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梅西结婚为什么C罗没到,是迫于*的压力还是他们的关系并不好?

我认为火影忍者中我爱罗论长相有长相,论地位有地位,论人品有人品,想来是不缺人喜欢的。可他直到结局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对象,如今和他同时代的鸣人、佐助一个个都成孩子他爸了,他还依旧是条单身狗,真的是让人想不通。下面我就来分析一下我爱罗至今未婚的真正原因。一、对鸣人的执念我爱罗从小就受尽了村民的白眼,村中小孩的欺负,自己的父亲想杀了自己,自己的哥哥姐姐害怕自己。他童年唯一的温暖就是夜叉丸,结果夜叉丸也背叛了自己,虽然是迫于无奈,可那时的他并不知道。直到中忍考试和鸣人一战,他被鸣人的嘴遁所感化,从此以后就对鸣人产生了别样的情愫,从砂隐村举办的那场中忍考试我们就能看出,我爱罗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将鸣人挂在嘴边,任何一件细微的小事他都会想到鸣人,对鸣人想做的任何事情他都是无条件的支持。所以我爱罗为什么至今未婚?那还不是因为鸣人结婚了,他又不愿意和其他人将就着过一生,没办法,他就只能带着祝福的心态继续站在鸣人的身边。二、身边女忍者太少我爱罗身为一村的影,可身边优秀的单身女忍者并不多,他的左膀右臂都是自己的亲信,一个是自己的哥哥,一个是自己的姐姐。好不容易收了一个女徒弟手岛祭,可第四次忍界大战之后就不知所踪。从结果看来,我爱罗也并没有和她玩师生恋,选择了一个人孤独终老。三、忙于政务,无暇顾及个人感情我爱罗是砂隐村的影,他有责任对村民们负责,所以他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就像如今的七代目鸣人一样,尤其是在战乱时期,他身为一村之影,不仅要去除内忧,更要抵御外患,不仅要培育人才,又要和各村之间来往,根本没有时间谈感情,也没有心情来谈感情。四、作者没有给他安排对象火影忍者结局时鸣人,鹿丸,佐助,佐井一个两个都谈起了恋爱,就连看似娶不到媳妇的丁次和小李作者都费尽心思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对象,唯独我爱罗,不仅没有给他安排女朋友,连一个暧昧对象都没有。不知道是作者太懒了,还是我爱罗真的就不需要女朋友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这种问题类似于一部队刚入伍的小兵问,为什么我们海军司令儿子结婚,空军司令儿子没到????

因为有一天梦龙喝醉了,跟生病的春香睡在了一起,什么事也没发生,可这场景却被大人们发现了,为了春香的升学,为了梦龙不再退学,所以梦龙他爸就提出让他们俩结婚,就是这样的,知道了不,呵呵!

你操这闲心有多大价值么,不如多看场集锦。。。。

他为什么能写出这样美的诗歌?他有什么样的奇特经历呢?陶渊明大约生于东晋哀帝兴宁三年(365年),出身于破落仕宦家庭。陶渊明9岁丧父后,家庭衰微,与母妹三人度日。孤儿寡母,多在外祖父孟嘉家里生活。

整形第一刀”赔准新娘30万女子瘦脸不成反留疤 陈焕然掏钱了官司做了瘦脸手术后,准备结婚的吕小姐脸上出现了深褐色疤痕,她将“整形第一刀”陈焕然和3家医院一同告上法院并索赔近28万。记者昨天获悉,在石景山法院的调解下,陈焕然赔偿吕小姐30万元。去年11月,该美容官司开庭审理时,吕小姐和陈焕然都来到法庭。吕小姐称,结婚前她想做双眼皮手术,但陈焕然鼓动她做瘦脸手术。术后2天,她的左右脸颊出现了一些深褐色疤痕。陈焕然否认做过该瘦脸手术,他称自己“防范意识太差”,“被人诬陷”。他的代理人反问,“你怎么能证明瘦脸手术是陈焕然做的,疤痕是陈焕然留下的?吕小姐当场怒视陈焕然等人,气愤不已。2月16日,在石景山法院的主持下,双方进行调解。陈依然不承认自己做过该瘦脸手术,称只做过疤痕去除手术。但最终,陈焕然称,“考虑到自己为吕小姐进行过面部疤痕治疗,且疤痕治疗效果不够理想,愿意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据悉,陈焕然同意一次性给付吕小姐30万元,7000多元的诉讼费和鉴定费则由吕小姐承担。当天下午,陈焕然通过银行将30万给了吕小姐。双方还约定,其他3家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昨天,记者致电陈焕然的代理人卓某。卓某称,陈焕然是经过法院做工作才同意赔偿的,具体情况他还不清楚。记者希望联系陈焕然,卓某称,“陈焕然不接受采访”。为什么索赔28万却赔偿了30万?吕小姐的代理人徐国强律师解释说,吕小姐还需后期治疗,起初的28万不包括今后的后期治疗费用。调解赔偿的30万,则包括了以后的治疗费用,“从赔偿数额上来说,陈焕然还是表示了最大的诚意。陈焕然究竟有没有做过该瘦脸手术?提到这个问题,徐国强律师笑着称,“我们是调解,调解书上肯定不会对这个问题做定性。但赔偿30万,是不是他做的手术,应该是很清楚的吧。http://www.qianlong.com/2007-02-26 06:50:37来源:新京报著名整形医生陈焕然遭遇的“毁容诉讼”日前以调解方式了结。陈焕然仍坚持自己从未给吕女士实施过瘦脸手术,但同意支付30万元经济补偿。在达成调解协议后,陈焕然将30万元全额支付给吕某。整形名医被指“毁容”来自天津的吕女士起诉称,2006年3月22日晚,陈焕然在北京市红十字会和平医院为其实施了瘦脸整容手术,术后安排她在石景山区工人疗养院住院观察。3月25日,在揭去纱布后,她发现双颊留有大面积疤痕,经过几个月的治疗,疤痕仍明显存在。经法医鉴定,已构成8级伤残。随后,吕女士将陈焕然及其所属的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北京市红十字会和平医院、北京市石景山区工人疗养院共同告上法庭。被告否认指控同意补偿对于“毁容”的指控,陈焕然完全不承认。他表示,自己没有为吕女士实施过瘦脸手术,且对方所称的疤痕形成时间(术后3日)完全违背了医学科学规律。他只是为吕女士做过疤痕的治疗。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北京市红十字会和平医院和北京市石景山区工人疗养院均表示,医院的记录中没有吕女士这个病人,双方不存在医疗服务合同关系。在调解协议中,陈焕然表示,考虑到自己曾为吕女士进行过面部疤痕的治疗,且疤痕治疗效果不够理想,愿意给予其一定的经济补偿。协议约定,由陈焕然一次性给付吕女士30万元,鉴定费和诉讼费共计7000余元由吕女士负担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