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幻情》是什么书 《幻情》是谁写的

从题材上看,小说是以乱伦为母题的小说,虽然方小华与林彩萍母女的乱伦不是血亲型的乱伦,而是一种道德型的乱伦。但在具有几千年传统文化的中国的当下,仍是一种极大的禁忌,作者不是单纯从习惯的观念去看待古老的母题,也不是以简单的性欲作为动力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而是从更深刻的意义、更复杂的人性上去展示复杂的社会生活,去塑造特殊背景下的人物性格。

  〈一〉夜

头好沉,颅腔里好象有一坨水银,沉甸甸地压在神经上,昏胀胀的,睁不开眼睛.不停地在做
梦,记忆底的画面不断地在眼前涌现.那感觉好怪,自己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在演绎记
忆.
 清澈的河水,在太阳底下泛着鳞光,望得见细细的河沙,光华的卵石.女人们挽起裤脚,蹲在
河边,一边说笑着,一边在河边光滑的大石上捶洗衣物.自己和童年的伙伴们光着膀子再河水里
嬉戏打闹,银色的水花在空中泛起光环,泼溅到被太阳晒的黑黝黝的皮肤上,打湿短裤,惹得河边
的女人们一阵阵的斥责.
 低矮的围墙,高耸的旗杆,四四方方的领操台.被清扫的干干净净的操场上,互相追逐的淘
小子们,时不时从女孩子们扯起的皮筋中间跳过,惹得女孩子跺脚,咒骂,威胁着要告诉老师,换
来的是男孩子们顽劣的鬼脸和哈哈大笑.
 上课玲响了,老师走进教室,花白的头发,严肃的脸孔,慈祥的目光,扫过一张张满是泥水的
脸.
 讲台上齐刷刷地站着的一排是谁?胖子,猴三,相明,还有--------.又打架了.衣服上的纽
扣被撕扯的不知去向,红领巾歪歪扭扭地套在脖子上,满身的泥土,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
还布满抓痕.那个不正是自己吗?站在墙角忿忿不平的那一个.
 长大了,长高了,桌上堆起的厚厚的一摞书本,遮挡住伏在桌子上的脸庞.童年就这样结束
了.
 好累,好困,颅腔里的水银越来越重,压的眼眶隐隐做痛.
 一张张漠然的面孔不时地在眼前闪过,湍急的车流,奔走的人群,让人难以喘息.现代化的
天空里弥满功利的浮躁.
 夜黑了,都市熙熙穰穰的高楼大厦中通明的灯火,呼应着闪烁的霓虹.现代的文化思潮,绝
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即便是本应寂静的夜.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吗?凌散堆放的不正是自己的书吗?还有案头不停闪烁的电脑,可坐在电
脑前的那个人是谁?
 脑子似要炸裂开一般的阵痛,一切都怎么了?自己怎么变成了局外人?脑子越来越痛,好累
呀,累的睁不开眼睛.
 自己正开着车,连续的工作使身体已经疲惫到极点.车子不断的在加速,车手表的指针毫不
客气地指向客户约见的时间.上下眼皮不断地在打架.哪来的孩子!鲜艳的红色衣裙赫然出现在
车子行驶的马路上.下意识中方向盘猛地望右一打,一棵人粗的大树跃然出现在眼前.轰的一声
巨响,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睛蓦地睁开了.
 这是哪?天好象就要亮了,黎明的曙光正试图穿破云层,房间里洋溢着晨曦.白色的墙壁,白
色的床单,穿着白色大褂的人们.

 〈二〉青

三十几岁的女人算不算老,望着玻璃上隐约的影子青在暗自揣摩.
 窗外鳞次街比的高楼群立而起,显得天空很拥挤.透过玻璃望下望去,汹涌的人流像成群的
觅食的蚂蚁一样蠕动着.马路上的汽车甲壳虫般驶来过往,这就是现代化的都是生活.
 几年来,在竟争激烈的IT行业中的摸爬滚打,上青感到不堪重负多少次,重压之下几欲
放弃,但最终还是站直了身躯。终于,夜月青科技城坐上了这个城市中IT业的头把交椅。

