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赌论介绍 了解赌论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我系列:《我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262366466要读书》、《我要上春晚》、《我要幸福》、《我要奋斗》、《我要反三俗》、《我要旅游》、《我要闹绯闻》、《我要玩网游》、《我要结婚》、《我是黑社会》、《我是科学家》、《我是文学家》、《我这一辈子》、《我要吃饺子》、《我要下春晚》、《我的大学生活》、《我是收藏家》。◇你系列:《你这半辈子》、《你要锻炼》、《你压力大吗》、《你得学好》、《你要做善人》、《你本善良》、《你好,新北京》(即北京你好)。◇怯系列:《怯大鼓》、《怯生活》、《怯跟班》、《怯洗澡》、《怯拉车》(单口)。◇图系列:《五红图》、《叫卖图》、《富贵图》、《得胜图》(西征梦早期名字)、《八猫图》。◇学系列:《学大鼓》、《学梆子》、《学叫卖》、《学聋哑》、《学电台》、《学西河》、《学评戏》、《学小曲》、《学跳舞》、《学抽烟》。 ◇大系列:《大登殿》、《大串烧》、《大审》、《大保镖》、《大娶亲》、《大禹治水》、《大相面》、《大上寿》、《大福寿全》、《大米粒》。◇论系列:《论梦》、《吃论》、《赌论》、《窑论》、《论捧逗》、《色论》。2009年新段子:《你要做善人》《你压力大吗》《我要下春晚》《挑战主持人》《到底是谁》《官衣贺喜》《非常6+2》《婚姻与家庭》《七月七》《三十七号坟墓》《我要恋爱》《学跳舞》 郭德纲 单口相声 (1)长篇: 君臣斗 马寿出世 宋金刚押宝 解学士 康熙私访 北京奇闻 硕二爷 血溅白犬坟 白宗魏坠楼 枪毙刘汉臣 丑娘娘 女状元 李半仙捉妖 黄金梦 双槐树 古董王 蛤蟆告状 九头十三命 蒸骨三验 聊斋志异 枪毙阎瑞生 鬼狐传 水浒 三宝下西洋 (2)短篇: 大禹治水 蜂麻燕雀 海棠红 夜郎国 珍妃井 闹天坛 听鹂馆 范家店 飞笔点太原 打西太后 黄半仙 化蜡签儿 贾行家 借火儿 酒迷 二十四孝 天上人间 开殃榜 赎驴 连升三级 抡弦子 崇贞测字 卖父肉 卖西瓜 摇煤球 巧媒 怯跟班 闹学房 求一毛 日遭三险 三瘸婿 三近视 山东斗法 白马告状 圣贤愁 穷富论 天王庙 五人义 小神仙 学徒 闹城 十老会 杨林标 姚家井 珍珠翡翠白玉汤 奔得木进北京 要帐 八字朱砂判 百兽图 正兴德 枪毙曲香久 箱尸案 海慧寺 小淘气 第一针 双子报 苏小小 教子胡同 醋饮场 落榜艳遇 南天门 送亲演礼 家务事 咸丰立后 金豆子 血泪字画 锯碗丁 李鸿章出国 穿朝靴 鬼推磨 傻媳妇 急婆婆 二进宫 春阿氏 桃花杏美人 香妃 熊掌宴 艾窝窝 学本事 吹破天 三婿对文 俩亲家 顶针续麻 五兴楼 皮匠招亲 飞笔点太原 追贼胡同 鞭打沈万三 丁章胡同 桃花女破周公 藏皇上 铸钟娘娘 狗肉将军 恶人图 皮库胡同凶宅奇案 石头人招亲 复汉图 一天皇上 下山东连审十三案 墓中生太子 后本西厢 散财童子 狼山大圣庙 赵匡胤赌钱 麒麟烛 清茶玉盏 两架山 麦里藏金 