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凌儒介绍 了解凌儒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1.伪改书名、著者以充罕见之书过去的藏书家选择善本e69da5e6ba90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431363531书时,罕见之书是一条重要的标准。书贾利用藏书家以稀为贵、奇货可居的心理就剜改书名、著者,伪造罕见的书。如杜氏《通典》二百卷,明嘉靖十七年王德溢、吴鹏有刻本。因为唐杜佑撰的《通典》流传较广,倘若以原书真实面貌出现,对藏书家不会有多大吸引力。书贾就将书名剜改为《国史通典》,同时剜去题下杜佑的名衔,加印“南宋礼部尚书锡山郡宝国贤撰”字样,序文也作删改,还在书名和著者剜改的地方钤了“南京翰林院印”和季振宜的藏书印,以掩饰剜改的痕迹,经过这样的剜改,就成了罕见的奇书乐。元刻明修本《晋书》,书贾动手剜改了书名,称为《两晋人物传》,并伪题“无锡王达撰”。这样一改,使人感觉书名既冷,著者亦奇,比大家熟知的二十四史之一的《晋书》更容易吸引某些藏书家的注意,大可收到射利的目的。明徐弘祖《徐霞客游记》是地理方面的名著,书贾为了制造罕见书的假象,把书名改为《游名山记》。类似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很需要引起警惕,切不可一见假造书名、著作不见各家著录便认为奇货可居,故应谨防受骗上当。2.增删刻书牌记古书中的牌记是考证一书的出版人、出版地和出版年代的重要依据。有这块牌子无这块牌子,书的版本价值是很不一样的。书贾抓住这一点,怎么对他有利,他就怎么干。北京图书馆藏有一部王国维亲笔题跋的明嘉靖刻本《孔子家语》,刻印精良,书品极好。但书贾硬在书前加了一页刻书牌记,右上角竖行题称“陈眉公先生重订”,中间竖行大字题名《孔子家语》,左下角署“古关杨敬泉梓”。陈眉公即陈继儒,明万历时人。本来是嘉靖时刻的书,却安上了一块万历时的刻书牌记,目的在于借重陈眉公的大名以抬高本书的学术价值,并想利用这块牌子来说明此书版本的完整性和确切性。二者合一,此书便可以身份大增,书贾从中获利。清初刻本《诗人玉屑》,书前原有“处顺堂藏板”的刻书牌记,且有“重刊元本”字样。由于书机时作伪,撤去了这块刻书牌记,竟骗过了墨海楼蔡氏。蔡氏以元刻本收进,察觉上了当,却又反手卖给了别人。这种增换刻书牌记的情况,往往在明清之际所刻的从书中和翻刻本中时常发生。尤其是翻刻本貌似原刻本,作伪方法简单,只需抽去牌记,略加伪饰即成。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牌记虽是鉴定版本的重要依据,但不能轻信,应该多方考证,审慎鉴定。3.剜改序跋。剜改序跋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或撤换序跋冒充古刻旧刻而从中获利,在古书版本造伪中亦属司空见惯的现象。尤其是在配合其他作伪手段时,挖改序跋中紧要之处,更是屡见不鲜。如时彭大翼辑的《山堂肆考》二百二十八卷,明万历二十三年刻本。书贾将书名控改为《书言故事》,同时将题下彭大翼纂著的“纂著”两字剜下,偷梁换柱贴在书贾加印的“锡山陈幼学”名字下面,投藏书家所好。为了证明这部书确系无锡陈幼学纂著,书贾还对《山堂肆考》原书序文进行剜改,在凌儒的序中就有两处被挖改:一是交序文第六页后半页害虫去后,杜撰墨"无锡陈夫子好古士也".