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仆厕介绍 了解仆厕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仆亦尝厕下大夫之列译文:我也曾置身于下大夫的行列*展开全部下大夫:就是六百石的小官。也就是说他自己官不大。谦虚的描62616964757a686964616fe59b9ee7ad9431333264663132述知己的官位。在司马迁《报任少卿 书》里说:"向者仆尝厕下大夫之列,陪外廷末议....位在丞相之上,则决不和卜祝并举.《太史公自序》里,司马谈又说:"汝 复为太史,则续吾祖矣.... 在钱穆的《中国史学名著》有这样的描述司马迁 的父亲做汉代的史官,司马迁书里就称之为“太史公”,而史记里有许多司 马迁自己的言论,开头也便说“太史公曰”,则司马迁又自称“太史公”。 此三个字究该怎解呢?《史记集解》引如湻说:‘太史公,武帝置,位在丞 相上,天下计书先上太史公,副上丞相。”这应是一很高的官,待汉宣帝后 ,始把“太史公”改成了“太史令”。这是如湻的说法。但在《汉书·百官 公卿表》,《后汉书·百官志》里,只有“太史令”,无“太史公”。“太 史令”只是六百石的小官,怎说它位在丞相之上。但我们又怎知《汉书·百 官公卿表》不是根据了宣帝以后的官制呢?而且如湻的话根据卫宏,而卫宏 是东汉时人,那么这问题还该细探,不该如此便解决。在司马迁《报任少卿 书》里说:“向者仆尝厕下大夫之列,陪外廷末议。”可见太史公自己也说 他只是做的“下大夫”,就是六百石的小官,其位决不在丞相之上。下面他 又接着说:“仆之先,非有剖符丹书之功,文史星历,近乎卜祝之间”。若 位在丞相之上,则决不和卜祝并举。《太史公自序》里,司马谈又说:“汝 复为太史,则续吾祖矣。”“卒三岁而迁为太史令”,可见司马迁父子当时 是做的“太史令”,决没有错。但因尊称他父亲,故改称“太史公”,后来 他写《史记》也便自称“太史公”,而其书即称《太史公书》。但为何司马 迁只做的是“太史令”而他敢自称“太史公”呢?有人说这是他的外甥杨恽 称他的,也有人说是东方朔看他书时所增的。我想这些话都不可靠。他在《 自序》里已称《太史公书》可证。但他《报任少卿书》开头就有:“太史公 牛马走司马迁再拜言”云云,那时的司马迁已经不做太史令,而为武帝之“ 中书令”,为何一开头便自称“太史公”?至于“牛马走”三字应是对任少 卿之谦辞,不应说是对自己父亲太史公之谦辞。那么此书首太史公三字,或 许可能是后人增添进去的。现在再复述一遍,专查《汉书·百官公卿表), 《后汉书·百官志》,来驳集解如湻说,这最多只有到七八分,未达十分。 今引太史公自己。的文章《报任少卿书》,明云“厕下大夫之列”,又《太 史公自序》明云:“卒三岁而迁为太史令”,那才是十分的证据。《史记》 上究竟是“卒三岁而迁为太史令”呢?抑为“太史公”呢?则又要追究到《 史记》的版本问题上去。至于像“太史公牛马走司马迁”九字,却尽可存而 不论,而摇动不了我所要作的最后定论。这不是已经解决到十分之见了吗? 然而我还有一讲法,讲到书的背面,字的夹缝里去。所以考据之学有时很有 趣味、很撩人!诸位当知,卫宏如湻所说:天下计书先上太史公,副本上丞 相;为何如此般信口胡说,在我认为那是卫宏如湻误以当时司马迁充当了“ 中书令”而又弄成了“太史令”。他《报任少卿书》是一篇千古难读的好文 章,清代包世臣《艺舟双揖》中曾提到他读懂了这文章,我今也敢说,我也 读懂了这一篇文章,那文章难在一时捉不到要领。我试约略叙说如下:因太 史公直言李陵的事,汉武帝生他气,但爱他之才,并不愿意杀他。定了他死 罪,还可自赎。但太史公家贫,货赂不足以自赎。既没有钱赎,还有一个办 法可以免死,就是受腐刑。这事在太史公心里最难过。但他结果自请受腐刑 ,把他生命保全了,主要是为他书没有写完。所以他在这文章里特别讲到受 了宫刑不算人,来道出他为何不自杀,只为了要写完他这一部《史记》。而 汉武帝则特别爱重他,因他受了宫刑,遂得派他做中书令,即是当时的内廷 秘书长。他朋友任少卿认为他既为武帝最亲信的秘书长,应可帮任少卿讲话 。而司马迁之意,他下半辈子的生命,则专为写一部《史记》,再不愿意管 其他事,讲其他话。直从他为李陵事述起,来请他朋友原谅。至于赎死罪, 只几十两黄金便得,而司马迁家里竟就拿不出此几十两黄金。而那时朝廷贵 人家里千金万金的多的是。这篇文章意气运转,非熟读不易晓。至于卫宏如 湻所说,则正是司马迁做中书令时的情形。若说天下计书先上中书今,后上 丞相,那是不错了。而那时的中书令则正是太史公司马迁在做。若说当时一 个秘书长的地位还在丞相之上,这也未尝不可如此讲。或许卫宏如湻弄错了 ,把中书令误会到太史公。若如我这般讲,讲出了卫宏如湻因何而错,才可 以说考据到了十分。因此我们就证明汉代并无“太史公”这一个官,这样我 就对《史记》的大概情形讲完了。www.shufadashi.com*�ɼ*�

仆厕

拼音:

-----

解释:

1.犹仆役。

.

展开全部乡者,仆亦尝厕下大夫之列,陪外廷末议。不以此时引维纲,尽思虑,今已亏形为扫除之隶,在阘茸之中,乃欲仰首伸眉,论列是非,不亦轻朝廷、羞当世之士 邪?*www.shufadashi.com*ɼ*�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解释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