理条件及自然环境的逐步恶化,在经济上就积贫积弱。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明朝的山西文脉就比较弱。清朝定鼎之后,延续了明朝的政策,此时山西的战略地位已经有很大下降,受到的战争威胁也减少了,但由于文脉较弱,也就是说基础不好,在科举取士上自然不可能有大的进展。在明清时期,在中国的经济发展版图上,江南地区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越山西这个内陆地区。经济发展的状况决定了文化的发展,自然也决定了信息的流通的效率。我们来看一个人的记载。《退想斋日记》的作者刘大鹏,字友凤,山西省太原县(现为太原市郊区)赤桥村人,他幼年从师受业,立志读四书五经求取功名,1878年考中秀才,1881年进太原县桐封书院,第二年又进省城太原的崇修书院读书,1894年中举人。由于家境 不甚宽绰有余 ,刘氏在中举以前,即已出任塾师。但他对塾师这一社会身份始终不能认同,多次声明这只是 糊口 的生计而已。在他看来, 读书之士不能奋志青云,身登仕版,到后来入于教学一途,而以多得几修金为事,此亦可谓龌龊之极矣 。1895年,他到京第一次参加会试,名落孙山。这一次,他发现 京都习尚写字为先,字好者人皆敬重,字丑者人都藐视,故为学之士,写字为第一要紧事,其次则读诗文,及诗赋,至于翻经阅史,则为余事也 。这一发现给刘大鹏留下了深刻印象,以至于一年半以后,他还在慨叹 京都凡取士,总以字为先,以诗赋为次,文艺又次之 ,社会风气使 用功之士,写字为要务,一日之中写字功夫居其半,甚且有终日写字者 。刘大鹏还有个发现,就是发现自己考试用的 教材 竟然和江南地区的不一样!1896年10月,刘大鹏请人从京城代买回一箱新学书籍,其中有贺长龄编的《皇朝经世文编》和葛子源编的《皇朝经世文续编》。刘大鹏用半年多的时间读了买回的 经世 文章之后,终于认识到 当此之时,中国之人竟以洋务为先,士子学西学以求胜人,此亦时势之使然也 。一个汲汲于功名的举人竟然不知道晚清八股试帖,尤重小楷,竟然因买不到 新学 书籍,或买到而熟悉程度不够而竞争不过久读新学书籍的江南才子。而这些在当时的士人中应该是常识。由此可见刘氏家乡因 僻处偏隅 ,信息之闭塞了。各位,刘大鹏的家乡是哪里?是太原啊!由此你可推及山西其他地方信息在当时是如何的闭塞了。在这种环境与条件下,山西人怎么能金榜题名呢?除非做梦或者成精。由此,许多山西人在 博取功名 的这一道路上失利,无功而返了。也正是如此,绝大部分山西人才不得不放弃读书科举而走上了从商之路。经商是他们无奈下的 次优 选择。山西平阳府席铭(1481 1542), 初时学举子业不成,又不喜农耕,曰:丈夫苟不能立功名世,仰岂为汗粒之偶,不能树基业于家哉!于是历吴越、游楚魏、泛江湖,撤迁居积,起家巨万金,而蒲大家必曰南席云。在这种情况下,山西人退而求其次, 学不优而商 。老子考学不如人,那就挣钱去,挣钱了,衣锦还乡,照样可以光宗耀祖,结交那些 学而优则仕 的人,岂不殊途同归?于是乎,逐渐地,偶然致富的富商大贾 走远方,积金钱,夸耀闾里,外则车骑,人则广厦,交接缙绅 ,谁人不羡?故亲朋提携,乡友引进,络绎不绝,走上商途。民间逐渐就形成了一种重商观念,即 以商致财,用财守本 的立业思想,这就是通过经商获得金钱,然后置房产买田地,再以土地出租和放高利贷。经商获取收入,以其商业收入发展商业和金融业,建立以商业为始点的价值循环和增殖过程,从而形成这种与传统伦理观念相伴的人生观。在晋商的影响下,山西民风出现了一种值得重视的现象,即以 学而优则商 来替代 学而优则仕 。雍正二年(1724年)山西巡抚刘於义奏称: 山右积习,重利之念,甚于重名。