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出自何处?作何解释?

【译文】 孔子说:“看他的所做所为,考查他的经历,观察他的兴趣。这个人还能够隐瞒什么呢? 这个人还能够隐瞒什么呢?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论语为政篇一十章)] (一) 「视其所以。」视其所以,就是看此人平常所作之事。这是从近处看。只看眼前之事,尚不足以了解此人。 「观其所由」所由,是前日所行事。即是观非常之事。这也可以说,从远处看此人如何办事。亦即由过去的特别事迹,进一步认识此人。 「察其所安。」就前述所视所观之事而言,详察其办完事情之后,他的表情如何,以明其本意。」 「视,直视也。观,广瞻也。察,沉吟用心忖度之也。即日所用易见,故云视。而从来经历处,此即为难,故言观。情性所安,最为深隐,故云察也。」 「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廋,是隐藏之义。知人很难,但用以上的方法,即由其人各种事迹去观察,便能知道他是何种人,是君子,是小人,皆能显然,他何能隐匿其实情。

“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这句话反映了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则。 出自: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论语为政

这句话出自《论2113语·为政第二》5261 ,意思是看他4102的动机、目的;看他的来源,整个1653行动的经过;再看看他平常作人是安于什么?1、原文节选如下: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2、释义:孔子说(要了解一个人)应看他言行的动机,观察他所走的道路,考察他要干什么,这样,这个人怎么能隐藏得了呢?这个人怎么能隐藏得了呢?”3、出处:孔子在这里讲的是观察人的道理。怎样考察一个人的品行、才干、能力?孔子说要“视其所以”,看他的动机、目的;“观其所由”,看他的来源,整个行动的经过;“察其所安”,再看看他平常作人是安于什么?孔子以这三点观察人,所以他说:“人焉廋哉?人焉廋哉?”这个“廋”是藏匿的意思。以“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三个要点去观察人,就没什么可藏匿的了。看任何一个人作人处世,他的目的何在?他的做法怎样?(前者属思想方面,后面属行为方面)另外再看他平常的涵养,他安于什么?是安于逸乐,还是安于贫困,安于平淡。学问最难是平淡,安于平淡的人,什么事业都可以做。因为他不会被事业所困扰。孔子曾经说过:“人有五仪,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圣人、有贤者,只有能够鉴别这五类人,才可算得上真正掌握了治人之道。”如何鉴别呢?孔子认为就是要掌握上面这三个知人励品的要点。简单地看,这三点似乎平常,其实这三点涵盖着对一个人行为动机、目的,行为的整个过程,以及这个人平常的业余爱好、兴趣、涵养整体的观察,即既要重视从显性的行为,又要从隐性的思想,“全方位”地考察一个人,方能把一个人看清看透。3、作品简介:《论语》由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编写而成,至汉代成书。主要记录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较为集中地反映了孔子的思想,是儒家学派的经典著作之一。以语录体为主,叙事体为辅,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伦理思想、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与《大学》《中庸》《孟子》并称“四书”,与《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等“五经”,总称“四书五经”。全书共20篇、492章,首创 “语录体” 。是中国现传扬并学习的古代著作之一。《论语》在古代有3个版本,包括《古论》《鲁论》和《齐论》。现在通行的《论语》是由《鲁论》和《古论》整理形成的版本,而《齐论》则在汉魏时期失传,出自:《论语·为政篇2113》5261释义:(要了解一个人),应看他言行的4102动机,观察他所走的道路1653,考察他安心干什么。作者: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全句: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释义:要观察他因何去做这一事,再观察他如何去做,再观察他做此事时的心情如何,安或不安.如此观察,那人再向何处去藏匿呀?!扩展资料:评析如何识人,历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孔子在这里讲的不是一般的识人的问题,而是如何判断其人是不是‘君子’的问题。这就把问题范围缩小了,而且孔子培养是君子,是不是君子,不能空口说白话,总得有几个方面。因此这一段话是阐述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君子的方法。参考资料:百度百科-论语·为政本回答被网友采纳,出自论语 观看他的作为,考察他的经历,了解他安于什么,子曰:视,其所以2113;观,其所由;察,其所安5261。人焉廋哉4102?人焉廋哉?