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巨龙时代》是什么书 《巨龙时代》是谁写的

对某些人而言,这是件不可能也不该存在的任务,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无疑就是送死。

巨龙时代

作者:

然而,如果阿莱克斯塔萨不被解放,龙喉氏族会一直保持对卡兹莫丹的控制,而如果任由这里的兽人一直致力于重振部落,这块看似已被孤立的领土就有可能成为他们东山再起的根据地。

内容简介

在遥远的过去,笼罩在薄雾之中的艾泽拉斯世界里充满了各种神奇的生灵。神秘的精灵和强悍的矮人与人类部落和睦相处,彼此相安无事。可是,在“燃烧军团”的恶魔大军出现之后,世界的宁静随即被永远打破。如今,各个王国之间战火不断,兽人、巨龙、地精和巨魔都争抢着要统治整个世界。一个绝世阴谋将会决定整个魔兽世界的命运。

一场可怕的剧变令艾泽拉斯最高级别的法师们决定派遣特立独行的罗宁法师前往兽人统治下的卡兹莫丹。罗宁随后发现了一个惊世大阴谋,如此险恶的阴谋他是闻所未闻。为了让艾泽拉斯世界能重见曙光,他只好与这个世界可怕的古老生灵结成联盟。

第一章

一声闷雷惊醒了罗宁的沉思。他仰首向天,只看到一块块厚棉般的乌云。

忽然,空中传来一声可怖的低吼,罗宁的身躯不由自主的绷紧,附近的地面已被一块极大的阴影所笼罩。

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在上空爆发,飓风般撕裂了大气。罗宁翻了个身,勉强望向天空,不幸的是这次他看到了一幅地狱般的景象。

一只如同全身燃烧般火红的巨龙填满了上方的天空,它的前爪上抓着罗宁的马,以及他精心准备的补给。这头深红色的庞大生物一口吞掉爪上食物的剩余部分,目光已经锁定在了下方那个渺小而可怜的人类身上。

而在它的肩上坐着一个手持战斧,长有尖长獠牙,面目狰狞的绿色怪物手指罗宁, 刺耳的吼叫着,似是在对巨龙发出命令。

龙咆哮着伸出巨爪,向他俯冲而来。

故事概要虽然看上去与兽人之间的战争大局已定,但肯瑞托的大法师们仍然还有很多棘手的问题要处理。

在前线,控制了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的龙喉氏族盘踞在格瑞姆巴托的群山之间,源源不断的训练龙骑士,并由此牢牢控制了卡兹莫丹;而后方,联盟的主要国家之间,为了奥特兰克王国的归属终日明争暗斗。

另一个坏消息是,达拉然和奎尔萨拉斯高阶大法师联手的全力一击仍然没能成功杀死黑龙之王死亡之翼。克拉苏斯,肯瑞托大法师议会的一员,成功的说服了他的同僚们派人去侦察格瑞姆巴托。在克拉苏斯的提议下,人类法师罗宁被选中执行这个任务,尽管肯瑞托的多数人视他为达拉然的耻辱并似乎更希望他失败。克拉苏斯篡改了肯瑞托的决定,他私下要求罗宁深入格瑞姆巴托并伺机解放红龙女王,而不是简单的侦查。

怀着对上一个任务中因自己失误而死的伙伴们的深深歉意,毛手毛脚的罗宁接受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许死亡对他而言将会是一种解脱。

与法师们相比,洛旦伦王国泰瑞纳斯国王的心情显然要好得多,虽然与吉恩·灰鬓之间关于奥特兰克王国归属的争执让他有些烦恼,但他显然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普瑞斯托领主,一个如此完美,以至于每个见过他的人都赞不绝口的奥特兰克贵族,与他的魅力和美德相比,来历不明这个问题似乎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是的,把这样一个人扶上奥特兰克王国国王的宝座,实在是再明智也没有了,他不但会对泰瑞纳斯国王感恩戴德,更重要的是,吉恩·灰鬓似乎对他也很满意。

然而泰瑞纳斯国王并不知道,普瑞斯托领主有着一群地精仆人,他们甚至能够打听到罗宁的任务这样绝密的消息,而这消息显然让普瑞斯托领主颇为激动。

罗宁首先要赶到哈斯克(Hasic),那里将会有军舰送他到达卡兹莫丹海岸,年轻美貌的精灵女游侠温蕾萨负责护送他抵达哈斯克(Hasic),而当他到达卡兹莫丹之后,他必须一个人去完成任务。

还没等他抵达兽人的势力范围,他和温蕾萨就已经有机会领教一下红龙的威力了,一只红龙在兽人的控制下发起了袭击。虽然在狮鹫骑士的帮助下,两个人使出浑身解数摆脱了红龙,但却不幸迷路了。此时一队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及时出现,并表示愿意护送他们抵达哈斯克(Hasic),毕竟他们是联盟最高委员会派出执行绝密任务的。

显然,银发的精灵要比红发的法师受欢迎的多,何况圣骑士们对法师们一向不怀好感。

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导致了两名骑士的死亡,罗宁也蹊跷的失踪了,这使得其他骑士们怀疑罗宁是罪魁祸首,虽然在温蕾萨的努力和神秘魔法的保护下,突然从天而降的罗宁得到了辩解的机会,并且勉强让骑士们不再把罗宁当作凶手,但这一离奇事件使得罗宁感到无比困惑,在爆炸中,他显然被什么东西抓握住并得到了保护,然而他实在无法对这些诡异的事情给出合理的解释。好在骑士们的天职和守则使得他们并没有继续追究,并且及时的护送罗宁和温蕾萨抵达了哈斯克(Hasic)。

然而,兽人们就象了解罗宁的计划一样,二条红龙在他们抵达之前袭击了哈斯克(Hasic),虽然一队狮鹫骑士奋力挽救了这个城市,但红龙们已经成功摧毁停泊在哈斯克(Hasic)的海军舰队。

