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汪諴介绍 了解汪諴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潘祖荫藏书十分丰富。曾撰《滂喜斋读书记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361303036》。曾用三百金购得北宋本《公羊春秋何氏注》一册,潘祖荫对人说“此世罕见本,我买得便宜。”在他死后,北京琉璃厂书店检点成《滂喜斋宁元本书目》一卷。收藏极富,所藏图书、金石甲于吴下。光绪九年(1883),延请学者叶昌炽协助他编校所藏书籍。“滂喜斋”中金石、图籍充栋。叶昌炽因而尽窥他家藏秘籍。他每读一书,则录成题解,成《滂喜斋读书记》2卷,另有《滂喜斋藏书记》,著录141种宋元刻本、明初本、日本、朝鲜刻本。《滂喜斋宋元本书目》著录其收藏的宋元本127种。学者王季烈亦作有《滂喜斋藏书记》,记其“在朝数十年,持躬清介,屏绝馈遗,所藏商周珍器宋元精椠,皆尽廉俸购之四方”。其购藏的宋元秘籍达近百种,和张之洞、刘喜海、李慈铭等知名学者有深交。因收有宋本《金石录》10卷本,相继被冯文昌、江立、鲍廷博、阮元、赵魏、汪諴、韩泰华、甘福等著名藏家递藏,且各藏书家均刻有“金石录十卷人家”藏书章。光绪间,与江标等人先后刻有《士礼居藏书题跋记》,叙古书源流较详细。辑有《滂喜斋丛书》、《功顺堂丛书》。《滂喜斋丛书》4函,收书50种,汇集清代人经学、金石、笔记等著作,并收有同邑前辈乡贤和同时朋友的诗文集。《功顺堂丛书》18种,搜采范围和体例与前者类似。其中如沈钦韩、王绍兰几种经说著作、潘柽章《国史考异》,均为考订精审之著作。藏书印有“八求精舍”、“龙威洞天”、“分廛百宋”、“迻架千元”、“金石录十卷人家”、“佞宋斋”等。收藏金石极富,著名藏品如西周康王时代礼器大盂鼎、大克鼎,青铜、甲骨、龟板等,扬名海内外。 潘祖荫多次典试,他提倡公羊学说,会试应考举子一般投其所好,以取功名。光绪十年,潘祖荫坐船过河直登山顶,以宋元为限,拓考无法区分,瘦羊亲经得百作种,编次为《虎阜石刻仅存录》一卷。光绪十一年,丁母忧,服阙。出任顺天乡试主考官,署兵部尚书。潘祖荫对“请黄宗羲、顾炎武从祀文庙”的疏请,疏奏他的主张:“远遵其义,近禀圣谟。”因二儒为转相授受之本师,认为以现在标准应当考虑和为了从祀者。举出理由有:国朝学有根柢,以二儒为最;二儒为授受本师,当为从祀者;圣主,贤臣无所致疑,以二儒“为准成宪,师儒得民”为天下之治的根本。光绪十二年初,潘祖荫擢升工部尚书。光绪十三年,他出任顺天府兼府尹议增建贡院。写信请《叔伯兄瘦羊拓虎阜》古石刻,恰值冬季,大雪封山,难于登攀。光绪十五年,慈禧归政,光绪帝大婚,赏潘祖荫太子太保衔,并加二级。此年浙江水灾,奏请拨万两赈银,捐廉为本籍助赈。次年,他以工部尚书出任会试主考官。www.shufadashi.com*�ɼ*�

汪 諴

其先世“振绮堂”蓄书甚富,至汪諴时,藏书犹存无缺。他翻检先世所储,书虽多而未有书目,利用不便。于是取所藏书籍,加以分类整编,成《振绮堂书目》5册6卷,按四部分类,四部之下又分细目,各书著录之后,详考撰述人,并注明书得自何处,为何版本,鉴定书的真伪,较为详细。该目收书3 300余种,计65 000余卷。另编有《汪氏振绮堂宋元抄本书目》不分卷。因收藏有南宋赵明诚《金石录》10卷,刻有藏书印“金石录十卷人家”、“金石录十卷人家抄书”等。

展开全部田文来镜是病死的。雍正十年(1732年),源复以bai病乞休,允之du。很快就逝世了,赐葬泰陵附zhi近,谥端肃。命dao河南省城立专祠。又因为河道总督王士俊上书请求,祀河南贤良祠。后阴差阳错,在乾隆中后期其墓被当地守陵大臣夷平。扩展资料:个人著作著作有《抚豫宣化录》、《钦颁圣谕条例事宜》(与李卫之作合为《钦颁州县事宜》),曾主持编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谕旨》中。办事风格田文镜办事认真,铁面无私,事无巨细均亲力亲为,为官也很清廉,做了近十年的封疆大吏家境却还是极为贫寒,子女亲属也没有从他身上借到什么光,几乎清一色都是布衣。