儿比父大一岁 道光吃汤面 怯跟班 山中奇兽 正德无儿访嘉靖 对口相声 (1) 贯口: 八扇屏 白事会 菜单子 大保镖 地理图 夸住宅 三节会 卖五器 论拳 洋药方 兵器谱 富贵图 暗八扇 戏迷药方 饽饽阵 卖宝贝 (2)平哏: 烟袋大鼓 升官图 生意经 白吃猴 当行论 财迷回家 吃元宵 醋点灯 赌论 大相面 耳朵票 养王八 红事会 得胜图 金龟铁甲 家庭论 揭瓦 咳巴论 哭当票 哭笑论 吃饺子 卖棺材 怯大鼓 山西家信 空城计 天王庙 死舅舅 天文学 小买卖论 看话剧 论梦 五毒论 新鲜买卖 吃论 寿比南山 学评书 造厨 朱夫子 大上寿 规矩论 说话论 老老年 批大戏 怪治病 大过年 卖面茶 吃月饼 卖吊票 梦中婚 偷论 扎针 五红图 拴娃娃 下东洋 琴棋书画 酒色财气 儿子迷 笑论 金兰谱 新旧婚姻 女招待 富贵梦 骗术 说学逗唱 变戏法 敬财神 色论 窑论 批行话 大娶亲 打沙锅 (3)文哏: 八大吉祥 对春联 双字意 文章会 西江月 批水浒 批聊斋 顶针续麻 卖对子 四方诗 诗词会 珍珠倒卷帘 批三国 穷不怕智斗贾仁义 (4)子母: 铃铛谱 六口人 反七口 论捧逗 五行诗 树没叶 羊上树 改良口吐 学四相 学跳舞 福寿全 打灯谜 口吐莲花 变戏法 托妻献子 鸡上树 (5) 倒口: 拉洋片 学四省 双学济南话 天津话 找堂会 怯洗澡 宁波话 怯算卦 猪吃豆腐 老北京话 怯拉车 怯卖菜 交租子 学满语 (6)柳活(含腿子活): 八大改行 窦公训女 汾河湾 黄鹤楼 洪羊洞 师傅经 白话梆子 学西河 卖布头 卖估衣 叫卖图 闹公堂 山东二黄 走西口 闹乌鸦 渭水河 文昭关 武坠子 文坠子 戏迷游街 四郎探母 学电台-坐宫 戏剧与方言 戏剧杂谈 三棒鼓 学梆子 学大鼓 四大名旦 于公案 四川二黄 八大名旦 批单弦 杂学牌子曲 学皮影 罗成戏貂禅 阳平关 铡美案 珍珠衫 捉放曹 乌龙院 四大须生 跳大神 王二姐思夫 舞台上下 日本梆子 评戏大观 弦子书 学曲艺 学乐亭 改良卖马 河南戏 梁祝哀史 刘云打母 学评戏 玉堂春 杨乃武写状 杨乃武与小白菜 大西厢 叹人生 学小曲 包公戏 数来宝 同仁堂 点头数 对座数来宝 戏迷传 学丑戏 跪宝帐 地方戏 找宝钏 学奉调 学莲花落 学小调 打金枝 十八愁 叫小番 华容道 武家坡 遇皇后 鸿鸾喜 文王卦 杨二舍化缘 大杂烩 大登殿 学白派 忘词 双唱快板 [7] 新作品 论50年相声现状 我这一辈子 安得广厦千万间 我要发财 历险记 丑人 进化论 我要上春晚 四点种开始 夸祖宗 郭德纲传奇 西征梦 游历外国 群口相声 扒马褂 大审诓供 法门寺 群七口 金刚腿 酒令 翻四辈 乌盆记 四字联音 文训徒 武训徒 找五子 垛字 拘魂经 于公案 逛天桥 秦琼卖马 开场小唱 娶媳妇 歪唱太平歌词 华山论贱 群八扇 四四数来宝 办堂会 倒扎门 老太太看戏 八问八答 回春堂 吃元宵 八猫图 祭先贤 盟仁杯大赛 劳动号子 训女 切糕架子 跑腿子 太平歌词 刘伶醉酒 白蛇传 游西湖 饽饽阵 小上寿 矬大姐 罗成算卦 五龙捧圣 层层见喜 连环计 秦琼观阵 风波亭 打黄狼 兰桥会 高大姐 韩信算卦 黑大姐 劝人方 鹬蚌相争 太公卖面 单刀会 青菜名 