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水浒传》杨雄、石秀初上梁山,晁盖为什么要杀他们?

《水浒传》中,梁山上竖立着一面杏黄大旗,上面写有:“替天行道”四个大字。《水浒传》第六十一回中写到:卢俊义到了梁山后与山上的头领交手后见到这面杏黄旗:卢俊义寻思道:“须是赶翻一个,却才讨得车仗。舍着性命,赶转山坡,两个好汉都不见了。只听得山顶上鼓板吹箫,仰面看时,风刮起那面杏黄旗来,上面绣着“替天行道”四字。《水浒传》的故事源起于北宋宣和年间,出现了话本《大宋宣和遗事》描述了宋江、吴加亮(吴用)、晁盖等36人起义造反的故事,成为《水浒传》的蓝本。扩展资料《水浒传》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用白话文写成的长篇小说,开创了白话章回体小说的先河。它作为一种新的文体,从此在文学领域内确立了应有的地位,开始逐步改变以诗文为正宗的文坛面貌。《水浒传》全书以农民起义的发生、发展过程为主线,通过各个英雄被逼上梁山的不同经历,描写出他们由个体觉醒到走上小规模联合反抗,到发展为盛大的农民起义队伍的全过程,表现了“官逼民反”这一封建时代农民起义的必然规律,塑造了农民起义领袖的群体形象,深刻反映出北宋末年的政治状况和社会矛盾。作者站在被压迫者一边,歌颂了农民起义领袖们劫富济贫、除暴安良的正义行为,肯定了他们敢于造反、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宋江原是一位周急扶困的义士,当他被逼上梁山之后,壮大了起义军的声威,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但由于他性格的二重性和思想的局限性,在起义事业登上巅峰之时选择了妥协、招安,最终葬送了起义事业。小说通过宋江起义的失败客观上总结了封建时代农民起义失败的经验教训。小说以高俅发迹作为故事的开端,意在表明“乱自上作”,高俅是封建统治集团的代表人物。作者还写了大批的贪官污吏和地方恶霸,正是他们狼狈为奸,鱼肉百姓,才迫使善良而正直的人们不得不挺而走险,奋起反抗。同时,小说还对田虎、王庆、方腊等其他地区的农民起义军作了一定的侧面描写,从广度和深度两方面深刻地挖掘出了封建时代的各种社会现象和问题,以及农民起义的深层原因。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水浒传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杨雄、石秀初上梁山,晁盖要杀他们,其意非真。只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们:梁山聚义的目的是杀富济贫,反抗贪官污吏。任何人不得打着梁山旗号偷鸡摸狗,*扰百姓。当时,杨雄石秀带着时迁在祝家庄干了下三滥的勾当,所以晁盖震怒。

《水浒传》108好汉逼上梁山,有很多种原因。1、官逼民反,如林冲、石秀、解珍、解宝、孙立、孙新、顾大嫂、孔亮、孔明。2、本来就是强盗,如周通、朱武、陈达、杨春、张青、孙二娘、王英、张顺、

喝醉了!

病关索杨雄“碎割”了妻子潘巧云后,和拼命三郎石秀以及鼓上蚤时迁一起投奔梁山,在路径祝家庄一酒店时,时迁贼性不改偷吃了店内的老母鸡;想不到引来了杀身之祸,时迁被祝家庄俘获,杨雄和石秀在一酒店商议对策时偶遇鬼脸儿杜兴。为了报答曾经的恩人杨雄,杜兴希望自己的主人扑天雕李应修书给祝家庄,希望祝家庄看在“盟友”的份上放了时迁,但祝家庄仗势欺人,二次回绝了李应的请求还射伤李应。杨雄和石秀只好赶赴梁山投靠入伙。

《水浒传》中梁山好汉上梁山的具体原因:钱财、女人和义气 《水浒传》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描写农民起义的长篇小说。一、为钱财而上梁山 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社会,都有一条相同的规律:“钱不是万能

