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唐太宗为何只带领了6万军队征伐高句丽?

唐太宗是中国几千年封建e68a84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65636665社会里公认的为数不多的明君之一。他缔造了贞观之治,文治天下,武御外敌,虚心纳谏,厉行节约。在他的统治下,大唐王朝的社会河清海晏,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可谓国泰民安,是历代帝王的典范。然而人无完人,唐太宗也有不少令人诟病的地方,其中他晚年频繁对高句丽用兵,劳民伤财,却不能征服,被很多人认为是其穷兵黩武的表现。李世民的江山完全是靠数十年间扫荡群雄一步一个脚印无数次的征伐得来的,对于战争的危害,他自然比谁都清楚。那么他为何在毫无尺寸之功的情况下频繁征伐高句丽呢?对于这场战争,他真的就像后人说的那样不惜国力,穷兵黩武吗?1、隋炀帝因为征伐高句丽而亡国,所以人们认为唐太宗重蹈覆辙有句话叫前车之鉴,后车之师。隋炀帝在位时,曾不惜代价三征高句丽。虽然有两次大规模的战役都获得了胜利,但是由于年年作战,旷日持久,使国力消耗殆尽,百姓民不聊生,最终爆发了全国性的农民起义战争。这是导致隋朝短命的一个主要原因。当时唐太宗的朝臣便以此说为由,诤谏太宗,试图打消太宗征伐高句丽的念头。但是太宗却说:“辽东旧中国之有,自魏涉周,置之度外。隋氏出师者四,丧律而还,杀中国良善不可胜数。……朕长夜思之而辍寝。将为中国复子弟之仇!”(《旧唐书》)那么唐太宗这个理由有没有道理呢?他因为这个理由频繁征伐又是对是错呢?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为何隋炀帝不惜国本,倾全国之力也要征伐高句丽的原因。隋炀帝在位时曾对高句丽三次御驾亲征,每一次都是规模空前巨大。从大业七年(611年)起,炀帝刚刚巡游江都结束便开始为这次东征进行各项粮草军备,至大业二年(612年)二月,隋炀帝正式进军,第一次东征。军队总人数超过一百三十万。第二年正月,隋炀帝开始筹划第二次东征,投入兵力六十余万,但因杨玄感叛乱最终退兵。大业十年(614年)四月,隋炀帝第三次发动战争,此时出战的士兵几乎是前两次的总和。高句丽国王遣使请降,并将去年叛隋投奔高句丽的兵部侍郎斛斯政送还,炀帝见挽回两败之辱,且伤亡惨重,国内再无可调之兵,遂班师还朝,对高句丽的征伐到此告一段落。隋炀帝因为对高句丽用兵太甚,以至于全国各地爆发农民起义时,朝廷几乎没有强兵悍将可以抵抗了。那么隋炀帝为何要把军事重点全部放在高句丽呢?这不得不从隋朝的建立之初说起。隋朝是在南北朝的混乱与战争之中逐渐统一中国北方的,与隋朝作战的主要对手不是汉人军阀,而是千千万万的异族胡人。这些胡人侵入华夏中原地带长达150年,隋朝建立大一统帝国之初,与这些盘踞在华夏土地上的胡人进行了多年的战争,隋炀帝杨坚先后攻灭北齐和西魏鲜卑族拓跋部势力建立的政权,又向北进攻东突厥。开皇二年(582年),突厥沙钵略尽起本部兵十余万及所属四可汗兵共四十万人大举侵入长城,深入武威、天水、延安等地,掳掠人畜。杨坚深知这些突厥的游牧民族是汉族政权的最大敌人,他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与某些投降隋朝的异族政权结盟,共同对抗突厥。经过多年的战争,杨坚把五胡乱华时期残余的胡人赶往漠北以西的荒原,使他们彻底退出东亚势力范围。从此以后北方有了抵抗游牧民族的屏障。但是,这个时候由于隋朝的军事力量全部集中在了极北的游牧民族草原地区,辽东的契丹族和高句丽乘势崛起,多次袭扰隋朝边境,并且还收纳被隋朝赶走的突厥兵。隋朝建立之初,百废待兴。而高句丽不断发展壮大,他侵占了中国东北大片区域,又向内吞并了朝鲜半岛。此时的高句丽占领了辽东大部分地区,国力达到全盛。高句丽趁火打劫,联合契丹,土谷浑等周边强国,多次骚扰隋朝边境,不是劫掠就是攻占领土。隋朝还没有从五胡乱华的伤痕中恢复,便又一次面临大敌。