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小猫往垃圾桶里钻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办法不让它往垃圾桶里跑?

“他会以某种诸如此类的方式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做一个总结。他没有这么做。……我哭是因为理查德帕克如此随便地离开了我。不能好好地告别是件多么可怕的事啊。……那个没有说出的再见直到今天都让我伤心。”从来未曾料想,类似于《少年Pi的奇幻漂流》结尾那段的场景和感触,会发生在老吴和我之间,猝然而至,方知是怎样的无措和痛悔。原本只是个寻常的周末,照例下了班赶回家,收拾好一堆东西,搬上车。回头再看小范,已经自动趴在了篮子里,好像已经知道了又要带他们出去度周末了。在斗室里呆了一周了,他们又可以去院子里撒欢了。再一找,老吴也钻进了篮子,不过是西施当年专用的那个粉色的篮子,西施走失后,我们还一直留着。我也就将错就错,把他提溜上了车。正是世界杯两场球赛的间隙,在路上我还和媳妇儿叨咕着,如果不堵车,还来得及看下一场比赛。过了收费站,车并不多。可是没开出多久,正在畅快前行,后座上的老吴就一迭声的叫了起来,我心说不好,上次回程,堵车,老吴就是这样叫了一阵,结果没坚持住,没等到家就尿了一泡,整的篮子里满是骚气。要不,去服务区让他撒泡尿?媳妇儿说好吧,然后宽慰老吴,再坚持五分钟啊,马上就到了。猫并不会像狗那样,找个路边就能撒尿。可当时我们都忽略了,这是犯下的第一个错误。这条高速这段距离内,只有一个服务区。我跟着一辆大货车拐了进来,在离入口最近的地方停下来。这片儿车少人少,比较僻静,车旁就是花圃树丛。这也许是我们犯下的第二个错误。我把老吴拎下来,打开篮子的门,老吴也不叫了,探头瞅了一眼,缩回去,死活不出来。也许听错了,是小范在叫?又把小范端下来,并排放着,他俩都怯怯的张望着,谁也没有出来解手的意思。这时又一辆大货车喘着粗气瞪着眼睛开了过来,老吴猛地一惊,蹿出了篮子,撒腿就跑。我也算反应速度不慢了,一边拔腿去追,一边叮嘱媳妇儿,把篮子关上,看好小范!我可谓旋踵即至,以为老吴会躲在树下。可是呼唤了半天,不见应答。俯下身搜寻了一圈,也是踪迹全无。此时才意识到选址的错误,这一片低矮树丛,加之夜色浓重,人迹罕至,老吴摇头摆尾脱枷而去,广阔天地任驰骋,连声再见都没说。我心下惶急,和媳妇儿分头展开地毯式搜索,垃圾箱,犄角旮旯转了个遍,唯见暗夜不见猫,越找心里越发凉。去问打扫卫生的大爷,他摇头说没看见,还宽慰我,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猫,没事的,可以在这儿找活食吃。我问啥是活食,他说可以抓耗子抓鸟啊。无奈只好留下我的电话,求告他,发现有只黑猫的话,帮我关起来,速速通知我来拿,必有酬谢。他勉强记了下来,施施然走进了黑暗之中。转悠了一个多小时,还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不在这儿等到天亮了,还得把小范先送回去。车开到出口处,我仿佛隐约听到了老吴的叫声,又不甘心的调转车头,又去转了一圈,仍然一无所获。拿了盒猫罐头,打开,放到草丛里,蹲着等了半天,也不见老吴来吃。媳妇儿安慰道,也许这就是老吴在刹那间做出的选择吧。危险来袭,小范龟缩不动,老吴撒丫子就跑,逃避可耻但有用。这段时间以来,老吴也在院子里玩野了,好在每次都没跑出我们的视线,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往回跑。只是这次,跑走了,迷路了,却不见回来找我们。我知道,开车上了高速,就难以再调头回来,以100迈的速度离开,就这样,C罗打平西班牙的这个夜晚,我的猫,跑走了。那个每天叫我起床的老吴,坐在冰箱上面守望的老吴,我打字时坚持在我膝上睡觉的老吴,从一只小耗子长成小胖子的老吴,就这样,没说再见,迷失在服务区,开启了自己的奇异旅程。那晚残存的梦中,竟全是老吴离去的身影,一遍遍的跑远,跑向树丛,那样迅捷,头也不回。午夜时分的高速服务区里,一点灯火摇曳,更显清冷,仿佛另一个时空,一口吞掉了老吴。我在清晨醒来,心里是空落落的痛,小范过来叫了两声,分明是在追问:弟弟呢?弟弟呢?假期就这样开始了,饭还得吃,活还得干。小范也显得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徒劳的在楼下楼下的找着他的弟弟,叫个不停。看他形单影孤,往后的日子也会这样形单影孤了,更是心中绞痛。说好的不离不弃呢,许下的不让你们再有闪失的承诺呢,只是在一次偶尔的不经意间,冥冥中不知怎么就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个个小小的错误的决定,一个刹那间、错愕间、恍惚间,不是路口,却已陌路,不是告别,却已分离。我看球赛,没有老吴来陪,索然无味。我看书,书页间不时有老吴跳出来。老吴在他那一窝兄弟里可能是最小的小弟,从小就挨欺负,要不是我们去领小范时临时决定把他也带来,此刻早已不知身在何处。他不如西施会撒娇,也不似小范虎超超,总是一脸憨厚,吃饭时先让给别的猫,睡觉时也不往被窝里钻,也就在院子里放风时比较胆大,时常跳进别家围栏,蹲在那儿看飞鸟。