 孩子?是呀,三十几岁的女人应该是一位母亲了。可自己呢?孩子?甚至没有一个属于
自己的真正意义上的家。
 那场车祸改变了一切。那场车祸后,他就一直躺在那里,一直没有醒来,也正因为那场
车祸,自己才投身商海,转向这个竞争激烈的领域,随之失去的,是学生时代的所有清纯幻
想。
 夜?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醒来,青想起一直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的夜。天使说,夜最近
反应异常,他有可能醒来,希望他赶快醒来。
 夜,醒来吧,你已经睡了很久了,夜,醒来吧,你不是说要把你的公司发展成这个城市
里IT行业的代名词吗?现在它已经是了。
 天使的话让人有了希望,几天来青一直处于一种按捺不住的激动之中,仿似他随时都会
醒来似的。其实,天使只是说他可能会醒来,但这足以让青激动了,毕竟,为了这个男人,
青付出了自己最美的一段时光。
 这是爱情吗?青不敢肯定。没有承诺,没有誓言,甚至,他从没有过近于暗示的表白。
如果说这算是爱情的话,也只能算是一份虚幻的爱情而已。
 为了这样一份虚幻的,不知结果的爱情,青无怨无悔的赌上了自己的一生。
 如果他醒了,自己会有结果吗?青的眉宇紧凑在一起,这是几天来一直困扰心头的另一
难题,青想到了月,自己最好的朋友月。一起长大,一同上学,一个宿舍,又为了同一个男
人。同一份虚幻的爱情,痴痴的无怨无悔地赌上了一生的命运。
 急促的电话铃声一阵紧是一阵,打破青的沉思。青举步到办公桌前,从皮包内掏出电话
,电话男一端立即传来激动的声音。
  “他醒了。”

〈三〉月

月今天特意穿了一套男性化的职业套装。头发随意地散在肩头,浑身洋溢着热情与火。
  月是那种生性开朗的女孩,想到了就会去做。这与青的沉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是
这对个性反差很大的搭挡,五年来横扫商界,拼出了夜月青科技城的今天。两个人一文一武,
在夜车祸三个月后,双双从原单位辞职,义无反顾地走进这间因为夜的昏迷正岌岌可危的夜
月青科技城,青主内,月主外,无怨无悔,无欲无求地担起了大梁。
 五年来,整整两千零七日日夜夜,月像一团不断自燃的火一个样,用青春守候在昏迷不
醒的夜的身边。她一直坚信,他一定会醒来。好一直期望着他醒来的那一天,她想像着他望
着自己时脸上那满意的赞许的笑,尽管在他昏迷前,从未给过自己任何表白,任何承诺。
 现在,他醒了,月整个人处于一种亢奋状态之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青的充满幻想的
年代,仿佛又变成了那个火辣,招摇的小姑娘。
 现在,他醒了。虽然还有很多东西记不起来,甚到对自己和青的记忆有些模糊,但他不
久就会重新变回心目中的那个夜的.天使说,他只是暂时性失忆。
 现在,他醒了。毕竟他可以看到自己的笑容,可以听到自己的笑声,体会到自己的深情
了。
 月捧着鲜艳的花束,兴致勃勃地走向病房。两千多个日日夜夜自己不知在这个房间里进
出了多少回。终于可以看到他不再漠然的沉睡了。
 今天又签下了一份大订单。月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他,她喜欢看他不说话,专注地盯着
自己时的样子。
 月推开房门,走进病房。青正在喂夜苹果吃。倚在床头的他,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
 当看到了那双深遂的眼睛,亲切的笑容时,月立即陶醉在幸福之中。

〈四〉网

人们喜欢不自觉地编织构筑一张又一张的网。每一个独立的,自主的人都是这网中的一个
结点。我和你,你和他,我再和她,他在和她编织了一张又一张有形的无形的网。金钱网,
人情网,关系网,可以公开的,不可以公开的,一张张的网将编织网的人们牢牢地套在其中,
于是群居生活中的人类,互相变的隐诲,顾忌,陌生。偏偏喜欢表白自己无私的人们又都不
愿意承认网的存在,甚至抵诲网的现实性,人们让自己的力量网住了自己。
 二十世纪未又有了这样一张网。它用一条条电话线将一个个点联系在一起,它叫做网络

