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老酒馆》张掌柜为何死前把豫菜馆和夫人交给贺义堂?他们最终都怎样了,结婚了吗?

黑木不断挑衅陈怀海,最后两人约定来一场比武,并且各自都签下军令状。陈怀海无论是身手还是体力可能都不是黑木的对手,后来哑巴擅自找到黑木就是为了帮陈怀海收集情报,只是没想到哑巴就这样牺牲了。最终陈怀海顺利击败黑木,黑木则是选择剖腹自尽。黑木第一次挑衅是把老酒馆柜台上的酒坛子全都砍碎了,陈怀海忍住怒气,放走了黑木。得寸进尺的黑木又来到了肉饼王的店,点了五十张肉饼,并让肉饼王把他吃剩下的四十多张肉饼吃掉,还扬言要用残忍手段强逼肉饼王。陈怀海和黑木理论,黑木要跟陈怀海打—场,并约定三天后去酒馆找他立生死文书。一个礼拜后黑木才迟迟找来老酒馆,两人立了生死文书。黑木刚要走,拯脱捆绑的陈怀海赶来,和黑木约定三天后在老地方战,并承诺如果失约,就把酒楼送给黑木练手。谷三妹找三爷帮忙想让陈怀海参加不了比拼的办法,二入合力在陈怀海的酒里下药,不料陈怀海在比拼前格外慎重,没将酒喝下去。陈怀海和黑木对立而站,打斗中,陈怀海想到哑巴拿命换来的黑木招式要点,及时见招拆招,将黑木按倒在地,手中的刀也抵在了黑木的咽喉。附近日本警察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陈怀海,老警察忙上去说情,陈怀海终于放开黑木,转身往回走,可他又想起哑巴临死前那句“把老掌柜当爹了”的唇语,又转身走向黑木。黑木见状,剖腹自尽。黑木的确是输了,这份屈辱感使得他只能选择自尽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老酒馆》是由刘江执导,高满堂编剧,陈宝国、秦海璐、刘桦、冯雷、王晓晨、程煜、冯恩鹤等主演的年代剧。该剧讲述了*时期大连好汉街上一个叫山东老酒馆的小铺子掌柜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谋生计、释大义的故事。

什么是真正的朋友?

“一贵一贱,交情乃见;一死一生,乃见交情;穿房过屋,妻子不避——得有这托妻献子的交情,这才算得上是真朋友。

贫农张大爷,手上有块疤。大爷告诉我,这是仇恨疤。过去受剥削,扛活地主家。地主心肠狠,把我当牛马。三顿糠菜粥,哪能吃饱呀?干着牛马活,常挨皮鞭打, 年底要工钱,地主破口骂。

这段话对于喜欢相声的朋友来说,可能会觉得有点眼熟。因为这是传统相声《托妻献子》中,非常经典的一句台词。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交朋友的时候不分贵贱,在生死之间方可见真情所在,朋友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大家也不用遮遮掩掩的。

因为老乌说查理当初骗人,没邮金条,邮的是水管子,但现在查理的信证明了当初他邮了金条,那就是老乌说谎了。而金条是在邮局取回来时就已经不在水管子里了,这老乌自己不也说了嘛,他从邮局取的

而在《老酒馆》这部电视剧中,由冯雷出演的“贺义堂”,就遇到了被朋友“托妻献子”的经历。有的观众就在好奇,剧中的“贺义堂”,因为自己各种作而败光了家产,不仅气死了老父亲,还落得个妻离子散的下场,这摆明了就是一个“靠不住”的家伙。

问题是他为什么这么了解黄老四,他都不是鹅城的县令,为了让张麻子倒霉才说自己是鹅城的县令?他怎么知道鹅城有一个很厉害的黄老四呢?他凭什么对黄老四这么有信心,一定能叫打劫自己的张麻子死在黄老四的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会让为人精明的“豫菜张”老板在他生命弥留之际,把自己苦心经营了一辈子的酒馆,和相依为命的老婆,都托付给了贺义堂?