由于失去了前往卡兹莫丹的交通工具,大家都认为罗宁的任务应该到此为止了,至少可以耐心等待联盟的领袖们给出下一步的指令。在他们看来,罗宁只不过在执行一个小小的侦察任务,然而罗宁很清楚他的任务的意义,解放红龙女王,一旦成功就意味着战争的彻底结束。

矮人的脾气总是火暴的,这给罗宁使用激将法提供良好的条件,虽然被矮人们一顿胖揍,但罗宁还是达到了他的目的——矮人队长法尔斯泰德答应用狮鹫带他飞往卡兹莫丹。然而令罗宁无可奈何的是温蕾萨坚持要一同前往,同去的还有骑士队长邓肯·森图斯。

地精们看来不仅仅为普瑞斯托领主服务,关于有人要来解放红龙女王的消息同样被传递给了术士耐克鲁斯,龙喉氏族的首领。尽管他凭借着无意之中得到的上古神器恶魔之魂牢牢控制着红龙女王,这个消息仍然使他有些担心,毕竟龙骑士主要集中在北方前线与联盟作战,格瑞姆巴托相对要空虚得多。而让耐克鲁斯烦恼的事情还不止这些,红龙女王几乎成功的暗算使得他进一步认识到自由的阿莱克斯塔萨对龙喉氏族意味着什么;实际上对兽人而言,最糟糕的是,女王的配偶全都死亡了,除了那个最年长的泰兰纳斯特里萨,而实际上即便他身体健康恐怕对兽人也没有什么意义,何况他已经奄奄一息,这意味着不久以后就不再会有新的红龙用于战斗了。

对耐克鲁斯而言,眼下最迫切的事情,莫过于弄清来解放红龙女王的究竟是怎样一支部队,相比一队狮鹫骑士或者别的什么,某个红发法师让他更为头痛。弄清楚情况,再考虑下一步,无疑是明智的,于是耐克鲁斯决定派他手下最精锐的龙骑士出马,去探听一下虚实。

罗宁对飞行总体上还是很满意的,除了矮人对温蕾萨的那不加掩饰的暧昧态度。就在他们已经看到卡兹莫丹的海岸时,一队红龙出现了,他们与耐克鲁斯的精英侦察小队不期而遇,一场战斗在所难免。

罗宁再一次目睹了战友的死亡,尽管他已经尽力,但仍然无法挽救邓肯·森图斯的生命,这位骑士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罗宁自己所搭乘的狮鹫也从半空中坠落下去,而在这个高度,罗宁显然没有任何魔法来自救了,他将遭遇和骑士一样的厄运。

谁能想到,令战斗双方都感到不寒而栗的事情发生了:一头黑龙加入了战斗。

要知道,死亡之翼已经是当世唯一的一条黑龙了。

令矮人们稍感安慰的是,首先遭到死亡之翼进攻的居然是红龙和兽人们,虽然这并不能让矮人们认为黑龙是来帮自己的,但这已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安全撤离了。

温蕾萨再次做出了让所有人惊异的事情,她拒绝接受罗宁已经死亡的结论,并且要求法尔斯泰德在卡兹莫丹降落。她这么做当然有她的理由:温蕾萨女人的细心使得她发现死亡之翼的一个怪异举动:死亡之翼的左前爪并没有受伤,但他却紧紧握住爪子,并且保证这只爪子远离战斗,只是颇为不协调的挥舞右爪进行攻击。

显然,他的左前爪里有某种需要保护的东西,也许,就是,罗宁。

温蕾萨面临着两难选择:要么相信罗宁已经死了,要么接受罗宁其实和死亡之翼是一伙的事实。

黑龙之王并没有对红龙和兽人们穷追猛打,对矮人和狮鹫也毫无兴趣,而是迅速的离开了战场。温蕾萨的直觉让她不要放弃,而法尔斯泰德命令他的队员们返回并向所有人报告死亡之翼依然活着的消息,他自己则陪同精灵女士继续追踪死亡之翼。当然,他们很快就无法找到那条巨龙了,而残存的红龙也决不会希望再见到这个黑色的魔鬼。

与此同时,普瑞斯托领主的国王之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肯瑞托大法师克拉苏斯发现,一切魔法探测手段对他都毫无效果,这使得整个肯瑞托议会高度紧张,很明显普瑞斯托领主其实是个法师,而且是个法力极为强大的法师,否则他将不可能对奥术有这样的抵抗力。

要知道,克拉苏斯实际上是肯瑞托中最年长的一员,并且在其他肯瑞托成员看来深不可测,他的地位相当之高。达拉然决心全力阻止普瑞斯托领主成为奥特兰克的新国王,但这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因为在泰瑞纳斯的提议下,联盟的其他国家都毫无保留的支持普瑞斯托领主。

普瑞斯托领主当然也对达拉然进行反击,他成功说服泰瑞纳斯国王毫不理会达拉然的反对意见,并饲机暗中解决掉那些恼人的法师们。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心灵类的控制魔法对普瑞斯托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甚至,成为普瑞斯托一世并不能满足他的胃口,成为泰瑞纳斯国王的女婿也是他宏大的计划的一部分,实际上,除了公主还没到婚龄以外,这个目标也没有什么难以达成的。

在这种情况下,对肯瑞托议会来说,普瑞斯托领主的来历是必须要弄清楚的。大法师Drenden尝试用魔法探测普瑞斯托领主的住宅,但他一无所获,还在强大的防护魔法面前几乎丢掉自己的性命。

相比之下,不得不亲自出马的大法师克拉苏斯的力量要更为强大些,经历了重重危险之后,他终于成功的确定了普瑞斯托领主的身份——黑龙之王耐萨里奥,或者说,死亡之翼。

普瑞斯托领主的真实身份令克拉苏斯感到恐惧,实际上克拉苏斯也正在进行他自己的秘密计划,比起其他人来说,他似乎是最关心如何解放红龙女王的人。当然他并不会傻到把希望寄托在那个菜鸟罗宁身上,他需要更强大的力量,他在竭尽所能组建一个空前强大的同盟,为此,他需要前去拜访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