 网络给人以足够的自由和虚伪。网络又给人可以毫无顾忌地选择的权利。网络将人们彼
此之间的物理距离进行了最大限度的缩小,网络又让人们之间的心灵距离无限度的迷失。
 现实中疲惫不堪的人们走进了网络,寻找心灵的慰籍。夜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走进了网
络,进而建立了一个叫做“夜无心”的网络小屋。然后夜结识了稳重,高贵的青;热情,泼
辣的月;娴静,典雅的天使;傲慢,自信的断。以及许许多多的网络人群。
 网络一族,更多的是网络生活中的接触,但人毕竟是现实的。由于在同一个城市的缘故
,难免就有了现实中的聚首。
 夜很苦恼。在车祸之前,自己还没来得及将纷乱的情感仔细整理一下,就开始了长达五
年之久的沉睡,一切陷入了停止状态。一觉醒来,一切都乱了,面对成熟高贵的青,热情泼
辣的月,两个为自己无悔无求做出付出的女孩。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醒来。
 黄医生推门走了进来,像往常一样,询问恢复情况,做常规检查。然后,结束了工作。
护士拿着仪器走了出去,随手带上了门。黄医生走到窗前,手指轻轻地抚弄着花瓣,没有离
去的意思。
 夜抬起头,望着窗前黄医生娴静的背影,默默地等待着。他知道,他有话要说。
 “夜,你究竟还要睡多久。”黄医生不在抚弄花瓣,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中,望向窗外
的天空。
 “你已经睡了五年多了,难道,你还要睡下去。”黄医生回过身倚在窗台上,继续道:
“我可以告诉青和月,说你是暂时性失忆,但我不能告诉我自己,你没有醒。别忘了,我是
医生。五年多了,你是我唯一不变的病人。”
  房间里一阵短时间的沉默。

〈五〉抉

病房内传出刺耳的尖叫。守候在门外的天使,夜,青以及护士们立即冲进房去,月正
在使劲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在病床上失控地叫喊着。刚刚在做笔录的女警正试图制止她,
另一名男警官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干着急。
  “准备镇静剂”,天使利落地指挥着护士,“你们几个快去按住她”
  “对不起,你们可以先出去一下吗?现在她的情况恐怕帮不了你们了。”
  两位警员互相对视了一眼,的确,月现在的状态不适何做笔录。两人走出病房,并且
向夜和青示意,有话要说。
  夜和青退出病房,将房门带上,同警员交流了一些意见,警方已经扣留了那个港商的
证件,避免了他提前返港,又问了一些其它情况,然后就返回局里了。
  病门里,天使她们紧张地忙碌着。月逐渐安静下来。
  走廊里,夜和青一左一右的守在门口。
  时间过的好快,夜出院已经一年多了。夜,月,青三个人一直处在一种极其微妙的关
系之中。在公司里,三人合作的非常愉快;在经营上,三个人之间那种不可言喻的默契,使
得业务直线上升。在以外的商务活动中,三人同出同进,加之他们背后的那种传奇式爱情经
历,他们无论到哪里都是受人瞩目的亮丽风景线。但工作之外,三个人尤其是夜总是陌于一
种很尴尬的境地之间。
 病房门开了,护士们鱼贯走出,最后出来的是天使。
 天使的神情显的很疲惫,要使已经歇斯底里的月安静下来,是件很累人的工作。夜和
青默默地看着她。
  “她睡着了,醒来后,也许情绪会好些。”
 “怎么会弄成这样?”天使望向夜和青,两人都没有说话,“先不说了,你俩进去陪陪
她吧,待会醒来有人在身边会好些。有事叫我。”
 天使转身向办公室走去。月是自已的好朋友,月的遭遇让自己很难过。但夜会怎么做呢
?月现在需要安慰,尤其是在她心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人的帮助。无疑,夜就是这个人。现在
是需要夜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夜一定会那么做的!想到这,天使觉得心里堵的慌,同时又
为在这种时候,自己会有这么自私的念头感到自责。对于三十几岁仍然未婚的女人来说,情
爱绝不仅仅是一种情感的寄托了。自己也是一个三十几岁的未婚女人,所以深深地体会到这
一点。