本章讨论的就是显示出1653不同位次的现实个体之“患”所依据的“不患”,而本章类此而对人的个体之“不患”进行的分类研究,得出一个“视、观、察”的个体“不患”结构详解:孔子,中央情报局、克格勃的先驱?通常的解释,不免有此疑问。腐儒们“我本位”逻辑,在此有了最明目张胆的表演。这类解释的唯一现实假设就是:从“我本位”出发,人只有两类,符合“我”的和不符合“我”的,前者是朋友,后者是敌人。通常解释中的观察、看、了解等,都是从“我本位”出发的,最后的所谓无处藏匿,其实就是对应这样一个命题:无论任何人,在“我本位”下,都可以把他分类,没有一个人可以逃掉。那么,在这种的逻辑下,人的世界这样构成了:每个人都以“我”为本位对其他人进行如此的分类,人的世界就在这相互的分类中分裂。从此,人类社会就成了这样一个“鸡鸭鹅兔”集中营,人人以所谓的“视、观、察”扒光别人又被别人扒光。然后,一切低俗行为等等游戏就此展开,腐儒把这章安排在“为政”一篇里,他们心目中的政治就是各种低俗把戏,两千多年来的政治也因此被他们塑造成各种低俗把戏,这就是诸如上述类似解释所自我塑造的历史。这种腐儒所腐败的解释渗透到历史的每一角落,如此政治构成了自我复制的传染过程,成为社会结构任一部分的非先验性先验基础。其实,本章根本无关于两千多年来腐儒的“我本位”胡扯,由此产生的“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断句也是完全错误的,正确的断句应该是“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其”,指的是任何个体的人,即“天地人”结构中“人”的个体化现实存在。现实,必有其“患”,而其“患”是以“不患”而位次的,“人”的个体体化现实存在亦然。其中,“以”,凭借;“由”,遵从;“安”,安置;“廋”,隈曲(意思是山水弯曲处)。本章讨论的就是显示出不同位次的现实个体之“患”所依据的“不患”。必须指出的是,这现实个体之“不患”在“天地人”结构就是其“患”。并没有任何绝对的“不患”,这在前面关于“患”与“不患”的论述中早有说明。站在现实个体的自我系统中,其“不患”结构是无法考察的,因为在那里,“不患”是一切依据的依据,也是其结构考察的依据,任何的考察都是同语反复,就像在欧几里德几何公理系统内用三角型内角之和180度与平行线的唯一性之间的互证一样。但站在“天地人”结构中,现实个体之“不患”成其“患”,因此就有其位次,考察其内部结构就成了可能,就像可以站在欧氏几何、罗氏几何、黎曼几何之外去考察它们各自的公理化结构,用三角型内角之和进行相应分类研究。而本章类此而对人的个体之“不患”进行的分类研究,得出一个“视、观、察”的个体“不患”结构,所以孔子才有了“人焉廋哉?人焉廋哉?”的感叹,用一个通俗的说法,就是“人不过如此”,就像在公理化的视角下,“三角型内角之和180度”之公设不再神秘,不过如此而已。两千多年后,西学中出现了康德,对人类的先天能力(站在《论语》的话语系统中,就是上面所说的个体“不患”)进行了彻底的研究,写出了近现代哲学历史最重要的三大批判,成为近现代哲学最重要的源头,从此,哲学的研究没人能绕开康德,而《论语》本章,也就是孔子的三大批判,其意义和康德是一样的,必须与之对照才能更深刻地理解。不知其“不患”,又焉知其“患”?不知其“患”,焉能不患?康德,把人类的认识能力分为低级的认识能力“感性”与高级的认识能力“理性”,感性是认识的开始,是认识不可超越的范围,是高级认识的对象和质料。高级认识能力分为知性、判断力和理性,经验并不是感性的直接结果,而是知性综合感性材料后的结果。例如科学研究的所谓自然界,甚至每一个个体的人,这些经验、认识对象,并不是感性所把握的,而是知性作用的结果。判断力,更准确的是规定性的判断力,是应用知性的先天法律形成经验、认识对象的能力。而理性,就是把知性的先天法律尽可能扩展的能力,一般这种能力的极限就是产生绝对的主观理念,例如上帝、世界、灵魂等。但这种能力一旦把理性自我扩展到把制造的理念幻想当成有实有,就会产生各种谬误,例如灵魂不灭、上帝存在等。因此必须限制理性的应用范围,但这种限制,反而是人摆脱自然必然性的实践前提。人的理性实践,其前提就是意志(人的高级欲望能力)的自由,而这才使得道德成为可能。但理性的实践前提,在康德那里是不能应用在实有之上,它只涉及“应有”而不是“实有”。知性与理性之间,如果单纯是规定性的判断力所连接,那人就成了一个必然性的机器,意志的自由就成为不可能,理性的实践也不可能。康德就此显发了“反思判断力”,使得意志自由与知性的必然有了协调的可能,人首先在艺术上创造出一种自然与道德、必然与自由的统一,而康德又把这延伸到世界从必然到自由的可能。其后,列宁主义所延伸的运动,将这付诸实践,成为人类社会在康德思维范式中对必然向自由的可能进行的一次行为艺术。当然,这和马克思毫无关系。有了康德的比较,孔子的三大批判就有了明晰的可能。“视”,人与认识对象之间的看,相当于感性以及康德规定性判断力所连接的知性与理性所构成的高级人类认识能力,也就是人类所有的认识能力;“观”,看法,相当于“反思判断力”所连接的自由意志;“察”,当下的直“观”,是自由意志的当下实践。“视,其所以”,认识能力是人所凭借的;(人凭借认识的能力)“观,其所由”,自由意志是人所遵从的;(遵从自由的意识)“察,其所安”,自由意志的当下实践是人所安置的最终归依。(自由意识为前提的当下实践是最终的选择)孔子比康德高明的是,他和马克思一样,不会去假设一条从必然到自由的艺术之路,你本自由,何必自由?列宁主义是康德艺术之路的必然延伸,而和马克思无关,和孔子的“圣人之道”更无关。白话直译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孔子说:认识能力,人的凭借;自由意志,人的遵从;当下直“观”,即自由意志的当下实践,人的归依。人,哪里有隈曲啊?人,哪里有隈曲啊?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