克拉苏斯首先前往遥远的北方,诺森德。在那里,他见到了孤独而巨大的蓝龙——魔法之王玛里苟斯,昔日永远快乐的巨龙现在两眼呆滞,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克拉苏斯显然不是第一次试图说服他,而以前都徒劳无功,但这次克拉苏斯带来的消息足够改变魔法之王。死亡之翼还活着,这消息极大的刺激了这条老蓝龙,然而仅仅这个消息还不足以说服他加入克拉苏斯的计划。

最终,当克拉苏斯提醒他,红龙女王也许能够改变他孤独的生活的时候,为濒临灭绝的蓝龙一族延续香火的时候,玛里苟斯虽然还是半信半疑,却还是答应对克拉苏斯的请求加以考虑。这并不意外,毕竟也许只有她能挽救蓝龙一族了。

在荒凉的塔利纳斯沙漠里,青铜龙之王诺兹多姆很不情愿的接见了克拉苏斯,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会接受克拉苏斯的要求。震惊了玛里苟斯的消息对他毫无意义,作为时间的守护者,诺兹多姆当然知道死亡之翼还活着,克拉苏斯的努力完全不起作用。

对克拉苏斯而言,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梦境女王伊瑟拉的身上,然而,即便是对克拉苏斯而言,单独会见绿龙女王伊瑟拉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甚至,克拉苏斯都不知道怎样才能见到她。克拉苏斯服用了相当危险的药物以进入极度的沉睡之中,在他永远迷失在翡翠梦境之前,伊瑟拉接见了他。伊瑟拉也很清楚死亡之翼还活着,但这并不代表她准备离开翡翠梦境,不过与另两条巨龙相比,她对克拉苏斯的态度要和蔼得多。克拉苏斯几乎完全绝望,但他仍然不打算放弃他的计划。最终,他的执着和勇气还是打动了绿龙女王。伊瑟拉答应帮助克拉苏斯,并且保证将出面劝说诺兹多姆和玛里苟斯加入。

对罗宁来说,没有任何理由不相信面前这个绅士的自我介绍,同样,死亡之翼也很乐于让罗宁确信自己的身份。虽然罗宁并不认为死亡之翼会乐于解放红龙女王并与之和解,但似乎没有其他什么人能帮他深入格瑞姆巴托,虽然黑龙给他的帮助看来并不可靠。

死亡之翼留给罗宁一个魔法缀饰,以便双方保持联系,实际上这个缀饰不仅仅能让死亡之翼了解罗宁的举动,甚至可以控制罗宁的举动。

死亡之翼很了解格瑞姆巴托,借助地精的飞艇,罗宁很快就接近了他的目的地。趁着与死亡之翼失去联系的短暂间隙,罗宁摆脱了地精,虽然死亡之翼对此相当愤怒,但他还是继续指引着罗宁深入兽人的堡垒。

罗宁吃惊的发现死亡之翼对格瑞姆巴托内部了如指掌,显然罗宁除了听从死亡之翼的安排别无选择。看上去黑龙之王似乎真的想帮助红龙女王,直到罗宁发现死亡之翼故意使兽人发现了自己。

一个法师,人类法师,居然出现在如此接近红龙女王囚所的地方,这消息极大的震惊了耐克鲁斯。耐克鲁斯已经从几乎丧命的精英侦察小队口中得知,联盟确实有一队狮鹫进入了卡兹莫丹,其中还包括骑士、游侠,以及至少一个法师,最奇怪的是,死亡之翼似乎也加入了联盟,在本来可以解决掉那些恼人的法师游侠和矮人时,这条黑色巨兽突然出现,将他的精英小队几乎全歼。

在耐克鲁斯看来,联盟为了彻底解决兽人,大概已经同死亡之翼达成了某种协议,利用死亡之翼的力量来对付他的龙骑士。

在这强大的压力下,耐克鲁斯打算放弃格瑞姆巴托,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北方前线。这意味着搬迁大量的龙蛋,连红龙女王也需要被同时安全的押送。

罗宁的出现,进一步使耐克鲁斯确信,一支联盟小队已经潜入格瑞姆巴托,目的就是解放红龙女王。虽然被俘的罗宁一口咬定并没有其他人跟他一起进入格瑞姆巴托,但耐克鲁斯并不相信,他决定立即全军迁移,离开格瑞姆巴托。

实际上,耐克鲁斯也不是傻瓜,他也已经有了他自己的秘密计划,这个计划足以他成为兽人的领袖并且领导兽人东山再起,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耐克鲁斯不知道他的计划早就在另两个更强大的人——或其他生物——的计划之中。

温蕾萨和法尔斯泰德成功的降落在卡兹莫丹,并且很快找到了关于黑龙和罗宁的线索——一个地精声称他看到了黑龙和罗宁。武力威胁之下,地精不得不带领他们到达了罗宁醒来的地方,残留的皇家葡萄酒让他们知道着罗宁跟老黑龙相处的很不错。

温蕾萨决定要进入格瑞姆巴托——罗宁最可能出现的地方,令人惊奇的是,地精居然自告奋勇的担当向导。

地精成功的把温蕾萨和法尔斯泰德带入了精心准备的陷阱——沼泽泥潭,在确信温蕾萨和法尔斯泰德没有机会活着出去之后,地精得意忘形的宣称这一切都是死亡之翼的安排。

幸运的是,温蕾萨和法尔斯泰德被一群巨魔发现并俘获了,在成为巨魔的食物之前,一群矮人出现并干掉了巨魔。

温蕾萨和法尔斯泰德对这些居住在敌后的矮人一无所知,但相比地精,矮人显然更值得信任。这些矮人们愿意带领温蕾萨和法尔斯泰德深入格瑞姆巴托,没有比这些格瑞姆巴托的原住民更好的向导了。

