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中国文化崛起,从认识地球没有引力开始,同意吗?

近些年来,“走出去”成了各行各业十分热衷的一个关键词,几乎成了中国走向世界的问候语,乃至誓言。中国文化“走出去”更是一个不断升温的热词。政府与相关机构和企业建立了不少平台,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包括财力和人力,自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虽说一向不喜欢GDP的我,很难相信正式公布的一些统计数据,如我所从事的出版业的国际版权贸易已然实现顺差,输出版权数超过了引进数,但对“走出去”的风生水起却能感同身受,只是对尚存的问题总也耿耿于心。我很乐意就中国文化“走出去”问题作一粗浅检讨,以求教于方家。一、中国文化“走出去”,为什么?中国文化作为唯一绵延不断达5000余年的一种文明的载体,至少近2000年间一直参与世界各文明间的互动与对话,见证了多少文明的兴盛衰亡。尤其中世纪以降,中国哲学、思想、审美方式、价值观等对近代世界的形成产生了巨大影响。法国比较文学大家艾田蒲两卷本《中国之欧洲》、美国史学巨匠唐纳德·拉赫穷毕生之力完成的三部九卷本《欧洲形成中的亚洲》,以大量第一手资料证明,中国文化不仅促发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形成、文艺复兴运动的兴起,至启蒙时代更成了西方崇拜的偶像,“中国几乎成为西方文化向往的乌托邦”。尽管中国文化在“形成”近现代欧洲进程中的作用,理性地说,或多或少源自西方对中国文化的误读,我们仍可以说,没有中华文明,便没有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欧洲及其新生儿美国,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广义的西方世界。中华文明的诸多元素,乃至价值观,今天仍然活在西方文明的许多精彩章节里。如此辉煌而绵延不绝的文明,为何到了今天却面临“走出去”的诉求?甚至困境。是什么、什么时候渐渐将中国文化排斥在了世界文化之外,而令其生息在独异的苑囿里,以致在全球化的今天,当我们要面对世界的时候,却发现前面还横列着一道“走出去”的鸿沟?除了日本文化学家冈仓天心在《茶之书》中指出的中国文化遭遇的元、清两次劫难,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以我的学识和心力,无法作进一步的深究。只好将我的“中国文化‘走出去’,为什么”的追问引回到肤浅一些的第二个层面:中国文化为什么要“走出去”?首先,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化的世界,为了和谐相处、共谋幸福,我们需要彼此理解、相互尊重;这种理解和尊重的前提就是对其他文化的了解和熟悉。其次,中国作为文明古国,其文化注重平衡与和谐,改革开放后的发展成就举世瞩目,已然成为全球经济共同体重要一员。如何与其他文化的民族共生共存,不仅是中国的课题,也是世界的课题。再次,一个屹立于世界的完整的中国形象,应该是一个经济、文化的复合体。不能只让世界惊叹我们坚硬的经济形象,文化的柔美魅力不仅可以淡化经济形象的硬度,更可赢得亲和力。因此,窃以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终极目的,应该是中华民族与世界其他民族和谐共处,“诗意地栖居”(海德格尔语)在这个叫做地球的星球上。二、“走出去”的近期目的与基本前提,两个理念问题。本想接下来罗列一些我所观察到的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误区,唯恐不可避免实则不必刺激一些人、误伤人们善良的愿望,便换个角度,就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近期目的和基本前提这两个理念问题作点强调。如果说中国文化“走出去”的终极目的,是与世界其他文化和谐共处,那我们的近期目的是什么呢?这是个相对敏感但十分关键的理念问题。对此问题的回答直接关系到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效果甚至成败。颇具争议的中国国家形象片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今年早春,在被称为“世界十字路口”的纽约时报广场,59名影视明星、科学家等所谓成功人士出演的中国国家形象片“人物篇”,滚动播出20天,对过往行人进行了8000余次高密度视觉轰炸,令世界惊讶。这每集30秒“宣传”了59个人物的国家形象片,因没能传达人物具体的正面信息,更谈不上“传播”明确的中国价值,虽耗资达450亿,从接受的角度而言,可谓收效甚微。外国人说:“除了展现出中国丰富的人群和他们的成就外,我不太清楚它们想传达什么样的信息…没有彰显出中国充满活力的国家形象。更有甚者,有外国人认为,形象片聚焦有钱的精英人士,在中国崛起令世界不适应甚至恐惧的当下,是选择错误,因为“中国光鲜的这一面,外国人都已经知道了”。他们说:“外国人最喜欢的,是能够表现中国艺术、音乐、文化的人,他们的生活和思维方式…关于中国生活的乐趣,很多外国人不是太了解,所以你越是强调中国政府的实力,越不能改变他们的想法。因此,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近期目的,应该是传递具有亲和力的中国文化形象,而不要急于凸显强大的国家形象。其次,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前提是什么?撇开文化间局部的交流不谈,近代世界推动文化流动的不外乎两个众所周知的因素,一是以战争为极端手段的殖民化,一是经济。到了全球化时代,恐怕只剩下经济这一个推手了,所谓“文化跟着经济走”。因此,在全球化程度越来越高的当今世界,经济发达程度是文化“走出去”的基本前提。