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立敌共许介绍 了解立敌共许的详细内容

男儿何不当走狗,卖掉中华五十州。请君且看教科书,几个英雄威名留?人说历史后人写,后人不记祖先仇。只说英雄违天命,阻碍融合逆潮流。岳飞功高非英雄,冉闵屠胡万事休。天祥成功张煌言,不及施琅一走狗。满夷胡虏成兄弟,民族融合是主流。五胡乱华无人记,扬州十日血白流。清宫大戏连台唱,康熙雍正人心收。汉人皆成胡人狗,可喜之辈也风流。秦桧三桂弹冠庆,我辈如今能出头。他朝日寇来融合,中华家庭添新口。开门焚香来庆祝,民族突破五十六。炎黄地,多豪杰,以一敌百人不怯。人不怯,仇必雪,看我华夏男儿血。 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胸心如铁。 手提黄金刀,身佩白玉珏,饥啖美酋头,渴饮罗刹血。 儿女情,且抛却,瀚海志,只今决。 男儿仗剑行千里,千里一路斩胡羯。 爱琴海畔飞战歌,歌歌为我华夏贺。 东京城内舞钢刀,刀刀尽染倭奴血。 立班超志,守苏武节,歌武穆词,做易水别。 落叶萧萧,壮士血热,寒风如刀,悲歌声切。 且纵快马过天山,又挽长弓扫库页。 铁舰直下悉尼湾,一枪惊破北海夜。 西夷运已绝,大汉如中天。 拼将十万英雄胆,誓画环球同为华夏色,到其时,共酌洛阳酒,醉明月。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 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 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 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 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 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 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 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 千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 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 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 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吹。 西门别母去,母悲儿不悲。 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 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 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 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 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 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 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 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 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 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 