当时在东北地区还存在还有百济、新罗、靺鞨等政权,它们多时臣服于大隋。在隋朝建立之初,高句丽为了消灭其他小国采取对隋朝臣服的政策,但随着隋朝的强大,高句丽逐渐感到恐惧。598年,高句丽王率靺鞨骑兵万余进攻辽西,被营州总管韦冲击退。隋文帝派大军30万,分水陆两路进攻高句丽,后因道路和天气的原因,粮草供应不上,同时高句丽王慑于隋军威,亦遣使谢罪,隋文帝不得已而罢兵。但是,这已经为之后隋炀帝发动对高句丽的大规模战争埋下伏笔了。隋炀帝曾命牛弘向高句丽使者传达其旨意:“朕以启民诚心奉国,故亲至其所,当往涿郡,尔还日,语高丽王知,宜早来朝,勿自疑惧,存育之礼,当同于启民。如或不朝,必将启民巡行彼土”。隋炀帝知道高句丽婴阳王暗中通突厥,并没有予以制裁,只是给以警告,让其尽为臣之礼节,按时朝觐,则既往不咎,与启民可汗一视同仁。但是,高句丽婴阳王阳奉阴违,表面上服从大隋,背地里却厉兵秣马,擅杀隋朝使臣。到了大业七年(611年),隋炀帝忍无可忍,对高丽的战争全面爆发。所以说,隋炀帝征伐高句丽的行动,绝对不是侵略好战之举,他上有父亲隋文帝的未完成之愿,下有中原汉族人民收复失土报仇雪恨的殷殷渴望。高句丽趁中原人民抵抗异族之机,频繁侵扰中国,对中国在东亚的势力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如果不灭,恐怕会有重蹈五胡乱华之覆辙。2、唐太宗征伐高句丽之举,实乃完成先民之遗愿虽然隋炀帝因为征伐高句丽致使国力空虚,但也成功抵抗了异族的入侵,虽然损失惨重,但却也有其积极的一面。以此论之,唐太宗之用兵高句丽,并非穷兵黩武之举,而是守卫国门之策。首先,大唐建国,统一天下之初,采取的政策与隋初都是极为相似的。大唐王朝仍然找准了他最棘手的敌人,就是北方突厥与周边各国。唐太宗早期开疆拓土,先后攻灭东突厥与薛延陀、高昌、龟兹、结纳吐蕃等国,消除了周边游牧民族的隐患。但是高句丽仍然是大唐王朝的心腹之患。高句丽不等同于一般的游牧民族势力,它在隋末唐初之时已经完成了国家的中央集权,并且不断攻打其周边小国,招降被中原人赶跑的各族异族士兵。在很多人看开,高句丽不过是一个蕞尔小国,根本不可能对大唐造成威胁。其实这种看法是极其错误的。高句丽早有称霸东亚之心,从它不断臣服隋朝和唐朝,又不断背叛和召集游牧民族残余势力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况且,隋文帝、隋炀帝这两代皇帝都曾倾国之力想要剿灭高句丽,但是均为获得尺寸之功。这足以说明高句丽的势力不容小觑。唐太宗自然是非常清楚这一点。唐太宗于645年御驾亲征高句丽,此时高句丽的渊盖苏文杀死高句丽荣留王后,立高宝藏为王并自封为“大莫离支”摄政。依附大唐的盟友新罗在渊盖苏文的进攻下独木难支,频频向大唐求援。645年唐军冲破高句丽的防线准备攻打其首都平壤,大功在即。不料在安市(今辽宁海城)受阻,再也无法前行。646年,唐与回纥击灭薛延陀后,又开始集结陆海部队准备在649年再一次大规模攻高句丽。这次战争一直延续到唐太宗的死亡。唐太宗于649年7月10日病死,临死遗诏不准撤兵,继续攻打。唐太宗虽然没能在有生之年灭掉高句丽,但是他把他的遗址继承给了他的儿子唐高宗。由于唐太宗的军事打击,高句丽国内也出现了破裂,国力难以支撑,最终唐高宗于668年彻底消灭高句丽。隋朝几度在高丽惨重失败,前后几十万中国将士殒命疆场。高句丽的国王将隋军阵亡将士的尸骨筑成了一座“京观”(古代战争中,胜者为了炫耀武功,收集敌人尸首,封土而成的高冢叫“京观”)这就激起了唐太宗为死去将士复仇,为国雪耻的愤慨。唐太宗自己就曾说:“朕长夜思之而辍寝。将为中国复子弟之仇!”隋朝两代皇帝都曾致力于攻打高句丽,收复辽东旧土。于是在唐太宗看来,消灭高句丽已经不单单是大唐王朝的事情了,而是整个民族都要负担起来并且传承下去的责任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公元645李世民亲征高句丽,当时带了十万兵马远征;就当时的主客观条件而言,这个规模是比较合适的。

