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如今农村还有媒婆说亲吗?

意思是快速飞驰的时光,使人迅速变老,追赶着少年的时光,也催促着少年快点勤奋工作。出处:出自元末戏曲作家高明创作的一部南戏《琵琶记》中的第六出《丞相教女》。《琵琶记》是元末戏曲作家高明创作的一部南戏,是中国古代戏曲中的一部经典名著,被誉为“传奇之祖”。全剧共四十二出,叙写汉代书生蔡伯喈与赵五娘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全剧典雅,完整,生动,浓郁,显示了文人的细腻目光和酣畅手法,是高度发达的中国抒情文学与戏剧艺术的结合。原文节选:〔末〕除非状元方可问姻亲。〔净〕甘吃打十七八下黄荆杖。〔丑〕那些个成与不成吃百瓶。〔末、净、丑下。外〕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趱少年。自家没了夫人,只有一个女儿,如今不觉长成,未曾问亲。只一件,我的女孩儿性格温柔,是事实会,若将他嫁个膏梁子弟,怕坏了他;只将他嫁个读书君子,成就他做个贤妇,多少是好。我这几日不在家,适听得那使唤的,每日都在后花园中闲耍,这是我的女孩儿不拘束他。古人云:“欲治其国,先齐其家。不免唤出女孩儿和老姥姥、惜春过来,好生训诲他一番。〔贴带净丑上〕【花心动】幽阁深沉,问佳人:为何懒添眉黛?绣线日长,图史春闲,谁解屡傍妆台?绛罗深护奇葩小,不许蜂迷蝶猜。〔净丑〕笑琐窗,多少玉人无赖。〔外〕孩儿,妇人之德,不出闺门。你如今长成了,方才有媒婆来与你议亲,今日是我的孩儿,异日做他人的媳妇。我这几日不在家,你却放老姥姥、惜春每都到后花园中闲耍,不习女工,是何道理?我想起来,都是你不拘束他。倘或做出歹事来,可不把你名儿污了?〔贴〕谢得爹爹教道,孩儿从今自拘束他。〔外怒介〕老姥姥你年纪大矣,你做管家婆,倒哄着女使每闲耍,是何所为!〔净〕不干老身事,都是惜春小丫头。〔丑〕不干惜春事,都是老姥姥。〔外〕这两个贱人尚自相推,都拿下打。〔贴跪禀介〕爹爹息怒。〔外〕你且起来。扩展资料:创作背景书生发迹变泰后负心弃妻的现象,与宋代科举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科举制度规定,不论门第出身,只要考试中式,即可为官。这为寒士发迹提供了一条捷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便是这种情况的写照。书生初入仕途,需要寻找靠山,权门豪贵也需要拉拢新进以扩充势力。联姻便成了他们利益结合的手段。而当书生攀上高枝,抛弃糟糠之妻时,便与原来的家庭以及市民阶层报恩的观念,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导致一幕幕家庭和道德的悲剧。市民大众厌恶书生这种薄幸的行为,不惜口诛笔伐,这就是宋代民间伎艺产生大量谴责婚变作品的原因。宋代婚变故事一般都把矛头指向书生,是因为当时他们不仅有着优渥的社会地位,而且作为知书达礼的道德传承者,肩负着社会的责任。地位和行为的反差,自然使他们成为人民大众特别是市民阶层谴责的主要目标。在元代,社会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书生的处境,从天上跌到地下。元代科举一度中断达七十馀年,终元之世,考试制度时兴时辍。这使许多士人失去进身之阶,社会地位急遽下降,以至出现“九儒十丐”的说法。与此相联系,谴责书生负心婚变的悲剧作品,逐渐失去了现实的针对性。地位低下的书生,反成了同情的对象。所以元代戏曲里的书生形象,或是平庸怯懦,或是迂阔拘谨,尽管多半缺乏光彩,但很少作为被鞭挞的对象。到元代后期,人们对地位得不到改善的书生愈加怜惜,正面歌颂书生志诚的作品渐渐成为戏曲的主流。高明的《琵琶记》,以同情宽恕的态度,刻划蔡伯喈的形象,正体现了当时的社会情态。作者简介高明,字则诚,号菜根道人,今浙江瑞安人。他的生年约在1305年前后。他的卒年有元末说和明初说两种说法。持元末说者,认为卒于1359年。持明初说者,认为卒于朱元璋开国以后。高明四十岁左右中了进士,在杭州等地作过小官。后来隐居在宁波城东的栎社镇,《琵琶记》就是在这一时期写成的。他的剧作除《琵琶记》外,还有《闵子骞单衣记》,已佚。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琵琶记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郭德纲《玉蟾蜍》~~求结局

孺人想着外甥女儿虽然傍着兄嫂居住,未曾许聘人家,一日与媒婆每说起素梅亲事,媒婆每道:“若只托着杨大官人出名,说把妹子许人,未必人家动火。须得说是老孺人的亲外甥,就在孺人家里接茶出嫁的,方有...