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 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 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 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 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 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 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 宁教万人切齿恨,但教无有骂我名。 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我辈热血好男儿,却能今人输古人? 百年复几许?慷慨一何多! 子当为我击筑,我为子高歌。 招手海边鸥鸟,看我胸中云梦,蒂芥近如何?楚越等闲耳,肝胆有风波。 生平事,天付与,且婆娑。 几人尘外相视,一笑醉颜酡。 看到浮云过了,又恐堂堂岁月,一掷去如梭。 劝子且秉烛,为驻好春过。www.shufadashi.com*�ɼ*�

辩论时自己提出论点,要自己和对方共同承认之事作为前题。

194907月任第2兵团司令员围歼民党军胡宗南部主力扶眉战役,率部迂敌,断敌退路,保证 攻破兰州南山敌军主阵抢占黄河桥与第19兵团全歼城守敌解放兰州 华民共立 19506月

文鸯(238?-291),本名文俶(干宝《晋纪》、罗贯中《三国演义》中作文淑),字次骞(太平御览卷二百七十五引干宝《晋纪》),谯郡(治今安徽亳州)人。魏晋时期武将,文钦之子。初仕魏,后因其父从毌丘俭叛,乃随其父投吴,并于诸葛诞叛魏时助之,但其父随即被诸葛诞杀,乃复降魏。晋代魏后仕晋,在晋官至东夷校尉,封关内侯。后于八王之乱中被杀,惨遭灭族之祸。文鸯[1],本名俶,字次骞(太平御览卷二百七十五引干宝《晋纪》[2],另外在《全唐文》的《赠太尉韩允忠神道碑》一文里也有“文次骞智敌万(该句后阙一字)”的说法),小名阿鸯。魏扬州刺史文钦之子,谯人也。初鸯随父钦驻扬州,以御吴寇。魏嘉平六年,大将军司马师废魏帝曹芳。正元二年春正月乙丑镇东大将军毌丘俭、扬州刺史文钦闻之,因反。大将军司马师闻之,问策于其麾下,众皆曰:“不可亲往,公即遣一大将即可。”惟王肃及尚书傅嘏、中书侍郎钟会劝师自行,师允之。遂统步骑十余万征淮南。初战,淮南不利,所战近乎皆败,又无外援。时师屯汝阳,遣兖州刺史邓艾督太山诸军进屯乐嘉,示弱以诱淮南诸军。钦欲攻之,恰逢司马师潜军衔枚于乐嘉。时鸯年十八岁,弓马娴熟,膂力过人,勇冠三军。谓其父曰:“及其未定,请登城鼓噪,击之可破也。”钦然之。三噪而钦不能应,鸯乃东退。魏军以精锐追之。鸯视魏军所追甚急,乃谓父曰:“不先折其势,不得去也。”乃与骁骑十余摧锋陷阵,所向皆披靡,魏军稍退。初,司马师征淮南时,目有瘤疾,使医割之。时闻鸯之来攻,惊而目出。及魏大军至,钦与之战,不利,遂奔项保,后闻俭亡,鸯与其父遂奔于吴。   甘露二年夏五月辛未,镇东大将军诸葛诞联结东吴于淮南作乱,吴遣鸯父钦及吴将唐咨、全端、全怿等三万余人来救诞,诸将逆击,不能御。司马昭累示于弱,诞与吴皆喜。鸯父钦与诸葛诞本不相协,至三年春正月壬寅,转相疑贰。会钦计事与诞忤,诞手刃杀钦。鸯遂攻诞,不克,逾城降魏。以为将军,封侯,昭使鸯巡城而呼。二月乙酉,攻而拔淮南,斩诞,夷三族。   及晋立任为平虏护军,咸宁三年三月鸯讨叛虏树机能等,破之。后任护东夷校尉(安东都护),监管辽东。   三国志10中文鸯形象八王之乱惨遭灭族之祸  后武帝崩,惠帝立,时其后贾南风欲把政,有太傅杨骏录朝政,百官总己,贾后以为患。殿中中郎孟观、李肇素恶骏,乃扬言:”骏将图社稷。“大司马汝南王亮及楚王玮将兵收骏,孟观受贾后密诏,诛骏亲党,皆夷三族。东安王繇乃诸葛诞之外孙,常忌文鸯报其父仇,繇恐鸯为舅家之患,是日亦以此非罪诛鸯,夷三族。鸯亡年,五十五岁。编辑本段演义传记  文钦协同毌丘俭举兵在寿春反叛,讨伐司马师。