百虫名 灞桥挑袍 煤山恨 宁武关 狮子楼 天水关 挡谅 孙庞斗智 二本哭祖庙 死要财 劈山救母 排王赞 隋炀帝下扬州 十不闲莲花落 发四喜 架子曲 王二姐思夫 孙庞斗智 百忍图 大纲鉴 四大卖 十里亭 丁香割肉 王祥卧鱼 夜宿花亭 锯大缸 快板书 (王、高、李三派) 双锁山 战长沙(五本)单刀会 张羽煮海 白猿偷桃 小寡妇上坟 子期听琴 诸葛亮押宝 隋扬帝下扬州 乌江恨 刘伶醉酒 王七学艺 武松打虎 武松打店 隐身草 那吒闹海 武松赶会 三打白骨精 绕口令 游武庙 锤震金蝉子 杀四门 杨志卖刀 鲁达除霸 大纲鉴 草船借箭 二仙采药 胡迪骂阎罗 一窝黑 火焰山(二本)三盗芭蕉扇 相声剧 唐伯虎三笑点秋香 升官图 武林逸事 贫女泪 大福寿全 上海滩传奇 贱骨头 游湖借伞 败子回头 枪毙小老妈 杨乃武与小白菜 大话西厢 倩女幽魂 济小塘捉妖 西游记 楚汉瞎争 连环乱套 吴三桂反云南 反串戏 (京、评、梆) 打面缸 一匹布 顶花砖 下河南 请医 法门寺 双背凳 纺棉花 天河配 花子拾金 三不愿意 黄金台 未央宫 辕门斩子 大登殿 活捉孙富 打狗劝夫 秦香莲 刘墉砸銮驾 斩黄袍 黑驴告状 铡判官 唐知县审诰命 打严嵩 战北原 王华买父 左连成告状 卷席筒 清风亭 美凤楼 活捉南三富 破腹验花 蝴蝶杯 哭太庙 铡叶阁老 夜审姚达 打金枝 牧羊圈 杨八姐游春 同根异果 大保国 乌盆记 送亲演礼 丑开店 天河配 雪艳娘 黄爱玉上坟 戒毒大观 八宝钗 顺治出家 三审刁刘氏 蜜蜂计 李翠莲盘道 狸猫换太子 玉珠串 白马案 汴梁图 反庆阳 长寿幡 三开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郭德纲 张文顺) 黄鹤楼(徐德亮 郭德纲) 反四辈(郭德纲 徐德亮 高峰) 窦公训女(郭德纲 于谦) 杨乃武写状(郭德纲 于谦) 我这一辈子(郭德纲 于谦) 文训徒 (郭德纲 高峰 ) 师傅经(郭德纲 张文顺) 窑论(郭德纲 李菁) 日本邦子(郭德纲 李菁) 大娶亲(郭德纲 张文顺) 八扇屏(郭德纲 李文山) 色论(郭德纲 徐德亮) 揭瓦(郭德纲 于谦) 揭瓦(郭德纲 张文顺) 我要上春晚(郭德纲 李菁) 大保镖(郭德纲 于谦) 我是B社会(郭德纲 于谦) 卖马 (郭德纲 于谦 张文顺) 梦中婚(郭德纲 于谦) 我要幸福(郭德纲 于谦) 东游记(郭德纲 于谦) 论捧逗(郭德纲 于谦) 我的大学生活(徐徳亮 郭徳纲) 打灯谜(曹云金 徐德亮 何云伟 李菁) 学聋哑(郭德纲 于谦) 我要奋斗(郭德纲 于谦) 黄鹤楼(郭德纲 于谦) 托妻献子(郭德纲 于谦) 论梦(郭德纲 李菁) 拴娃娃(郭德刚 于谦) 今晚开始(郭德刚 于谦) 大福寿全(郭德刚 于谦) 报菜名(郭德刚 于谦) 白事会(郭德刚 于谦) 西征梦(郭德刚 于谦) 福寿全(何云伟 郭德纲) 批三国(郭德纲 李菁) 羊上树(郭德纲 张文顺) 怪治病(郭德纲 于谦) 赌论(郭德纲 张文顺) 吃月饼(郭德纲 于谦) 怯洗澡(郭德纲 于谦) 大相面(郭德纲 李菁) 卖五器(郭德纲 李菁) 双唱快板(郭德纲 李菁) 李菁飚车 (反场小段) 刚刚好 刚刚好2 背书(郭德纲 刑文昭 李文山 闹公堂(郭德纲、于谦) 我要吃饺子(郭德纲、李文山) 八扇屏全本(郭德纲 王文林 色既是空 (郭德纲 李菁) 将节日进行到底(郭德纲 于谦) 怯大鼓(郭德纲 于谦) 凤求凰?