〈六〉断

夜已经整整八年没有见过断了,记得上一次见到断是在车祸前,在他负气出国的远行会
上。
 面对夜,断说不出有什么感爱。是朋友?这一点应该不用质疑。断对夜有着的更多是嫉
妒,无论是在才干,还在文采上,尤其是情感上。
 青想缓和一下车内的尴尬气氛,试图找点话题,显然她失败了。从机场出来。断的脸色
就像天气一样阴着,夜不停地一支又一支地吸着烟。
 进入酒店房间,断将精致的文件箱往沙发一丢,回身一把揪住夜的领子,大声质问道:
“怎么会这样!你是怎样照顾她们的!你为什么要醒来”
 青赶紧上前拉开断,将他按坐在沙发上。然后将被惊的目瞪口呆的服务生送出门外。望
着一坐一立气呼呼的二人道:“你们两人一见面就要斗个不停吗!”
 两人都没有说话,断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夜又点上一支烟。
 “你是律师这次要你回来,就是需要你的帮助,我们找了你好位同学金律师,他接了这个
案子,不过他说,事情很不乐观。”
 断很清楚月案件的棘手程度,一切的人证,物证,对月都很不利。
 “想不到八年后,我第一次回国,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月能活下来吗?”夜问。
  “逃脱死刑的机会不是很大。”
 “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难道那个畜生不该死!”青很激动。
 “那个香港人是畜生,但别忘了,畜生也是一条命。”几年的律师生活使断在遇到案件
时可以摈除情感的干扰。三人陷入长时间的沉默里。
 “别灰心。”断立起身,望着近乎绝望的青和夜,以一个律师的口吻道:“我们还有希
望,现在我们去联系金律师,我得先见月一面。”
 时隔八年后,断在市立监狱的接待室里见到了月。而且是在一种最无能为力,
不能为她提供任何帮助的情况下会面的。还没有等到自己去联系金律师,金律师便打来了电
话,通知了一个令三个人都绝望的消息,月放弃辩护。

〈七〉喜

秋风飒起,穿过树林奏响天籁之音,漫天的寒叶从空中飘然而下,散落在山坡上。不知
名的野花,繁茂地盛开着,点缀着金秋的山岗。初升的朝阳收敛起酷虐的暴热,露出红
通通的面颊,和颜悦色地望着尘世间独特的婚礼。
 今天的夜很帅气,白色的西装,红色的领带,黑色的皮鞋。胸前捧着九十九朵鲜艳的玫
瑰,每一朵都那么娇艳。
 他的新娘就站在百米远的正前方,戴着象征爱情爱情的钻戒,穿着鲜红的新娘装,月是
今天最鲜艳的玫瑰,月露着笑魇,望着自己的爱人,身后是秋日的山梁,初升的朝阳。
 断是伴郎,今天他特意戴上了那副金边的眼镜,米黄色的西服,使断显得更加儒雅,他
捧着心形的玫瑰花环站在夜的身后,不断地对自己说,今天是月的生日,今天是大喜的日子,
今天不可以哭
 强忍泪水的还青,今天她是伴娘。应月的要求,她穿上了那套白色的套装,同新郎白
色的西装相映成趣。青在笑,笑容里饱含着泪水。
 天使的泪水片刻不曾止过。心形的生日蛋糕上,红色的果乳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喜字。
 女警走上前,将月的手铐打开,并献上红色的玫瑰,轻声的祝福着新娘,然后含着泪走
回队伍。
 风起了,青将身过的纸箱打开,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花瓣,顺着风向月飘去,天地
间飞舞着喜庆的花瓣雨。在花瓣雨中,行刑的枪手迈步走到行刑点上。
 婚礼进行曲在这寂静的,秋日的晨风中响起,庄严而又肃穆。
  口令声中,枪手端枪,瞄准。
 夜向前跨了两步,望着月慢慢抬起戴着婚戒的右手。
 月轻轻地将载着钻戒的手指送到嘴边,两人的眼神幸福地对视着,同时吻向钻戒。
 风更加大了,花瓣雨被卷向空中。月慢慢地转过身去,将面孔对着初升的朝阳。夜将手
中的花束猛地高高抛起,呯!枪响了。
 风住了,花瓣雨,缓缓落下,覆盖在仰倒在地的月的身上。

