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561236 2 3 5 6 7 8 91000001 2 3 5 6 7 8 9... 100000热点社会娱乐体育军事汽车财经科技育儿历史美食数码时尚宠物收藏家居心理文化三农健康科学游戏动漫教育职场旅游电影国际热点推荐视频人物科技文化军事历史生活
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一镜到底”的电影真的不需要后期剪辑吗?

“一镜到底”的电影真的不需要后期剪辑吗?:说起“一镜到底”的影片,大家最熟悉的就是摘得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的《鸟人》。除了《鸟人》之外,还有哪些“一镜到底”的电影?所谓“一镜到底”,真的就是“one-shot”吗?是否需要后期剪辑?“一镜到底”适合表达哪些内容,又会产生怎样的审美效果呢?

开宗明义,“一镜到底”通常指代看上去几乎不用剪辑,完全打破了蒙太奇的规则,没有切换,没有正反打,一个镜头从头到尾,完整记录了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注意,仅仅是“看上去”不经过后期剪辑,其实很多所谓“一镜到底”的影片是长镜头和蒙太奇的结合。但它们往往运用各种后期技术使剪辑点不易察觉,形成一种天衣无缝的观赏效果。简单地说,名副其实的“一镜到底”=整部电影是一个不经过后期剪辑的单一长镜头;伪“一镜到底”=多个长镜头+后期剪辑/特效。

?

电影史上,“一镜到底”的极致是美国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拍摄的《帝国大厦》。1964年,他将摄影机对着帝国大厦毫不变换机位、景别地拍了485分钟。如果不考虑当时胶片长度等技术性限制,这部影片达成了“单镜头+固定机位+固定景别”的三位一体,以对蒙太奇剪辑艺术的解构表达着颠覆传统的前卫思考。

?

最早呈现出“一镜到底”意识的剧情片,当属电影顽童希区柯克在1948年拍摄的《夺命索》。同样限于胶片长度(当时一卷35毫米长度的电影底片只能录约10分钟),用单一长镜头拍摄电影的愿望在当时无法实现。《夺命索》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一镜到底”,而是由十几个长镜头经后期剪辑拼接而成。摄影时,一旦前一卷胶卷用完,就将摄影机停机,镜头对准某位演员(或者沙发、墙角)的背影,再换上新的胶卷。这使得由真实事件改编的谋杀故事通顺连贯、一气呵成,悬念大师将观众牢牢锁定在惊心动魄的剧情走向中。

?

?

《鸟人》的摄影指导由奥斯卡最佳摄影(《地心引力》《鸟人》《荒野猎人》)得主艾曼努尔?卢贝兹基担纲,所谓的“一镜到底”也是由大量长镜头加以剪辑和特效拼接而成,片中最长的实拍镜头只有7分多钟。长镜头拍摄的难易度与摄影机的灵活度息息相关。希区柯克拍摄《夺命索》时值彩色电影早期,摄影机非常庞大,为了迁就摄影机的行动,镜头外的道具摆设不停的被搬移。而半个多世纪以来摄影机越来越灵活,运动幅度与轨迹也更为自在。《鸟人》中用到两台阿莱的摄影机:一台是卢贝兹基操作的Alexa M,配备4:3的影像传感器, 感亮度1250 ASA,这台小巧的摄影机主要用来手持拍摄,可以进入演员之间的核心地带 ;另一台是斯坦尼康摄影操作员使用的Alexa XT,用于较为客观、远一点的镜头。

?

为了呈现出“一镜到底”的完美面貌,《鸟人》在后期制作上下了大力气。如何将长镜头缝合为“one-shot”是后期面对的首要难题。负责缝合镜头的Technicolor公司先把剪辑阶段已经做得很像的“单一连续长镜头”缝得更好,又针对DI(digital Intermediate,即数码中间片,电影制作中的重要一环)的需求创造“DI切点”,并将这些“DI 切点”也缝了起来。缝合之外,喜剧电影的节奏感也是影片成功与否的关键,而“一镜到底”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容易造成节奏的拖沓。在本片中,当某场戏吸引力不足,或者节奏偏离了设计,剪辑师就通过加速和放慢镜头节奏调整影片韵律。

?

此外,后期还要将化妆间镜子里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挖掉”,最具代表性的是娜奥米·沃茨和安德丽亚·瑞斯波罗在剧院后台充满百合色彩的互相安慰桥段,所有工作人员都暴露在镜中。视觉特效师Ivy Agregan在接受采访时说:“要把工作人员挖出来,接着用摄影测量法(photogrammetry)把元素摆回去。这需要做很多的动态素描,而且工作量很繁重。”可见,我们看到行云流水的“一镜到底”实际上是繁复考究的“特效大片”,对拍摄模式与电影语言的积极探索需要强大的电影工业的支撑。

