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收藏家最大的心病是什么?

别那么讨厌自己曾经干的事情,我也是做过保险的,也是在毕业的时候没有合适的出路到的保险公司,我专业学的是金融,不进银行证券,就只有进保险,我还没有你优秀,我在保险公司干了3个月一份保险也没有做成,我不忍心做熟人,我到郊县做的陌生拜访,拒绝,骚扰,什么都有,有的人家甚至会放狗出来接待我,女孩做到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尴尬能解释的了,我把所有的经历打包收藏,放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以让自己的生活这样下去,我要翻我人生的牌,我要把自己的生活做到最好,我离开了保险公司,我不怨恨什么,毕竟人生什么都要经历的哦我考了会计资格证,我认为我还是喜欢在经济领域发展自己的,我到普通的公司做了会计,很幸运,在会计烂掉半条街的时候(形容做的人多)我很顺利的步入了这个行业,所以我想你不是应该忧怨什么,自己毕竟还年轻,年轻就有干任何事情的资本,应该静下心来审视一下自己,自己更适合干什么,喜欢什么,要有魄力转行,我就是在金融不能养我自己的时候转行的哦.后来,我认为我的财务能力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我也往上考了等级证,我又跳槽了,我到了大家公认的好的有发展的国企,可是没有想到,企业应允的待遇并不给予兑现,工作很累,加班是常事,工作占据了我所有的生活,我累的快不行了,几度想辞职,但是想想在这里我所有的财务的提高,想想当年做保险我所受的委屈和没有业绩支撑的难处,我坚持了下来,认识我的朋友都惊讶我的毅力,只有我清楚,我是为了自己当年对自己的承诺-要让自己生活更好起来.现在工作也旅顺了,一切劳累都值得了,我的能力也得到了领导的认可,我相信你要是从生活的低谷走出来会更好的,至于你没有办法面对你的亲戚,其实你没有必要那么想,保险还是有好处的,如果它没有一点好处,全是欺骗,我想世界上那么多国家的人民早觉醒了,没有等保险进入中国,世界人民就把它杀死了.你说是吧还有谁都是有计划的使用自己的钱的,你的亲戚比你年长,也肯定比你成熟,大家就是怜悯你,也没有必要在自己家都掀不开锅的时候去支持你,他们入保险还是他们深思之后的选择,他们还是认为他们有这样的需要的,你没有必要太压抑自己.快乐起来吧,抬头看看你会发现,连太阳都喜欢欣赏你呢,太阳每天都是在围着你跑一圈的.找个可以发展自己的实际的目标,新年祝福你新气象,成功的时候告诉大家一声,百度的家里人还都关注你呢呦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奇石故事:《国宝熊猫》题主珍藏:仅供观赏

你好作为一个收藏爱好者,最大的心病并不在自己身上,我自己也就是边玩边学,手里藏品也不多,没有啥值大钱的,以后能传下去就传下去,传不下去就卖掉或者是捐献给博物馆。玩收藏嘛,就是玩的心态,平常心去对待藏品,不要老是想捡漏发大财,那一会把自己玩废了。

他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成了他的心病。终于有一天,他瞒着家人,跑到遥远的邯郸学走路去了。一到邯郸,他感到处处新鲜,简直令人眼花缭乱。看到小孩走路,他觉得活泼、美,学;看见老人走路,他觉得稳重,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心病,那就是自己手里没啥好东西,平时看到好东西就眼热,恨不得把那些东西都买下来,所以没钱又想买好东西是我的一个心病。这个心病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以至于每次看图谱的时候,看到上面的好东西都有种冲动,幻想自己有法术把图谱上面的东西变出来,哈哈。我想这种症状很多痴迷收藏的人都会有,玩收藏的谁不想有几件拿的出手的大货?

作者在文章一开头就流露了对荷花的极其喜爱之情,面对楼前“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数亩清塘,努力寻找30多年前残存在记忆里的荷花“碎影”,心里总觉得好像缺少了什么似的,因此,每次看到

玩收藏久了,就会有种大局观,就会替整个收藏圈着想,因为这个时候你就会知道你其实是很整个收藏市场*在一起的,收藏市场发展得好,那么收藏者就有盼头,收藏市场被搅乱了,收藏者也会跟着遭殃,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东西变成毫无用处的东西,所以维护收藏品市场正常发展是每一个收藏者都要有的大局观。看到假货冲击市场,一些人指鹿为马的错误宣传,真正的玩家都会痛心疾首,也许这才是收藏者最大的心病。