〈八〉灵

松长寿,柏长青。
 傍晚的柏树林,安静,祥和,肃穆,成百上千的柏树,整齐划一地依着舒缓的山势排列
在上坡上。灰白色的树皮,挺直的树干,像哨兵一样庄严,却有着淑女般的细腻。这里的柏
树,不仅仅有着它们长青的生命,还有着不同人的名字,今天又有一株柏树有了自己的名字,
它的名字叫月。
 月干干净净的来到人世,又清清白白的从这里融回到生养她的土地,月的骨灰润入松软
的泥土里,月的生命浸入到柏树的根系中。从此,月的灵魂就融入到这柏树躯干里。
 夜,青,断,天使默默地围柏树身旁,随手触摸到的土地里,遍布着柏叶不死的魂灵,
魂灵们在私语,议论着月的美丽,柏树们在歌唱,唱颂着生命不朽的篇章。
 秋日的黄昏,踏着夕阳的晚钟,月轻轻地在柏树的枝叶中舒醒;和着晚风的轻柔,漫步
走来,坐到伙伴中间,笑容还是那样的灿烂,神情依然那样安祥。秋风扫过,撩起她的长发,
打在每个人脸上,酥酥的,痒痒的.夜笑了,轻声道:月,你还是那样顽皮;青笑了,月,你还是
那样张扬;断笑了,月,你永远不会安静;天使笑了,月,你什么时候才能记得自己不再是个
小姑娘。
 夕阳渐渐藏起起笑脸,秋风依然在轻声低唱,万物都屏住了呼吸,仔细倾听着他们之间
的交谈。
  他们轻声吟颂着他们曾经最喜欢的汪国真的诗。
  “杨柳近,
   青山远,
   夕阳去又返,
   怀抱吉它慢慢弹,
   黄昏复傍晚,
   有几个少年,
   是知心的伙伴,
   在晚风中诉说着情感,
   他们说不清
   为什么总愿来到这里
   或许是因为
  有一个共同的心愿。”

参考资料:

http://www.xici.net/b66215/d9935633.htm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清远长隆是不是骗局?

在清远长隆最初动工的时候,我听到的消息---包括长隆内部员工---所说的是:在清远长隆完工后,广州番禺长隆的野生动物园部分将取消,其功能将由清远长隆代替,而原长隆动物园地块,将转型为新奇特互动项目为主的旅游项目。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符合内在逻辑的想法。对于广州和清远的经济发展,还有长...

为何炒茄子不能先放油?炒茄子到底该怎么做?

炒茄子不能先放油?最大的原因是茄子不同普通蔬菜,这货很变态~特别爱吸油!这一点,大家应该深有体会!所以对于一部人来讲,不建议先放油炒茄子,不然熟后的茄子油腻感十足。实际上,只要注意一些小细节,炒茄子能不能先放油?以不成问题,反正做好的成品不油不腻,这不就是达到目的了吗!是有什么窍...

喝玉米须水有什么好处呢?

喝玉米须水有什么好处?健康苦行僧,开讲啦!玉米须洗净以后,放入锅中,小火煎煮,煮出来的玉米须水可以用来泡茶,别有一番滋味哦,玉米须的作用难道仅仅只是泡茶吗,其实玉米须是养生效果很好的良药,中医上可是将玉米须称为龙须的,其具有利尿消肿,平肝利胆的功能。玉米须茶不仅味道甘甜,同时养生...

你认为画画是为了什么?

赚钱吗?...

爱和性的先后顺序,到底要如何排列?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反问下,你觉得爱重要还是性重要?我个人认为是一样重要,因为他们性和爱是相辅相成,并不是独立的。你不能去排列他们的顺序,至少在婚姻中我觉得不应该去排列顺序。原因么,我就简单的说一下:我是觉得爱和性,其实是在一起的,你如果把爱拿掉,把性先独立下,那其实跟嫖娼卖淫好像...

33层的楼房,哪一层的最贵?为什么?

