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红楼梦》中焦大年轻时为贾府立下大功,却为什么沦落到人人都不待见的地步?

焦大是《红楼梦》宁府的一个下人。他不是普通老奴,他可以说是贾家这三四辈子荣华的功臣。

当年贾家太爷跟随皇上争战沙场,几乎死在战场。是焦大把主子从死人堆里背起出,讨出水给主子喝,自己喝马溺。有了焦大的忠贞和照顾,贾老太爷得以加官进爵让后代享受起荣华富贵来。焦大对贾家的这份恩,可以说是贾家的再生父母。

我们认识焦大是宝玉会秦钟那一回。焦大被派去送秦钟回家,他喝醉了觉得黑灯半夜去送人不是好差事,于是骂上了。

那焦大又恃贾珍不在家,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 公道,欺软怕硬!有好差使派了别人,这样黑更半夜送人就派我,没良心的忘八羔 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起一只腿,比你的头还高些。二十年头里的焦 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把子的杂种们!”

当着凤姐宝玉的面,焦大这一通骂让尤氏和贾蓉很没有面子。谁想到焦大越发骂得没了边,

“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 和焦大挺腰子呢。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作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 生挣下这个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 再说别的,咱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最后,焦大被塞了一嘴马粪捆了起来,后来这个角色再也没有出现。大概真如凤姐所言,被远远的打发到庄子上去了。

一个有功之臣怎么就落到这步田地?

一 焦大居功自傲

焦大从死人堆里救出主子,这不是普通的功劳这应该是载入贾家史册的。从上面他几句话来看,这份功劳府上大小主子都清清楚楚,一定是说了多少年。

普通人难得有如此大功劳,但是再大原功劳也不能天天说。主子性再好也有厌倦的时候。老太爷在时,人人会看老太爷的面子。没了老太爷就没有人给他面子了。

他没有趁老太爷在时为自己争取些资源,一可能是他能力有限做不了其它重要差事。二可能做出过什么重大错事,因曾经有大功没有处罚他所以这样的年纪还在府上当差,却没有告老。

二 焦大情商不高

荣府赖嬷嬷是奴才当中的顶尖人物。尽管她和孩子已经到了能和主子们平起平坐,坐而论道的程度,但是她在老太太、王夫人甚至凤姐这些小辈面前,依然做小伏低时刻不忘自己奴才的身份。

弄不错的自己的身份,赖嬷嬷反而获得了更多尊重。回看焦大,瞧不上贾珍,直接喊蓉哥,完全不把年轻主子们放在眼里,你再是功臣也不能忘自己是谁。

这样便明白为什么几十年了,他依然是个需要晚上出去工作的低级奴才。

二 老太爷可能有安排

如前所述,焦大的性子老太爷忍了。他又或许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于是留下性命没有撵出去,不过被下放到底层做些粗活。

三 宁府管理存在问题

宁府和荣府祖上虽是两兄弟的宅子,多少年下来,两府差距有些大。荣府有老太太坐阵,贾政又极爱读书,所以府上还是积极向上的。荣府除主子之前,中间管家各司其职整个府上有条不紊。而宁府,贾敬出家,贾珍不好好做官,府上男盗女娼连外面人都知道。看到好好一份家业整成这样,焦大是痛心疾首,所以才骂出来,才要哭太爷去。

还有大半夜送人的活是真没有人派了吗?既然知道是一个没用常惹事的老奴,又何必夜里安排活。管事的不看事,凤姐和宝玉还在不比家里没客时,管事的管不好,下人自然更听话。

在荣府伺候过长辈的奴才更加受尊重,比如赖嬷嬷在王夫人面前可以坐着和老太太说话,而王夫人只有站着的理。可是宁府呢,伺候过太爷爷的老奴在尤氏和贾蓉跟前看不到一丝丝尊重。

焦大年轻时为贾府立下大功,最后却沦落到人人都不待见的地步,这是《红楼梦》中表面上的故事,书中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真正对《红楼梦》感兴趣,就不宜纠缠于这些表面故事中,而应去探索、品味、研究隐藏在表面故事之下的真实故事。

戚蓼生在《石头记序》中写道:“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手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

作为读者,如果真的喜欢《红楼梦》,那就应该多品味品味戚蓼生说的这些话。

巜红楼梦》中焦大年轻时为贾府立下大功,却为什么沦落到人人都不待见的地步?