在戴宗的引见下两位到聚义厅参见上厅参见晁盖、宋江并众头领,杨雄、石秀“把本身武艺,投托入夥;先说了”。杨雄是个老实人,又如实的把时迁的事细说一遍。这不说还好,刚一说完,晁盖大怒,喝叫;“孩儿们!将这两个与我斩讫报来!”,晁盖觉得:只从他成为梁山第二任领导人后,指导思想是 “忠义为主”,是一个杀富济贫、“恩德于民”的集体,梁山泊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一个个兄弟下山去,不曾折打锐气”。并且投奔梁山的好汉都有“豪杰的光彩”。他觉得杨雄、石秀“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辱没了梁山并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印象,“因此连累我等受辱”!晁盖要“先斩了这两个”,并要将杨雄石秀的头颅挂在山寨已警示众。

林冲是《水浒传》中的人物,绰号豹子头,东京人氏,原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因其妻子被太尉高俅的养子高衙内看上,而多次遭到陷害,最终被逼上梁山落草。后火并王伦,尊晁盖为梁山寨主。他参与了梁山一

我们仔细分析,发现晁盖杀杨雄和石秀的理由非常牵强。晁盖说梁山的思想核心是“忠义为主”,那杨雄石秀冒着“*林弹雨”搭救时迁不是为朋友赴汤蹈火的“忠义行为”吗?晁盖说梁山好汉都是“豪杰”,杨雄杀老婆、时迁偷鸡都是些龌蹉行径,那晁盖自己也不想想:你那个所谓的兄弟-----背信弃义闲汉赌汉白胜算豪杰吗?那个见财起意杀死自己老板的色鬼矮脚虎王英算豪杰吗?说不通啊!再说,偷鸡的是时迁而不是杨雄、石秀,晁盖武断的认为杨雄、石秀也是“偷鸡贼”, 晁盖明显带着“蛇鼠一窝”的眼光看待两人,我看晁盖杀这两人有其他缘由。

梁山好汉上山往往都是一群人一起上山的。第一批:杜迁、宋万、朱贵。第二批:林冲。第三批:晁盖、公孙胜、吴用、阮氏三雄、刘唐、白胜。第五批:萧让、金大坚。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水浒传

说白了,其实晁盖就是对宋江系统的人很反感,宋江只从上梁山以来经常在晁盖面前喧宾夺主,并且宋江的人格魅力使得山寨兄弟在内心都追随他,晁盖或多或少有点嫉妒心,他在内心本能的排斥宋江系统的人。虽然杨雄、石秀不是慕宋江大名投奔的梁山,但他们的引路人是宋江最嫡系的兄弟戴宗,因为戴宗在蓟州与两位邂逅,戴宗很赏识引杨雄、石秀;希望两位能入伙梁山。如今两人终于上山了,晁盖借着“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这样的罪责杀杨雄、石秀,目的就是要在宋江面前杀鸡儆猴、铲除异己。

水浒传108将上梁山原因(加精) 01 宋 江:利用职权,私放晁盖;与梁山勾结,被二奶阎婆惜发觉;被二奶敲诈,杀了二奶;杀人事发逃跑,后被捉拿归案,刺配江州;题反诗被黄文炳识破,判处死刑;后

晁盖这个人没有大局观,梁山现在需要人才,晁盖必须开阔胸襟海纳百川,不拘一格选人才,放手大胆用人才,形*尽其才、才尽其用的良好局面。做到这一点,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确立“用人不求全责备”的理念。但晁盖对投奔梁山的新鲜力量总是带有怀疑态度,花荣上山晁盖不就带着怀疑的眼光要他展示箭术吗?杨雄、石秀上山晁盖则“细问两个踪迹”。“细问”二字折射出晁盖对杨雄、石秀是警觉怀疑的。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疑人”就真的“不用”吗?未必!楚汉之争时,刘邦对韩信的忠贞是有一定疑心的,但他却能从大局出发,重用韩信,打了一系列胜仗;唐朝的魏征原是唐太宗政敌一边的人,但太宗却大胆启用。人所公认“贞观之治”不能没有李世民,也不能没有魏征;没有大局意识以及偏狭胸怀的人才会本能的排斥人才。晁盖这样的用人观预示着他不是梁山泊合格的领袖。

且说戴宗把引荐杨雄石秀的事一说,满以为晁老大会满心欢喜。当今梁山事业正方兴未艾,正是急需各路人才之时。

谁料想这回晁盖不但没领他的人情,反而当着大庭广众,勃然大怒,要把石杨两人就地正法!