文鸯与父文钦请命保守乐嘉城,协议与文钦兵分两路,夜晚袭击司马师的城西军营,文鸯在司马师的大寨里往来冲杀,吓得司马师眼珠迸出,直杀到天明,寻不见父文钦,邓艾率领众魏将追击文鸯,文鸯单骑在众魏将中,齐进齐出,无人能抵挡。毌丘俭事败身死,文鸯等投靠东吴,诸葛诞在寿春反叛司马昭,文鸯等率兵救助,协同诸葛诞共守寿春城,诸葛诞在城中将文钦杀死,文鸯和其兄弟从城上跳下投靠司马昭,司马昭加封他为偏将军,关内侯。   三国志大战3中文鸯形象编辑本段演义原文  却说毌丘俭在项城,不时差人去乐嘉城哨探,只恐有兵来。请文钦到营共议,钦曰:“都督三国群英传系列文鸯形象勿忧。我与拙子文鸯,只消五千兵,取保乐嘉城。”俭大喜。钦父子引五千兵投乐嘉来。前军报说:“乐嘉城西,皆是魏兵,约有万余。遥望中军,白旄黄钺,皂盖朱幡,簇拥虎帐,内竖一面锦绣帅字旗,必是司马师也,安立营寨,尚未完备。”时文鸯悬鞭立于父侧,闻知此语,乃告父曰:“趁彼营寨未成,可分兵两路,左右击之,可全胜也。”钦曰:“何时可去?”鸯曰:“今夜黄昏,父引二千五百兵,从城南杀来;儿引二千五百兵,从城北杀来:三更时分,要在魏寨会合。”钦从之,当晚分兵两路。且说文鸯年方十八岁,身长八尺,全装惯甲,腰悬钢鞭,绰枪上马,遥望魏寨而进。是夜,司马师兵到乐嘉,立下营寨,等邓艾未至。师为眼下新割肉瘤,疮口疼痛,卧于帐中,令数百甲士环立护卫。三更时分,忽然寨内喊声大震,人马大乱。师急问之,人报曰:“一军从寨北斩围直入,为首一将,勇不可当!”师大惊,心如火烈,眼珠从肉瘤疮口内迸出,血流遍地,疼痛难当;又恐有乱军心,只咬被头而忍,被皆咬烂。原来文鸯军马先到,一拥而进,在寨中左冲右突;所到之处,人不敢当,有相拒者,枪搠鞭打,无不被杀。鸯只望父到,以为外应,并不见来。数番杀到中军,皆被弓弩射回。鸯直杀到天明,只听得北边鼓角喧天。鸯回顾从者曰:“父亲不在南面为应,却从北至,何也?”鸯纵马看时,只见一军行如猛风,为首一将,乃邓艾也,跃马横刀,大呼曰:“反贼休走!”鸯大怒,挺枪迎之。战有五十合,不分胜败。正斗间,魏兵大进,前后夹攻,鸯部下兵乃各自逃散,只文鸯单人独马,冲开魏兵,望南而走。背后数百员魏将,抖擞精神,骤马追来;将至乐嘉桥边,看看赶上。鸯忽然勒回马大喝一声,直冲入魏将阵中来;钢鞭起处,纷纷落马,各各倒退。鸯复缓缓而行。魏将聚在一处,惊讶曰:“此人尚敢退我等之众耶!可并力追之!”于是魏将百员,复来追赶。鸯勃然大怒曰:“鼠辈何不惜命也!”提鞭拨马,杀入魏将丛中,用鞭打死数人,复回马缓辔而行。魏将连追四五番,皆被文鸯一人杀退。后人有诗曰:“长坂当年独拒曹,子龙从此显英豪。乐嘉城内争锋处,又见文鸯胆气高。”原来文钦被山路崎岖,迷入谷中,行了半夜,比及寻路而出,天色已晓,文鸯人马不知所向,只见魏兵大胜。钦不战而退。魏兵乘势追杀,钦引兵望寿春而走。编辑本段史书记载干宝《晋纪》记载  《太平御览》卷二百七十五◎兵部六○良将上引用 干宝《晋纪》曰[2]:   文淑,字次骞,小名鸯,有武力筹策。杨休、胡烈为虏所害,武帝西忧,遣淑出征,所向摧靡,秦凉遂平,名震天下。为东夷校尉,姿器膂力,万人之雄。《资治通鉴》记载  《资治通鉴》钦子鸯,年十八,勇力绝人,谓钦曰:“及其未定,击之,可破也。”于是分为二队,夜夹攻军。鸯率壮士先至鼓噪,军中震扰。师惊骇。所病目突出,恐众知之,啮被皆破。钦失期不应,会明,鸯见兵盛,乃引还。师谓诸将曰:“贼走矣,可追之!”诸将曰:“钦父子骁猛,未有所屈,何苦而走?”师曰:“夫一鼓作气,再而衰。鸯鼓噪失应,其势已屈,不走何待!”钦将引而东,鸯曰:“不先折其势,不得也。”乃与骁骑十馀摧锋陷陈,所向皆披靡,遂引去。师使左长史司马班率骁将八千翼而追之,鸯以匹马入数千骑中,辄杀伤百馀人,乃出,如此者六七,追骑莫敢逼。编辑本段相关诗文  在全唐文中的【赠太尉韩允忠神道碑】一文里有以“文次骞”的名义提到文鸯[3]。   (前略)楚国公用公筹略,卒建大功。天子酬劳,就加外相。御史中丞李公复因楚公之(下阙)宠光亦拜台(阙一字)惟公止换宪秩,稍迁(下阙)有(下阙)突徙薪之 叹,而我无矜功利己之心。坦然胸襟,益见夷旷。公挹江海之伟量,挺倜傥之奇姿。【文次骞智敌万(阙一字)】顾彦(阙一字)名齐(下阙)下(阙二字)问望藉藉, 动人视听。(下阙)庐江公纪纲失守,时今上在东宫为晋王,即宣诏遥领魏博节度使,授公银青光禄大夫检校(阙一字)常(下阙)节度观察留(阙三字)慰谕(下阙)道路公瞻天顿首,沥恳坚让。