直到史弥远死后,理宗才得以亲政,然而,在那个十分脆弱的偏安王朝,这个秘密就象随时起爆的炸弹,也是理宗理不直气不壮的心病… 宋慈决意冒险去见圣上,但这无疑是自取灭亡。宋氏家人跪满一院,拼死也不

总之,每一行的从业者都会有自己的难处,都会有自己担心的地方。收藏这一行,就怕手里东西假,怕自己的东西得不到市场的认可,也怕收藏行业因为一些人和假货扰乱秩序,让手里的东西无法在市场正常交易和流通。有了这些忧虑,真正的玩家们才会看到发假货忽悠人的人站出来打假,去维护收藏品市场的秩序。因为只有维护好市场的秩序和真伪的标准,玩家们手里的藏品才不至于砸在自己手里。

收藏家的原始初心也许是对传统文化的喜欢,是对古人留下的几千年的诗,书,画,以及各种艺术品的熟悉和热爱,未必都是急功近利的,追逐名利的。

他们最大的心病是苦心收藏多年的藏品不被认可,不能给予公正的对待,一部分所谓专家的认知与市场是脱节的,所持的标准是双重的。认为民间的收藏品不值一提,可是他们忘了博物馆的馆藏品中的一部分正是来自于民间,藏宝于民,民间吸纳了无法估量的宝藏。

其次是民间藏品不能很好的进入流通领域,古玩市场潇条,拍卖市场设置了很多真真假假的门坎,存在着诸多问题,影响了收藏领域的良性循环发展。个人观点,谢谢。

了解历史,传程历史。

真正的收藏大家担心百年之后宝贝何去何从……(如同电视剧《正阳门下》的关大爷、破烂侯、韩春明等。)

最大心病,就像我,看着别人一块块石头卖出去,还卖出好价。而我,还在捡捡捡,捡出一堆堆小石头,一块也没卖出去。

最大心病是,眼瞅着别人藏品升升升,而我的石头跌跌跌。

最大心病是,羡慕别人,怨恨自己。

呵呵,本人,来自陕西,也分享一块熊猫石吧。

你说呢,像不像。

从本人的角度看,大多数收藏家都有以下心病:

一,总想低格买入藏品,老有捡漏的心理。

二,总是过份相信自己的眼力和经验,对别人评价自己的藏品质量真假方面不服气。

三,这山望着那山高,不量力而为。

四,缺少足够的耐心和良好心态,任何藏品都需要时间的沉淀、。

所谓收藏,通俗点说就是东西收入来后藏起来,重在“玩”,玩中涨见识,交良友,通过时间沉淀又使藏品增值,眼中只见利的是倒爷,不是收藏家!

仅我个人而言有两忧虑,一是大环境不健康,搞得众收藏家遍体鳞伤,身心疲惫。到处是坑,高超的设计遍地都是。希望开放引进国外拍卖行进行竞争,加强制度建设,营造好的环境。二是孩子不喜欢,年令越来越老,身体逐渐变差,心力不济。谋划藏品出路是一项艰巨任务,让心爱之物有个好去处是最大心愿。概言之收藏是带血的坚持,收藏是寂寞里的沉淀。

好东西越来越少了,不好收了!

收藏家最大的心病是什么?

我是“以瓷惠(会、慧、汇)友”,对中国古瓷器的鉴藏有近三十年的实战经历和丰富经验,早在十几年前就发表过《古玩鉴定的误区》、《浅谈瓷器的手感》、《瓷器鉴定中的“望、闻、问、切”》、《气泡在瓷器鉴定与鉴赏中的地位和作用》等一批有一定影响力的论文和作品,现在就古董鉴定问题已经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现在入驻自媒体平台,期待与所有真爱古瓷的朋友坦诚沟通交流,大家各抒己见、相互切磋、共同进步!感谢各位朋友的捧场关注与点赞!谢谢!

而且声明一下,我所有文章中才的藏品都是我个人的收藏,万不得已用别人的图片,我会特别注明。照片是自己拍的,图片远不如实物精美漂亮,没办法,个人技术不行,光线、角度、距离都把握不好,大家凑合着看吧,能说明问题就行。

为了更好、更直接地与各位瓷友沟通和交流,“以瓷惠友”已经开通了“西瓜视频”,已发“蚯蚓走泥纹的前世今生(一)、(二)、(三)”、“定窑何以成为五大名窑之一,应该如何鉴定”等视频,欢迎喜欢探讨瓷器鉴定真谛的朋友观看、评论,后续我会开通“西瓜视频直播节目”,方便与有瓷器鉴定鉴赏需求的同道沟通,敬请期待!回到话题上来。

收藏家最大的心病是什么?