在县城结识了集贤居少掌柜佟乐,嘎子仇没报,反而陷入鬼子追杀。在佟乐和一个神秘便衣的帮助下,脱离险境。便衣原来是罗金保,将嘎子带到区队秘密隐藏之地,钱队长收留了嘎子。嘎子从此以小八路自居,紧

想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就得先来了解一下贺义堂这个人。

还活着吧。75岁了。老英雄“张嘎”病愈返乡(图) 2007-05-17 04:34:00 来源:北京晨报(北京)网友评论 0 条 进入论坛 60多年前打鬼子端炮楼 75岁染重病进京治疗 60多年前,“小兵张嘎”端炮楼、打

一,他市场嗅觉敏锐,经商头脑超前。

贺义堂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高知识分子,精通日语和经济学,脑子灵活有想法,对人情世故也很懂,另外虽然他这个人看上去是有点不着调,但实际上还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所以很多人就不明白,为什么他放着自家好好的酒馆买卖不做,偏要改行做日料?这不就是典型的想一出是一出的败家行为吗?

其实不然,贺义堂正是很清楚自身的优势,才选择转行做日料的。首先,他家在好汉街有一定名声,他们家不管开什么店,都一定会有老主顾来照顾生意,只要东西好吃,口碑很快就会传开。其次,好汉街当时是日占区,存在着很多日本人,贺义堂精通日语再做日料,这样连日本人的买卖也做了。这是一个典型的“通吃型买卖”,贺义堂何乐而不为呢?

并且他在店里生意不好的情况下,会想出搞“免费吃”的活动,来进行店面宣传,这对于当时的餐饮行业来说,也算是一个新型的营销模式。只可惜,他运气不好,免费吃饭引来了饿死鬼,结果客人把自己给撑坏了,闹出了官司,最倒霉的是,这个饿死鬼居然还是个日本人,这就让贺义堂有理也说不清了,只好落下个关门停业的下场。

站在我们现代人的角度来看,如果现在做餐饮行业的人,在店铺开张的时候,都像陈怀海那样靠口碑和个人魅力来吸引顾客,只怕迟早都得关门大吉。反而现在的大多数老板,都会选择像贺义堂那样做各种活动,来搞起店里的开张生意。这就说明,贺义堂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

二,他做事能屈能伸,好面子也是有讲究的。

在贺义堂败完了家之后,很多人都只记住了他气死父亲,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失败一面。却忽略了他在街边帮人代写书信,意图东山再起的不放弃一面。他如果真的是一个纯粹好高骛远的人,他会选择这份不计酬劳帮别人代写书信的工作?他还会做得那么的尽心尽力?

就像剧中说书先生说的那句话一样,说书的好歹也算半个文人,他贺义堂可是真正的高知识分子啊,还能找不到一份体面点的工作吗?他之所以选择在街边帮人家代写书信,就是因为他不想寄人篱下,想要完全靠自己的能力东山再起。大丈夫做事能屈能伸,跌倒了无所谓,再站起就是了嘛。

他经济实惠的价格,令客户满意的服务,为他赢得了大批的客户。而就在他“代写书信”的事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却招来了同行的嫉妒,使用卑鄙手段断了贺义堂的财路,让他再次陷入困境。而贺义堂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吗?对于一个真正聪明的人来说,他就算是做乞丐,也能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并且还不用自己亲自出手。

贺义堂确实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要不是因为他好面子好显摆,也不会弄丢了“乞丐大哥”的宝座。可他的好面子也是有水平的,他在落难被人救了之后的那段戏,还是挺让人印象深刻的。他很较真地对救他的人说,让人家给他打个欠条,自己以后一定要还。那些东西就当是借给他的,而不是施舍给他的。他的这个行为,不正应了中国的那句古话么,穷死不食嗟来之食。