他们很快就潜伏到了兽人堡垒的地下,在等待黑夜降临的过程中,温蕾萨发现这群矮人的首领似乎有些异常行为,他暗中通过某种东西同某人在通话,并且看上去是在接受此人的指令。温蕾萨不得已采取武力,迫使这些矮人做出解释。真相令她大吃一惊:躲在背后指挥矮人的居然是克拉苏斯。作为联盟的一员,应当对这位肯瑞托的大法师保持尊重,实际温蕾萨上对克拉苏斯相当不满,因为目前的一切麻烦都是由他引起的。

克拉苏斯同意让温蕾萨带上魔法缀饰以直接同她通话,并且引导着他们进入了兽人堡垒,中途克拉苏斯的某些行为令温蕾萨和法尔斯泰德感到困惑,例如,通过把魔法缀饰扔进红龙嘴里来说服一条红龙放他们过去。

不过,在关键时刻,克拉苏斯也突然与温蕾萨失去联系,就象黑龙同罗宁失去联系一样。所幸,他们终于找到了罗宁,还有那个地精。他们惊奇的发现,这名地精远比他们想象的要狡猾,他不但按照死亡之翼的要求误导了耐克鲁斯,而且其实他也并不忠于死亡之翼,他甚至想通过死亡之翼交给罗宁的魔法缀饰——这是死亡之翼身体的一部分构成的,来控制死亡之翼。罗宁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耐克鲁斯对在他眼皮底下发生的这一切感到非常愤怒,在与罗宁的战斗中,巨大的爆炸使他认为罗宁他们一定已经死了。实际上,罗宁的魔法还是保护了他们三个,把他们传送到了安全的山顶,借助法尔斯泰德忠诚的狮鹫,他们终于可以安全离开了。

当罗宁他们为了生存而奋斗的时候,二条巨龙在茫茫夜色之中飞越大海,而耐克鲁斯的计划也到了关键时刻。太阳升起的时候,耐克鲁斯的队伍已经在向北方前进,押送着受制的红龙女王、她的蛋和他年迈垂死的配偶。

警惕的耐克鲁斯手中紧紧握着恶魔之魂,虽然他只能使用这件神器巨大力量的一小部分,但这也足够了。

一如耐克鲁斯的预想,队伍很快遭到了袭击,不过袭击居然来自矮人,这令耐克鲁斯很惊奇,已经很久没有矮人敢于挑战他了,究竟是什么使这些矮人敢于如此?

很快,耐克鲁斯就知道了原因,一条巨大的成年红龙出现,并对兽人发动了强力的攻击,这出乎耐克鲁斯的预料,他以为所有的红龙都在自己控制之中,但显然这条除外。尽管这条红龙很勇敢,但在强大的恶魔之魂面前,仍然显得不堪一击,很快被击落。

失去了红龙的帮助,矮人们看来毫无希望。此时,耐克鲁斯希望的事情终于出现了,黑色巨龙出现在天际。耐克鲁斯希望自己能够象对付阿莱克斯塔萨一样对付死亡之翼,控制住这条黑色的巨兽,这样,他不但将拥有比红龙更为可怕的战争武器,而且龙蛋也将源源不断被孵化。

结果证明他完全打错了算盘:恶魔之魂对黑龙完全不起作用,黑龙径直冲向队伍,抢夺了他时刻都想要的——两枚龙蛋,以后黑龙唯一的血脉就来自这两枚龙蛋。在死亡之翼得到第三个龙蛋之前,年迈的雄性红龙泰兰纳斯特里萨挣扎着起飞,竭尽所能阻止死亡之翼。

罗宁和他的朋友们目睹了这场惨烈的战斗,突然,温蕾萨的缀饰里传来了克拉苏斯虚弱的声音,通过缀饰,罗宁被传送到克拉苏斯,或者说克莱奥斯特拉兹 ——红龙女王最年轻的配偶身边。罗宁吃惊的发现,方才那只巨大的、被恶魔之魂击伤的红龙,居然就是克拉苏斯。

罗宁意识到自己其实被黑龙和红龙同时给利用了,目的是诱骗耐克鲁斯离开堡垒,从而使黑龙可以抢夺龙蛋和恶魔之魂,红龙可以尝试解放女王。尽管如此,权衡之间,罗宁还是选择了帮助红龙。但是,罗宁也许可以对付耐克鲁斯,可他无法阻止死亡之翼。是啊,如果连恶魔之魂都对死亡之翼无可奈何,小小的罗宁又能怎么样呢?

绝望之际,伊瑟拉、玛里苟斯和诺兹多姆的出现带来了一丝希望,的确,他们能够医治好受伤的克莱奥斯特拉兹,但即便是这些守护巨龙,接下来能做的也只是在罗宁毁掉恶魔之魂之前尽可能的拖延一下时间。

泰兰纳斯特里萨做了他能做的一切,被黑龙从空中击落了,最年长的雄性红龙的头骨日后被矮人收集在铁路堡的图书馆。

显然,其他三条守护巨龙的坠落,也只是时间问题。毕竟他们的力量都受制于恶魔之魂,非常虚弱,然而死亡之翼可没有这个问题。

在红龙的帮助下,罗宁成功的击败了耐克鲁斯,夺回了恶魔之魂,这使得被解放的红龙女王也能够加入对死亡之翼的战斗。但四条守护巨龙仍然不足以使死亡之翼退缩,毕竟只有他才拥有完整的力量,虚弱中的其他四巨龙在他眼里不过是平庸之辈而已。

面对可恶的恶魔之魂,罗宁尝试了他所能想到的一切方法,石头、斧子、风暴之锤和各种稀奇古怪的魔法,不幸的是,恶魔之魂完全不受影响。冥冥之中必有天意,罗宁发现自己身上那块死亡之翼送给自己的缀饰,那是死亡之翼的鳞片制成的,恶魔之魂似乎唯独对死亡之翼本身不免疫。罗宁操起死亡之翼的鳞片,切豆腐一般摧毁了恶魔之魂。

除死亡之翼外所有龙类的能力立即复原了,这立刻影响了天空中的战局,四条守护巨龙恢复了能力,在他们的合击下,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死亡之翼显得不堪一击。但这条狡猾的黑龙还是忍痛带着抢来的两个龙蛋逃脱了,其他守护巨龙们紧紧追去。而失去了对红龙控制能力的兽人们则被矮人和愤怒的红龙们彻底吞噬,龙喉兽人几乎灭绝。