唐伯虎点秋 我要旅游 扒马褂 郭德纲 高峰 邢爷故事秀 双学济南话 文武双全九艺闹公堂 红事会 白事会华容道 你这半辈子 大开场番三翻 满汉全席 抬寡妇我要结婚 五红图 九艺闹公堂 大登殿 行业记*展开全部好多饿 木法复制*展开全部一楼说的很全了,再说些09年新的吧09年新相声:《你要做善人》《你压力大吗》《我要下春晚》《挑战主持人》《到底是谁》《官衣贺喜》《非常6+2》《婚姻与家庭》《七月七》*展开全部你要娶我里的开场*展开全部<你要娶我>的开场是这么说的www.shufadashi.com*�ɼ*�

基本内容

歌曲: 赌论

歌手: 郭德纲

答:海了去了!◇我系列:《我要读书》《我要上春晚》《我要幸福》《我要奋斗》《我要反三俗》《我要旅游》《我要闹绯闻》《我要玩网游》《我要结婚》

语言: 其他

所属专辑: 郭德纲相声 7

答:相声系 ◇我系列:《我要读书》《我要上春晚》《我要幸福》《我要奋斗》《我要反三俗》《我要旅游》《我要闹绯闻》《我要玩网游》《我要结婚》《

发行日期: 2005-01-01

答:◇我系列:《我要读书》、《我要上春晚》、《我要幸福》、《我要奋斗》、《我要反三俗》、《我要旅游》、《我要闹绯闻》、《我要玩网游》、《我

展开全部赌论(郭德纲、张文顺演出本)甲:人是62616964757a686964616fe78988e69d8331333234323637越来越多。乙:哎。甲:来了不少啊。乙:对。甲:有住在前三门这儿的您算是近的。乙:嗯。甲:有远的啊。乙:远的到哪儿?甲:大兴的、昌平的。乙:呵。甲:海淀的、延庆的。乙:嚯。甲:上礼拜还有两位台湾的。乙:哦,有时候有。甲:散了之后拉着我的手啊:“郭先生啊,太喜欢听相声啦。”乙:哦。甲:“好啊,不过很抱歉呐。”乙:怎么啦?甲:“我得赶紧回台湾啦。”乙:哎哟,得走。甲:“有机会再听吧。”乙:啊。甲:“时间不早了,一会儿走啊105就没车啦……”乙:这台湾人在北京住店呢。甲:哦,他……他得倒地铁去你知道吗?乙:咳!甲:说明什么呢?乙:说明什么呐?甲:说明大伙儿喜欢听曲艺。乙:对!甲:喜欢咱们这传统文化。乙:哎。甲:当然啦,不能完全要求。乙:怎么呢?甲:有人不喜欢相声。你跟人家着急?乙:也不能那样。甲:那就不对了。允许您不听,不来没事儿。乙:哦。甲:打发人把票钱送来!乙:你财迷啊你?甲:人也不来票也不来这就不合适了这。乙: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合适,就这样。甲:是不是啊?有的人不喜欢这个。乙:有的人不喜欢。甲:喜欢养花啊,养草啊。乙:各有所好。甲:看个电影啊……每个人的爱好不一样。乙:那是啊。甲:就拿后台来说。乙:我们后台几位?甲:四位老先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乙:各有各的爱好!甲:李文山李先生……乙:李先生好什么啊?甲:好吃。乙:这人是嘴馋。