第一,唐太宗是要收复失地 图片是左边西汉地图,右边是西晋地图(可点击放大) 图比较小,手头大图是纸质的……只好解说一下…… 辽东那里的高句丽我用蓝色圆圈圈出来了 西汉那张 绿色部分都是汉朝疆域,可以看出,高句丽所在地区,包括平壤在内,都

唐太宗李世民亲征高句丽所率领的军队并非只有六万,而是超过十万。

原因是,这场战事的持续时间长,耗费的人力物力巨大,最后却没有征服高句丽。 在贞观十九年的时候,唐太宗率领唐朝军队向辽东进军出发。在路上唐太宗就对人说,趁着现在国家部队精良的时候征服高句丽。 同年夏季,徐世绩带领军队攻打高句丽。营

对于李世民远征高句丽的军队规模,《旧唐书·太宗下》中记录的比较简单:“发天下甲士,召募十万,并趣平壤,以伐高丽。”即征调了10万人。

李世民攻打高句丽不能说打了败仗,但可以说是战略目标没有完成。高句丽是李世民的儿子, 即高宗李治在位期间被灭的。 唐自贞观四年(630年)征服东突厥之后,一跃而为东亚之共主。唐太宗李世民以高句丽据有的“辽东”(当时的“辽东”的概念略同于汉朝

在《资治通鉴·唐纪十三》中,则记录的比较清晰。当时唐军兵分水陆两路:

1,李世民不是独眼的.那是棒子的YY 2,唐太宗为什么要打高句丽 我国不同朝代都有异族侵略之患,只不过程度大小不同,那么在他们强大之前是否有必要把它掐死在萌芽状态呢 我相信这样一个原则,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没有绝对的公理和

水军的的统帅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时任刑部尚书的张亮,他作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率领江、淮、岭、峡等南方善于水战的精兵四万,再加上从长安、洛阳招募的精勇三千,乘坐五百艘战舰,由莱州(今山东烟台辖区内)走海路出发;

隋炀帝杨广是隋朝第二任皇帝,也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仁寿四年,杨广弑父篡位,并大肆杀戮对自己有威胁的兄弟子侄。自大业八年起,隋朝三次远征高句丽,期间动用了数百万的士卒,民夫,战争器械,财务无数。但因杨广过度干预军事,三次远征尽皆

陆军的统帅则是另一位凌烟阁功臣李世勣,他被任命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领步骑六万,以及数量不明的突厥等少数民族将士。据史书记载,右卫大将军阿史那思摩(又名李思摩)、将军契苾何力这两位突厥贵族首领都随军参战,并且都光荣的挂了彩。