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趱少年。什么意思??

你如今长成了,方才有媒婆来与你议亲,今日是我的孩儿,异日做他人的媳妇。我这几日不在家,你却放老姥姥、惜春每都到后花园中闲耍,不习女工,是何道理?我想起来,都是你不拘束他。倘或做出歹事来,可不...

越剧 碧玉簪的歌词

当初是贱人设计陷害你,如今是水落石出已明冤。那媒婆下狱文友死,我是真心悔过赎前愆。啊!夫人啊!过去之事休再提,请夫人快受官诰接凤冠。李秀英:你不要多言多语多相劝,害得我多思多想多心酸。怪爹娘...

海南定安县有什么习俗或者习惯么

据说,该习俗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如今仍被相当一部分定城人恪守。每到这一天,人们会不串门不拜年,全家人团聚在一起吃菜包饭。加入多种食材炒制的米饭,拿生菜叶包住用手拢着吃,有拢住家财不流失之寓意。...

戏剧中的角色各是干什么的

生(男性):小生、老生2113、5261武生、娃娃生 旦(女性):正旦(青衣)、花旦4102、武旦、老旦、彩旦、闺门旦1653 净(男性花脸):架子花脸、铜锤花脸、二花脸 丑(丑角):文丑、武丑、三...

郭德纲玉蟾蜍 第五回 目前网上没有,当时也是在网上听了四回,音频第五回一直没找到,没有结局。大家可以直接看原小说结局~蓦地鱼舟惊比目,霎时樵斧破连枝。素梅自与龙香回去不题。且说凤生被那不做美的窦大,窦二不由分说拉夫吃了半夜的酒。凤生真是热地上蜒蚰,一时也安不得身子。一声求罢,就被窦二大碗价罚来。凤生虽是心里不愿,待推去时,又恐怕他们看出破绽,只得勉强发兴,指望早些散场。谁知这些少年心性,吃到兴头上,越吃越狂,那里肯住?凤生真是没天得叫。直等东方发白,大家酩酊吃不得了,方才歇手。凤生终是留心,不至大醉。带了些酒意,别了二窦。一步恨不得做十步,踉跄归来。到得园中,只见房门大开,急急走近叫道:“小姐!小姐!那见个人影?想着昨宵在此,今不得见了,不觉的趁着酒兴,敲台拍凳,气得泪点如珠的下来,骂道:“天杀的窦家兄弟坑杀了我!千难万难,到得今日才得成就,未曾到手,平白地搅开了。而今不知又要费多少心机,方得圆成。只怕着了这惊,不肯再来了,如何是好?闷闷不乐,倒在床上,一觉睡到日沉西,方起得来,急急走到园东墙边一看,但见楼窗紧闭,不见人踪。推推角门,又是关紧了的。没处问个消息,怏怏而回,且在书房纳闷不题。且说那杨素梅归到自己房中,心里还是恍惚不宁的,对龙香道:“今后切须戒着,不可如此!龙香道:“姐姐只怕戒不定。素梅道:“且看我狠性子戒起来。龙香道:“到得戒时已是迟了。素梅道:“怎见得迟?龙香道:“身子已破了。素梅道:“那里有此事!你才转得身,他们就打将进来。说话也不曾说得一句,那有别事?龙香道:“既如此,那人怎肯放下?定然想杀了,极不也害个风癫,可不是我们的阴骘?还须今夜再走一道的是。素梅道:“今夜若去,你住在外面,一边等我,一边看人,方不误事。龙香冷笑了一声,素梅道:“你笑甚么来?龙香道:“我笑姐姐好个狠性子,着实戒得定。两个正要商量晚间再去赴期,不想里面兄嫂处走出一个丫鬟来,报道:“冯老孺人来了。元来素梅有个外婆,嫁在冯家,住在钱塘门里。虽没了丈夫,家事颇厚,开个典当铺在门前。人人晓得他是个富室,那些三姑六婆没一个不来奉承他的他只有一女,嫁与杨家,就是素梅的母亲,早年夫妇双亡了。孺人想着外甥女儿虽然傍着兄嫂居住,未曾许聘人家,一日与媒婆每说起素梅亲事,媒婆每道:“若只托着杨大官人出名,说把妹子许人,未必人家动火。