(原创)一、焦大大骂贾府

焦大是在《红楼梦》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中出现的,而且在《红楼梦》中也是出现的仅仅一回。

话说焦大被派送秦钟回家,谁知焦大醉了,乘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好差使派别人,在黑更半夜送人,就派他。骂赖二瞎充管家,并且说“……二十年头里的焦大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把子的杂种们"。正骂得兴头上。

那贾容送凤姐的车出来,听到后忍不住骂了几句,说:“梱起来,等明日酒醒了,再问他还寻死不寻死!”

焦大那里把贾容放在眼里,反而大叫起来并且说:“容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呢!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作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称起主子来了………”。

凤姐在车上叫贾容说:“还不早些打发了没王法的东西!留在家里,岂不是害?亲友知道了,岂不笑话咱们这样的人家,连个规矩都沒有?”

于是只见上来几个人,揪翻梱倒,拖往马圈里去。那焦大愈发连贾珍都骂出来,吼叫说:“要到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这些畜牲来!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

这些小厮见焦大说出这样的话,吓得魂飞魄散,便把他梱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地填了他一嘴!

二、焦大是怎样一个人

贾演是就是贾老太太的丈夫,焦大从小跟着贾演一起出征,并且从死人堆里把贾演背出来,救出了贾演。在那兵荒马乱的岁月里,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给主人吃;两天沒有水喝,得了半碗水,也给主子喝,而他自已喝马尿。由于对贾家有这些功劳知恩情,贾演在世的时候,另眼相待,所以从此沒有人难为他。加上焦大现在又老了,不顾面子,又特别好酒,酒喝醉了之后,随便骂人,也成了他的习惯。本来不准备给他差使,不知这次怎么又派上他,把贾家都骂尽了。

三、焦大为什么沦落到人人都不待见的地步

焦大本是贾家的奴才,因为救了贾家太爷的命并且宁愿自己挨饿,将偷来的食品给主人,只有半碗水都给主人喝,宁愿自己喝马尿,给贾家作出了巨大贡献,老太爷十分迁就他,故而养成了持功傲主的习惯。老太爷去世后,宠他的人去了,后人便不象老太爷那样把他当救命恩人了。在那封建制度等级十分森严的社会里,焦大酒醉后,口无遮拦,将贾家骂得不堪入耳。主人不待见,下人就更不待见了。

平心而论,焦大是一个忠实的奴才。他眼见得贾家一日不如一日,后人又不象先人一样让贾家兴旺发达,而是不问仕途,*理,丢纲常,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又没有发言权,于是,借着醉酒,姿意漫骂,其实是对贾家忠实的表现。这样的人,用这种方法,那怕是忠言,何况揭短又十分露骨,怎能得到贾家后人的待见呢!

历史翻过了几大百年,通观实社会这种社会现象也会偶尔出现。比如否认英雄人物,美化小日本侵略祖国的罪行,穿侵华日军军装拍照,等等,尽管只有极少数,但这种现象与贾家后人同出一辙,沒有什么两样。

不过焦大使用的方法是不可取的。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立即删除。

焦大虽是宁园府的奴才,但他年轻曾为贾府立下大功,东征西战从刀*下,冒死在战场上救下受了伤的老主子,甚至把仅有一点水给主子喝,自己喝马尿,这样的忠诚战士理应受到贾府后人的顶礼膜拜,奉为神明。

但贾府的年轻主子贾蓉,却把这个大英雄焦大,口中塞上马粪,*在马厩受到非人待遇。为什么能这样?

一方面贾府后人丧失道德,忘本忘恩。但更主要也有焦大自身原因。

一,目中无人,嘴上没有把门的。

贾珍,贾蓉虽然年纪青,但毕竟是你焦大的主子,总和下人们说贾珍贾蓉的烂事。虽然是小主子,当然,听了也心怀不满,抓着机会也不会放过你,所以,不该说的就闲嘴。

二,居功自傲,下场可惜。

本来是个老人家,你尽管做你的事,颐养天年就是了,你整天骂骂列列,不把小主子放在眼中,张嘴闭嘴说你如何建功立业,相信哪位新主子也不会高兴的,就是放在老主子身上常听这样的话,也会烦的,也会找个借口给你弄一边去的。