参考资料:百度百科-田文镜*展开全部田文镜是生来病病死的。雍正十年源(1732年),他再次因病而上疏2113请求退休,雍正帝准5261许了他4102。不久田文镜就逝世1653了,雍正帝赐葬泰陵附近,谥号端肃。田文镜 (1662年—1733年),字抑光,清朝康熙、雍正时大臣。原隶籍汉军正蓝旗,雍正五年(1727年)因功抬入汉军正黄旗。监生出身。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二十二岁的田文镜出仕县丞,升知县、知州,历二十余年。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官内阁侍读学士。雍正帝即位后,深受宠待。雍正帝的即位为田文镜带来了升迁契机。雍正帝即位后,田文镜深受雍正帝的重用。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帝命田文镜祭告华山。同年山西发生了灾害,年羹尧上疏给雍正帝,请求朝廷赈灾。雍正帝询问山西巡抚德音山西受灾的情况,德音回复山西没有灾害。等到田文镜回到京城之后,进宫觐见雍正帝,毫无保留地说出了山西受灾的情况。雍正帝嘉奖他直言无隐,令田文镜前去山西负责赈灾,即命他署理山西布政使。田文镜素来就有为官之才,到了山西之后厘清了长期积累下的公务,剔除了原有的痼疾,使得山西吏治为之一新。自此受到了雍正帝的赏识,田文镜开始成为雍正帝的心腹重臣。*展开全部田文镜是病死的。田文copy镜 (1662年—1732年),清朝康2113熙、雍正时大臣。字抑光,原隶5261籍汉军正蓝旗,雍4102正五年因功抬入正黄旗。监生出身。在他二十二岁那年,出仕县丞,升知县、知州,历二十余年。后改官六部员外郎、郎中,康熙五十六年,官内阁侍读学士。世宗即位后,深受宠待。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调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抚。田1653文镜凭借多年担任地方官的经验,大力推行雍正帝的改革方针,以整饬弊政。主要是参劾营私舞弊官员;清查积欠,实行耗羡提解;限制绅衿特权,严限交纳钱粮;严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镜的做法,引起朝廷内外一些官员的不满,先后受直隶总督李绂、监察御史谢济世参劾。然而世宗以其实心任事,称之为“模范疆吏”,任用如故。雍正五年(1727年),任为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雍正六年,任河南山东总督。雍正七年,加太子太保。雍正八年,兼北河总督。本年,河南水灾,田文镜隐匿不报,朝野窃议,雍正帝仍予包容。雍正十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病死,享年七十二岁,谥端肃,葬于清西陵泰陵附近。著作有《抚豫宣化录》、《钦颁圣谕条例事宜》(与李卫之作合为《钦颁州县事宜》),曾主持编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谕旨》中。*展开全部田文镜 (1662年—1732年),清朝康熙、雍正时大臣。字抑光636f7079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337613833,原隶籍汉军正蓝旗,雍正五年因功抬入正黄旗。监生出身。在他二十二岁那年,出仕县丞,升知县、知州,历二十余年。后改官六部员外郎、郎中,康熙五十六年,官内阁侍读学士。世宗即位后,深受宠待。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调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抚。田文镜凭借多年担任地方官的经验,大力推行雍正帝的改革方针,以整饬弊政。