须得说是老孺人的亲外甥,就在孺人家里接茶出嫁的,方有门当户对的来。孺人道是说得有理,亦且外甥女儿年纪长大,也要收拾他身畔来,故此自己抬了轿,又叫了一乘空轿,一直到杨家,要接素梅家去。素梅接着外婆,孺人把前意说了一遍。素梅暗地吃了一惊,推托道:“既然要去,外婆先请回,等甥女收拾两日就来。孺人道:“有甚么收拾?我在此等了你去。龙香便道:“也要拣个日子。孺人道:“我拣了来的,今日正是个黄道吉日,就此去罢。素梅暗暗地叫苦,私对龙香道:“怎生发付那人?“龙香道:“总是老孺人守着在此,便再迟两日去,也会他不得了。不如且依着了,等龙香自去回他消息,再寻机会罢。素梅只得怀着不快,跟着孺人去了。所以这日凤生去望楼上,再不得见面。直到外边去打听,才晓得是外婆家接了去了。跌足叹恨,悔之无及。又不知几时才得回家,再得相会。正在不快之际,只见舅舅金三员外家金旺来接他回家去,要商量上京会试之事。说道:“园中一应书箱行李,多收拾了家来,不必再到此了。凤生口里不说,心下思量道:“谁想当面一番错过,便如此你东我西,料想那还有再会的日子?只是他十分的好情,教我怎生放得不?一边收拾,望着东墙只管落下泪来。却是没奈何,只得匆匆出门,到得金三员外家里,员外早已收拾盘缠,是件停当。吃了饯行酒,送他登程,叫金旺跟着,一路伏侍去了。员外闲在家里,偶然一个牙婆走来卖珠翠,说起钱塘门里冯家有个女儿,才貌双全,尚未许人。员外叫讨了他八字来,与外甥合一合看。那看命的看得是一对上好到头夫妻,夫荣妻员,并无冲犯。员外大喜,即央人去说合。那冯孺人见说是金三员外,晓得他本处财主,叫人通知了外甥杨大官人,当下许了。择了吉日,下了聘定,欢天喜地。谁知杨素梅心里只想着凤生,见说许下了甚么金家,好生不快,又不好说得出来,对着龙香只是啼哭,龙香宽解道:“姻缘分定,想当日若有缘法,早已成事了。如此对面错过,毕竟不是对头。亏得还好,若是那一夜有些长短了,而今又许了一家,却怎么处?素梅道:“说那里话!我当初虽不与他沾身,也曾亲热一番,心已相许。我如今痴想还与他有相会日子,权且忍耐。若要我另嫁别人,临期无奈,只得寻个自尽,报答他那一点情分便了,怎生撇得他下?龙香道:“姐姐一片好心固然如此,只是而今怎能勾再与他相会?素梅道:“他如今料想在京会试。倘若姻缘未断,得登金榜,他必然归来寻访着我。那时我辞了外婆,回到家中,好歹设法得相见一番。那时他身荣贵,就是婚姻之事,或者还可挽回万一。不然,我与他一言面诀,死亦瞑目了。龙香道:“姐姐也见得是,且耐心着,不要烦烦恼恼,与别人看破了,生出议论来。不说两个唧哝,且说凤生到京,一举成名,做了三甲进土,选了福建福州府推官。心里想道:“我如今便道还家,央媒议亲,易如反掌。这姻缘仍在,诚为可喜,进土不足言也!正要打点起程,金员外家里有人到京来,说道:“家中已聘下了夫人,只等官人荣归毕姻。凤生吃了一惊,道:“怎么,聘下了甚么夫人?金家人道:“钱塘门里冯家小姐,见说才貌双全的。凤生变了脸道:“你家员外,好没要紧!那知我的就里?连忙就聘做甚么?金家人与金旺多疑怪道:“这是老员外好意,官人为何反怪将起来?凤生道:“你们不晓得,不要多管!自此心中反添上一番愁绪起来。正是:姻事虽成心事违,新人欢喜旧人啼。几回暗里添惆怅,说与旁人那得知?凤生心中闷闷,且待到家再作区处,一面京中自起身,一面打发金家人先回报知,择日到家。这里金员外晓得外甥归来快了,定了成婚吉日,先到冯家下那袍段钗环请期的大礼。他把一个白玉蟾蜍做压钗物事。这蟾蜍是一对,前日把一个送外甥了,今日又替他行礼,做了个囫囵人情,教媒婆送到冯家去,说:“金家郎金榜题名,不日归娶,已起程书到了。那冯老孺人好不喜欢。旁边亲亲眷眷看的人那一个不喷喷称叹道:“素梅姐姐生得标致,有此等在福!