所以说,不管功劳多大,不能把个人功劳放在嘴边上,有事没事常提起,更不能功高盖主,这一点上给后人提个醒。

我是芬芳,随笔生香。

大家好,我是小蓝星,很高兴回答有关《红楼梦》的话题。

小说之中,要说天下第一位居功自傲,不把主子们放在眼里的奴才,便是宁国府的下人焦大。焦大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人,相反,他是一个功臣。想当年,贾家太爷戎马一生,追随皇帝南征北战,血染沙场,立下了汗马功劳。又一次战争极为惨烈,太爷差一点战死沙场,就在这个时候,焦大出场了,他从死人堆里背出了贾家太爷,杀出重围,救了太爷的一条性命。自此一战之后,贾家太爷一路加官进爵,荣华富贵纷至沓来。可以这样说,没有焦大的舍身救主,就没有荣宁二府今天的盛世繁华。焦大是荣宁二府上上下下的大恩人。

图片选自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删除。谢谢!

奈何,焦大自以为老子功劳天下第一,在太爷死后,便渐渐目中无人,从来不把年轻的主子们放在眼里,说话没有分寸,口无遮拦。脾气大,性子急,且焦大长期酗酒,一喝就多,一多就醉,一醉酒就*。

电视剧《红楼梦》中,有一集提到,焦大夜晚被派送秦钟回家,他喝醉了,借着酒劲,于是骂上了。

图片选自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删除。谢谢!

小说中原文如下:

那焦大又恃贾珍不在家,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好差使派了别人,这样黑更半夜送人就派我,没良心的忘八羔 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起一只腿,比你的头还高些。二十年头里的焦 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把子的杂种们!

大家想,谁家谁人会待见这样的奴才呢?

图片选自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删除。谢谢!

你怎么看呢?

我是小蓝星,每天在书法大师上分享一些个人的生活情感经历,欢迎大家的关注。

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谢谢!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焦大犯了几个重大的错误:

第一,居功自傲。

《鹿鼎记》中,小太监温有道一伙都知道,主子最怕奴才居功自傲。

奴才越有功劳,越要装的什么功劳都没有。

你如果违反这个原则,主子就会逐步对你厌恶、疏远。

鳌拜其实并没有造反之心,就是因为太傲慢了,最终惹来杀身大祸。

对不起,焦大居功自傲到了顶点了。

确实,焦大功劳很大:从小跟宁国公贾演出过三四回兵,曾从死人堆里把奄奄一息的主子背出来。没有饭吃,他饿著肚子去偷东西给主子吃,没有水喝,他自己喝马尿,把得来的半碗水给主子喝。

但是,焦大却过于傲慢:“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看看,这还能好吗?

第二,没搞清楚自己的地位。

奴才再有功劳,也是奴才。主子再窝囊没地位,也是主子。

今天我们看来完全不合理,但这就是清代的社会秩序。

那么,贾蓉即便是十几岁少年,好歹也是主子。焦大即便是跟随贾蓉太爷的有功劳仆人,也不能对贾蓉不尊敬。

然而,焦大却什么人都骂:“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

看看,把主子骂做畜生,这还行吗?

第三,触碰宁国府的红线。

每个家族都有些红线是不能触碰的,宁国府的红线就是淫乱,而且是*。

其实宁国府*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多,连王熙凤和普通的宁国府家仆都知道,但从没有人敢于捅破。

而焦大却在公开场合,喊破了这件事,这就是不得了啦: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唬的魂飞魄散,也不顾别的了,便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

看看,如果是焦大自己在宁国府中乱喊,说不定也就算了。

然而,焦大是当着荣国府众多客人的面子乱喊,这就是严重触碰红线的勾当。

这等于将府中最大的秘密,公布给外人看。

秦可卿的丫鬟,为什么一个自杀,一个愿意终生守灵?就是因为她们是直接目睹秦可卿和贾珍*的目击者。

只能一个死了,一个废了,不然恐怕性命难保。

这种事尚且可以搞出人命,何谈焦大这样公开大喊大叫。

第四,没有什么能力。

为什么焦大这么有功劳,却没有在宁国府担任什么重要职务?