随着死亡之翼的销声匿迹,奥特兰克王国的领土再次成了问题,但继续争吵下去,总比找那个普瑞斯托当国王来得好。心愿达成的克拉苏斯也暂时离开了达拉然,告别了肯瑞托议会,去陪同他久违的受过伤的妻子。

巨龙时代确实已经过去了,但这绝不意味着他们将不再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印记,没人怀疑过这一点。罗宁羡慕克拉苏斯和爱人的团聚,但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在这段冒险中认识的温蕾萨比不上什么红龙女王。

第二章

在控制着达拉然王国的法师议会肯瑞托中的某些人眼里,艾泽拉斯的世界除了不断的争斗和流血,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在洛丹伦联盟成立之前,这里曾是巨魔的领地,最后当人类终于打败了这个邪恶的种族,兽人却通过一个邪恶的空间裂缝于另一个奇特世界从天而降,第一次侵入了这块大陆。战争初期,野蛮而强大的侵略者似乎不可抵抗,但逐渐地,单方面的残忍屠杀还是转变为了双方的僵持。战争总要付出代价,而就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它给联盟和部落都带来了成千上万的伤亡。多年来,肯瑞托一直以为战争将无止境地持续下去。

但最终这一切还是结束了。后来,联盟击退了部落,并最终获得了全面的胜利。就算是兽人伟大的酋长,传奇英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也没能够阻止联盟的前进,甚至最后被人类俘虏。除了少数脱逃的部族,残余的侵略者全部被围困起来并处于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严密监视之下。很多很多年以来,长久的和平终于有了确实的趋向,而不再是遥远的梦想。

然而,一种不安的情绪依旧笼罩着肯瑞托的长老团。这也是高层们在空中议会厅举办这个会议的原因。这间屋子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没有墙,明暗不定的大量云雾围绕在这些高级魔法师身边,并不停的快速流动变幻,望上去,似乎连时间也随之变得迅速起来。唯有因镶嵌着象征四大元素的菱形符记而微光闪耀的暗灰色大理石地板,才多少使得这番景象具备了一点真实性。

不过,法师们自己自然对此不感兴趣,这些从头到脚都隐蔽在黑色斗篷之下的的身影就如同幻象一般摇曳于变幻的空中。甚至于分辨他们性别的唯一途径,也只来自于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才隐约露出的一部分模糊面孔。

与会者共有六人,均为最高当权者,虽然他们未必在魔法上有相应的天赋。但坐上肯瑞托的领导位子有很多因素,魔法能力只是其中之一。

“卡兹莫丹有情况,”首个发言者声音洪亮,同时隐约露出一张大胡子脸,无数星星图案在他身躯上飘动着。“龙喉氏族把它困在了洞内或是附近的某个地方。”

“这我们知道,”第二个声音比较尖利,像是个年龄不小却性格冲动的女人。她的斗篷上有闪烁的月亮图案。“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兽人只是一小撮,毁灭之锤的手下没了他们的大酋长,早投降了。”

前个人显然有些不快,但他的语调仍然保持冷静。“很好!但我想你会对这个消息更感兴趣……我认为死亡之翼要回来了。”

包括那个女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句话所震惊。黑夜忽然一下子变成了白昼,但是法师们没空留心这种景象,对他们来说这个地方发生这种事再平常不过了。乌云流动着飘过第三个法师的头顶,他显然对上个人的发言持怀疑态度。

“死亡之翼已经死了!”这家伙显得较为肥胖。“几个月前在最高司令部的命令下我们集结了人类所有最强的力量击败了他,他已经坠入大海!任何一个龙族,甚至是他,也不可能在这种打击之后存活下来!”

一些人点头表示有理,然而首个发言者反驳道:“你见到他的尸体了?一般的龙族可不能和死亡之翼相提并论。就算是当年地精还未给他的鳞甲中镶入合金的时候,部落的那些家伙们跟他一比也是软弱的可笑……”

“可你有什么证据说他还活着?”这个年轻的声音显示主人是个花季少女,虽然也许不像其他人的经验那么丰富,但却也拥有足够的实力成为长老会的一员。“证据呢?”

“两只红龙死了,两只阿莱克斯塔萨的幼龙。并且是被撕碎——这种死法,只可能是他们的同类干的。”

“但凶手也可能是其他的龙。”

风暴忽然而至,闪电和暴雨从上空倾泻而下,但却不能沾湿法师们的衣服甚至脚下的地板。风暴转眼即逝,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又从他们的头上升起。仿佛这些全都不曾发生一样,第一个法师继续着他的发言。“显然你从未见过死亡之翼的所作所为,否则不会讲出这种话。”

“也可能你说的没错,”第五个人插嘴道,隐约现出一张精灵面孔的轮廓,又迅速消失,甚至比刚刚的风暴还快。“如果这样,问题确实严重。但我不觉得目前我们应该把心思放在这件事上。假设死亡之翼还活着并且开始报复他的仇家,这对我们其实有益无害。况且阿莱克斯塔萨还在龙喉氏族的手上,而多年来兽人们用以给整个联盟带来流血和破坏的正是她的子孙。难道我们这么快便忘记了库尔提拉斯第三舰队的惨剧?我猜戴林·普劳德摩尔上将永远不会忘记。毕竟那只红色怪物从天而降的时候,他失去了他的长子和整整六个战舰上面的所有部队。要是真证实了是那黑家伙杀了两条红龙,估计普劳德摩尔还要发勋章来表彰他。”

没有反对意见,包括第一个发言者都默认了这种说法。巨大的战舰上面如今只剩下木头裂片和被撕碎的尸体见证那惨绝的毁灭。值得称道的是,舰队的司令,海军上将普劳德摩尔只是毫不犹豫地立即命令建造新战舰投入战争,替换那些受损的战舰。

“而且,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不该是我们的关心对象,有很多更为紧急的问题需要解决。”

“你是指奥特兰克危机,不是么?”是先前的大胡子法师的低沉嗓音。“可是有什么理由能让洛丹伦与斯托姆加德的摩擦比死亡之翼的重现更重要?”