该吃饭了,只有小范,吃了一点儿,就默默趴在一边。阳光很好,小范也失去了玩耍的兴致。而在服务区的老吴,有睡觉的地方吗,找到吃喝了吗,心里的苦,跟谁去说?到了下午,媳妇儿为了化解相对的沉默,要找别的话题跟我说,我打断她,期期艾艾的说,我想,要不,咱们……媳妇儿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说,好吧,那就再去一趟。其实我们都明白,一旦错过就不再,过去了这么久,或者被服务区暂停的路人捡走,或者翻墙出去远遁,能找到老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不再去一趟,我们始终放心不下,再去找一遍,即便真的找不到了,权当做他算是有了新的归宿,也许会稍微心安一点儿吧。三十多公里的路程,指望老吴自己跑回来,这是一种传说。到了下一个出口,下了高速,绕回来,再开进服务区,停在昨晚停车的地方。到了白天,服务区里的人更多了,看着每个人都像是有拐走老吴的嫌疑。我们从老吴蹿进去的树丛开始找起,夜里给他放下的罐头纹丝没动,落满了苍蝇。我的心里更凉了,看来老吴果然一去不回。问了保洁们,都说没看见。白天可以看清各个角落了,凡是可能藏身的地方都翻找了一遍,连根猫毛都没发现。我翻上围墙,跳出去,外面是一大片树林,穿过去,有条沟渠,不见老吴来喝水。再往前走,是菜地,还有大棚,我踏勘了每一条田垄,在塑料大棚外老吴老吴的叫着,那个黑色的身影并没有晃晃荡荡的跑过来,蹭蹭我的裤腿,埋怨几声怎么才来。一直走到无路可走时,只好折返。翻墙跳回院子,媳妇儿等在车旁,院子里也找遍了,我们,谁也没能,抱着老吴回来。放弃吧,回去吧,再次环顾着空荡荡的服务区,心里满是失落和不甘。一边磨磨蹭蹭的往车前走,我一边下意识的扒拉着身旁的灌木丛,心里也知道这里人多车多草木低矮,不太可能有藏身的地方。我忽然停住不动,示意媳妇儿噤声,在我手下的树丛中,闪现了一簇黑毛!这不是老吴的屁股吗!我慢慢的俯下身,按住,拖出来,抱起,老吴惊惶的眼神,赫然与我四目相对,挣扎了一下,便伏在我肩上喘息。媳妇儿惊叫道,卧槽,真的是老吴,简直是神迹!是的,就在我们昨晚停车他逃走的地方,就在路边的一步之遥,老吴又回来了,一动不动,以一个随时跃起的姿势趴着,忍受住了车来车往、人声嘈杂,算来已经整整过去了17个小时,简直是猫界的邱少云!他潜伏在服务区,应该是能听到我们的声音,但就是按兵不动,把躲猫猫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只要你不找到我,我就是不出来!把老吴抱上车,我们已是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泫然欲泣了,好像平生很难体会到这种失而复得的惊喜。在服务区里的夜晚与白天,潜藏与浪迹,别后种种,老吴并未告诉我,只是神情间带着疲惫与慌张,身上也掉了好几撮毛,看来没少钻树丛。万幸的是,并未约定在此碰头,他能一直趴在那里等着,似乎认定了会回来接他。而当我们已经放弃寻找,正要离开时,几乎是无意识的再看一眼,却恰恰就在眼皮子底下。回去的路上,我笑问媳妇儿,如果把你丢在服务区,你能趴在那等我十几个小时吗,早跟人跑了吧。媳妇儿毫不犹豫,那必须的。老吴去而复返,我们失而复得,生活中并没有多出什么,此时才明白,我们其实从没有想过,如何与你的猫告别。是的,老吴是一只猫,但不是宠物,是我们的家人,你若不离,我何忍弃之。小范看见弟弟回来了,并未表现出如何的惊喜,他俩互相蹭了一下,就各干各的去了。在我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老吴跳上桌子,伸了个懒腰,趴在屏幕旁,睡着了。二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星期一14时9分46秒【作者简介】:王十二,一个北漂的地产广告老兵。来自东北,混迹京城。做过教师、编辑、业务员,上世纪末投身广告,04年起混迹京城地产广告圈至今。闲暇码字自娱,在各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等三百余篇。正所谓:历尽沧桑话往事,十年风雨不寻常。明朝再向阳关外,别样情怀唱大荒。【原创声明】本号所发文章,均为【墨香阁原创文学团队】所作,未经允许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转载!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呵呵~和我们家猫猫一样,它偶尔想改善伙食的时候就去垃圾桶找吃的,这时候就应该给它点好吃的。如果它是喜欢钻进去玩,那么它进一次打一次,不要太大力,凶点骂它不准去,边打它屁屁,给它点教训,它就会慢慢改过来的了

“看,那就是小白的家!” 小白家的前花园里,停着一辆车,司机正在往后备箱里装行李 垃圾袋扔进垃圾箱,跑到了我们跟前。见我们躲躲藏藏的样子,他很是诧异:“笑猫,你怎么

猫和老鼠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