三,他是一个有底线,并且懂得感恩的人。

贺义堂是一个很能折腾的人,家里的老酒馆,让他折腾成了日料店,结果关门大吉了。生意红火的满菜馆,让他给折腾没了,搞得家破人亡。陈怀海的山东老酒馆,也被他折腾得够惨,就连人命官司都惹上了。可是当他真的接下“豫菜张”的店子之后,他却什么都没做。

张老板的妻子试探他,说现在豫菜张已经是他的了,他可以想干嘛就干嘛,甚至还提醒他,豫菜张的名字可以改了,因为他姓贺。可是贺义堂却说,他不在乎这个,留着豫菜张这个名字,他还能有个怀念老张的理由。把老张的媳妇给感动的啊,直说“老张没看错人”。

其实对于贺义堂来说,他能接手豫菜张也是出于感谢老张对他的照顾,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老张两口子对他关怀备至,对他就跟对自己亲兄弟一样,他不能忘恩负义。

他本不想接受老张的嘱托,可是出于感恩的想法,他才*接受的。

既然自己答应了人家,那就不能辜负别人的嘱托,在办完老张的后事之后,面对嫂子的各种试探,贺义堂内心毫无波澜,直奔酒馆照料日常生意去了。

综合以上三点,张掌柜将自己的产业和夫人,托付给一个有商业头脑、做人能屈能伸、并且还心怀感恩的人,有什么问题吗?他这样做,不仅能让自己的豫菜张传承下去,还能让自己的家人老有所依,简直不要太完美。

另外老张之所以会对贺义堂“托妻献子”的,也是因为贺义堂的老爹曾经有恩于老张,看到人家儿子现在混得不怎么样,自己正好又不行了,就当是自己了却一个人情吧,他要是能按照自己的嘱托去做,那自然是最好的,他要是辜负了自己的嘱托,那也只能是认命。

老张走了,嫂子、馆子都归贺义堂了,很多观众就在琢磨,编剧会不会又在这儿给贺义堂“加点戏”呢?毕竟贺义堂的老婆早就带着孩子跑了,对面“老酒馆”的陈怀海都有两段“感情戏”了,也是该给这个“男二号”加段感情戏了嘛。

但是根据《老酒馆》整体的剧情走向,以及资料上对贺义堂这个角色的介绍,“豫菜张”显然不是他最终的归属,像他那么爱*儿的家伙,怎么可能会乖乖地待在“豫菜张”,一边做着生意一边照顾嫂子嘛。

他迟早还是要去老酒馆跟着陈怀海混的,毕竟未来还有比待在“豫菜张”过日子更精彩的“故事”等着他呢。

不着调的贺义堂竟然在豫菜张那里待了下去,而且一待就是好几年,除了贺义堂真的无处可去这个原因之外,豫菜张的夫人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当然不是说贺义堂偷偷喜欢张掌柜家里的嫂子,而是嫂子会调和矛盾,这个嫂子还知道生病的丈夫需要一个帮手,贺义堂就是最合适的那个帮手——无处可去,不图钱财,又有学问。

所以每当张掌柜和贺义堂发生矛盾时,嫂子总会即使充当和事佬,所以贺义堂才和张掌柜一直相安无事。

张家嫂子看着是不是有点眼熟?她是前不久大热的网路《长安十二时辰》里的“网红”许鹤子。这次出演《老酒馆》,比许鹤子的戏份多的多。

外表荒唐的贺义堂。有着一颗单纯、善良的内心

贺义堂是《老酒馆》里最悲催的一个人物,高调出场,却把家底赔个精光,好不容易重整旗鼓,开起来的饭馆,又被屠洪刚饰演的落魄王爷,把家底骗个精光,因此气死了老爹,气跑了媳妇和儿子,最后一无所有,流落到街头给别人写信为生。