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当前,世界各地躁动着一股中国文化热、汉语热,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要找关系才能学上汉语的情况。其间虽不乏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者,但大多是冲着中国这个逐渐成熟且愿意和世界做生意的“大市场”的。我们始终不应忘记,眼下的中国文化热,背后是生意诉求,是由经济利益决定的。当然,可以期望的是,实现着经济诉求的外国人,在与中国做生意的过程中,或之后,会真的爱上中国文化。三、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基于中国文化“走出去”的短期和长远目的,我们当前主要应立足于增进世界对中国文化的了解、理解和接受,扩大中国文化的亲和力与影响力;同时,不应忘记经济因素在此过程中所具有的特别重要的作用,以及我们面临的形势,也就是目前的中外文化交流现实。因此,我们在规划、设计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时候,应该立足实际、立足当下,着眼长远,分阶段推进。就此提几点建议:第一,确立“走出去”主体。要区分政府、相关机构、企业之间的角色定位和作用,要明白哪些事情必须政府承担,哪些政府不宜亲自操作,否则会事与愿违;哪些应该发动企业去做,哪些又不应由企业承担。应该承认,中国文化“走出去”目前的实际运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大多与实施“走出去”工程的主体角色定位错位有关。政府作用过于彰显。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学学“王权不彰”;要做到,虽不处处露面,但影响力无所不在。因此,政府的作用主要是做好切实的规划,制定有效的政策,甚至管理法规,研究并培育出“走出去”工程与市场接轨的机制,让企业、相关机构成为“走出去”的行为主体。第二,整合“走出去”平台。政府现有文化“走出去”平台过于分散,单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新闻出版总署针对中国图书版权输出的,就有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中国文化著作翻译出版工程等。有必要对全国支持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平台进行分类整合,以取得统筹安排、集中发力的效果,同时减少运作成本。根据我国政府需求和现实情况,对政府运作的现有平台,可保留并一定程度上参照歌德学院、塞万提斯学院等成功经验,改造孔子学院,使之成为中国政府总体对外文化交流和汉语推广平台,一定程度上代表官方意志,同时引入企业参与,帮助世界改善对中国的印象,提高企业的海外形象和品牌知名度;现有图书版权输出支持平台,整合成“(翻)译中国”工程。对于涉及美术、音乐等艺术的,可整合出一个平台,用一个综合性强、知名度高的形象或名称命名,如敦煌艺术基金会。时机成熟时,政府主导的这部分工作亦可划归孔子学院。第三,改进“走出去”策略。要想中国文化“走出去”取得良好的效果,就要在研究自身诉求与国外接受的前提下,改进工作策略。主要是要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一是意识形态与生活价值的关系。在推进中国文化“走出去”过程中,尤其初期,要侧重中国当代生活,以便于西方接受的方式展现中国人生活方式所反映出的价值和习惯,淡化意识形态诉求,这并不是迎合西方,而是见客做菜。二是传统和当代的关系。5000年的中华文明里,承载着大量对外国人来说具有吸引力的传统价值和审美元素。这些元素成了中国的符号。对其中一些具有文化基因意义的符号,要利用好,不断向世界多方位、立体而直观地介绍和强化,在认知的基础上形成认可、认同,然后不断引入当代元素。换言之,就是以传统文化吸引外国人,再以当代文化渗透之,让外国人不知不觉中消除对当代中国的抵触,认同当代中国。三是“说”与“做”的关系。中国文化“走出去”,不仅要做好向世界介绍的“说”,还要与倡导中国人在海外要有良好的言行举止,甚至与反腐败教育结合起来。在国外工作、学习、出差、旅游、度假的中国人,是外国人接触到的中国文化最真切、最鲜活的载体,他们的“做”具有更强的说服力。“做”的另一个层面,就是要大力实施环境整治工程,切实强化“中国制造”的诚信,恢复中国文化“天人合一”“诚信为本”的魅力。四是“我”与“他”的关系。中国文化“走出去”,当然要以我为主,但绝不可忽视作为“他者”的外国人的作用。以《大趋势》闻名于世的未来学家奈斯比特,应邀写作了《中国大趋势》,向世界解释中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应该邀请这样一些对中国、中国文化怀有同情,有一定号召力的国际学者、作家,来中国居住、考察、研究,来写中国,表现中国。他们说的,西方更容易接受。我在TED网上看过一个题为《理解中国的崛起》的讲座,主讲人是英国作家、《当中国统治世界:西方世界的终结与新全球秩序的诞生》的作者马丁·雅克。雅克在讲座里告诫西方人不要用西方的眼睛看中国,要接受中国和平崛起的现实。记得他提供了三个“理解”点:中国不是民族—国家,而是文明—国家;中国的种族观念,完全不同于西方;中国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完全不同于西方。这些讲道理式的娓娓开导,西方人听得进。这是我们重要的资源,应引起高度的关注。第四,重视流行文化的作用。流行文化具有最广泛的受众,一些好的中国文化符号和元素,如能与..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上头条感觉到跟网民交流比几年前容易多了,搞理论创新最难的还是被认同,创新知识被社会认同真的好难。就拿我的学校来说,大家都认为书是老师教出来的,我研究表明办学质量主要靠管理,校领导否认,看他们听不懂,我去管一个班,因成绩太好,这下全校老师都出来否定。我沉默二十年,学校成绩落到全市倒数第一,他们真的沒办法了,我才出来说几句,二年过去,老师们才开始承认。推翻牛顿定律已被老扬承认,但要被公认,真的很难。