他这么大岁数了,只能负责接送人,这是傻瓜都会做的。

唯一的解释是,焦大没什么能力,做不了管家的事情。

其实宁国府的管家众多,有负责管地租的,有负责管内务的,有负责库房的,有负责管地皮和房屋的。

然而,焦大资历如此之老,却一个都没当上,不可能是主子不提拔他。

就是焦大没有这个能力。

他应该是做军人的材料,胆子大、忠心耿耿、身体好(一大把年级还能瞎闹),跟随主子从军是最合适的。

和平年代,焦大能力就没什么意义,只剩下鲁莽暴躁而已。

第五,忠言逆耳。

不可否认,焦大说的一些话是有道理的。

他说贾珍他们祖先九死一生,好不容易创下了家业,子孙却不求上进、吃喝玩乐、甚至淫荡无耻,迟早会惹祸上身。

这些话说的都没错,但焦大说的太直接,太难听。

而无论贾珍还是贾政,早就听惯了阿谀奉承。

即便是贾政比较严谨,身边的清客、管家、仆人哪一个不是拍马屁的。

听惯了这些马屁,突然听真话是受不了的,任何人都是这样。

而焦大说话的方法又太直接,近乎于谩骂,贾政、贾珍又不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高兴呢?一定会厌恶他。

而宁国府本来就是人踩人、人吃人的世界,主子都厌恶你,焦大还能好吗?

闲话休提,《红楼梦》第七回交代的很明白。红楼梦没有一处闲笔,用词用句更是反复斟酌,要不作者自己都说“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再者就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下面看原文。

“又骂呢”,一个又字就说明焦大不知醉了多少回,骂了多少回了,接连两个“偏”字,看出尤氏秦氏对焦大的顾及和不满,肯定怕焦大酒后乱语,戳中自己脊梁骨。再往下看,就是连续两个“不理”,也是不想招惹他,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下面就是焦大表功了,自恃功高,不把人放在眼里。

无人不骂,凤姐还说“我何曾不知这焦大”,言外之意非常了解他,所以就要打发的远远的,留在府里,只会招惹是非,触及府内一些人的利益。再接着看

“有了好差事”这句话,也说明在宁府已经不把焦大当个人物来看了,但焦大没有认清形势,任然居功自傲,接下来的话不就说明了吗。

下面,又开始耍狠“红刀子进入白刀子出来”,开始我读到这里感觉作者写错了,可见自己的无知了。一是焦大喝酒了,语言颠三倒四,也正能说明焦大酒后是什么夜敢说的,再者作者都说了“假作真时真亦假”吗,这也说明了宁府内颠倒是非不分黑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最后结尾,“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样的话都敢说的出口,这要害多少人。就连宝玉问“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是什么意思时,凤姐“连忙立眉嗔目断喝到”,你看这用词,什么时候凤姐对宝玉这样说过话,宝玉可是家里的小祖宗啊。那么焦大在宁府能有好下场吗。到了一百零几回焦大又出现过,那是开始抄家了,但我们也看出焦大实在是为了这个大家族好,因为他知道来之不易。

个人认为《红楼梦》中,焦大目中无人,口无遮拦,贪得无厌,不思进取,长期酗酒,看到别人的升迁就眼红。这些都是身为贾家当权者所最忌讳的事情,那么他是如何一步一步沦落至此的呢?听白羽慢慢道来:

一、 焦大目中无人,口无遮拦

众所周知,《红楼梦》中有很多人物的名字都是根据人物特点设计的谐音。比如,贾赦就是假设,贾政就是假正,冷子兴反过来就是性子冷,到了“焦大”这里,其实就是骄狂自满,妄自尊大的代名词。焦大的骄狂到了什么地步呢? 原著里说的非常清楚:

焦大自己说的“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呢!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

这段话充分证明了两件事,第一,除了死去的老太爷,贾赦、贾政、贾琏这些现任的当家人他全部都不放眼里。第二,焦大认为贾府的荣华富贵都是自己挣来的,贾家人没有报答过他。

那么贾府有没有报答过他呢?肯定的是有的。

原因就在于尤氏要送秦钟回去派了焦大的差事。贾府是世家大族,焦大的工作应该就是当贾府的马车夫。贾家来往的都是官宦世家,府里的下人们的待遇标准都要远超小康之家。如果套用现代事业单位编制,其实就是领导家专车司机。

这种职业从古至今地位尊崇,工作体面,干活不多薪酬不少。是很多的人都羡慕的工作,为什么焦大还不满意呢?其实不是提升的太慢,而是提升的太快。提升过快造成了德不配位的恶劣影响,人也就容易跟着飘。老太爷把他从一个小兵直接提拔到一个相对很高的位置。焦大认为,一切都是老子应得的,他说什么贾府就得答应什么。

久而久之贾府的下人心里就会犯嘀咕了,没有你焦大就没有荣国府,你那么牛,为什么没有当上国公,你怎么不说大清江山都是你打下来的?怎么还在贾府当下人?