没想到因为他写的好侵犯了别人的利益,被别人打跑了,实在饿得没法子的时候,他和狗抢过吃的,入过乞丐的伙。

后来陈怀海看不下去了,就把他请进了老酒馆,还不能说可怜他,要说和他共同开酒馆,要不然清高的贺义堂,宁肯饿死,也不会去的。

在老酒馆里又被杨家二姨太诬陷为杀人凶手,陈怀海把他救出来后,他为了证明自己有本事,就主动请缨去要账,结果账没要回来,自己的裤子和鞋还搭给了别人。

“你们没有见过我的本事”是贺义堂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因为没有经过陈怀海的允许,私自去揽大汉奸郭老五家的生日宴而和陈怀海闹了别扭,又和老酒馆分道扬镳。

从老酒馆出来的路上,他遇到了豫菜馆的张掌柜,张掌柜看在他死去的老爹的份上,让他去自己家的饭馆帮忙,算是给他口饭吃。

其实,在豫菜张那里,贺义堂过得并不开心,豫菜张可不像陈怀海那样仁义,他只是在还贺老掌柜曾经的人情,所以说,贺义堂在张掌柜那里并没有话语权,他们两个还曾经因为经营理念的不同而闹过别扭,如果不是张掌柜的夫人拦着,贺义堂早就不在豫菜张那呆着了。

但贺义堂的经营能力,张掌柜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当张掌柜得知自己得了重病,命不久矣的时候,他想到了贺义堂,通过这些年的观察,他觉得把妻子和家产交给贺义堂,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张掌柜觉得他媳妇不会管理饭馆,如果把饭馆交到她手里,她是经营不了的。再说他媳妇是他半路捡来的,比他小了很多,如果不拜托人照顾她,她是很难在大连街立足的。

贺义堂不会和张掌柜的妻子结婚

虽然在酒桌上答应了张掌柜的请求,但那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他想让张掌柜走得安心,而贺义堂对嫂子是没有半点男女之情的。

在最落魄的时候,是张掌柜收留了他,在他待不下去的时候,是嫂子给他台阶,劝他留下来。嫂子对于贺义堂来说,像亲人、像姐姐,唯独不像爱人。

“张掌柜临死欲托孤,贺义堂执掌豫菜张”。

酒桌前,张掌柜借着酒劲儿,完成了向贺义堂托孤的举动,看在鹏哥我的心里,是满满的心酸与无奈,感同身受之间,眼泪都要盈眶,张老板,太不容易。

贺义堂做生意不靠谱,几次折腾都以失败告终,开日本料理搞个免费试吃,被他老爹一闹亏了个底朝天,店铺抵押后听从那正红的建议开老奉天,专门经营满汉菜特色菜,生意总算有了些起色,可是好景不长又被一个满清遗老坑的一无所有,老爹被气死,老婆带孩子回了日本,自己流落街头,最后做乞丐都不忘记装一下,被揭穿后连做乞丐的资格都失去了,在穷途末路之际陈怀海收留了他。

因为贺义堂接了一单给汉奸做寿的生意与陈怀海发生了分歧而离开了老酒馆,这时豫菜张看在早年贺老爷帮助自己的份上收留了贺义堂,在豫菜张这里他改掉了不少的坏毛病,但是他的一些理念不为张老板接受,差点再次负气出走,后被张夫人挽留下来,张老板在得知自己重病不治之后,把身后事全盘托付给了贺义堂。

张老板这样定义贺义堂,读书多见世面多,脑瓜灵能成事,贺义堂虽然做事不稳,但是他心地善良骨子里不坏,所以张老板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家产和贤良淑德夫人才放心地交给他,看似是慷慨大度,其实是掏心掏肺的信任,真心实意的托付,当时贺义堂不答应是不近人情,答应之后对张夫人仍然是毕恭毕敬,没有面对不菲的家产和温柔端庄的张夫人而得意忘形,心里总是装着张老板对自己的那份情义。