先想想如果是你,各楼层的定价一样,户型一样,你会优先考虑买哪一层?你不愿意买哪一层?有一些很明显的因素会影响我们做决策,比如居住体验,日照,景观,楼层数字,节能等,下面我逐一分析:居住体验:想想低楼层的噪音,空气,夏天的蚊子等等,明显没有高层好。33层的楼一定会有电梯,考虑到意外...

山西阳泉据说要建高铁,那阳泉北站怎么办?

石太客专线出石家庄站后沿京广线运行一段后向西北越过正太线抛弃阳泉站经井陉矿区-阳泉北站-阳曲-太原站,相当于在阳泉北面划了个大的反U型锅底,要比直接从京广线向西直奔太原南多走行近百公里,为何如此设计?山西现在缺一条贯穿东西辐射西北的高铁,若能修建一条“石家庄站——阳泉南站(平定)...

为啥很多人开车油门经常一踩一松?为省油还是技术不好?

开车久了的老司机,都应该知道——苍老师的片子真的不好看,哎哎哎,不对,开错车了!!重说:开车久了的老司机,都应该知道,在路上开车有时候不用着急踩刹车,用脚来控制油门的深浅,即可来控制车速和车距,达到车速即线性,又省油省刹车的目的。很多新手或者车感较差的人,开车时,遇到前车刹车,或...

大便次数多,大便稀烂是怎么回事?

大便次数的增多(腹泻)且为稀便需要考虑以下问题:①.肠易激综合征:多见于中青年女性,表现为腹痛、腹泻、大便形状异常,多数有消化不良症状,但肠道无器质性病变;②.慢性肠炎:各种原因导致的肠道慢性炎症性病变,可表现为腹痛、腹胀、腹泻(多数大便为稀便);③.肠道息肉:多数情况排便无异常...

金星第一任的妻子如今生活如何?

金星的“毒舌”是圈内人人皆知的,而网友对金星的评价也是两极化,有人认为金星敢说真话,值得尊敬,也有人人她是哗众取宠。但无论怎样,金星的魄力和胆量还是值得肯定,她敢于走不寻常之路,也敢于去做一些别人不敢之事。金星自幼热爱舞蹈,希望成为女儿身。金星原本是一个男人,但是自幼热爱舞蹈,尤...

纹身师在给女顾客纹身时遇到过什么“尴尬事”?

古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爱美之心人人都有,特别是女生,不打扮打扮都不会出门。下面这位女顾客去纹身,不过却闹出非常尴尬的一幕。现在有好年轻人都特别喜欢在自己身上纹身,在这一些人中女生也占据了一大部分,上图这位身材丰满的女生就是其中一位,本来纹身就是一件很普通的是,就在师傅给女...

长期在一起跳舞的男女关系还能纯洁吗?

跳舞,从其来源说就是男女之间交流感情的工具,从我国一些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习俗来看就是男女进行择偶的媒介,从国外特别是南美洲的民俗来看,跳舞就是男女之间进行相互传达爱意甚至就是性挑逗的工具!你说这样的跳舞💃👯,有什么本质涵义?尤其是交际舞,你看表面词就知道了!中国🇨🇳是一个传统文化...

发生过关系的人还能做朋友吗?你怎么看?

发生过关系的人还能做朋友吗?你怎么看?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来看看,发生过关系的男女和没有发生过关系的男女之间有什么不一样?其次,发生过关系的男女为什么不能再做朋友了?其三,发生过关系的男女再做朋友会发生什么?最后,对于这样的关系你怎么看?1、发生过关系的男女和没有发生过关系的男...

你有哪些特别搞笑的生理反应?

高一吧,有个很喜欢的女孩子,其实就是互相都知道我喜欢他,她喜欢我,其实有无数次机会两个人都可以互相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是都害羞,都没有说出来,说害羞吧!都愿意给对方机会,反正现在看来就是瞎子都知道那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但是事实上就是两个是真的没有关系,没有过多的身体,真真的青涩的暗恋...

日久真的可以生情吗?

在我能接触到的一些地方,婚前双方通过媒人可能就只见过几次面,这样的婚姻能长久吗?...

文化文学武侠小说haoyierhuazhouhuaooo白天鹅陈志祥haoyierhua上海抢包山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