收藏家各自心态不同、各自状态不同、各自姿态不同因而各自心病也不尽相同,但若要非得在诸多不同之中找出最大公约数的相同之处的话,便应该是“前途渺茫,后继无人”的忧虑、忧愁和担忧,社会的无知、无能与无道正在消磨掉收藏家的爱心、耐心、恒心与决心!

如今真正的收藏家大都是*十年代拼杀出来的有知识、有文化、有能力、有胆识、有胸襟、有魄力的真正社会精英,他们凭借一己之力,克服重重困难,迄今终于功成名就,但他们豁然发现本来应该是非分明鉴藏学术界却早已经腐朽透顶、*不堪、恶贯满盈,伪专家、伪学者、伪学术泛滥成灾,是非观、善恶观、美丑观、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全部本末倒置,真理、真知、卓见反倒成了被污蔑、被侮辱、被欺凌的对象,有理没处说,有苦没出诉,有难没人帮!几乎所有人都只图虚名、只务实利、只认金钱!自己的尽心收藏居然无人赞赏、无人欣赏甚或无人认识、无人认知、无人认同!如之何?奈之何?如之奈何?

鉴藏界从偷偷摸摸地下暗搞,到正大光明再到轰轰烈烈全民参与业已历时近四十年的光阴,可惜由于“拍卖法”的漏洞,导致了鉴藏界一开始就步入了“经济知识”的泥潭,而没能走上“知识经济”的金光大道和康庄大道,迄今为止愈演愈烈,偌大中国,偌大产业、偌大市场,居然迄今无统一、通用、权威的鉴定依据、鉴定尺度、鉴定标准、鉴定规则、鉴定程序、鉴定结论和鉴定责任,而是战国七雄各自为政、各自为主、各自为战,而居然无人问津、无人问责、无人问法!无知、无识、无能、无耻、无道、无德之风甚嚣尘上,何时是终点?何处是终点?

悲催的睿智之人,悲催的有志之士,悲催的审美达人,悲催的国宝传人,悲催的财富巨人,悲催的古董精英!你们掌握了真理、掌握了规律、掌握了至宝又如何?你们看穿了历史迷雾、看穿了人性险恶、看穿了技术障碍、看穿了人文危机、看穿了艺术美丑、看穿了经济*又如何?还不是也得憋着、忍着、守着、收着、受着、挨着!哈哈哈,呵呵呵,嘻嘻嘻!

心病只能心来医,将心比心,人心换人心,四两换半斤!收藏家的最大心病只能靠收藏家们齐心协力、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来解决问题了,单打独斗已过时,众人拾柴火焰高!既然已经真理在握、规律在握、珍品在握,那就由我们来制定规则、修建通道、完善交易好了,可行否?