甲:嗯,你瞧,好吃。大饼卷馒头就着米饭吃。乙:咳!得多少粮食啊!甲:嗯,今天来的时候,一进门我一瞧,嚯!乙:怎么啦?甲:提溜着四斤切糕。乙:这干嘛呀?甲:我说:“您拿这干嘛呀?”乙:是啊。甲:“一会儿饮场用!”乙:咳!渴了都吃你看这玩意!甲:饮场饮到这份上也算古今第一人了。乙:要不那么胖呢。甲:邢文昭邢先生,好喝酒。乙:好喝点儿小酒。甲:离不开酒。那天喝多啦……乙:怎么样?甲:拿筷子当鸡爪子愣吃一根半!乙:呵!这筷子也糟点儿。甲:王文林王先生……乙:他好什么呀?甲:好搞对象!乙:这怎么证明啊?甲:这一辈子搞了七万多个,但是没成功啊,失败一次呢,拔下一根头发作纪念。乙:噢!甲:老了老了安定下来了。乙:怎么啦?甲:都拔干净了。乙:没得拔了。甲:张文顺先生。乙:我好什么啊?甲:好打牌。乙:哎,就这么点儿爱好。甲:可不是赌博。乙:不赌。甲:玩儿!乙:对,玩儿。甲:也不上外边赌去,家门口街坊。乙:街坊四邻。甲:张奶奶,王奶奶,李奶奶,赵奶奶,孙婶儿,二姑,三姐,四舅妈。乙:我那儿是三八麻将俱乐部。甲:哎,好啊。乙:都是女的?甲:好啊,您这个值得表扬。乙:怎么表扬啊?甲:替国家分忧,解决中老年妇女就业问题。乙:都赢我钱,算跟我这儿补差啦,是不是?甲:这个不管是扑克也好,麻将也好,牌九也好,它本身是个娱乐的工具。乙:哎,这就是娱乐。甲:千万可别赌。乙:对。甲:古话说得好啊。乙:怎么说?甲:久赌无胜家。乙:这话不假。甲:喝酒是喝厚了,耍钱耍薄了。乙:在论的嘛。甲:喝酒的时候啊,都愿意对方多喝。乙:都互相劝酒。甲:越劝越热乎。乙:哎。甲:交朋友嘛,耍钱不行。乙:耍钱怎么啦?甲:都恨不得对方输钱。乙:谁都憋着赢。甲;自己多赢钱。乙:哎。甲:有的人指这吃啊。乙:嚯。甲:指这吃。乙:还有这路人?甲:这叫什么呢?乙:这叫什么啊?甲:耍钱贼。乙:赌棍。甲:不上班,拿这当买卖干。乙:瞧瞧。甲:满处扫听哪儿有牌局,跟人家玩儿去。他进门跟别人不一样。乙:他怎么样?甲:他得先侦察,哪儿是正门,哪儿是侧门,哪儿是后窗户,哪儿是厨房,出了这个门儿是什么街道,是什么胡同,怎么能回家。乙:这干什么用啊?甲:他有用啊,都踩好道了,大伙儿这么一玩,“啪啪!”一砸门,警察抓赌。乙:对。甲:他头一个站起来,“呗儿!”把灯摁灭了,桌子上钱一划拉,揣在怀里边,推开后窗户,翻出去就回家啦!乙:卷包儿会!甲:嗯,多狠呐啊!乙:多恶啊。甲:这叫耍钱贼。乙:哦。甲:有那个笨人,有笨人。乙:笨人什么样儿啊?甲:我们后台曹云金的舅舅。乙:哦……知道,也跟他长一样。甲:也那样啊。乙:也那样,瘦高个儿。甲:热心肠,好玩牌。天津人。乙:哦。甲:到哪儿一玩牌去,好张罗,人家玩牌都坐在外边。乙:是啊。甲:他不行。“好您呐,好您呐,哈哈,我得上炕里头去我。”乙:你倒塌实。甲:“我上里头上里头去。哎呀,我这双大皮鞋搁哪儿呢?”乙:新买的鞋。甲:“新买的,一百一这双鞋啊。搁哪儿?搁地上别给我踩了,搁桌子上……”乙:不象话。甲“……没这规矩啊,搁微波炉里边……”乙:嘿!甲:“不行,你不让哈!”乙:人家是不让。甲:“哎!给我搁在柜子里边,搁柜子里边,受累,受累,您给锁上。钥匙搁你口袋里,谢谢,谢谢,谢谢!”乙:呵!这鞋安全了。甲:玩儿吧!