“因为吉尔尼斯也卷入了这场纠纷。”

法师们又骚动起来,甚至包括一直沉默的第六个法师。他微胖的身躯向着那个精灵所在的方向跨了一步。“可是吉恩·灰鬃怎么会对这两个国家的冲突感兴趣呢?他们不过是在争夺那么一点可怜的土地。况且吉尔尼斯位处南部半岛的顶端,同联盟里的其它国家一样,距离奥特兰克非常遥远!”

“这还用问吗?灰鬃一向对联盟之王的宝座虎视眈眈,战时按兵不动一直到兽人打到了他的城墙下面。他怂恿洛丹伦的泰瑞纳斯国王出兵的唯一原因也正是为了削弱洛丹伦的军力。之所以现在泰瑞纳斯还能掌握着联盟的领导权,这都要归功于我们的努力和普劳德摩尔上将的大力支持。”

奥特兰克和斯托姆加德互为邻国,自从这场战争的开始就有些不合。索拉斯·托尔贝恩投入了斯托姆加德的全部兵力来支持洛丹伦联盟。这也许是由于毗邻卡兹莫丹,与联盟合作是这个山地王国唯一的选择。但也无人能怀疑托尔贝恩的战士之坚韧。如果不是他们的存在,联盟在战争打响的第一周就已经陷落大片领土,那么整个形势显然就极有可能会向另一个非常恶劣的结果发展。

另一方面,奥特兰克虽然大力鼓吹勇气和正义,但却并没有向联盟提供一兵一卒。同吉尔尼斯一样只做了口头的支持。不过,有传言说国王佩瑞诺德完全是出于畏惧,因为即使吉恩·灰鬃当时也按兵不动。早些时候肯瑞托内部甚至怀疑若联盟在部落疯狂进攻之下溃败,佩瑞诺德多半会想着去投诚毁灭之锤。

这种担心后来被证实是先见之明。佩瑞诺德果真背叛了联盟,但幸运的是,这个卑鄙的行径十分短命。得知了此事的泰瑞纳斯迅速令洛丹伦的军队进驻奥特兰克并实行军事管制。战乱年代是没有什么人会去抱怨这种行为的,尤其是斯托姆加德。如今和平来临,索拉斯·托尔贝恩开始有所要求,他认为作为战时牺牲的补偿,斯托姆加德应该得到它从前那个叛徒邻国的整个东部领土。

泰瑞纳斯可不这么想。他还在权衡两个方案的得失,是把奥特兰克变为附属国还是在其国王上面再设立一个新的更听话的君主……总之是要受洛丹伦方面的控制。虽然,斯托姆加德在战时确是个忠实而坚定的盟友,人们也都知道他们互相尊重。可这种局面还是使得两国的政治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其时吉尔尼斯却并不处于如此复杂的关系之中,它一向同西部诸国甚少往来。肯瑞托与泰瑞纳斯国王都清楚吉恩·灰鬃这一次的介入恐怕不仅是要增加其自身声望,多半还是为了实现他扩张的美梦。佩瑞诺德的一个侄子曾在背叛事件之后逃亡到吉尔尼斯,有传言说灰鬃在支持他成为王位继承人。这样,设在奥特兰克的基地就可以向吉尔尼斯运送大量南部王国缺少的资源,同时也给了吉尔尼斯的军舰穿越无尽之海的借口。虽然这会威胁到库尔提拉斯这个对海上霸权有很强占有欲的国家。

“这会造成联盟分裂的……”那个年轻的法师小声说。

“现在还不到那么严重的程度,”精灵法师道,“不过恐怕相差也不会太远了。所以目前我们没空去管那些龙了。如果死亡之翼还活着,要去找阿莱克斯塔萨报仇雪恨,就我个人而言,是决不会去阻止的。这个世界上少几只龙并不是什么坏事。毕竟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的时代了。”

“我可是听说,”一个毫无起伏,也无法分辨性别的声音说道,“精灵和龙族曾是同盟,甚至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精灵转向说话的法师,同时露出她的身躯,看起来要比影子娇小纤细的多。“我向你保证那只是传说。我们绝不会降低自己的身份去和那种怪物打交道。”

月亮和满天星辰取代了烈日和乌云。第六个法师微微欠身,似乎是对他刚刚的话表示歉意。“看来传闻有误,我不该这么说。”

“你说得不错,稳定当前的政治局势十分重要。”大胡子巫师对第五个法师说。“我同意优先解决此问题。不过,卡兹莫丹发生的这些事也绝不能忽略。不管死亡之翼怎么样,兽人一直到现在还囚禁着龙族女王,这本身就是对大陆稳定的严重威胁!”

“那么我们需要一个侦察员,”那个老女人忽然插嘴道。“他要对事态发展保持观察,并在紧急时报告给我们。”

“但是谁来担当呢?我们现在没有人手!”

“有一个,”第六个法师向前滑出一步。不过说话的时候他的脸还是藏在阴影里。“还有一个罗宁”。

“罗宁?!?”大胡子法师大叫,“罗宁!在他上次做出那种行径之后?他已经连法师袍都没资格穿了!他只会带来危险而不是希望!”

“他很不可*。”老女人也表示同意。

“特立独行的家伙。”那个胖子咕哝道。

“不值得信任。”

“罪犯!”

所有人都发表了意见之后,第六个法师缓缓点头。“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是我们唯一能派出的有能力的法师。此外,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侦察任务。几乎没有什么太大危险。他的任务只是观察事态然后报告,就这些而已。”见无人提出异议,这个站在黑暗中的法师补充道,“我认为他应该已经从上次行动中得到了教训。”

“希望如此,”年龄较大的女人低声说道。“他也许算是完成了那个任务,可代价却是他那么多同伴的生命!”