当然,两军的总指挥是亲征的唐太宗李世民本人。不过,这十余万的规模看起来挺庞大,但面对当时的高句丽仍处于下风。

高句丽实力不容小觑

隋唐两朝之所以孜孜不倦的拿高句丽开刀,是因为这个藩属国已经成了中原王朝的潜在威胁。

首先,人口数量可观。据后来唐高宗时的统计数据,高句丽被灭后,境内共176座城池、人口69万多户;而在唐高宗继位时,唐朝的人口也只有380万户。

其次,作为中原数百年的藩属国,当时的高句丽既吸收了农耕文明,汉化程度极高。比如其首府平壤城也称长安城;其国人爱看书,最受欢迎的书籍是《五经》、《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等;“种田养蚕,略同中国”、“人税布五匹,谷五石”,具备了中原传过去的农耕与纺织技术;冶炼技术先进,“兵器与中国略同”,李世民在安市城外曾缴获全套铁甲超过万件。

其三,高句丽兼具了游牧渔猎民族的好斗性。他们每年举国练兵:“每春秋校猎,王亲临之”;最高执政官,并不是由高句丽王任免,而是由武力决定:“交替之日,或不相祗服,皆勒兵相攻,胜者为之。”相当的暴力直接;同时,高句丽民间用法严酷:“大体用法严峻,少有犯者,乃至路不拾遗”。

这也是当初隋炀帝首次亲征高句丽要征调百万大军的原因之一。

事实也证明,高句丽军队确实为数不少。当唐军夺下辽东、抵达安市城后,高句丽北部地区的统帅高延寿、高惠真率领十五万军队前来救援;再加上城内的守军,唐军在规模上确实处于下风。

主客观因素决定了唐军规模不可能太大

但李世民为啥不多带点军队?这是有两方面因素决定的。

其一,兵不在多而在于精,当时的唐军几乎年间对外作战,交战对手主要有突厥、薛延陀、吐谷浑、吐蕃,皆为战斗力强悍的游牧民族军队;但面对这些强敌,唐军仍占据优势,可见当时的中原军队有多么强大;

其二,客观的后勤困难。隋炀帝三次亲征高句丽,第一次大败,第二次因杨玄感内乱回撤,第三次*迫对方投降后班师,三次都没有完全达成战略目的。而就战斗力而言,当时的隋军并不比唐军差,问题就出在后勤上。由于军队规模太大,加上路途遥远、道路难行,隋军的粮草保障成了头号难题,还未到平壤,将士的口粮已空:“才行及中路,粮已将近”。而高句丽抓住这一点,采取坚守、消耗之策,让隋军吃尽苦头。

因此,李世民只征集10万人出征,也正是综合考虑了敌我双方情况基础上所做的决定。不过最终唐军仍旧面临了后勤问题。在占领辽东后,唐军抵达安市城外,并且以少胜多、大败前来救援的十五万高句丽军队,斩首2万、俘虏3.6万,敌军统帅高延寿、高惠真投降。但其后唐军围攻安市城两个月未下,考虑到后勤逐渐吃紧,李世民下令班师:

上以辽左早寒,草枯水冻,士马难久留,且粮食将尽,癸未,敕班师。

此战唐军战损近2000人,战马死亡约八成,斩首敌军4万、俘获人口7万。看起来收益率挺高,但对于当时横行天下的李世民而言,内心并不满意,甚至叹息:“要是魏征还活着,肯定不会让我打这一仗。”

后来,唐朝仍继续对高句丽用兵,但改成了以小股军力进行持续压制的方式。经过多年的不间断打压,公元668年,李世勣攻下平壤城,标志着高句丽灭亡,东北地区的潜在威胁被彻底铲除。