这一下戴宗懵了!

因为他实在不能理解,杨雄石秀带着那么多人来投奔梁山,真是天大好事一桩。仅仅是因为时迁偷鸡一事,折了梁山威风吗?可是杨雄石秀并没有做什么啊,反而是他们这种行为可敬可佩!

因为他不明白。

其实自打晁盖上梁山以来,虽然名义上当了老大。可是手下真正的弟兄少之又少,一帮能干的,有一技之长的多是宋江铁杆,要不就是他带上山来的。晁盖信奉一个义字,为人侠肝义胆。做事也想做得光明磊落,轰轰烈烈。可是宋江明里暗里,搞的那些人上山,不是品行不正,就是做事不怎么的,说是英雄好汉,杀人放火的事一点也没少干。晁盖心里早就不爽了,更何况这些人跟着宋江上山,全然没把他这个老大放在眼里。如此下去,他老大的位置何在,又如何可以服众?

现在,这杨雄石秀明明就是奔着宋江来的。更可气的是,这时迁偷鸡摸狗被人抓了,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还打着梁山的旗号,真是替梁山抹黑……晁盖本就是实在人,胸无城府,想说什么就说这什。这一下怒从心起,心里话就脱口而出。

是的,他要杀了杨雄石秀,一解心中许久怨气。

也是杀杀宋江威风,让他明白谁是梁山老大。

更是心里不想让宋江坐大,自己隐隐有架空的危险。

然而,他想不到有那么多头领替他们说情。

更加不想看到的是,那宋黑鬼又假惺惺地站出来了,还说要带众弟兄下山去为他们报仇,挫挫他们锐气!

真是郁闷!要不然我也不那么说了,说什么呢,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还一点落不着好

好人,全给宋江做了!

从题主的描述看来,想必已对晁盖要啥杨、石二人的前因后果有了了解,但这其中的深意,我想各位读者们也都有着自己的见解。这次车逻辑先说结论吧,晁盖杀他们二人本来是想立威,但却用一句有着“贼喊捉贼”意味的话给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

在这之前,杨雄和石秀虐杀了潘巧云和裴如海,石秀建议杨雄去梁山落草,但杨雄觉得咱哥俩在山上又没有熟人,去了不太合适吧。石秀笑着说咱俩结拜的时候我就遇到梁上的戴宗和杨林了,凭咱俩的武艺梁山是能接纳咱们的。其实看到这里问题就出来了,戴宗属于宋江的嫡系,便是听命于宋江,自然不会把晁盖放在第一位,而游侠杨林是戴宗请上山,托杨林的福他们半路还收了裴宣、邓飞、孟康等人。再往前攻打无为军后,李逵收了鲍旭、焦挺,宋江收了黄门山欧鹏、蒋敬等人,也就是说如果杨雄二人再入伙,那么这一下子直属或隶属宋江的就有十多人(这还不算揭阳派以及在江州认识的薛永、已经归顺的清风山等人)。身为头领的晁盖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但为了梁山的状大,他不好直面说什么,他这时候也相信公明兄弟能助他成就大业。

但是人在做,别人在看,他们杀人的全过程很不幸运的被时迁看到了,这时迁虽然是小偷出身,但其还是有真本事的,他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是不会被梁山接纳的,于是就抱着杨雄的大腿想一起上山。从客观层面来讲,若是不带时迁,或许也没这么多事,但事实就是事实,你们三都吃鸡了,还是人家庄内的报晓鸡,首先你们就多少丧失了话语权。虽说祝家庄的小二有“讹人”的嫌疑,但你们恼羞成怒杀人还烧人家房子就说不过去了,这也印证了杨雄三人组注定与好汉这个名头无缘了。