“这次的任务将由他一个人完成,除了一个会将他带到联盟边境的向导。但向导也不会进入卡兹莫丹。他还将拥有一个视力之球,那可以令他看到较远处的东西”

“这看起来确实够孤单,”那个年轻的女孩说道。“即使是对罗宁而言。”

那个精灵有些不耐烦地点了几下头。“那就通过这个方案然后结束这个话题。说不定我们够运气,死亡之翼一口吞了罗宁然后被噎死,那就永久性解决了两个祸害。”他看了看其他人,继续说道,“然后现在我希望我们可以集中讨论一下关于吉尔尼斯对奥特兰克事件的介入以及我们应当扮演的角色……”

他已经在这站了两个小时,低着头,合着双眼,似乎正陷入沉思。没有任何光源,屋子里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光线,景物显得十分朦胧。没人坐的椅子被扔在一边,而身后的厚石墙上挂着一副织锦,中间的紫罗兰色区域上绣着一只结构复杂却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的金色眼睛。眼睛下面有三只同样金色的匕首,指向地面。达拉然的这顶旗帜,这个标志,在战时一直高高举起,履行着他们守护联盟的使命,尽管并非每一个肯瑞托成员履行使命的过程都那么光荣。

“罗宁……”那个平淡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从屋子的四面八方响起。

他抬起头,浓密的火红头发下面那双深绿色的眼睛望着眼前的黑暗。鼻子上有一道伤疤,那是出自一个学徒同伴之手,不过不管肇事者的手法是否巧妙,罗宁倒是从未想过去修复它。即使如此,罗宁看起来也绝不难看——他拥有坚挺而优美的下巴和棱角分明的脸。而一对如弓般弯曲的眉毛使得他的神情看来总是充满了讽刺和怀疑,这不止一次地使得他在和高层人士的交流中遭遇麻烦,而与这种神情相符,他的实际态度显然也只能对事态起到负面作用。

他穿着优雅的午夜蓝色长袍,身形高大俊挺,很是惹人注目,即使是对那些法师而言。罗宁几乎从不抗争,即使他在上次的任务中整整牺牲了五个优秀的同伴。他径直站在那里,注视着眼前的黑暗,等待着法师们从某个方向跟他说话。

“应您的召唤,我已经等了很久。”扎着红色辫子的罗宁低声道,语调中透露着一丝的不耐烦。

“那又怎样。我也得等他们提起这件事。”一个黑色斗篷覆盖全身的高大身影在黑暗中隐约显现出来——正是肯瑞托内部长老会的第六个成员。“现在好了。”

罗宁的眼中第一次燃起了一丝渴望。“那我的忏悔呢?我的悔过期结束了?”

“不错。你已经被准予回归我们的行列……条件是立即接受一项重要的任务。”

“他们仍然能这么信任我?”年轻法师的声音变得苦涩。“在那次失败之后?”

“你是我们唯一可用之人。”

“这听来还比较可信。我早该想到是这样。”

“拿着这些。”站在阴影中的法师伸出一只带着手套的瘦削手掌,摊开了掌心。掌上忽然闪现出两样物品——一个不大的翡翠球和一只镶着一块硕大黑宝石的黄金戒指。

罗宁以同样的方式伸出了他的手掌……两件物品便转到了他的手上。他轻轻地把它们拿起来,仔细的观察着。“我能认出来这是视力之球,不过另外一个没见过。看来很强大,不过,我猜并不是个攻击性的东西。”

“你很聪明,罗宁,这也是我选择你的一个重要原因。视力之球的作用你已经知道了;这个戒指有守护的作用。你将执行任务的地域上有着兽人法师的存在。它可以保护你不被他们发现,不过遗憾的是,它同样使得我们也很难找到你。”

“看来我将一个人上路。”罗宁又露出带有一丝讽刺意味的微笑。“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人被我连累而死了……”

“这个,不会的,至少在你到港口之前不会的。我们会派一个精灵游侠护送你。”

罗宁点头,虽然他已经不在乎什么护卫,何况护卫还是个精灵。罗宁一向和精灵相处的不好。“你还没告诉我任务内容。”

阴影中的法师向后一*,就好像他身后有一个隐形的极舒服的大椅子。他竖起了带着手套的十指,似乎是在考虑措辞。“他们对你其实并没有那么宽容,罗宁。议会的一些人意图把你永远开出组织。你一定要争取回来,重新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所以,你必须完成这个任务。”

“这么说,这并不是个容易的任务。”

“这个任务和龙有关……他们觉得大概只有以你的天赋,才有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龙……”听到这种生物的名字,罗宁睁大了双眼,不管平时再怎么自负,他也知道自己此刻的神情看起来更象个刚入门的学徒。

龙……事实上对于这种生物,绝大多数的年轻法师都有着本能的畏惧。

“没错,是龙。”罗宁的担保人法师向前倾了倾身体。“你并没有听错,罗宁。除了长老会成员和你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任务。包括护送你的精灵游侠和将载你到卡兹莫丹岸边的联盟海船船长。你此行的目的若被泄露出去,我们的整个计划就全部要破产。”

“任务内容究竟是什么?”罗宁碧绿的双眼闪着光芒。这无疑是个极其危险的任务,然而回报也非常清楚的摆在面前。返回组织,并赢得众人的尊敬。要想在肯瑞托升上高位,没有什么比名气更有用,虽然并没有哪个长老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你要去卡兹莫丹,”担保人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然后,便开始行动,从兽人的手中救出龙之女王,阿莱克斯塔萨……”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我说如果,腾讯和阿里打架,支付宝和微信只能留一个,你选择留哪个?理由?

当然是支付宝了,很多东西,微信都是在模仿支付宝,没有微信,大家可以用支付聊天啊!支付宝也是有聊天功能啊!你要问为什么支持支付宝,那么我就根据我自己的情况说说。1:支付宝安全,防火墙比肩银行系统。2:支付宝优惠活动多,动不动就撒几个亿给用户,反观微信一毛不拔!3:支付宝里的花呗,可...