贺义堂和张夫人一起去给老张上坟回来,张夫人让贺义堂换掉衣服给他洗一洗,他没有同意,再让他洗下手也没有服从,贺义堂这样对张夫人说,身上带着张大哥的味,就这样的带着他,看看他的家看看他的店好让放心,如此的重情重义的话,让张夫人感动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有次张夫人端热水给贺义堂泡脚,就是给他一个明显的暗示,他明知她的用意却是推脱不受,她还以为豫菜张的名字让他不舒服,她就劝他可以把饭馆的名字按自己的意图改了,因为现在的主人姓贺,但是贺义堂却说,这个名字就很好我想老张,听了贺义堂的这番话,张夫人的眼泪在眼中打转,对他说道,老张没有看错人。

编剧高满堂在电视剧《老酒馆》的故事内容当中,对贺义堂这个人物角色确实是着墨比较多而丰富。发生在贺义堂身上的几个人生转折,都是描述得相当详尽的。今天我们以“贺义堂从张掌柜手中接过豫菜馆”这一段为例,来具体地分析一下,张掌柜生意和夫人都交到这个年轻人的手中到底有何深意,是不是心里面也自己的一番谋划。

张夫人需要一个家,豫菜馆需要一个老板

重病良久的张掌柜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在自己还能够安排后世的时候,他找来了贺义堂,一五一十地道出了自己所做的安排:他想要把自己的夫人托付给这个年轻人,因为一个女人家如果独自操持饭馆的话,肯定是不行的,毕竟张夫人对生意完全陌生而生疏的。可想而知,如果张掌柜没有这样子的安排,那么,自己的豫菜馆肯定会关门大吉,而且还可能连累了自己的夫人。因此,万般无奈之下,张掌柜将自己的生意跟夫人都交到了贺义堂的手上,并且嘱咐他,一定要好好地照顾自己的夫人,至于豫菜馆这门生意到底能够撑持到什么地步,这方面张掌柜并没有多要求点什么。

这个贺义堂跟张掌柜,他们两个人在生意上面的态度是有分歧的。有一次张掌柜为了这种事情还跟贺义堂起了争执,如果不是张夫人出面挽留贺义堂的话,张掌柜肯定没有前面的这种安排,更不用提其他的谋划了。

有观众说,在张掌柜的内心深处,自己的夫人需要一个可靠的男人照顾她。从年龄上来看,贺义堂跟张夫人确实是相当地般配,所以很理解张掌柜的设想跟安排。至于豫菜馆的存亡,只能是放在自己的夫人后面,算是比较次要的位置。张掌柜想着用豫菜馆留住贺义堂,然后以此作为条件,让自己的夫人有其他男人照顾。不过,一番长谈之后,张掌柜十分地感动,贺义堂并不是趋利之人。

贺义堂张夫人平淡过日子,张掌柜可以瞑目

不管是这个张夫人,还是贺义堂,这一男一女都是善良之人,贺义堂把这个女人当成自己的老板娘,当张掌柜过世之后,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对他自己而言,除了是老板娘之外,还是自己要尊敬的大姐。

张掌柜的夫人是聪慧之人,自然是明白贺义堂的心思跟态度,所以她并没有纠缠于对方,只是一门心思是想着要留住这个年轻人,毕竟豫菜馆是需要一个男人来操持的,自己一个女人家如果身旁没有一个男人照顾保护的话,张家很快就会颓败掉的。

贺义堂这个人是有些不靠谱,可是,他是一个良善之人,又是一个留洋回来的人才,在某些方面是比较靠谱的。当然,他经营生意方面还需要磨练,因为之前所经营的那些生意,并没有成功地让好汉街知道他的威名。甚至还坑了自己的亲爹,连老婆都跑掉了。

张掌柜是完全可以瞑目的,自己的夫人跟这个贺义堂,过上了平淡的小日子,豫菜馆也没有颓败掉,虽说没有山东老酒馆那么地红火,可是,维持生计是没有问题的。

写在最后

在他们身处的社会背景之下,一个人,一对夫妻,一个家庭,早就已经被整个大环境给折腾得没有好日子过了。因此,他们有没有结婚,他们有没有更光明的未来,真的是观众不敢多想象的地方。编剧能够做得到的事情,就是尽可能地不让悲剧性的一幕发生在他们身上。