之后时迁被捉,众人碰到了杜兴,想靠他的主子李应的面子去赎人,可惜祝家庄嘴头硬,丝毫不给扑天雕刘任何情面,祝彪还射伤了李应,这下玩大了,杨雄等人因为自己的贪吃搞得李家和祝家也决裂了。之前二人上梁山,说明情况,晁盖听后立马就要将二人,众将不解,晁盖用自以为很有说服力的言辞向大家解释道:

俺梁山泊好汉,自从火并王伦之后,便以忠义为主,全施仁德于民。一个个兄弟下山去,不曾折了锐气。新旧上山的兄弟们,各各都有豪杰的光彩。这厮两个,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吃,因此连累我等受辱。今日先斩了这两个,将这厮首级去那里号令,便起军马去,就洗荡了那个村坊,不要输了锐气。

晁盖给出的理由很充分:

1、我们梁山好汉虽然落草,但做的都是为民之事,你们俩不是;

2、你们这两个贼人打着我梁上的旗号去做偷鸡摸狗之事;

3、就是因为你们这两个龌龊之辈才使得我梁山被人误解。

乍一看晁盖说的话句句在理,但再仔细分析晁盖的这段话也有很多站不住脚的地方:

1、火并王伦是忠义之举吗(你能火并别人,不怕自己被火并?);

2、你当下梁山上的人都是豪杰吗(王英那食人魔也是豪杰?);

3、既然是因他俩的错失使得梁山的声誉有损,为什么还准备“洗荡了那个村坊”(这不用解释了,谁骂我我打谁,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还是光良?)?

晁盖贵为山寨之主,恐怕他的做法很难服众,但这其中更多的意味,或许他是知道了宋江的小圈子已经在逐渐增大,必须要采取一些手段来告诉大家谁才是山寨之主。此时的宋江表现的出奇的明智,首先他向晁盖解释偷鸡是时迁所为,跟这两位兄弟没关系;其次祝家庄一直视我梁山为眼中钉,就算不发生今天的事情我们迟早也得和他们来一战;最后宋江主动请缨去攻打祝家庄,还发誓要把李应这位大财主请上山。再宋江劝解完后,紧接着吴用和戴宗也马上为二人说好话,继而引发了众人救杨石的场面。既然弟兄们都这么说了,那晁盖再执意杀这两人岂不是显得小心眼了。

杨雄和石秀不是傻子,他们知道这条命是怎么捡回来的,二人对宋江是感恩戴德,但对晁盖有没有怨念,这就不好说了。从攻打祝家庄开始,外出领兵打仗的就一直是宋江了,在这期间又收服了不少人,还有不是慕宋江之名而来的人,你说现在晁盖紧张不紧张。

曾头市一战,晁盖终于忍不住要亲自出马克敌了,但一支毒箭却将他的满腔热血射的一干二净,回过头来想想,这箭真的是史文恭射的吗?

而之后二人的排名都进了天罡,或许这就有着其他的内涵了~


文/车逻辑的逻辑

所以说晁盖死的不冤

因为晃盖性情比较直爽,其形象要比宋江正派些,也有点英雄的豪气与正义,权谋也差,又见不得鸡呜狗盗之徒。所以杨雄和石秀上山投奔梁山,晃盖询问他两经历情况,当杨雄、石秀说到他们三人住店时时,石迁偷了店家鸡,不合争闹起来,石秀烧了店家房屋等等情况,当听到他们因偷店家鸡引发纠纷,又烧店家房屋,明显他们无理,还打着梁山好汉招牌,所以晃盖认为他们不是好人,又败坏梁山名义,所以要杀他们。但此时晃盖已被宋江架空,没人听他的,宋江急忙转弯保杨雄石秀,所以没杀成,以后晃盖说话就更不起作用了。

挡道者必除之而后快,扫除了障碍和威胁,因为你严重影响和威胁到他人利益。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从原著看,原因有二,首先折了梁山名头,被小小庄子打的如此狼狈。其次偷鸡摸狗还用梁山名头,也就是说打败了不算什么,原因很重要。因为偷鸡被人打,还打输了,确实让梁山难以接受。

延伸出来,我感觉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立威!自宋江等上山后,新增的头领远多于旧有人。人员多了,难免管理困难,他们又唯宋江马首是瞻,晁盖有些想法也是正常。恰巧杨雄石秀又是戴宗引荐,是以晁盖正好借题发挥,来个下马威,宣誓一下主权,警告新来的:我才是山寨之主!