子弟俊秀者,多入贸易一途 最下者方令读书。 清末举人刘大鹏也说: 当此之时,凡有子弟者,不令读书,往往学商贾,谓读书而多穷困,不若商贾之能致富也。是以应考之童不敷额数之县,晋省居多。 这种风气又使得更多的人 弃学从商 , 读书好经商亦好学好便好,创业难守成亦难知难不难 ,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循环。但是,这只是表象。另外一个问题就出来了:在考场上不能夺取功名,尚不足以让如此众多的晋人 弃学从商 的。因为弃学之后,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的,比如当农夫,做良民,那么,晋人为什么最后大规模地经商了呢?实际上,对山西人来说,更可怕的是,山西在文化教育不发达的同时,土地也并不能为当地的百姓提供足够的财富。套用一句中华民族几千年套用的文字:中华泱泱大国,地大物博,多少山水雄奇壮丽,令人惊叹不已。山西,确实可以如此形容,只是,那是以前。山西在商周时期,仍为温暖湿润的亚热带气候,森林密布,湖网纵横,雨水充沛,汾河的漕运延续至隋唐。 《周礼·职方》称并州薮,为《尔雅·释地》的十薮之一。位于山西祁县、介休一带,方圆达数百里,为古代晋中盆地的最大泽薮。但是,随着日月更迭,山西的自然环境环境与人文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经过王朝更迭以及大大小小的战乱,在河南、河北、山东等地屡遭兵燹荒疫之时,山西基本上没有遭受战乱之苦,也没有发生过大的水、旱、蝗、疫,而是风调雨顺,连年丰收。与邻省比,可谓社会安定,经济繁荣,人丁兴旺。再加上外省难民大量流入,使山西人口更加稠密。明洪武十四年,河南人口189万人,河北人口189万人,山西人口达403万人,山西人口超过河南、河北的总和。人多了,怎么办? 土地小狭,民人众 。垦湖为田、毁林为田。由此山西逐渐成为一个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的地区。水土流失严重,气候干燥寒冷,自然灾害频繁,百姓的生存受到了威胁。《史记》在《货殖列传》第六九说: 昔唐人都河东, 土地小狭,民人众,郡国诸侯所聚会,故其俗纤俭事。杨(洪洞)、平阳(临汾)、陈,西贸秦(陕西)翟(隰县、石楼县及延安、绥德、榆林一带),北贾种(雁北及河北省西北部)代(代州) 。清代康基田在《晋乘鬼略》中引用《燕闻录》说: 山西土瘠天寒,生物鲜少,故禹贡冀州无贡物,诗云:好乐无荒,良土灌瞿。朱子以为唐魏勤俭,土风使然,而实地本瘠寒,以人事补其不足耳。太原迤南多取贾远方,或数年不归,非自有余而逐什一也。盖其土之所有不能给半,岁之食不能得,不得不贸迁有无,取给他乡;太原迤北岗陵邱阜,晓薄难耕,乡民惟以垦种上岭下坡,汗牛病仆,仰天待命,无平地沃土之饶,无水泉灌溉之益,无舟车鱼米之利,兼拙于远营,终岁不出里门,甘食蔬粝,亦势使之然。而或厌其嗜利,或病其节啬,皆未深悉西人之苦,原其不得已之初心也。 这条资料,似乎是说晋南土地狭小,粮食不足,远贾他乡,而晋北地区外出贸易者较少。其实,山西商人队伍中初期确实是晋南人多、晋北人少,但清中期以后,晋中、晋北商人越来越多,其势力逐渐超过了晋南商人。据《五台新志》: 晋俗倍以商贾为重,非弃本而逐末,土狭人满,田不足于耕也。太原、汾州所称饶沃之数大县及关北忻州,皆服贾于京畿、三江、两湖、岭表(五岭以南)、东西北三口(古北口、张家口、归化城),致富在数千里或万里外,不资地力。万历年间的《汾州府志》记载: 平遥县地贫瘠,气刚劲,人多,耕织少。 咸丰《汾阳县志》称: 晋省天寒地瘠,生物鲜少 人稠地狭,岁之年人,不过怵麦谷豆。