二、贪得无厌,不思进取,期望大于失望

《红楼梦》里面交代的很清楚,焦大年轻的时候跟着老太爷当过兵,把贾家老祖宗从死人堆里背回来得了性命。焦大自认为没有他就没有荣国府,自己的功劳是远远大过其他人的。

可是这里有一个问题。焦大的功劳自然没得说,可是他自己珍惜机会了吗?假如说荣国府是一家公司,焦大在公司草创阶段搞定一笔大合同,挽救了公司岌岌可危的命运,但是他能永远躺在功劳簿上不思进取吗?公司是不养闲人的,因为如果一旦开了这个先河,那么所有的人都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推诿扯皮。

这个说“我替老太爷挡过*”,那个说“我替老太爷挨过剑”,大家都以功劳要挟老板,公司要要不要运营?同样的道理,有一个只吃饭不干活,谱比主人还大的下人带头,宁、荣两国府的当家人还如何约束其他下人?

所以,聪明的贾家人一直没有将焦大赶出家门,而是一直让他做一些相对体面,薪水很高的差事。没想到,焦大不乐意了,焦大满脑子回忆的都是从死人堆里背出老太爷之后许下的那些愿望。比如 “将来我活了命,一定给你个官坐”“将来我活了命,一定给你造一所大宅”“将来我活了命,一定给你娶好几房媳妇”,诸如此类的空头支票。

老太爷当时应该处于重伤濒死的状态,为了活命别说许下一大堆愿望,就算是焦大提出要当皇帝,老太爷也是满口答应。反正如果自己死了,这些许愿统统不作数。老太爷是活下来了,而一些过分的愿望在兑现上却遥遥无期。

双方在“报恩”一事的认知上不对等,贾家认为提拔和满足了你一次又一次的过分要求就已经是报恩了。而这些恩惠对焦大来说获得的越来越容易,要了房子要车子,要了票子要娘子,他变得越来越贪得无厌,贾家人就越来越厌恶他,他就越发变得边缘化。

三、赖升的提拔焦大的贬谪

赖大与焦大是同一时期跟着老太爷的一批人,通过对比两家人的现状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赖大识大体知进退,起码口头上懂得感恩。赖大的儿子赖升是贾府的管家,赖家的第三代已经完成了由奴到官的身份转变,可以说已经完全脱离了贾家。

赖大媳妇已经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人家到了贾府还是非常讲规矩,这让贾母都要让座。赖家的孙子赖尚荣捐了官,做了一州的州官,还是一样到贾府来磕头。你看人家赖嬷嬷是怎么说的?

你今年活了三十岁,虽然是人家的奴才,一落娘胎胞,主子恩典,放你出来,上托着主子的洪福,下托着你老子娘,也是公子哥儿似的读书认字,也是丫头、老婆、*捧凤凰似的,长了这么大。你那里知道那”奴才“两字是怎么写的!

看到没,就算赖家在人前多么风光,到了昔日的主子面前,赖家永远都是低声下气,把奴才两个字挂在嘴上。这种让人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的恶心马屁,也只有靠着谄媚逢迎的赖家人才能拍的出来,低三下四的程度堪比祁厅长在陈岩石家翻修菜园。

但在贾母眼里这计马屁是恰到好处的,心中是万分受用的,比夏天吃冰激凌,冬天洗三温暖还舒服。在贾家看来,这就叫做“吃水不忘挖井人”,是典型的知恩图报好型。

至于将来赖家会不会在贾家倒霉的时候落井下石,谁也不知道。但是就眼前来说,赖家的花式表忠心,给足了贾府“人上人”的优越感。贾府也需要这么一个“样板家庭”,赖家每来贾家一次,贾家的虚荣心就多一分膨胀。“瞧瞧人家赖家,还不都是贾家一手提携出来的”,赖家就成了贾府激励其他下人的重要目标。

反观焦大整天以贾府的恩人自居,整日以恩胁主。他自己说的“二十年头里,焦大太爷的眼里有谁?”他整天把自己的功劳放在嘴边上,高兴的时候喝酒庆祝吹嘘,“老子当年把老太爷从死人堆里背出来”不高兴的时候借酒浇愁“贾家这帮人忘恩负义,当年老子跟着老爷喝马尿的时候,贾珍还穿开裆裤呢”诸如此类。