玩到半截,“啪啪啪!”一砸门警察进来了,“呼啦抄”全跑了。乙:全跑了。甲:就剩他一个人在炕上坐着。警察问呐:“人都哪儿去啦?”“好您啦,都走啦!”“你呢?”“我跟您走吧我!”“走啊!走啊!”“走不了,鞋在柜子里锁着呐!”乙:呵!甲:笨人。乙:真笨。甲:可是一沾玩牌啊,好多人这瘾都特别大。乙:哎,有。甲:本来没精神,跟这儿晕头耷拉脑。一说玩牌,呵!精气神来了。乙:有这样的人。甲:潘云侠他爸爸就这样。哎呀,沾玩牌那了不得!乙:是呀?甲:从心里边高兴。白天不敢,怕人逮啊,晚上玩儿。乙:晚上。甲:六月三伏,家里空调坏了,把们关上,多热啊,那屋里跟笼屉似的,窗户门都关好了,把帘儿都拉上。乙:干嘛?甲:被卧褥子挂好了,都挡上。乙:怕抓赌的。甲:四家坐得了,桌子上铺快毯子。乙:这是为什么?甲:不能扔牌啊。乙:哦,怕有声音。甲:怕出声音啊。屋里有灯不敢开,换一小灯泡,这灯泡跟松子这么大。乙:咳!那能看得见什么。甲:外边拿黑油漆刷上。乙:呵!甲:坐在这儿,一拿这牌,不能扔,要一扔这牌,那三家都得站起来,准得磕脑袋。乙:哦,看不见。甲:本家先看。乙:呵!修理钟表的!甲:(悄声)“六万要吗?”乙:呵!甲:这一宿打一圈牌。乙:这玩意多慢呐!甲:耽误工夫。乙:就是。甲:打牌的时候,是最看人性的了。乙:哦,这能看出人性来?甲:哎,一打牌人的本性全出来了——往这儿一坐,要说赢牌了……乙:赢牌怎么样?甲:真有这个主儿啊——摇头晃脑,眉飞色舞,瞧哪儿都痛快!乙:是啊?你给学学这个!甲:呵!把牌立起来,“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茶壶茶碗的没有。”乙:怎么啦?甲:“鲤鱼拐子全是顺儿!哈哈哈哈哈,哎呀!麻将也有,搭子也够,一吃一碰这就算是糊了!乙:你瞧!落听了。甲:你瞧这玩意儿!今儿这天儿也好啊,嘿嘿嘿,有日子没这么好天啦啊!刮点风不算大,下点雨挺凉快,你听这雹子多解闷儿!”这是好天吗这个?乙:呵!甲:“呵!你瞧这牌,今儿你瞧这玩意儿,这手,嗯!”乙:怎么了?甲:“呵,这香啊这!嘿嘿嘿!(唱)晚风轻抚澎湖湾,白浪逐沙滩……”乙:唱上了。甲:碰!(改二人转)“没有椰林坠斜阳啊,只是一片海蓝蓝!”乙:什么味儿啊这个!甲:他串到二人转上去了。乙:呵!甲:高兴的这是,眉飞色舞,耍!要说两三把没开糊……乙:怎么样?甲:要了亲命了。摔牌骂色子,四家打牌那三家不是人啦!刚坐这儿小白脸儿,一会儿工夫这脑袋跟山里红似的!乙:急了。甲:“好,满了好啊,我心里发满,傻小子看画儿一样一张,谁也别挨着。”乙;怎么了?甲:“谁挨着谁怕起疥!”乙:呵!甲:“我是鬼迷张天师——有法也没法儿啦!闪电神掉冰窟窿里——我是凉半截了我是。”乙:哪儿那么多废话?甲:“糊啊?糊了打烧火的吧我糊!我糊窗户我净!我倒走不丢,东西南北全都有!这破牌!把缺德搁在车上……”乙:怎么样?甲:“……忒(推)缺德了!给缺德抓把盐……”乙:怎么了?甲:糇缺德了你看看!乙:缺德招你了?甲:六万就讨厌!乙:怎么讨厌?甲:“打刚才三、六、九万找它就没在,你刚才干嘛去了你?”乙:它哪儿知道它干嘛去了?甲:“说是呢!唉!也别说,跟你坐一对脸儿好得了?乙:说对门呢。甲:“猪八戒下凡——没点儿人样儿,你瞧瞧你。”