多来与素梅叫喜。谁知素梅心怀鬼胎,只是长吁短叹,好生愁闷,默默归房去了。只见龙香走来道:“姐姐,你看见适才的礼物么?素梅道:“有甚心情去看他!龙香道:“一件天大侥幸的事,好叫姐姐得知。龙香听得外边人说,那中进土聘姐姐的那个人,虽然姓金,却是金家外甥。我前日记得凤官人也曾说甚么金家舅舅,只怕那个人就是凤官人,也不可知。素梅道:“那有此事!龙香道:“适才礼物里边,有一件压钗的东西,也是一个玉蟾蜍,与前日凤官人与姐姐的一模二样。若不是他家,怎生有这般一对?素梅道:“而今玉蟾蜍在那里?设法来看一看。龙香道:“我方才见有些跷蹊,推说姐姐要看,拿将来了。袖里取出,递与素梅看了一会,果象是一般的;再把自家的在臂上解下来,并一并看,分毫不差。想着前日的情,不觉掉下泪来,道:“若果如此,真是姻缘不断。古来破镜重圆,钗分再合,信有其事了。只是凤郎得中,自然说是凤家下礼,如何只说金家?这里边有些不明。怎生探得一个实消息,果然是了便好。龙香道:“是便怎么?不是便怎么?素梅道:“是他了,万千欢喜,不必说起。若不是他,我前日说过的,临到迎娶,自溢而死!龙香道:“龙香到有个计较在此。素梅道:“怎的计较?龙香道:“少不得迎亲之日,媒婆先回话。那时龙香妆做了媒婆的女儿,随了他去。看得果是那人,即忙回来说知就是。素梅道:“如此甚好。但愿得就是他,这场喜比天还大。龙香道:“我也巴不得如此。看来像是有些光景的。两人商量已定。过了两日,凤生到了金家了。那时冯老孺人已依着金三员外所定日子成亲,先叫媒婆去回话,请来迎娶。龙香知道,赶到路上来对媒婆说:“我也要去看一看新郎。有人问时,只说是你的女儿,带了来的。媒婆道:“这等折杀了老身,同去走走就是。只有一件事要问姐姐。龙香道:“甚事?媒婆道:“你家姐姐天大喜事临身,过门去就做夫人了,如何不见喜欢?口里唧唧哝哝,到像十分不快活的,这怎么说?龙香道:“你不知道,我姐姐自小立愿,要自家拣个象意姐夫。而今是老孺人做主,不管他肯不肯,许了他,不知新郎好歹,放心不下,故此不快活。媒婆道:“新郎是做官的了,有甚么不好?龙香道:“夫妻面上,只要人好,做官有甚么用处?老娘晓得这做官的姓甚么?媒婆道:“姓金了,还不知道?“龙香道:“闻说是金员外的外甥,元不姓金,可知道姓甚么?媒婆道:“是便是外甥,而今外边人只叫他金爷。他的姓,姓得有些异样的,不好记,我忘记了。龙香道:“可是姓凤?媒婆想了一想,点头道:“正是这个什么怪姓。龙香心里暗暗欢喜,已有几分是了。一路行来,已到了金家门首。龙香对媒婆道:“老姐你先进去,我在门外张一张罢。媒婆道:“正是。媒婆进去见了凤生,回复今日迎亲之事。正在问答之际,龙香门外一看,看得果然是了,不觉手舞足蹈起来,嘻嘻的道:“造化!造化!龙香也有意要他看见,把身子全然露着,早已被门里面看见了。凤生问媒婆道:“外面那个随着你来?媒婆道:“是老媳妇的女儿。凤生一眼瞅去,疑是龙香。便叫媒婆去里面茶饭,自己踱出来看,果然是龙香了。凤生忙道:“甚风吹你到此?你姐姐在那里?龙香道:“凤官人还问我姐姐,你只打点迎亲罢了。凤生道:“龙香姐,小生自那日惊散之后,有一刻不想你姐姐,也叫我天诛地灭!怎奈是这日一去,彼此分散,无路可通。侥幸往京得中,正要归来央媒寻访,不想舅舅又先定下了这冯家。而今推却不得,没奈何了,岂我情愿?“龙香故意道:“而今不情愿,也说不得了。只辜负了我家姐姐一片好情,至今还是泪汪汪的。凤生也拭泪道:“待小生过了今日之事,再怎么约得你家姐姐一会面,讲得一番,心事明白,死也甘心!而今..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