  是六bai军,古代一军为12500人,du六军为75000。  公元zhi645年(贞观十九年)二dao月,唐太宗以高句内丽摄政弑主虐民为容由,亲率六军,从洛阳北进,率兵攻打高句丽。但东渡辽水以后,由桥丛于遭到高句丽的顽强抵抗,唐军在安巿城(今辽宁海城南芦消判营城子)久攻不克,加之气候转冷,草枯水冻,粮草不继,陪改兵马难以久留,只得下诏班师。在这之后,唐太宗对高句丽的进攻仅维持在一些小规模的突袭,十七万节 出征军队数量及地域来源 一、发兵概况 关于唐太宗亲征高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337373639丽的发兵情况,史料中有较多记载。《旧唐书》载: (贞观十八年)十一月壬寅,车驾至洛阳宫。庚子,命太子詹事、英国公桐皮李绩为辽东道行军总管,出柳城,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副之;刑部尚书、勋国公张亮为平壤道行军总管,以舟师出莱州,左领军常何、泸州都督左难当副之。发天下甲士,招募十万,并趣平壤,以伐高丽。[7]…… 十九年春二月庚戌,上亲统六军发洛阳。[8]…… (贞观)十九年,命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领将军常何等率江、淮、岭、峡劲卒四万,战船五百艘,自莱州泛海趣平壤;又以特进英国公李绩为行军大总管,礼部尚书江夏王李道宗为副,领将军张士贵等率步骑六万趣辽东;两军合势,太宗亲御六军以会之。[9] 《新唐书》载: (十八年)七月甲午,营州都督张俭率幽、营兵及契丹、奚以伐高丽。[10]…… (十一月)甲午,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李世绩、马周[11]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十六总管兵以伐高丽。[12]…… 十九年二年庚戌,(上)如洛阳宫,以伐高丽。[13]…… 帝幸洛阳,仍以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常何、左难当副之,冉仁德、刘英行、张文干、庞孝泰、程名振为总管,帅江、吴、京、洛募兵凡四万,吴船五百,泛海趣平壤。以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江夏王李道宗副之,张士贵、张俭、执失思力、契苾何力、阿史那弥射、姜德本、麴智盛、吴黑闼隶之,帅骑士六万趣辽东。[14] 《资治通鉴》载: (贞观十八年三月)甲午,下诏遣营州都督张俭等率幽、营等二都督兵及契丹、奚、靺鞨先击辽东以观其势。[15]…… (贞观十八年冬十月)甲午,以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帅江、淮、岭、峡兵四万,长安、洛阳募士三千,战舰五百艘,自莱州泛海趣平壤;又以太子詹事、左卫率李世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帅步骑六万及兰、河二州降胡趣辽东,两军合势并进。[16]…… (贞观十九年二月)庚戌,上自将诸军发洛阳。[17] 《全唐文》载: 宜令营州都督张俭守左宗卫率高履行等,率幽营二都督府兵马,及契丹奚靺鞨,往辽东问罪。[18]…… 可先遣使持节辽东道行军大总管英国公李绩,副总管江夏郡王道宗,士马如云,长驱辽左,奋夷岳之威,屠豕蛇于险渎,乘建瓴之势,斩鲸鲵于镂方,行军总管执失思力,行军总管契苾何力,率其种落,随机进讨,契丹方樱薯长于勾折奚方长苏支燕州刺史李元正,各率其众,绝其走伏。使持节平壤道总管张亮副总管常何总管左难当等,舟楫相继,直指平壤。新罗王金善德,倾其城邑,竭其府藏,荷不赀之泽,复累叶之仇,出乐浪而冲腹心,临沃沮而荡巢穴。百济王扶馀义慈,早著丹款,深识时机,弃历稔之私交,赞顺动之公战赢粮蓄锐,惟命是从。凡此诸军,万里齐举,顿天罗于海浦,横地网于辽阳,朕然后经涂白狼之右,亲巡元菟之城,执鼖鼓而戒六军,载太常而麾八阵。[19] 由此得知,此次出征的军队主要有: 1. 李(世)绩、李道宗所率六万步骑及降胡; 2. 张亮所率四万水军及三千募士; 3. 唐太宗所率军队。 另外,还有张俭所率先遣军,以及燕州局颂差刺史李元正所率部兵和契丹、奚、靺鞨番兵。由于此部分军队数量较少,行军路线也很短,且契丹、奚、靺鞨番兵又不直接受唐军统领,史料在后来战争中对其记载不多,因此后文中不对这部分军队作重点叙述。 从以上史料提供的数据来看,唐军此次征高丽的数量可确定在十万以上。《新唐书》提供了这样的资料:“始行,士十万,万驱,逮还,物故裁千余,马死十八。船师七万,物故亦数百。”[20] 在《唐会要》中,也提供了这样的史料:“初入辽也,将十万人,各有八驮,两军战马四万匹。及还,死者一千二百人,八驮及战马死者十七八。张亮水军七万人,沉海溺死者数百人。”[21]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