主要是参劾营私舞弊官员;清查积欠,实行耗羡提解;限制绅衿特权,严限交纳钱粮;严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镜的做法,引起朝廷内外一些官员的不满,先后受直隶总督李绂、监察御史谢济世参劾。然而世宗以其实心任事,称之为“模范疆吏”,任用如故。雍正五年(1727年),任为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雍正六年,任河南山东总督。雍正七年,加太子太保。雍正八年,兼北河总督。本年,河南水灾,田文镜隐匿不报,朝野窃议,雍正帝仍予包容。雍正十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病死,享年七十二岁,谥端肃,葬于清西陵泰陵附近。早年仕途田文镜,汉军正黄旗人。康熙二十二年(1783年),田文镜以监生的身份被被授为为福建长乐县丞,后来又迁到山西乡宁任知县,再迁直隶易州知州。内擢吏部员外郎,历郎中,被授为御史。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命田文镜去巡视长芦的盐政,田文镜上书说:“长芦盐引缺额五万七千余道,商人原先输课,增复原引。自康熙五十六年为始,在长清等县运行。”得旨:“加引虽可增课,恐于商无益。”下九卿议行。山东巡抚覈定题覆如所议。寻擢内阁侍读学士。[1] 辅佐世宗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帝命田文镜祭告华山。这一年山西有灾害,年羹尧入见雍正帝,请求朝廷赈济山西的灾民。雍正帝询问山西巡抚德音那里的情况,德音说山西没音灾害。等到田文镜回到京城之后,进宫觐见雍正帝,毫无保留地说出了山西受灾的情况。雍正帝嘉奖他直言无隐,令田文镜前去山西赈平定等诸州县的灾害,即命署山西布政使。田文镜故有吏才,清厘积牍,剔除宿弊,吏治为一新。自是遂受雍正帝眷遇。调任河南雍正二年(1724年),调任河南,很快命署巡抚。上书请求以陈、许、禹、郑、陕、光六州升直隶州。寻命真除。文镜希上指,以严厉刻深为治,督诸州县清逋赋,辟荒田,期会促迫。诸州县稍不中程,谴谪立至。尤恶科目儒缓,小忤意,辄劾罢。疏劾知州黄振国,知县汪諴、邵言纶、关陈等。上遣侍郎海寿、史贻直往按,谴黜如文镜奏。雍正四年(1726年),李绂自广西巡抚召被授为直隶总督,道开封,文镜出迓。绂责文镜不当有意蹂躏读书人,文镜密以闻,并说绂与振国为同岁生,将为振国报复。绂入对,言振国、諴、言纶被论皆冤抑,知县张球居官最劣,文镜反纵不纠。雍正帝先入文镜言,置不问。球先以盗案下部议,文镜引咎论劾。是冬,御史谢济世劾文镜营私负国、贪虐不法,凡十事,仍及枉振国、言纶、諴,庇球诸事,与绂言悉合。雍正帝说济世与绂为党,有意倾文镜,下诏严诘,夺济世官,遣从军,振国、諴论死,戍言纶、陈于边。振国故蔡珽属吏,既罢官,以珽荐复起。及珽得罪,雍正帝益责绂、珽、济世勾结党援,扰国政,诬大臣,命斩振国。文镜上书请求以河南丁银均入地粮,绅衿富户,不分等则,一例输将,以雍正五年(1727年)始。部议从之。雍正五年(1727年),上书说黄河盛涨,险工迭出。宜暂用民力,每岁夏至后,将距堤一二里内村庄按户出夫,工急抢护,事竟则散。若非计日可竣者,按名给工食。下部议行。寻被授为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文镜初隶正蓝旗,命抬入正黄旗。[1] 总督鲁豫雍正六年(1728年),雍正帝褒奖田文镜公正廉明,被授为河南山东总督,谕说此特因人设官,不为定例。田文镜上书说:“两省交界地易藏匪类,捕役越界,奸徒夺犯,每因拒劫,致成人命,彼界有司仍复徇庇。请嗣后越界捕盗,有纵夺徇庇者,许本省督抚移咨会劾。”雍正帝从之。田文镜先以河南漕船在卫辉水次受兑,道经直隶大名属浚、滑、内黄三县,隔省呼应不灵。请以三县改归河南。既,又以河南征漕旧例,河北三府起运本色,余皆征折,在三府采买,偏重累民。请以仪封、考城及新改归河南浚、滑、内黄等五县增运本色。距水次最远灵宝、阌乡二县,减办米数,归五县征输。