接下来的问题是,除了《帝国大厦》那样的先锋作品,真的有不经剪辑的单镜头剧情片存在么?当然有!在此列举三部实打实的“一镜到底”。

开宗明义,“一镜到底”通常指代看上去几乎不用剪辑,完全打破了蒙太奇的规则,没有切换,没有正反打,一个镜头从头到尾,完整记录了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注意,仅仅是“看上去”不经过后期剪辑,其实很多所谓“一镜到底”的影片是长镜头和蒙太奇的结合。但它们往往运用各种后期技术使剪辑点不易察觉,形成一种天衣无缝的观赏效果。简单地说,名副其实的“一镜到底”=整部电影是一个不经过后期剪辑的单一长镜头;伪“一镜到底”=多个长镜头+后期剪辑/特效。

电影史上,“一镜到底”的极致是美国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拍摄的《帝国大厦》。1964年,他将摄影机对着帝国大厦毫不变换机位、景别地拍了485分钟。如果不考虑当时胶片长度等技术性限制,这部影片达成了“单镜头+固定机位+固定景别”的三位一体,以对蒙太奇剪辑艺术的解构表达着颠覆传统的前卫思考。

最早呈现出“一镜到底”意识的剧情片,当属电影顽童希区柯克在1948年拍摄的《夺命索》。同样限于胶片长度(当时一卷35毫米长度的电影底片只能录约10分钟),用单一长镜头拍摄电影的愿望在当时无法实现。《夺命索》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一镜到底”,而是由十几个长镜头经后期剪辑拼接而成。摄影时,一旦前一卷胶卷用完,就将摄影机停机,镜头对准某位演员(或者沙发、墙角)的背影,再换上新的胶卷。这使得由真实事件改编的谋杀故事通顺连贯、一气呵成,悬念大师将观众牢牢锁定在惊心动魄的剧情走向中。

说到一镜到底的电影,马上想到《俄罗斯方舟》。这是导演亚历山大?索科诺夫在2002年的作品,它可以称为一部非常极端的实验片,整部影片90分钟,只有一个镜头。

影片主要描述一位当代电影人突然发现自己置身于公元1700年前后圣彼得堡的一座古老宫殿里,同时周围的人都无法看到他。和他有同样经历的是一位来自19世纪的法国外交官,这一奇遇使两人开始了一场历史的漫游,目睹了俄罗斯千年来的风云变幻。

豆瓣评分7.6还不错,许多观众也表示一镜到底很奇特,也有人认为这是一次炫技。

这部影片是一次雄心勃勃的实验。影片连续不断地在圣彼得堡的一座著名宫殿里一次性拍摄90分钟,从而使拍摄时间与电影时间完全重合。整部影片由一个镜头完成,索科洛夫反复强调了他的这部作品中将没有一次切换,算是把他偏爱的长镜头美学发挥到了极致。

另外这是第一部直接拍摄在硬盘上的故事片,并使用高清晰度数码摄影机。这是一项浩大而复杂的工程,摄制场地包括35个宫殿房间,850多名演员参加演出。影片横跨四个世纪,扫视了俄罗斯历史的动荡风云。对于导演来说完成拍摄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战,甚至可以说是冒险。

索科洛夫和他的摄制组从4月开始准备,12月23日才开始进行实地拍摄。影片不采用同期录音,每一个场景细节都必须精确地计算、安排,后期制作将对色彩、光线等画面效果作出调整,而不进行剪辑。

这部一镜到底的电影向我们展示了电影艺术的魅力,值得一看。

前段时间看过一部一个镜头贯穿整部电影的作品叫作《维多利亚》Victoria。

你可以看一下,比那种长镜头需要更高的技术含量。对演员演技摄影水平的要求太高了,稍有差错,可能导致“从头再来”。

“一镜到底”通常指代看上去几乎不用剪辑,完全打破了蒙太奇的规则,没有切换,没有正反打,一个镜头从头到尾,完整记录了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注意,仅仅是“看上去”不经过后期剪辑,其实很多所谓“一镜到底”的影片是长镜头和蒙太奇的结合。但它们往往运用各种后期技术使剪辑点不易察觉,形成一种天衣无缝的观赏效果。简单地说,名副其实的“一镜到底”=整部电影是一个不经过后期剪辑的单一长镜头;伪“一镜到底”=多个长镜头+后期剪辑/特效。——引用自网络。

比较有名的作品有《鸟人》

长镜头很喜欢的有《荒野猎人》一

前段时间看过一部一个镜头贯穿整部电影的作品叫作《维多利亚》Victoria。

你可以看一下,比那种长镜头需要更高的技术含量。对演员演技摄影水平的要求太高了,稍有差错,可能导致“从头再来”。

“一镜到底”通常指代看上去几乎不用剪辑,完全打破了蒙太奇的规则,没有切换,没有正反打,一个镜头从头到尾,完整记录了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注意,仅仅是“看上去”不经过后期剪辑,其实很多所谓“一镜到底”的影片是长镜头和蒙太奇的结合。但它们往往运用各种后期技术使剪辑点不易察觉,形成一种天衣无缝的观赏效果。简单地说,名副其实的“一镜到底”=整部电影是一个不经过后期剪辑的单一长镜头;伪“一镜到底”=多个长镜头+后期剪辑/特效。——引用自网络。

比较有名的作品有《鸟人》

长镜头很喜欢的有《荒野猎人》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