宋江也是深知其中缘故,所以力请带人下山。既能散散心,又能立立功,缓和一下关系,让大家有点认同感。

实在是权术之道啊!

要说清楚晁盖为什么要杀杨雄和石秀,我们先看看杨雄和石秀都干了些什么?

书中安表,杨雄是蓟州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手,也就是牢头兼行刑官。江湖人称“病关索”。

有一次,杨雄刚刚法场行刑回来,一帮街坊邻居给他挂红贺喜(估计是侩子手的行规,行刑后挂红驱邪,毕竟是杀人的勾当),遇到了一伙泼皮要抢杨雄身上的挂红红绸缎,石秀挑柴正好路过,出手相助,打跑了泼皮,于是杨雄石秀结为兄弟。

石秀,人称“拼命三郎”,是个穷小子,靠砍柴挑卖为生。

杨雄对石秀很关照,看石秀无依无靠,便把石秀留在家里,并出资给石秀支了一个卖肉的摊铺。

杨雄有一个老婆,是个二婚,叫潘巧云,算是个不安分的女人,背着杨雄和寺庙里的一个和尚裴如海勾搭上了,这事让石秀发现了,石秀提醒杨雄,杨雄找老婆质问,潘巧云反诬陷石秀意图不轨,杨雄居然就信了老婆的话,冷落石秀,石秀不得已离开杨雄家。

但石秀可不是个善罢甘休之人,他埋伏在杨雄家门口,终于等待裴如海趁杨雄值班到杨雄家和潘巧云私会离开的时候,杀了裴如海。

杨雄知道裴如海死在自己家门前,明白了石秀所言不虚,两人和好如初。石秀出主意,让杨雄把潘巧云骗到翠屏山上,石秀的目的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杨雄问明白了事情的前前后后,一怒之下杀了潘巧云。

杀了人的杨雄石秀知道犯了死罪,于是商量投奔水泊梁山。

他们所做的一切,被正在踩点的盗墓贼时迁都看见了,时迁要求带上他一同投奔水泊梁山。杨雄和石秀没办法就答应时迁同去。

在投奔梁山泊的路上,他们路过祝家庄投宿,晚上,贼性不改的时迁偷了人家报晓的大公鸡三个人给炖着吃了。

这下,人家主家不干了,要他们赔,不然就抓他们去见庄主,杨雄石秀他们争吵当中搬出来水泊梁山的名头吓唬,结果,人家不买账,杨雄三人落荒而逃,杨雄和石秀跑了,时迁被庄客给摁住了。

杨雄石秀跑到水泊梁山,说明投奔之意,并请求搭救时迁。

晁盖宋江非常高兴,摆酒给两位接风,一开始大家伙挺高兴的,可当杨雄石秀说到偷鸡被祝家庄追杀,并抓了时迁,他们搬出梁山名号都不给面子的时候,晁盖翻脸了:来人,把这两个家伙给我拉出去砍了!

宋江一听吓一跳:为什么?

晁盖说,这几个家伙打着梁山旗号干的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实在是有辱梁山“江湖豪杰”的名声。杀了他们,我再去下山收拾敢叫板祝家庄!