此外,一切家常需要之物,皆从远省贩运而至。 乾隆年间的《太谷县志》也对太谷县作了如下描述: 民多而田少,竭丰年之谷,不足供两月。故耕种之外,咸善谋生,跋涉数千里,率以为常。土俗殷富,实由此焉。 《平阳府志》记载:其地 小狭人满,每挟赀走四方,所至多流寓其间,虽山陬海澨皆有邑人 。明代以后,人均土地不断减少,明末到清代人均土地最少,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山西人外出经商者最多。 介邑土狭人满,多挟赀走四方。 (嘉庆《介休县志》卷四) 山西土瘠天寒,生物鲜少, 朱子以为唐魏勤俭,土风使然,而实地本瘠寒,以人事补其不足耳。 (《晋乘搜略》)这些都是当时山西人所处的恶劣生存环境的真实写照。逢至 五月襄垣雨雹,大如伏牛小如拳,毙人畜甚众 (光绪《山西通志》卷86)之类的天灾,母食子、子食父的现象也屡见不鲜。有文载:崇祯七、八、九年 荒草不收,八年又遭蝗蝻,田苗尽食,但见百姓草籽食尽,榆皮食尽,游尘糟糠食尽,竟至母吃子,为子吃父,未能救命之生也。壮者走散于四方,老幼饿死于道路。田间之饿殍,演化可悲矣。人苦极矣,天否极矣 。一个读书人在谈到山西时曾痛心疾首地说: 无平地沃土之饶,无水泉灌溉之益,无舟车渔米之利,乡民惟以垦种上岭下坂,汗牛痛仆,仰天续命 。 汗牛痛仆 的意思就是说牛已经累得浑身大汗了,主人仍要使劲抽赶。在传统社会中,耕牛对于农民来说,不仅是家里最值钱的家当,还是他们劳作的伙伴,不到万不得已,轻易不会这样拼命使唤。但是即使这样拼命地干,田里产出的粮食仍不够糊口。一个叫任启运的人说: 江南二百四十步为亩,山西千步为亩,而田之岁入,不及江南什一 。大同的地方志甚至说大同地区 岁丰,亩不满斗 。不幸的是,随着岁月更迭,人口的增加,昔日气候宜人风调雨顺土地肥沃的山西,土地开始变得贫瘠,而且自然灾害频繁。在清朝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山西全省性的灾害就达一百多次,平均三年一次,其中最长的一次旱灾长达11年。据官方统计,死于这次灾荒的山西人超过了300万。一方水土,不足以养活一方人时,山西人就只能走出去。 晋俗倍以商贾为重,非弃本而逐末,土狭人满,田不足以耕也。 所以,晋人多商贾,起初并非是想发大财,而仅仅是为了有口饱饭吃。可以说,是恶劣的自然地理环境把晋人逼向了市场,逼出了一大批商贾,至少在他们起步时是一种无奈之举。正如前文开篇所说,所有的宏伟与辉煌最初期的核心要义是:活着。山西财经大学教授孔祥毅曾经提到:很多县志,包括浮山志、翼城县志、临汾县志,至少看见有三十多部县志,都谈到一点:由于土地瘠薄,人口稠密,生计不好维持,所以只好外出,以谋求得到一种补救。明代晋商中有一位很有名的人物,他的名字叫张允龄。他早年丧父,生活的艰苦使他不得不在十五六岁时,就踏上商旅生涯。后来他的儿子、内阁大学士张四维,在自己的文集中曾深有感触地谈到自己父辈早年的艰苦经历: 吾蒲介在河曲,土陋而民伙,田不能一援,缘而取给于商,计春挟轻资牵车走四方者,十室九空。 这段文字虽然很短,但它谈到了晋商最初的经商动机。 挟轻资牵车走四方 ,实实在在地记录了当时晋商的事业是如何开始的。山西没有多余的粮食,但与山西隔河相望的河南,再往南的山东,却都是中国重要的粮食产区。于是山西人开始推着小车,担着担子,将中原、江南的粮食运往北部边镇。中国人向来擅长的自慰式语言在这里得到了实践:劣势变优势。在这种贸易中,不利的自然条件、人口压力都开始转化为得天独厚的优势。山高水长,在认准了目标的晋商面前已经变得无足轻重。而多余的农业人口,又恰恰是在传统社会中从事长途运输所必须的条件。因为地不养人,因为穷,所以山西人只好勇敢无畏走西口了。