我和大部分人一样,几十年来好不容易收藏到的宝贝当然一件也舍不得卖,只是不知道死前应该把它们托付给谁。

首尔有条著名的仁寺洞古玩街,熟悉北京旧货市场的韩国朋友称之为“韩国的潘家园”。就在古玩街的背面,一幢红色楼房格外醒目。拱形大门的门楣上用大理石镌刻着几个汉字:“首尔红山文化中国陶瓷博物馆”。淅沥的细雨中,一种身为中国人的自豪感不觉从心底升起。就在这座大楼里,记者见到了金喜一先生,一个对收藏中国古玩尤其是中国古代瓷器和红山文化玉器近乎痴迷的韩国老人,这间私人博物馆的馆长。从外貌看,金喜一也就五十几岁。同行的韩国朋友说,他已经70岁了。我在国内见过一些收藏大家,都比实际岁数年轻好多,鹤发童颜的也不在少数。大概是收藏不仅需要丰富的知识、犀利的眼力、执著的精神,也需要一颗童心的缘故吧。从德国淘到中国宝物博物馆位于三楼,面积不大,200平方米左右。靠墙摆满了各种瓷器,中间的柜子里则摆放着各种玉器。从年代看,博物馆的瓷器藏品涵盖宋元明清各朝—宋定窑酱釉、官窑青釉;元青花、釉里红、珐华彩;明宣德青花、珐琅彩,明成化斗彩;清雍正和乾隆年的珐琅彩。这些瓷器体量较大,最大的有一人多高。红山文化玉器,是博物馆藏品中的又一精品系列。红山文化距今已有五六千年,是一个活动在中国燕山以北、大凌河与西辽河上游的部落集团创造的农业文化,因最早发现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郊的红山遗址而得名。这里陈列的藏品中,既有饰品、动物造型,又有祭祀器物,还有反映当时人们生活情趣的物品。更出人意料的是,还有一尊体量巨大的玉雕公羊,据金喜一说,这是迄今发现的最大的红山文化玉器。展览馆这数百件展品只是金喜一藏品的一部分,他的藏品数量高达数千件,都是中国古玩,既有瓷器、玉器,也有战国和汉代的漆器、明代玉器和犀角艺术品。一个韩国人,怎么能够如此痴迷于中国古玩收藏?他又是怎么开始这个历程的?这要从40多年前说起。1970年,金喜一赴德国学习美术。时间不长,就发现德国流入很多中国文物,有时在地摊上就能发现好东西。“中国的瓷器太漂亮了,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年轻的金喜一萌生了淘宝的冲动,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彻底迷上了中国古玩收藏。在德国30多年,金喜一除了经营出版社外,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收集中国古玩上。他的藏品绝大部分都是在德国淘到的。多年的收藏,耗费了金喜一巨额的金钱。这多亏了他在德国经营着一家拥有300多名员工、效益很好的出版社。2002年,金喜一卖掉了出版社和一座大楼,带着所有的身家回到了韩国。接着,他投资盖了这幢红色楼房。“我的藏品都是真的”这些中国古玩到底是真是假,一直令金喜一放心不下。从2009年开始,他每年多次前往中国,拜访文物鉴赏大家,学习文物鉴赏知识。20多次的中国之行,为他解除了心病:中国权威的文物鉴定专家对他的重要藏品进行了鉴定,中国收藏家协会科学检测实验室进行了科学成分分析。“我的藏品都是真的。金喜一兴奋地说道。2010年10月,首尔红山文化中国陶瓷博物馆开馆。中国文物鉴定泰斗、中国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常务委员孙学海先生,偕中国收藏家协会科学检测实验室主任朱震先生亲临现场,确认了所有展品。孙老先生惊叹不已:“博物馆保留了很多连中国都没有的高水平、珍贵的文物。两位文物鉴定大家欣然接受邀请,担任博物馆的顾问。多年的浸润,也成就了金喜一非同一般的中国古玩鉴赏力—眼力。随着知名度的迅速扩大,他在韩国收藏界的影响不断攀升,尤其在收藏中国文物的韩国收藏界地位举足轻重,几年前,他出任中国文物韩国收藏家协会会长。现在,金喜一经常为韩国收藏界人士作中国古玩鉴赏讲座,甚至经常作古玩鉴定。即便在中国收藏界,他也有了一些名气,每次到中国,都要帮中国朋友掌掌眼(用眼睛观察,判断古玩的真伪)。近日,他撰写的有关中国古玩的文章,在韩国的《网络每日新闻周报》(Internet Daily News)上连载,引发韩国收藏界的高度关注。“我想让中国文物回家”谈及中国文物在韩国的命运,金喜一唏嘘不已。他收藏的很多中国古玩,都可以称得上文物。近年来,很多中国文物流入韩国,但是韩国人很少能鉴别文物的真伪,又缺乏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因而无法确定文物的真正价值,所以很多很好的中国文物沦为廉价的地摊货,严重影响了对中国文物的保护和研究。为此,金喜一领衔的中国文物韩国收藏家协会,经常举行各种各样的鉴定研讨会,从中国邀请很多专家学者讲课,对韩国收藏家进行专业培训,以推动对中国文物的收藏、保护。金喜一把自己的这一举动看成是使命,一个让中国文物回归中国的使命。“我的藏品都可以卖给中国人,也只卖给中国人。我想让中国文物回到它本该待的地方—中国的家。有了想法,马上就付诸行动。2011年7月,金喜一在济州岛举办中国古代艺术品济州道拍卖会,出资邀请3000多名中国人到济州岛观光并参加拍卖会。“很遗憾!这次拍卖会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赔了很多钱。这次挫折,令他顿悟:要想让中国文物回流,还要做很多脚踏实地的工作。现在的博物馆太小,容不下更多藏品。金喜一计划新建一座博物馆,专门展示中国古代瓷器。他还打算:经常到中国参加文物鉴定会、研讨会,邀请中国收藏家到韩国参观博物馆和中国文物展,在中国宣传韩国收藏的中国文物…如果说最初购买中国古玩,只是出于喜欢、好玩儿,那么现在,金喜一已经将其视作一项毕生的事业了,“中国文化太了不起了,我要在韩国弘扬中国文化”,“希望能为韩中交流做点事情”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