晁盖要杀了杨雄石秀,除了他说出口的理由,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理由,就是要宣示他山寨之主的“生杀大权”在握的地位。而且,在宋江面前下令杀杨雄和石秀,前一种原因是由头,后一种才是目的。

但此时晁盖才想起树立和巩固老大的地位,已经迟了。

晁盖刚下完命令,就马上被宋江和吴用给否定了。

宋江马上反对,而且理由充分:哥哥不能杀,恐断了梁山的才路!加上吴用支持,晁盖目的不但没达到,而且通过这一次较量,晁盖就再也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了

到他想通过行动证明自己老大地位的时候,他的死期就到了。

杨雄、石秀二人杀了潘巧云被时迁全部知悉,时迁就央求他俩一起带着上山入伙,可是半路上时迁在祝家庄店里嘴馋偷了人家报晓的鸡,结果被人家发现引起争执,时迁被捉,二人幸好逃出,之后又遇到李家庄鬼脸杜兴又走的扑天雕李应的路子去祝家庄要人,可是没想到祝家庄不但不给反而伤了李应。最后俩人没办法只好上梁山报信请梁山出面解救时迁…当时晁盖一听这事就来气,嫌几人偷鸡摸狗的行为辱没梁山的声誉,所以要杀掉他们,正要斩首之时,是宋江站出来求情,说偷鸡这事是时迁干的,而且时迁本身就是鸡鸣狗盗之徒,与杨雄石秀并无关联,请求放过他们。然后梁山兄弟们也纷纷求情,晁盖才饶了杨雄和石秀,并决议攻打祝家庄…

这事换谁谁也气,还没上梁山就打着梁山的旗号做偷鸡摸狗的事,这确实是败坏梁山的名誉,所以晁盖在震怒之下要杀二人也很正常。梁山之上晁盖虽然是老大,但论心机和掌控能力却并不高明,简言之莽汉一个。所以他遇到事就考虑的比较直接…

而宋江人比较细致,做事周全。第一要为梁山招贤纳士扩充实力;第二也有心培植自己的势力,所以他出面干预。第一留下几人为梁山卖力;第二针对和梁山作对的祝家庄要打掉它搬取钱粮充盈山寨之需。

俩人这一比较,无论是梁山山众来说还是前来投诚的石秀和杨雄来说,第一感念他的义气第二佩服他的决断,加之祝家庄轻看梁山引起诸位头领不愤。所以宋江在晁盖面前所做所为会受到所有人的赞成和拥护,这也为之后一步步掌握梁山实权迈进了一大步…