因为喝酒,不知道耽误了多少事情,因为喝酒不知道骂过贾家多少次,就算贾府的当家人有心提携和抬举他,也不敢将重要的任务交给他。

二十年的时光里,眼见得赖大这个昔日的小弟一步一步超越自己,地位从老太爷的小厮到贴身男仆,从男仆到知事,从知事到管家,一步一步爬到了自己的头上。

他越来越焦急,脾气也就越来越大,脾气越大就越要喝酒,越喝酒就越误事,一误事就骂人,越骂人就越没人搭理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因此,贾府就只能让他到外宅,当一名普通的司机,尤氏说:“不要派他差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只能是眼不见心不烦。

白羽点评:俗话说的好,好男不提当年勇。炫耀是很多人的本能,虚荣也是每个人潜在的意识,一个人越是缺什么,就越会炫耀和吹嘘。越是吹嘘自己以往风光的人,就越是不满于当下的生活。

长期的不思进取和志得意满让曾经舍命救人的焦大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异,一个淳朴的青年开始盲目追求物质利益所带来的的满足感,初心丢了,使命忘了,精神家园杂草丛生,到了头发花白的时候,基本已经到了人人厌憎的地步。

蹉跎了一辈子的焦大到头来一事无成,他也只能在喝酒之后发发牢*,跑到贾老太爷的祠堂哭诉,“贾家的不肖子孙们,又把我绑起来了,还塞了我满嘴的马粪,老太爷睁开眼睛瞧瞧吧,呜呜呜呜!”

焦大将宁国府的太爷从死人堆里救出来,于宁府有救命之恩。自己挨饿,把偷来的粮食让给主子吃,自己和马尿,把水让给主子喝,对主子忠心耿耿。这样的人,按理来说应该受到宁国府上下的一片尊敬和爱护,可他却落得人见人嫌、郁闷失意,功劳与际遇形成巨大的反差。究其原因,极有可能是因为以下三点。

一.自身的原因

焦大曾随主子出兵,九死一生,他从死人堆里救出来的太爷。这位太爷,按理说应该是开国功臣宁国公贾演,这像是建国之前乱世用兵之时。但是看年龄,这位太爷又应该是贾代化。贾代化任过京营节度使,也是率兵之人,可能有过率兵剿贼的经历。这里认定太爷是贾代化

焦大对贾代化有救命之恩,且忠心耿耿,可贾代化只对他另眼相待,却没有对他委以重任。这说明焦大只有一腔忠义,并无经世的才能,否则宁国府的管家之位,哪里还轮得到赖家。

焦大没什么能耐,可能也不会具备多高处世之道。有了功劳之后,仗着贾代化的恩宠,难免得意骄纵。尤氏说他:“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的吃酒。一吃醉了,无人不骂。”有可能焦大自年轻时起就是这副做派。他的轻狂,贾代化看在眼里,由于毕竟有救命之恩,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随他去,

贾代化死后,他的儿子、孙子相继上位,这些新晋的主子,对焦大的容忍度一定不会像贾代化那么高,开始有了嫌恶之意。但是焦大毕竟对贾代化有救命之恩,主子们心里厌烦,面上仍不好说什么,只能不搭不理。贾敬和贾珍就是采取这一态度,都不理他。

主子们厌弃焦大,那些受过他骄气欺凌的奴才们,想必也是久已厌之。下人们都看主子的脸色行事,主子不待见焦大,奴才们也就跟着都不待见起来。宁国府的主仆都对焦大采取冷暴力模式,心里厌烦,面上不顶撞。这是焦大自身的原因引起的后果。

二.宁国府的原因

焦大对宁国府有大恩,却贫贱一世,宁国府并没有厚报他的恩德。【蒙府】脂批:“有此功劳,实不可轻易摧折,亦当处之以道:厚其赡养,尊其等次。”连脂砚斋也在批评宁国府的忘恩负义,没有给予焦大应有的报答。

焦大救过贾代化的命,贾代化拥有如此巨大的财富,给焦大治房治产,令其衣食无忧,不是什么难事。可贾代化并没有这样做,只给了他任意骄恣妄为的优待。这个优待给焦大带来了一时的痛快,也为他伏下人见人厌的宿果,对他有害无益。

焦大虽说蠢笨,也不会不知道自己应该享受回报。在贾代化时期,他风光无限,或许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公之处。等到后几代主子上来,态度明显直下,奴才们也随着怠慢起来,焦大的心里开始不平衡了。