乙:招他啦?甲:“上回跟你坐一对门,我输了一千七你知道不知道?赶明儿跟你坐对门我扭头走,跳河自杀也不跟你一块儿玩儿我告诉你!这倒霉模样……我也知道咱们俩人犯相。”乙:犯什么相啊?甲:“你属狗我属鸡,鸡狗不到头,白马犯青牛!”——哪儿跟哪儿啊这都是!乙:挨不上。甲:不挨着这都!“你这狗不是好狗我告诉你吧!狗头狗脑一瞧就是豺狗的串儿!”乙:人家招你惹你啦?甲:“说你……哼哼,倒霉模样,你瞧那倒霉模样……那脑门儿都绿啦,嘴巴子镶翡翠了你是……青果值钱——豆瓣绿,啊?净吃菠菜了?你爸爸大力水手啊是怎么的?”乙:哪儿那么些废话呀!甲:这是对门。上家下家也活不了。乙:上家怎么啦?甲:他打一张牌,人家上家保不齐也有。乙:对啊。甲:可别顶张儿,顶了张儿就骂街。他打个一筒,人家也打一筒,当时就急啦。乙:怎么啦?甲:“嚯,不错啊,不错啊,庙上不见顶上见呐,啊?拆对儿顶我?你错错张儿让我糊一个!我招你我惹你啦?啊?咱俩多大仇啊这是?我挑唆你家务不和啦?我把你孩子扔井里啦?我撺掇你爸爸离婚啦?啊?”乙:哪儿跟哪儿啊这是!甲:“你错错张儿让我糊一个怎么啦?什么就……说话,说话,该说话说话,啊!哪儿的事儿,坐那儿跟粪堆似的,挺大的人傻面贼心!”乙:我招你啦我!甲:“傻面贼心么这不就是一个!还乐,还乐,你瞧多糁得慌啊!别龇牙啦,你瞧那牙多大个儿!掰下来画上幺鸡扔牌堆儿里就是它大!”乙:我招你了么我!甲:“啊,哪天牙掉了别扔,给我啊。”乙:干嘛用啊?甲:“我刻个戳子使唤!这是跟人家上家。”乙:上家。甲:下家也如此。他出一张,打完了,下家你说吃是不吃?乙:那要人家吃呢?甲:吃就是闲话。这儿打一张牌,幺鸡,打完了人家下家吃,伸手要摸,(打手)“别动!你倒不怕烫着啊!什么就吃?”“哦,幺鸡。”“啊,幺鸡就吃?你倒不忌口,大夫白看了,医院白看了,那四十斤药你也白吃啦。大夫怎么跟你说的?”乙:怎么说的?甲:“不告诉你忌幺鸡吗!”哪个大夫说这个话啊!这是吃他一张。不吃也不行啊。乙:要不吃呢?甲:打一五万。“五万!”人家不要,伸手得抓牌去,他这儿急了:“别动!别动。”“我说您怎么还带动手的?”“废话!牌还不让你抓吗?啊?我先问问你我这怎么啦?”“不是你……我这用不着!”“什么用不着?闲了置,忙了用!这叫五万你懂吗?我倒打算要,这儿净一筒!啊?哪儿的事儿?”“不是,您这人不讲理,我用不着!”“什么用不着?你用什么?”“哗啦!”扒拉躺下啦!乙:什么人性这叫!甲:您说什么人性这是。“不是,你……立起来,你立起来,你瞪我干嘛?怎么你脑门也这么绿啊?他照的你看见了吗这!”乙:咳!都招他了。甲:“哎呀我说你……哎,哎,哎,哎!把烟掐了,烟掐了,别抽了,好,哪儿那么辣眼啊?哪儿这么大的瘾啊?玩牌解闷儿是抽烟解闷儿?啊?你含双袜子不一样过瘾吗?好!这哪儿受得了这玩意儿。(咳嗽)沏点儿水喝,沏点儿水喝,嗓子眼儿都冒烟儿了。嘶……长接触知道我这人呐……嘶……没这么些事儿。”乙:您那事儿不少啦。甲:我们玩儿牌就是玩儿,呵……(吐痰)痰桶哪儿去啦?这儿搁一痰桶……噗……好唾个痰……昨儿把痰桶拿走也没告诉我,都吐鞋里边啦。”乙:什么人性这叫。甲:“天快亮了啊,准备点早点啊,买点儿烧饼果子,买点儿油条知道吗?