南阳、汝宁诸府,光、汝诸州,永宁、嵩、卢氏诸县,皆以路远停运,分拨五县协济,按道路远近,石加五分至二钱三分各有差。又上书说:“山东仓库亏空,挪新掩旧。请如河南交代例,知府、直隶州离任,所辖州县仓库,令接任官稽察,如有亏空,责偿其半,方得赴新任。道员离任,所辖府、直隶州仓库也视此例。”又上书说:“山东钱粮积亏二百余万,雍正六年钱粮应届全完之限,完不及五分,由于火耗太重、私派太多。请敕山东巡抚、布政使协同臣清察,期以半年参追禁革,毋瞻徇,毋容隐。”上皆用其议。雍正七年(1729年),请求朝廷设立青州满洲驻防兵,屯府北东阳城址,下议政王大臣议行。寻加太子太保。上书请求以高唐、濮、东平、莒四州升直隶州,改济宁直隶州降隶兖州府。很快命兼北河总督。是岁山东水灾,河南也被水,雍正帝命蠲免钱粮。田文镜奏河南被水州县,收成虽不等,实未成灾,士民踊跃输将,特恩蠲免钱粮,请仍照额完兑。部议应如所请,雍正帝仍命田文镜确察歉收分数,照例蠲免,现兑正粮,作下年正供。雍正九年(1731年),谕说:“去年山东有水患,河南也有数县被水,朕以田文镜自能料理,未别遣员治赈。近闻祥符、封丘等州县民有鬻子女者。田文镜年老多病,为属吏欺诳,不能抚绥安集,而但禁其鬻子女,是绝其生路也。岂为民父母者所忍言乎?”并令侍郎王国栋如河南治赈。田文镜以病乞休,命解任还京师。病痊,仍命回任。晚年逝世雍正十年(1732年),复以病乞休,允之。很快就逝世了,赐葬泰陵附近,谥端肃。命河南省城立专祠。又因为河道总督王士俊上书请求,祀河南贤良祠。后阴差阳错,在乾隆中后期其墓被当地守陵大臣夷平乾隆帝即位,尚书史贻直奏言士俊督开垦,开捐输,累民滋甚。乾隆帝下谕说:“河南自田文镜为督抚,苛刻搜求,属吏竞为剥削,河南民重受其困。即如前年匿灾不报,百姓流离,蒙皇考严饬,遣官赈恤,始得安全,此中外所共知者。”并命解士俊任,语详士俊传。乾隆五年,河南巡抚雅尔图奏河南民怨田文镜,不当入河南贤良祠。上谕说:“鄂尔泰、田文镜、李卫皆皇考所最称许者,其实文镜不及卫,卫又不及鄂尔泰,而彼时三人素不相合。雅尔图见朕以卫祀贤良,借文镜之应撤,明卫之不应入。当日王士俊奏请,奉皇考允行,今若撤出,是翻前案矣!”寝雅尔图奏不行。*展开全部田文镜 (1662~1733)清雍正时bai督抚。du原隶籍汉军正蓝旗zhi,后抬入正黄dao旗。监生出身。康熙二十二年回(1683),出答仕县丞,升知县、知州,历二十余年。后改官六部员外郎、郎中,五十六年,官内阁侍读学士。世宗即位后,深受宠待。雍正元年(1723),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调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抚。田文镜凭借多年担任地方官的经验,大力推行世宗的改革方针,以整饬弊政。主要是参劾营私舞弊官员;清查积欠,实行耗羡提解;限制绅衿特权,严限交纳钱粮;严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镜的做法,引起朝廷内外一些官员的不满,先后受直隶总督李绂、监察御史谢济世参劾。然而世宗以其实心任事,称之为“模范疆吏”,任用如故。五年,任为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六年,任河南山东总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总督。是岁,河南水灾,田文镜隐匿不报,朝野窃议,世宗仍予包容。十年十一月二十一病死,谥端肃。 著作有《抚豫宣化录》、《钦颁圣谕条例事宜》(与李卫之作合为《钦颁州县事宜》),曾主持编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谕旨》中。本回答被提问者和网友采纳*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安徽江西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