他要时时的在主子们面前唱一唱功德,摆一摆资历。主子们听之任之,油盐不进,激起焦大的不满。随着时间的推移,焦大的不满愈演愈烈,他的表现也越来越令人反感,就形成了人人不待见的局面。

三.老仆的忧虑

焦大是宁国府的老仆,在这里活了一世,这里是他心灵的归属,贾府的荣辱兴旺也是他心系之事。焦大眼见太爷九生一死建了这份家业,可是贾府的后人们一代不如一代。一个个只知安尊享福,不思进取,家业逐步凋零。

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这些主子不思进取也就算了,还尽做一些丢家辱门的下流事。焦大满腔忧虑,一介粗人也没有更好的表达方式,只知道一味地痛骂。骂完主子骂管家,骂完管家又骂其他人,阖府上下都被他骂个遍。焦大哪能不落得人人不待见呢?

华夏五千年,有多少劳苦功高的功臣,因不能与皇帝找到合适的相处方式而丢了性命。焦大粗疏耿直,仗着有几分功劳,放任恣肆,早把主子的感恩之心磨平。而主子们报恩不力,又令焦大多生怨怼。主仆互怨互憎,为焦大循环出这么个人见人嫌的下场。焦大的故事隐藏着做人的学问,对我们有良好的启迪。

焦大由一个忠仆,沦落到人人都不待见的地步,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

其一,焦大心直口快,看不惯少爷小姐们纸醉金迷的生活,开口就骂,令大家恼羞成怒。

其二,揭露了贵族们无人伦、不知廉耻的荒淫无道,让贵族们脸上挂不住,也有损国公府的形象。

其三,在众人眼里,焦大只不过是一个老仆人,如此犯上,自然不受待见,而且还要受到惩罚。

焦大虽然只是《红楼梦》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但因他当年救了老国公的性命,因此他是一位忠仆、义仆。按理说,贾府上下应该给予他一些尊重,善待他才是。

实际上,焦大却未得到相应的礼遇,反而被主人们讨厌,受到了处罚。

作者在小说里安排焦大这样一个看似可笑的人物,其实大有深意。一方面,焦大代表了被压迫的劳动人民。另一方面,他也是正义的化身。同时,焦大疯疯颠颠地骂人,其实是为了贾府好。

鲁迅先生如此评价焦大:“焦大的骂,并非要*贾府,倒是要贾府好……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恐怕也会有一篇《离*》之类。”(《言论自由的界限》)”。

其实,在读者细细地分析后,也会得出鲁迅先生类似的结论,而不是焦大居功自傲,不知天高地厚的疯狂之举。

我们先了解一下焦大的功劳,以及小主子们如何待他。

小说第七回。

尤氏叹道:“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里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份,有祖宗时,都另眼看待,如今谁肯难为他。自己又老了,不顾体面,一味吃酒,一吃醉了,无人不骂。我常说管事的,不要派他差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

从尤氏的话里,一位侠肝义胆的忠心仆人形象呈现在读者眼前。拚了性命,也要背着主人逃出生天;讨来的饭和水给主子喝,而自己喝马尿。试问,如此忠仆,怎不令人起敬?

可焦大为何骂人呢?尤氏不说,其他人也不会说的,因为没脸说。

还是第七回。

焦大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

“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像这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我。没良心的王八羔子!”

我以为,焦大骂的好。虽是仆人,但年纪大了,却偏派他半夜黑灯瞎火的送人,这不明摆着欺负人么?而且,不顾忠仆的昔日功劳,如此作践人,也是受人指使。说明国公府的忠义伦理道德的虚伪。

接下来,贾蓉忍受不了,便令人把焦大捆起来。

“等明日酒醒了问他,还寻死不寻死了!”

焦大骂道:“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焦大这顿骂,分明是骂贾蓉等人忘恩负义,躺在祖先功劳薄上享受的丑恶嘴脸。

这时,贾蓉没说什么。

凤姐在一旁煽风点火道:“以后还不早打发了这个没王法的东西。留在这里,岂不是祸害。倘若亲友知道了,岂不笑话咱们这样的人家,连个王法规矩都没有。”

贾蓉答应。这时,众仆将焦大放倒捆上,拖往马圈里去。

焦大更是大骂不止。

“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公公和儿媳通奸),养小叔的养小叔。我什么不知道?”