结婚当晚你是怎么过的?发生过哪些趣事?

我来说说我结婚时的情况吧,我是农村人,是94年结的婚,那时不像现在都是中午办席,正席都在晚上办。亲朋好友来吃喜酒都是前一天就来,基本到婚礼结束第二天才走,办席就是三天,那时随份子还是挺划算的。我们那时是下午到女方接亲,然后女方来的宾客基本都会到男方来,到了晚上吃过席还要安排住宿,...

长期用枸杞泡水喝,能养肾吗?

枸杞泡水喝能滋补养肾吗?...

朱军最近怎么样了?

好像有两年的央视春晚没有看到朱军的身影了,自1997年到2017年,朱军每年都会以主持人的身份亮相春晚的舞台。如今55岁的朱军,大概也是退居二线,从事幕后工作了吧。所以说,近两年,朱军已渐渐淡出荧屏,显少再看到他的身影。虽然说已渐渐淡出荧屏,但在去年,网上有位自称弦子的女子,曝光...

央企和国企有什么区别?

一句话概括:央企也是国企,但国企不一定是央企其实从字面上也好理解:国企就是指(资产、所有权及其他权益)归属于国家所有的企业,也即国有企业;央企是指(资产的管理、监督权)归属于中央政府的企业,也即中央所属国有企业。目前我们国家有96家央企:(以下是部分名单)央企有多牛逼呢?我们给一...

秦始皇当年修的路,为啥过了2000年都不长草?

众所周知,秦始皇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位皇帝,说到秦始皇,我们不能不想到的是他的诸多丰功伟绩还有响亮的暴君称号。他统一六国(齐,楚,燕,韩,赵,魏),为我国长期的统一奠定了基础;南征百越,北击匈奴;确立中央集权制;统一文字,统一货币和度量衡;车同轨,道同距;修建灵渠;修建郑国渠;修建...

每天喝牛奶的人和从来不喝牛奶的人,在体质上有差距吗?

牛奶,一种很普通但非常有营养的饮品,作为一种动物性饮品,一直以来受到大多数人的青睐,常喝牛奶的人和不喝牛奶的人比起来有何不同,其实差别主要表现在骨骼的健壮程度以及对于外界疾病或者不良因素的抵抗能力上;当然还要因人而异,因为就算很多人不喝牛奶,可能还会从其他动物性食品当中获取优质蛋...

无钥匙启动的车如果在启动状态下,车主带着钥匙离开车,其他人能不能把车开走?需要注意什么?

无钥匙启动车辆,只要是车子还处于启动的状态,那么无论把钥匙拿出多远,都不会影响车子的行驶!就算您把车钥匙拿到美国去,只要钥匙离开车时车子没熄火就不影响驾驶!但前提只要钥匙离开车子,车子就不能熄火了,一旦熄火就再也启动不了了!配备一键启动功能的车子只有钥匙在车内时才会让电路、油路、...

和二婚女相处太痛苦,还要继续吗?

我和她是工作中认识的,开始我包括我们公司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当然我也知道她离过婚,有个孩子,但是我依然喜欢她追她,我觉得爱一个人就不要在意她的过去,包括孩子我都可以视为己出。可是相处几个月下来我觉得她的主观意识太强,别人或者是我说一句话明明不是她心里想的那个意思,就一口认定就是那个意思,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还说以后让我什么事都听她的。有一次拿我和她前夫比,说我这没她前夫好,那没她前夫好,经常对我说我对她没有她前夫对她好之类的,虽然我家庭条件不怎么样,但是我和我父母的意思都是不能因为别人离过婚就亏待别人,我自己平时和她相处都是尽全力去爱她,吵过架每次都是我先低头认错哄她,她常说她又不是找不到好的。最可气的是我们婚纱照拍好了,我选了一张我们两的合影做头像,她二话不说就让我把照片换了,我问她为什么,她也不告诉我原因,又说了要和我分手的话。我以为用真心可以换来真心,这场恋爱真的太累了,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

娶二婚女人什么感受?听听痛苦的男人怎么说?

我的婚姻是这样的,我是头婚,老婆是二婚。她嫁给我时带了个10岁的女孩,现在我们结婚两年了,有一个3个月大的男孩。本来是件挺好的事,但是我老婆天天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我吵架,我也没有忍让她,就这样吵完又吵,天天如此,我都快疯了。现在的问题是,老婆把我们吵架的事告诉她爸妈,然后她爸妈就来我家里闹。这还不算,她妹妹也掺合进来了,她们都说我的不是。我现在离婚的心都有了!但是孩子还小,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有没有发现现在大街上要钱的乞丐很少了,甚至基本没有了,他们去哪了?

我觉得是被社会淘汰了。网络发达,给乞丐造成一定的打击。以前经常会在街上看到一些卖惨的乞丐。1、有些看着没腿没脚的,用一板车辅助行动。2、有些是一老一年轻,老的用一张棉被裹着,男的跪着磕头。3、一女的带着一个婴儿在那跪着。4、一年轻男女跪在那里,坚着牌子父母竟然死亡,什么什么的一堆...

现在什么生意利润最大?

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用户基数大、年均消费高、复购粘性强这三个指数,决定了一个行业市场空间够不够大,能否实现长期盈利。谈到赚钱最快,利润最大的行业,也许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互联网公司。而事实是,中国最赚钱的公司却是中国烟草,全世界分红最高的是Juul电子烟公司。一直被垄断的烟草行业...

为什么现在的女性越来越不愿结婚?

现在男女都不太爱结婚了,不光是女人 。一。先说男人。首先就是车,房,彩礼,女方基本上把这些负担,都会推到男人身上。一个刚刚出来的工作的男人,如果没有父母资助,在30左右,怎么能够攒300万左右,完成这个任务呢?但是女人不管。当然,也有女人共同出钱买房的。但是很少。现在是一个滥交的...

小说魔兽争霸四个轱辘xgw999freedooropenheguan840328ZGQTANK1985红烧牛肉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