什么最重要?活着。在晋中盆地,各县民间流传这样的《摇篮曲》: 我娃娃亲,我娃娃蛋,我娃娃长大了捏兰炭,捏不来炭吃不上饭,我娃娃蛋,我娃娃亲,我娃娃长大了走关东,深兰布、佛头青、虾米海菜吃不清。 人们生活困难,盼儿长大。长大了做什么?为其拣煤核以备炊用,更盼儿长大了像那些商人一样到东北去经商,那时就可以不愁吃穿了。山西人因生活所迫外出经商的事实,在明清野史笔记中也可以发现不少记述。如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说: 山西人多商于外,十余岁辄从人学贸易,候积蓄有余,始归纳妇,纳妇后仍出营利,率二、三年一归省,其常例也。或命途蹇剥,或事故萦牵,一二十年不得归,甚或金尽裘敝,耻还乡里,萍飘蓬转,不通音问者,亦往往有之。 翻开山西旧县志,几乎每个县志的烈女篇、孝友篇,都有关于 夫商于外 妻在家中如何孝敬公婆,抚养弟妹的记述。如《榆次县志》说: 侯氏,孙可宁妻,宁随父贸易江南,姑病,氏奉养三载,毫无情意 ; 陈氏,永康镇刘锡龄继妻,龄失偶后游贾北口,即于其地取氏,囊无余资,不能旋籍 ; 范氏,西付村崔如蜂妻,幼随父寄居口外,如峰以经商出口,遂妻之 ; 武氏,彭村董世和妻 兄在东省经商,家政无人管,邀氏代理 半载兄归,诸物皆无移动,兄将分润家资,不受,求以养三子成人,后三子皆东北经商 ; 董庆和,父裕山,贾于新疆,道光初生庆和后再出,遂无音耗者二十八年,庆和引为大蹙。 且逢人辄询问西营地。约资足数,因西走寻父,所过山川,有西来者详询父状,无所得。既抵新疆,遍历附近山川寻访,仍不得,资尽乞食返。 居数年得资又约足数,于咸丰庚申逐再往寻访, 遇同乡估客询之,客曰: 以君状貌,类敦煌某庙僧,其人亦同乡,殆或然欤? 既至,果遇老僧,庆和审知乡音,遽往拜呼父, 僧大错愕,细询颠末,乃相抱大恸,盖父贫不能归,寄身僧寺 。《太谷县志》中记载太谷县的人 耕种之外,咸善谋生,跋涉数千里率以为常 。《盂县志》中说 往往服贾于远方,虽数千里不辞 。《寿阳县志》说乡民 贸易于燕南塞北者亦居其半 。春风杨柳离别路,毕竟车船留不住。依依难舍眼含情,默默无言心流血。纤纤玉手挥无助,青山遮挡似帘幕,晚风残笛呜咽时,飞花飘在水流处。 自古那个黄河向东流,什么人留下个走西口? 哀怨心声中,是一批人或者是几代人为了谋生,不得不背井离乡,泪别父母妻儿,远走异地过着孤苦艰辛的日子,而家中,同样是哀怨的人: 哥哥你要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住那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哥哥你呀走西口,小妹妹我送你走,怀抱你那梳头的匣,两眼泪双流那些走西口的人们,擦干离别时的眼泪, 观凶机,审国变,察其四时而监其乡之货,以知其市之贾 , 服牛辂马,以周四方,料多少,求贵贱 。寒来暑往,蜿蜒而行,栉风沐雨,披星戴月。马蹄声声,压平了苍莽的雪原,铃声悠悠,敲碎了孤寂的时空。林海无言,霜雪扑面而来;时间无声,背影悄然而去。坎坎坷坷的脚印,失落在杂乱的石砾间,重重叠叠;浮浮沉沉的音容,定格在历史的画卷上,明明暗暗。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是撑托丝绸之路的天地;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是唤醒丝绸之路的生灵。驼铃传响,踏破了荒凉;雁叫长空,拂拭着寂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悔跨鞍马,一曲唱苍凉。