骂得众人魂飞胆散,众小厮忙用土和马粪塞进焦大嘴里。

凤姐的话,其实代表了公子小姐们的态度。在这些富家子弟眼里,没有忠义,只有主仆。焦大的功劳,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还不如一个笑话。

表面上,焦大是一个不够聪明的仆人,而且心直口快,眼里没有主仆观念。这些缺点完全抵消了他昔日的功劳。

关键是,在贾蓉、凤姐的言谈中,可以分明感受到,这些贵主子们眼里,没有什么忠义观念,救太爷于生死关头,是焦大这个家仆本职使命,没有什么功劳可言。

因此,忠诚的焦大借酒骂人,其实是警示贾府主子们,不要再荒淫无道下去了,甚至喊出“府里除了门口这两对狮子干净”,可谁又能听得进呢?

最终,这位忠直憨勇,但又不会做人的忠仆,到了阖府上下人人都不待见的地步。

红楼中为贾府立下大功的他,为何会沦落到人人讨厌...

答:红楼梦中为贾府立下大功的他,却沦落到人人讨厌的地步,这个人就是焦大。主要是因为他不懂规矩,而且居功自傲,所以才在救了老太爷之后,依然不被重视。焦大年轻的时候曾经救过贾府老太爷一命,这可是非常大的一个功劳了。然而即使他做了这么大...

焦大曾经也为贾府立过功,为何最后却没有人待见他?

答:毋庸置疑,焦大年轻时替老太爷挡过枪,救过老太爷的命,就连费劲巴力弄来的那点水,也都拿去给老太爷喝了,所以说焦大年轻时的确是为贾家立过大功的。按理说,像这样忠心耿耿的老家人,在贾府如果混得好的话,也应该是一二之下,千百人之上的地...

为什么《红楼梦》中曾为贾府立下大功的焦大不能自...

答:《红楼梦》中曾为贾府立下大功的焦大却不能自立自强,反倒一直被贾府的人嫌弃,主要是因为焦大居功自傲,以为自己救了贾府太爷就目中无人,而且宁府本身也看不上他。焦大本身是一个地位卑贱的人,焦大之所以会和贾府扯上关系,仅仅是因为他以前...

《红楼梦》焦大给贾府立下大功,为何却落得个被塞...

答:焦大曾经跟着老太爷出兵,把老太爷从死人堆里背了出来,可谓是对老太爷有救命之恩,对宁府取得的荣华富贵有着间接的功劳。 按照贾府宽待下人的门风做派,对立下这等汗马功劳的忠诚的仆人,老太爷不会不关照他,不给他好差事做。书里说有祖宗时都...

《红楼梦》焦大年轻时为贾府立下汗马功劳,因何不...

答:因为他性格不讨喜,虽然立了大功,但是行事作风十分傲慢,让荣国公和贾府上下的人都很不喜欢,所以没人管他的婚事,他一个奴才自然是没法娶妻了。

《红楼梦》中贾府衰败都是哪些原因导致的?

答:《红楼梦》中的贾府为何从扬名近百年的名门望族,钟鸣鼎食之家落得最后家破人亡的下场?除开当时的封建制度,有着其从兴旺走向衰败的必然性之外,贾府这个大家庭本身也有着一定的主客观原因,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生活太过奢靡,平时铺...

红楼梦里的焦大,最后去了哪里?

答:焦大醉骂是红楼梦里最著名的篇章之一,虽然前八十回中,焦大只在第七回里出现一次,只有短短的千把字,但每一个读过红楼梦的人,应该都不会忘记焦大这个人。 焦大之所以让人铭记,大致有这样几个原因。 第一,焦大是宁府三代奴仆,身份特殊。焦...

关于《红楼梦》

《红楼梦》:原本活力四射的王夫人,中年后怎就变...

答:"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红楼大观园里有一封建大家长,她出身名门,得嫁权贵,儿女双全,家权在握,可谓人生赢家。 可人到中年为家事所累,原本活力四射的王夫人被磨平棱角,期期艾艾、无趣木讷,看似无欲无求青灯古佛,实际要求万事皆在自己...

红楼梦第六回

答:我认为实际上他们之间并不存在什么真正的暧昧之情,凤姐本来就不是一般的女流之辈,胆小怕事,羞于见人,而是很大方的人,和家族中的男子说话很是放得开,大方自然,这样描写是为了反应凤姐的为人、性格和才干,并不存在什么暧昧之情。虽然焦大...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