是的,张掌柜把豫菜馆和夫人都交给了贺义堂。

在张掌柜死后,贺义堂与张夫人结婚了。

这样的情节看上去特别荒唐,可放在那样的背景下,却合情合理。

豫菜馆是张掌柜一生的心血,他希望有个人能接手

张掌柜的一辈子都花在豫菜馆上,创业不易,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创业更难。

张掌柜把豫菜馆做出了名气。于他而言,豫菜馆就和自己的孩子是一样的。

当初,张掌柜请贺义堂帮忙,并不是因为看中了他的才能,他只不过是为了报恩。

贺义堂总是高估自己的经商才能,他人不坏,就是太要面子,他并不是没才能,却不懂世道人情。

贺义堂真把自己当成掌柜,要改革,张掌柜急了,两人差点分道扬镳。

如今,张掌柜去日无多,他找不到旁人托付,唯有贺义堂,人品好,又在豫菜馆待了这么久,他放心。

张掌柜放心不下自己的夫人

张掌柜得了重病,张夫人也并非健健康康。

张掌柜走了,若不把张夫人托付给贺义堂,她的日子是过不下去的。

让贺义堂娶张夫人,实际上是让他照顾张夫人的生活。

贺义堂虽然对外声称张夫人是自己媳妇,可实际上,贺义堂始终把张夫人当成自己恩人的妻子。

张夫人长期生病,拖垮了身子,时日无多的时候想回乡,再见一眼故乡的亲人。

贺义堂卖了豫菜馆,陪着她去了河南,在她走后,把卖馆子的钱留给了张夫人的姐姐。

结语

表面上看,贺义堂捡了大便宜,实际上,反映出贺义堂的人品出众。虽然这个人傻傻的,好面子,没眼力,可人品的确没的说,是真君子。

旧社会女人没有地位。想独立生活,做事业很难。豫菜张在临死前,把媳妇托付给另外一个稳妥的男人,是可以理解的。

后来,贺义堂和豫菜张的媳妇在一起了(类似结婚,但说结婚是不严格的)。

昨天的《老酒馆》里,长久不见的贺义堂出来了,我们竟然惊讶地看到了“托妻献子”的情节,也再一次提醒了我们,虽然小棉袄小晴天等诸多不着调不在那个时代的戏码,可是,贺义堂遇到的这件事,真的是在那个时代 是存在的,也就是相当于“贺义堂入赘”。

以前的旧时代,男人是当家人,当家人一旦去世,就会面临着家破人亡的境遇,而最惨的是,他们的家产也会有可能 让族人给分掉,也就是“分寡妇家”。为了避免家破人亡,财产也被瓜分,很多人无奈地去认个儿子,当顶梁柱,或者,入赘个男人,顶起这个家来。这都是被那个世道* 的,而张掌柜,临死的时候,他思来想去,万般无奈之下,他选中了贺义堂。

贺义堂虽然不着调,但是,话又说回来,特别有本事的男人,哪能走这种道 啊,所以,综合考虑之下,贺义堂不愧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

他有文化,有能力,也没有妻小,妻小跑掉了,他属于光标司令。他给人的感觉是不着四六,有时候太赤诚,让人家骗来骗去,但是,他在张掌柜这里,却是实打实的帮忙。张掌柜和陈掌柜一样,都看中了他的“赤子之心”。

但是,贺义堂会和张夫人结婚吗?

我感觉是不会的,贺义堂虽然单纯,却没有那个心思,他一直把张夫人当嫂子看待,也许,以后 还会演绎出“关云长千里护嫂”的行为来。

在一起过了,后来嫂子病重俩人把店卖了回她老家,死了以后贺把卖店钱都留给嫂子大姐,自己走了!