给我煮碗馄饨,下四十个鸡蛋。”乙:嚯!你坐月子呢?甲:“哎呀……哎?(嗅)……不对啊。”乙:怎么啦?甲:“哪儿来股子味儿啊这是?打刚才我就闻见了。(嗅)……嗯!!臭牙花子!”乙:咳!我招你啦?甲:“我说这么腥气呢,啊?你看看去!可了不得,给他剥辫儿蒜含着!”乙:那不更味儿吗?甲:“遮遮嘴里那味啊,不是,我说你这臭……(嗅)不是,不是你……”乙:哎!不是这儿啊。甲:“不是你……嚯!!!这儿串脚气呢!哎呀我的天爷你可真行!啊?玩儿牌是解闷,串脚气也解闷儿?啊?串也没事儿,完事儿洗手去啊——串完脚气跟这儿呼啦牌,我抓牌还爱蘸唾沫——我说打刚才那么咸呢,打算糇死我啊?啊?象话吗你们这是。”瞧见了吗?这就是输牌了。乙:这路人性。甲:瞧见了吗?有好处吗?一点好处都没有。过去还有这么一路玩牌的。乙:哪路玩牌的?甲:老太太玩牌。乙:哦,妇女同志。甲:梭糊儿。乙:对,这叫纸牌。甲:纸牌,斗纸牌。其实到时候不是斗牌,斗话——斗嘴。乙:哦,连说带聊。甲:平时没事儿啊,一到这会儿工夫……乙;怎么样?甲:陈芝麻烂谷子全想起来了。乙:是啊?甲:哎,这庄家抓得多。乙:对。甲:啊,没有别的人,都是什么大婶啊,二舅妈啊,三姑,老姨儿啊。反正街坊老太太们嘛。乙:街里街坊。甲:坐在一块儿,把牌弄得了,这儿庄家得先抓。她只要一抓,这儿废话这就多了。乙:这就来了?甲:“我跟你说啊……”乙:啊。甲:“我可不乐意坐头一把庄了啊……”乙:怎么了?甲:“头一把庄啊,且不开糊呢!今儿大妈找我的时候啊,可没提二姐在这儿,要说二姐在这儿我们可不来,二姐净嫌我们说闲话。坐一块不说话还活得了啊?姐们在一块待着干嘛啊?大热的天的是不是?看电影闷得慌,听京戏又不懂,听评戏没有,看别的咱们都看不明白,也就坐一块儿玩牌,我解作姑娘那时候我就爱玩这个,多有意思?十块八块算个什么?毛儿八七谁往心里去啊?百八十的咱们也过得着,姐们在一块总是交情是不是?哎哟,老姨来啦?今儿可不知道老姨在这儿啊,老姨在这儿我们今儿可不来,老姨昨儿个可不对啊,弯心眼打糊牌,结果没糊吧?人家四舅妈糊的,糊不糊满盘赢了能有多少钱是不是?昨儿回家晚了,三点多钟了,呵!暖壶也没灌,炉子也灭了,地也没扫,屋子没拾掇,孩子也哭,大人也闹,我爷们跟我吵起来了。他怕我……我……我才不跟他着那急了,他跟我瞪眼我也跟他瞪眼,告诉您吧,跟我瞪眼?他磨烦,我磨烦那可犯不上。街坊睡觉闹得睡不了啦。早晨起来接着跟我闹,他卷我,我也卷他,他给我一个嘴巴,我把大褂给他撕啦。我可不怕他!在娘家做姑娘的时候我就好玩这个。因为这个没少跟我妈打架……这孩子别老跟着我,去,出去,看有卖线的买点线,过你爸爸一会儿缝大褂,我跟您说,今儿叫我出来,根本没有时间,还有好些活儿呢,衣裳也没洗,盆都泡着没刷呢,米饭也焖着,孩子都没喂呢,多么些个烦事儿啊,是不是?一十,二十……哟,可了不得啦!我包啦!”乙:怎么啦?甲:四十八张了!乙:全抓来了参考资料:王仁参的BLOG*展开全部这要看是什么地方了*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郭德纲郭德纲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