二是第七页文字也作了篡改:“集而成编,总之二面四十卷,名曰《书言故事》”,与剜改书名著者相呼应。因此,凡古书中无序有跋,或序跋与的内容自相矛盾时,切不可轻信其中所题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而应当多方考证后,再做决断。4.染纸造蛀以充古刻旧刊。明高濂在《遵生八笺》中曾对染纸和伪造蠹鱼虫蛀痕以作伪有精细的描写和精彩的议论:近日作假宋版书者,神妙莫测。将新刻摹宋版书,特抄微黄厚实竹纸,或用川中茧纸,或用糊褙方帘绵纸,或用孩儿白虎纸,简卷用棰细细敲过,名之曰刮,又墨浸去臭味印成。破碎重补。或改刻开卷一二序文年号,或贴过今人注刻名氏留空,另刻小印,将宋人姓氏扣真两头角处。或用沙面磨去一角,或作一二缺痕,以灯火燎去纸毛,仍用草烟薰黄,俨然古人伤残旧迹。或置蛀米柜中,令虫蚀作透漏蛀孔。或以铁线烧红,锤书本子,委曲成眼,一二转折,种种与新不同。用红色装衬绫锦套壳,入手重实,光赋可观,初非今书仿佛,以惑售者。或札伙囤,令人先声指为故家某姓所遗。百计数人,莫可窥测,收藏家当具真眼辨证。以上说明,染纸以充旧刻,这种作伪手法早在明代就已经有人采用。同时明代还有书坊染仿旧纸,然后印行古书的,关于这一点,商濂还没有谈到。而近代书贾则是利用清时的影寮刻本进行染色,以充旧刻。5.版本杂拼。用几种不同版本杂拼成一部书,是书贾出售残本的一种作伪手段。一般以一种较好的残本作为基础,残缺卷用其他版本或其他书拼配,再进行加工,掩饰杂拼的痕迹,以完整的原刻本的面貌出现。有一部《史记》,一百三十卷,明嘉靖四年汪谅刻本。残存一百十卷,其中卷缺四十八对五十五、八十二至八十七、一百十二至一百十七。书贾为了将这部《史记》配成足本,从明喜靖四至六年王延哲刻本凑齐二十卷配予汪谅刻本。这样就成了一部完整的汪谅刻本的《史记》。为将这部明嘉四年汪谅根据宋绍兴刻本翻刻的书充宋本,书贾剜去目录后“明嘉靖四年乙酉,金合汪谅氏刊行”两行刻书年款,同时剜去题下校题者姓氏,把纸染成暗黄色,给人以古得古色的感觉。还在序和目录前后伪钤敢“季振宜印”、“钱谦益印”、“牧斋藏书”等名家藏书印。因王延哲刻本也是翻宋刻本,书贾同时染了纸,初看似宋椠,如果不找书影对比,很容易上当。无锡市图书馆藏的《唐诗品汇拾遗》十卷,书贾竟用了三种明刻本拼凑而成。卷一至卷五是半页十一行,行二十字,白口,单鱼尾,卷端题《唐诗品汇拾遗》;卷六、卷七、卷十是半页十行,每行二十字,白口,双鱼尾,卷端、书口均题《唐诗拾遗》;卷八、卷九则是明俞宪辑的《删正唐诗拾遗》的残卷,但版刻年代、版刻者不同,而后一种是另一著作辑本,书贾硬把这三种书凑合在一起,在书前加了一篇明成化十二年陈炜撰的字,就把这部残本伪造成明成化间刻的《唐诗品汇拾遗》了。6.割改目录、卷数。目录是全书的纲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古书的章节体例,可以借以了解古书由于刊刻者、刊刻时间不同,目录卷数会产生差异。书贾常常利用这个特点,删割目录,剜改卷数,以残本充全书。书贾除剜瞩目录、纂改卷次外,还有伪加目录一法。此法常见于丛书零种扫作伪;即将几种丛书零种合在一起,加上一个目录,另成一书。如元陶宗仪编的《说郛》,清顺治三年两浙督学周南刻本,存五面六十种。书贾将这些书合起来伪题书名《儒林学海》,明无锡万镗辑,还在书前杜撰了和篇尤镗自序。尽管存书多达五面多种,书贾还是不厌其烦地伪加了目录,同时还钤了清名家阮元的藏书印“文选楼”,将若干丛书零种改头换面,冒充一部完整的稀见丛书。www.shufadashi.com*�ɼ*�

凌儒(1518-1598)字真卿,号海楼,泰州人。

  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癸丑科进士,授江西永丰县令,擢拔为御史巡盐两浙。官至山西屯田都御史。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请革虚冒之兵,被皇帝下令杖打六十。晚年告归乡里,热心公益,造福桑梓。著有《旧业堂集》10卷。

展开全部男生e68a84e8a2ad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63353865:凌栩易 凌棕易 凌茵 凌爻 凌乐 凌夏雨 凌敏 凌晨朗 凌辰朗 凌振轩 凌梓杨 凌子杨 凌懿轩 凌子轩 凌梓轩 凌智渊 凌毅 凌奕凡 凌振渊 凌昊阳 凌哲宇 凌秀昌 凌蒙平 凌刚 凌子刚 凌子涵 凌铭 凌铭阳 凌子皓 凌天 凌丽燕 凌希然 凌娃儿 凌儒进 凌儒 凌进儒 凌进燃 凌进 凌婧宸 凌静宸 凌昕杨 凌煊赫 凌昊凌前坤凌沁缨凌网宁凌灏阳凌浩凌家毅凌鸿锦凌哲凌小珍凌冰慧凌善鎏凌善铍凌子嘉凌涛峰凌宏亮凌虞涵凌明栋凌佩明凌常林凌泽凌髓鑫凌国华凌昭丹凌滨凌金斗凌靖侥凌薪凌家萦凌甜凌志聪凌香羽凌霖霖凌姝忱凌思雨凌紫帆凌鸣萱凌菱凌在力凌荣凌晨灏凌惠宁凌剑景凌宝庠凌之遨凌一蔓凌亮泉凌云清凌雨坤凌黑了凌司姒凌裕鸿凌德强凌振恒凌凇龄凌晓蒙凌艳云凌证鑫女生:凌炳艳、凌慧瑶、凌幸媛、凌婉娥、凌雨瑶、凌九蓉、凌妞妞、凌语嫣、凌娅真、凌火媛、凌茂瑛、凌静怡、凌夕媛、凌世玉、凌成英、凌悦珂、凌梓倩、凌欣茹、凌溪萍、凌俐花、凌伟红、凌精莹、凌仪婷、凌珑萍、凌艺倩、凌之莹、凌茹、凌梅凌炳燕、凌当英、凌熙婷、凌英倩、凌廷娟、凌久蓉、凌静花、凌婧文、凌琳珊、凌川媛、凌艳怡、凌悦韬、凌夕婷、凌彩芳、凌燕芬、凌芷悦、凌梓媛、凌提琴、凌艳萍、凌莉花、凌太梅、凌菁莹、凌燕明、凌梦霞、凌怡莹、凌丽艳、凌茗茹、凌琼凌培玉、凌玉英、凌秀婷、凌雪倩、凌步娟、凌靖茹、凌思颖、凌芬、凌娅芹、凌立媛、凌怡菡、凌婷莹、凌国英、凌微萍、凌杏梅、凌婕倩、凌梓蓉、凌盛燕、凌彩萍、凌利花、凌霞丽、凌笑娥、凌菁霞、凌云燕、凌梅萍、凌嘉颖、凌媛圆、凌云芳凌桂花、凌娟娟、凌巧婷、凌婉倩、凌艳丽、凌燕平、凌艳茹、凌晓萍、凌晗颖、凌尚媛、凌洁艳、凌智莹、凌琬英、凌霞、凌美萍、凌倩怡、凌梓萍、凌毅芳、凌仟妹、凌宽英、凌悦寒、凌雅红、凌予嫣、凌允燕、凌斓娜、凌冰倩、凌贤红、凌琳凌凌洁、凌爱婷、凌弘茹、凌婷、凌艺文、凌筱雪、凌秋娟、凌光文、凌嫩娅、凌上媛、凌梓怡、凌欣瑶、凌翠芳、凌忠萍、凌福红、凌作玉、凌梓茹、凌家美、凌怡清、凌晓文、凌冬艳、凌冉、凌秀芬、凌寿文、凌铎娟、凌依婷、凌金婷、凌怡婷凌雅婧、凌巧莹、凌秀妍、凌冰雪、凌玉花、凌雨妍、凌誉芬、凌云红、*展开全部女孩可以取凌秀,感觉凌雪,凌海都不错,男孩子可以凌风,凌晨,凌峰,凌宇,凌志什么的*展开全部男:凌洛繁 凌亦哲 女:凌淑聪 凌晓晓*展开全部男孩:凌枫女孩:凌璃*展开全部凌晨*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泰州嘉靖进士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