张掌柜收留了贺义堂,念在曾经老贺掌柜帮助过自己,所以对贺义堂也是非常好的。不过在最新剧情中,张掌柜约贺义堂一起吃了一顿饭,告诉他,自己已经病重,将命不久矣,所以想要把饭馆交给贺义堂,但这样也就罢了,他竟然还把自己的妻子也交给了贺义堂,这是为何?他就不怕别人会说什么闲话吗?张掌柜为何要把这个“败家”而且有点“傻”的贺义堂请到酒馆做管,原因有这三点,最后一点藏得很深。首先,第一点,为报贺老掌柜的恩情。这一处在剧情中张掌柜自己说过,而且说过两次,一次是在贺义堂开酒馆被抓进去回来吹牛时候,卖包子的那人嘲笑贺义堂的时候,张掌柜出来制止,坦言贺老掌柜的恩情,所以不要这么说贺义堂;第二次是在请贺义堂老做管事的时候。所以这第一点很明显,就是张掌柜为了报恩。再者,第二点,是张掌柜患病,而贺义堂有文化有开酒馆经验。开酒馆是个操心的活,张掌柜患病加上年纪在那,肯定是没多大心力去忙酒馆了;这个时候的贺义堂离开了老酒馆,贺义堂这个人还留过学有知识,再者贺义堂前前后后经过两次开酒馆经历。所以综合这两点,心有余力不足的张掌柜的身体,贺义堂开酒馆的丰富经验和经历,正好入了张掌柜的需要。最后,第三点,这一点藏得很深,并没有在剧中直接呈现出来。先来看贺义堂为何离开老酒馆,是因为贺义堂要给汉奸郭老五过寿,正直的陈掌柜不同意,贺义堂赌气离开的。那么老酒馆在大连好汉街可是有点名气的地方,贺义堂离开的原因,张掌柜不可没听说,那也就说张掌柜是知道这一点。明知道这一点,还要用贺义堂,也就说明了张掌柜默许了贺义堂可以这样做,那就说明张掌柜在开酒馆更多看到了是“利”。再就是大连此时是被日本人控制着,酒馆又是一个给人吃饭的地,而贺义堂不仅会日语,还会做日本菜,这对于想讨好赚取日本人钱的酒馆老板,可谓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才。所以这第三点,藏的很深一点,就是张掌柜看中了贺义堂的日语和日本菜的用处,而再往深处去挖,就是张掌柜是一个“光盯着顾客兜里那点钱”的商人,想去拉拢日本人来酒馆吃饭,这样张掌柜的酒馆就会更上一层,成了权贵之地,也做大做强了。张掌柜看面向上,应该不是一个善人,而且是个比较固执守旧的人,但好在有个贤良的妻子,在张掌柜与贺义堂谈事时候,是张掌柜的妻子一番话,给了好面的贺义堂台阶下,留住了贺义堂,但据贺义堂这种心底善良的性格,而且受陈掌柜正义感熏陶了很久,应该待在张掌柜那里不会太久。但是没想到,张掌柜察觉到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知道命不久矣,他向贺义堂讲明实情,想把豫菜馆全权交给贺义堂打理,还把张夫人也托付给他,让他们俩一起撑起这个家,贺义堂犹豫不决,张掌柜就以死相逼,贺义堂只好答应下来,张掌柜才放下心来,时隔不久就撒手人寰了。贺义堂和张夫人厚葬了张掌柜,并遵照他的临终遗愿正式接管豫菜馆,他们俩一起来坟前祭拜张掌柜。从墓地回来以后,张夫人对贺义堂嘘寒问暖,劝他换换衣服,洗洗手去去晦气,可贺义堂就想留着张掌柜的气息。张夫人准备了一盆热水让贺义堂泡脚,贺义堂受宠若惊,张夫人提出要把饭馆改成贺义堂的名字,可贺义堂不在乎这些,坚持沿用继续用豫菜张这个招牌,张夫人被他的深明大义感动地热泪盈眶,觉得贺义堂是一个仗义的好男人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