文明有上中下3等,那么地球文明属于下等文明,下等文明也是第一类文明,第一类文明一种掌握了所身处的行星(类地行星)上所有能量的文明。这种文明已经可以在行星上随心所欲地改变气侯,开发海洋

中国文化的掘起,正确的应该是从错误认识生命中走出来,在生命本质真理的指导下才能实现。

四大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国,有明确的历史记载,不论哪个朝代,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遗存。而其他古国,消失就几乎完全消失了,只有传说了。主要民族成分没变 语言文字延续不断。

地球从无到有;环球从小到大;

最初独立存在;冰球没命无引。

金星太阳恒星控系内温度不高;

火星升温亮日后地才水溶陆微;

水星日生万物兴植胞卵蛋动龙;

从潮湿出现多腿地下昆虫推出;

这时地表气压吸引力应很很弱;

月新太阳盖非洲地面阴阳平旋;

多头人首兽身脚爬地引力最大;

月日浑照地赤道直立走吸减小。

今太阳升;宣夜星月;

日热分地;三次造山;

四变七洲;种族人多;

然象形字;正确文明。

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千年。当全球市场把世界紧紧联结在一起,大国之间的互动、合作和依存关系开始增强,具有历史眼光和战略智慧的国家开始做出理性的判断:无论是崛起为大国还是维持大国地位,已不可能再走那种依靠战争打破原有国际体系,依靠集团对抗来争夺霸权的老路。如果沿用传统大国的思维方式来构造今天的世界,如果以不切实际的征服幻想来鲁莽从事,都将是一种时代的错位。和平与发展,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基本主题。沿着这条新路,人们开始表达新的愿望,寻求新的答案:当今世界,究竟什么样的国家,才称得上是大国?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大国?法国戴高乐基金会 主席伊夫?盖纳:一个国家的体制应该适合那个国家和人民的情况。英国人的民主和法国人的民主是不同的,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的民主也是不同的。俄罗斯政府国民经济科学院院长 弗拉迪米尔?马乌:强国还应该是那些能为自己的公民提供更好的发展条件的国家。美国耶鲁大学 教授保罗?肯尼迪:我们只可以解释部分的原因,但是不能完全做到。最终可能是文化。正如一位历史学家形容的,人类历史的前进方式,开始的时候,好像是在地上爬,然后是站起来走。到近代的五百年,就好像是在跑。而这最后的一百年,无疑是在飞。在这样一个急剧变革的时代里,大国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对我们共存的这个世界,大国担负着怎样的责任?人们心目中理想的大国,到底是什么样?美国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 莱斯特?布朗:那意味着承担领导责任,在气候不稳定时要稳定气候。那意味着,处理贫困问题。英国前外相 杰弗里?豪:要乐于和其它国家分享其决策,通过说服而不是强迫来执行。法国前总统 吉斯卡尔?德斯坦:一个具有伟大文化传统和智慧的文明大国的崛起,对我们全球是有好处的。中国外交学院 院长吴建民:我认为一个大国必须具备两方面,就是物质的和精神的。美国哈佛大学 教授约瑟夫?奈:一个理想的世界大国应该在更广的角度追求自己的国家利益,要成功地做到这一点,应该将其有吸引力的软实力和硬实力相结合。或许,关于理想的大国,永远不会有一个固定和统一的答案。可以说这些是人们的愿望,却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实际。也可以说这是人们的思考,却已越来越接近真理。正是这些思考,成为人类在20世纪取得的具有关键意义的成就。这些成就发出的光芒,无疑将照亮新老大国未来的行程!五百年前,因为海洋,人类搭建起真正的世界舞台,大小强弱的国家都在这个舞台上表演了自己的角色。五百年后,因为天空,人类进一步拓展了这个舞台的空间。当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同步知晓天下事的时候,世界变小了。世界也变大了。1961年,一个叫加加林的苏联人离开了地球,第一次在太空中飘荡行走。一个月以后,美国的阿连?小谢泼德也上了太空。他在太空飞行时不断说的一句话是:地球外面的世界真美好。从地球仰望天空,是那样的遥远清澄,偶尔飘过的云彩,会遮住人们的视线。云彩的上面,将会是什么呢?是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温床,还是未来大国竞争的疆场?或许,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已经放弃陈旧的思维模式和全球对峙时代的种种偏见;或许,在未来的五百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世界的发展仍将经受各种考验。我们不知道21世纪的变化将把大国带向何方,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建立永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将是人类共同努力的方向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