杨雄性格特点:好:爱打抱不平,知错能改,武艺高超。不好:鲁莽,意气用事。石秀:平生执性,路见不平,爱打抱不平,有反抗的精神,有正义感,嫉恶如仇,义无反顾,机警沉着。我对杨雄的看法:他,生得好表人物,露出蓝靛般一身花绣,两眉入鬓,凤眼 朝天,淡黄面皮,细细有几根髭髯。一身好武艺,面貌微黄,手使大刀酷似关羽的第三个儿子关索,以此人都称他做病关索杨雄。在历史的舞台中,人们都将他视为一名豪放、义气的绿林英雄。但是,在我的眼中,看似豪放、义气的他,实际上却是一个行事鲁莽、盲目听从的人。一、从社会背景分析杨雄怒杀潘巧云当时他们所在的年代是封建统治下的宋朝,重男轻女的现象十分严重,至此使得女人的地位十分卑微。而一旦男女之间出现一些问题,男人可以用一纸休书,而女人却无法选择。男人有着三宫四妾,丝毫不顾女人的感受,而相比之下女人有一个情夫便罪可致死。在这件事中,杨雄没有三宫四妾,而潘巧云却有一个情夫。这便是她的错误,可这件事真的至于闹出人命吗?身为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的他何尝不知杀人偿命这个简单的道理?这便是当时的社会,极其的不公平,另外便是当时的那些所谓的“英雄”好汉遇事便动刀杀人的一番“豪气”。还有便是当时讲究义气为先,由于石秀的一席话:哥哥,这个小贱人留他做甚么!一发斩草除根!使得杨雄十分生气,挥刀将自己的妻子挥作两段,潘巧云命丧黄泉。而杨雄的这一席话:你这贼贱人!我一时误听不明,险些被你瞒过了!一者坏了我?兄弟情分?,二乃久后必然被你害了性命!我想你这婆娘,心肝五脏怎地生着!我且看一看!也表示出杨雄的不顾情份,对自己的妻子也这么心狠手辣。难道之前的句句爱恋之语都散去了,荡然无存了吗?这便是真实的杨雄,一个鲁莽、盲目听从的“豪杰”。二、从石秀及兄弟情份分析杨雄怒杀潘巧云在绿林中有这么一句话:“义”字为先。在这场丈夫杀妻子的杀人案中,石秀是当之无愧的从犯。可以设想如果没有石秀这个角色,仿佛这件惨案便不会发生。而石秀的犯罪动机是潘巧云对丈夫杨雄说的一番话:哥哥今日又不来,嫂嫂自睡,也好冷落。我只不睬他,不是一日了。这个且休说。昨日早晨,我在厨房洗项,这厮从后走出来,看见没人,从背伸只手来摸我胸前,道:‘嫂嫂,你有孕也无?被我打脱了手。本待要声张起来,又怕邻舍得知,笑话装你的幌子;巴得你归来,又滥泥也似醉了,又不敢说,我恨不得了他!你兀自来问石秀兄弟怎的!而主犯杨雄的反应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厮倒来我面前,又说海许多事,说得个‘没巴鼻!眼见得那慌了,便先来说破,使个见识!?口里恨恨地道:?他又不是我亲兄弟!赶了出去便罢!?到天明,下楼来对潘公说道:?牢了的牲口腌了罢,从今日便休要买卖!?一霎时,把柜子和肉案都拆了。他的脸也变得太快了吧,瞬间从要来骂潘巧云变成了听信潘巧云的花言巧语,大骂石秀,还将柜子和肉案都拆了。待石秀调查清楚后,便开始计划实施此次杀人案:石秀笑道:“你又来了!你既是公门中勾当的人,如何不知法度?你又不曾拿得他真奸,如何杀得人?倘或是小弟胡说时,不错杀了人??杨雄道:?似此怎生罢休得??石秀道:?哥哥,只依着兄弟的言语,教你做个好男子。?杨雄道:?贤弟,你怎地教我做个好男子??石秀道:?此间东门外有一座翠屏山,好生僻静。哥哥到明日,只说道‘我多时不曾烧香,我今来和大嫂同去。把那妇人赚将出来,就带了迎儿同到山上。小弟先在那里等候着,当头对面,把这是非都对得明白了。哥哥那时写与一纸休书,弃了这妇人,不是上着?这时的石秀的做法只是让杨雄一纸休书,可真正到了翠屏山时,他便换了一副嘴脸:哥哥,这个小贱人留他做甚么!一发斩草除根!杨雄诚不知自己已成了主犯,动手之余还不忘强调兄弟情份:你这贼贱人!我一时误听不明,险些被你瞒过了!一者坏了我?兄弟情分?,二乃久后必然被你害了性命!我想你这婆娘,心肝五脏怎地生着!我且看一看!这类案件在不少的武侠小说中也有雷同,这类兄弟情份着实破坏了原本幸福的生活,原本和谐的社会。三、从石秀及兄弟情份分析杨雄大闹祝家店杨雄官居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也算身居官场,也对官场秘籍略知一二,其中首要的便是“忍”。在此次纵火杀人案中,杨雄很不幸的再次从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化身成了一名从犯。当然本身对忍不太敏感的他再次被石秀撺掇,做出了杀人放火之事。在石秀对店家的呵斥中,兄弟情份再次涌上脑海:好意还你些钱,不赔你怎地我去?在之后的打打杀杀中,杨雄内心中的兽性再次爆发出来:且住!一个来杀一个!两个来杀一双!待天色明朗即走!可怜的杨雄再次落入虎口,当然也更加坚定了与兄弟石秀一同上梁山的决心。唉,鲁莽、盲目听从的杨雄再次中招了。将潘巧云与潘金莲相对比,她便显得微不足道了,而相比之下对她的惩罚措施却显得更加严厉了。这便又要提起石秀。杨雄这对作案组合的完美配合。不管是从任何一件事上来看,杨雄都是当之无愧的鲁莽、盲目听从的代表人物。虽然在水浒传中杨雄并不是什么主要人物,但是他向我们展现的却是那个时代绿林人物的真实生活,向我们展现了那个时代背景下的生活以及种种不公的社会现实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