紫泥重降,莫得而辞。(后略)   文中“文次骞智敌万”之后所阙一字应为“人”字,为“文次骞智敌万人”编辑本段考证  要想知道文俶的生平,要先从其父文钦说起。   有关文俶的记载最早见《魏氏春秋》“(文)钦中子,小名鸯。年尚幼,勇力绝人,谓钦曰:‘及其未定,击可破也。’于是分为二队,夜夹攻军。俶率壮士先至,大呼,大将军军中震扰。钦后期不应。会明,俶退,钦亦引还。”   当时的文钦与毌丘俭等反,派老弱守寿春城,带领主力渡过淮河,准备进攻项城。大将军司马景王师出兵讨伐,派诸葛诞佯攻寿春,派胡尊切断其归路,自己坚守汝阳。二人就此陷入窘境,此时邓艾出兵诱敌,文钦中计,发兵夜袭,于是上演了《魏氏春秋》上文中的一段闹剧。   《三国志》后钦、俭二人皆降吴,《三国志》上说“吴以钦为都护、假节、镇北大将军、幽州牧、谯候”,看来其待遇还是不错的,而且《魏书》上也提及“孙峻厚待之。钦虽在他国,不能屈节下人,自吕据、朱异等诸大将皆憎疾之,惟峻常左右之。”文钦在东吴的人员缘不是很好,只是颇受权倾一时的孙峻赏识。 投降的文钦一心效力新主子,东吴太元二年(252年)说服孙峻出兵征魏,前锋进抵淮河北岸,直逼青州、徐州。不料孙峻暴亡,其子孙綝欲专权。正巧吕岱想借机杀孙綝,文钦和众将帮助孙綝平息了宫廷叛乱,又立了一功。   之后,诸葛诞叛时,文钦又授命前去救援,率兵突入寿春,反倒被围。“(文)钦等数出犯围,逆击与战,每摧其锋。”(《三国志·魏书·王毌丘诸葛邓钟传》)据《汉晋春秋》记载,诸葛诞部下蒋班、焦彝想投降魏国,并出言遍地文钦等人,文钦大怒,二人遂自顾自地投降了。其中有一段话对找到文俶是有帮助的:“文钦曰‘……(钦)父兄子弟尽在江表……”可见文钦突入寿春时,其父兄子弟是在东吴本土的,就此我们可以大胆地推测:至少在魏甘露二年(257年)时,文俶还在东吴。其后,困守孤城的文钦和诸葛诞相互猜疑,诸葛诞干脆杀了文钦。这位命运坎坷的将军就此一命呜呼。这时,文俶正式登场了,《三国志·魏书·王毌丘诸葛邓钟传》是这样记载的:“钦子鸯及虎将兵在小城中,闻钦死,勒兵驰赴之,众不为用。鸯、虎单走,逾城出,自归大将军。军史请诛之,大将军令曰:‘钦之罪不容诛,其子固应当戮,然鸯、虎以穷归命,且城未拔,杀之是坚其心也。’乃赦鸯、虎,使将兵数百骑驰巡城,呼语城内云:‘文钦之子犹不见杀,其余何惧?’表鸯、虎为将军,各赐爵关内侯。”   这段记载是甘露三年正月左右的事情(258年),文俶、文虎兄弟听说父亲被杀,想去报仇,但其部下都是东吴士兵,当时东吴与诸葛诞算是某种程度上的联盟吧。人家用不着为了文氏家仇卖命,自然不会听从文氏哥俩的命令。于是二人单独逃出,投降了魏国。司马师倒也宽宏大量,不但没有怪罪二人,反而封候拜将。   平定诸葛诞叛乱之后,因祸得福的文氏哥俩埋葬了父亲。“听鸳、虎收敛钦丧,给其车牛,致葬旧墓。”   回到魏国之后的文俶被封为将军,在凉州平定战中立过功,并一次闻名天下。后来被人陷害,全家被杀。语见《晋诸公赞》:“俶后为将军,破凉州虏,名闻天下。太康中为东夷校尉、假节。当之职,入辞(晋)武帝,帝见而恶之,托以他事免俶官。东安公繇,诸葛诞外孙,欲杀俶,因诛杨骏,诬俶谋逆,遂夷三族。”   文氏一族最后还是统统死在诸葛诞后人手中了,可悲可叹哦。   有关文俶没有单独的列传,就连其父文钦也无传记,事迹散落在《三国志》毌丘俭、孙峻、孙綝、诸葛诞、吕岱等传中,此外《晋书》、《晋纪》、 《魏氏春秋》、 《汉晋春秋》等其他史料上也有零星记载。经过拼凑,我们终于可以知道文俶的大概生平了。编辑本段历史评价  《晋书·李庠传》:李庠弓马便捷,膂力过人,时论方之文鸯。 《陈书·蔡景历传》:蔡景历对使人答书,笔不停缀,文不重改。曰:……武夫则猛气纷纭,雄心四据,陆拔山岳,水断虬龙,六钧之弓,左右驰射,万人之剑,短兵交接,攻垒若文鸯,焚舰如黄盖,百战百胜,貔貅为群。   《全唐诗·卷三百九十二·画角东城》李贺:“寻常轻宋玉,今日嫁文鸯。戟干横龙簴,刀环倚桂窗。”*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承认前题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