*展开全部他从小聪明,211317岁就考上秀5261才,最后埋颂高中榜眼4102,在他老1653家旁边有位邻居版姓彭,家里有一女子权和他私定终生,但是他高中后为了自己荣弯胡郑华富贵,去当了相爷的女婿。彭女子得知消息上吊自杀。做扰今天转世要来讨还情债。那个王庚荣是我前世。*展开全部  按照你的要求,我查阅了朔州政府网,发现王庚荣可能是王庚云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78988e69d8331333262343132的笔误。朔州政府网提供资料如下:  王赓云(1840——1895),字向甫,号春舫,亦号午樵,朔州人,细化下为朔城区人。一家居孝友,做官清廉,正直敢言,为世人称颂。  王赓云幼时随祖父王瑞公在太原县教谕任所学习,十二岁就通晓经史典籍,诗文、词赋皆能成篇,书法也道美,后随姑夫韩秉钧在石楼县教官暑中学习。十九岁回朔州,应考童试名列第一,为州廪生。咸丰十一年(1861)选为拔贡。同治元年(1862)朝考等,授任小京官,在刑部供职。与文学擅长的稷山县王念堂、平定县王镜逸,被誉为“山右三王”之称。后在祁县、安邑等县暑任教谕。同治四年(1865)又赴京都供职小京官。当时侍御吴鸿恩,以才华盖名京都,主持“愿学堂”和“观善堂"的讲学,王赓云受业於门下。  光绪二年(1876),王赓云考中了榜眼(时年三十七岁),授任翰林院编修。为封建时代朔州唯一获得科举最高等级的人。  光绪十年(1884),任御史,适逢中法战争,广西巡抚徐延旭、云南巡抚唐炯都因抗法不力被治罪,而云贵总督岑毓英未被查办。王赓荣不畏权势,愤然说:“同罪异刑,怎么能说刑罚是公平的呢?”遂劾之。当时朝中大臣李鸿章对王的言行大肆攻击,皇帝“知晓后,要将李鸿章革职。王赓云深明大义,在对朝廷的上疏中说:“李鸿章对於战争、交涉方面很有经验,与其革职,不如委以重任,如办事不力,再于治罪。”王的建议得到了朝野上下的一致赞誉。后他又奏请朝廷清查各县岁员,疏通教官的拥挤;奏设山西归化等七厅学校,定生员名额,以普及国家文化;还弹劾罢免山西不称职的州县官员。  是一个正直、有思想的人,死于中日甲午战争之前。参考资料:http://www.shuozhou.gov.cn/n16/n583760/n584135/n584557/595290.html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展开全部他是榜眼,还出过三个探花。具体的去查下当地的县志吧。www.shufadashi.com*�ɼ*�

出版者

版本

铅印本

分类号

文种

chi

描述

卷4内有金石记,卷5-6艺文志

答:1、尧王牧马坡 传说上古姑射山北仙洞一带有尧王牧马坡。山头绿草如茵,山坡灌木丛生,沟下一片林海。春天草木萌发,生机勃勃,夏天树木茂盛,山花烂漫,秋天

索取号

地160.189 地160.189###42 42###

答:古县核桃 古县核桃生产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建国后,古县核桃发展很快,早在一九五八年被国务院授予“干果之乡”的称号,改革开放以来,古县核桃得到迅猛发展,一九八六年列入山西拾星火计划”,一九九三年国务院确立古县

[1]

参考资料
  • [1]

答:“合卺”这个词对于现代人而言是陌生的。然而,新郎与新娘的“交杯酒”却是每一个结过婚或参加过婚礼的人非常熟悉的。“合卺”就是指新婚夫妻在洞房之内共饮合欢

展开全部网上书店[中国方志书店]在线销售图书【山西】临汾县志*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