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在苏州吃过哪些美食?

下江南  乾隆仿效祖父康熙,六下江南考察民情。康熙皇帝的六次南巡旨在查堤防和了解东南地区的社会和民生疾苦,每次都很俭朴。而乾隆南巡,虽然不能完全否定其对巩固政治的作用,但他更偏重游山玩水,奢侈豪华,所花费用超过了康熙10倍,不仅加重了百姓负担,还造成了奢靡的社会风气。  乾隆皇帝和七世纪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亡国之君杨广有一个同样的爱好:那就是喜好去繁华似锦的江南游玩。  乾隆的南巡集团声势浩大,每次都在万人以上,所到之处极尽奢侈糜费,地方供给极尽华丽壮观,百姓的财富经历巨大的浩劫。江苏学政(教育厅长)尹会一曾上奏章说南巡造成“民间疾苦,怨声载道”,乾隆大为光火:“民间疾苦,你指出什么地方疾苦?怨声载道,你指出什么人载道?”被乾隆封为“满清第一才子”的皇家教师纪晓岚曾趁便透露江南人民的财产已经枯竭,乾隆怒不可遏:“我看你文学上还有一点根基,才给你一个官做,其实不过当作娼妓豢养罢了,你怎么敢议论国家大事?”看看今天的影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和真实的历史相差究竟有多大?乾隆南巡的花费超过康熙百倍以上。如今天的影视剧津津乐道乾隆下江南时“微服私访”的“美政”,何其可笑,将观众们愚弄于股掌之间。乾隆从不“微服私访”,即使有也是出于“猎奇”和“瓢妓”的用心,绝不是因为了解民生疾苦。乾隆第二次下江南时,就因为“微服出巡”,去秦淮河上瓢妓彻夜不归,皇后在伤透了心的情况下把万缕青丝一刀剪下,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截发皇后。  乾隆除了下江南游荡猎奇外,还花费巨资在北京西郊营造繁华盖世的皇家园林“圆明园”。东造琳宫,西增复殿,南筑崇台,北构杰阁,说不尽的巍峨华丽。又经文人学士,良工巧匠,费了无数心血这里凿池,那里叠石,此处栽林,彼处莳花,繁丽之中,点缀景致,不论春秋冬夏,都觉相宜。又责成各省地方官,搜罗珍禽异卉,古鼎文彝,把中外九万里的奇珍,上下五千年的宝物,一齐陈列园中,作为皇帝家常的供玩。从前秦二世胡亥筑阿房宫,陈后主起临春、结绮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9b9ee7ad9431333332633538、望仙三阁,隋炀帝营显仁宫芳华苑,华丽也不过如此,所不同的是前两位是著名的亡国君王。http://baike.baidu.com/view/32930.html,清乾隆皇帝(即高宗弘历)在位六十年,不但曾于乾隆十六年(一七五一)、乾隆二十二年(一七五七)、乾隆二十六年(一七六二)、乾隆三十年(一七六五)、乾隆四十五年(一七八○)、乾隆四十九年(一七八四)六次南巡,到过淮安、扬州、苏州、杭州、徽州、江宁等江南许多地方,而且还将他的“南巡”视作其平生最重要的两件大事之一。他在《御制南巡记》中说:“予临御五十年,凡举二大事,一曰西师,二曰南巡。”为什么乾隆皇帝要如此兴师动众地南往北返、一连六下江南呢?有说是乾隆皇帝“艳羡江南,乘兴南游”的,有说是“搞清自己的出身真相”的,有说是“希望南巡解决社会问题”的,答案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最新的一种说法,就是我们在此绍介的“徽菜62616964757a686964616fe78988e69d8331333332633538说”,即:乾隆皇帝一下江南之后的多次江南之行,实在是为了能再次亲临扬州等地、再来品尝江春为他提供的接驾徽菜等盛宴佳肴而来。那一席又一席的“江春徽菜接驾宴”上的“徽菜”等江南美味佳肴,不但是他平生所从来没有品尝过的,甚至于连听也没有听说过、见也没有见到过,因此好奇心大获满足,并且一尝而不可收、不能忘。回京后,好几次都回想起、回味起那江南巨富江春的徽菜佳肴,几次旨令御厨烹制,却始终难以如愿,总是做不出那个味。于是,只得一次又一次地再下江南、再见江春,才能尝到那个味、一解那个馋,正所谓“民以食为天”,“吃”,才是天下最大的大事儿,四次,5次,3次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乾隆最有名的事情是六下江南,而且每次下江南,他肯定都会来苏州。那么他到底在苏州吃过哪些东西呢?

乾隆一生,六下江南,次次绕不开苏州。

同时,乾隆皇帝之所以要六次下江南,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带来他的御厨班子随行,以便学得江春接驾宴中的徽菜佳肴的烹饪技艺,并采购到相关徽菜原料带回宫中去试做。然而却都未能奏效,于是只得

除了六下江南,乾隆平时也“随身携带”苏州厨役,有个叫张东官的大厨,在他的每日膳食中经常“挂头牌”,走到哪都把他带在身边。

乾隆皇帝曾经六下江南。康熙皇帝曾六次南巡,一心想要效仿祖父的乾隆也有过六次南巡。并且前两次和他的祖父康熙一样,以浙江杭州为终点,还登上绍兴会稽山祭禹陵而还,意在炫耀国力、安抚江南

除了钦点苏州厨役,乾隆下江南时还多次吃到好吃到让他哭泣的菜肴……可见乾隆和大梨子一样是个大吃货,再可见大苏州的菜肴有多好吃!

清朝的历史上,记载了康熙与乾隆都曾经六次下江南。说起乾隆南巡,从官方的史籍到民间的野史中,都有许多描述:或是说他修筑堤堰,功泽千秋;或说他把国家大事都扔给手下大臣,自己迷恋在江南美景中;或说

乾隆翻了以下菜肴的牌子

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累计花费了2000余万两银子。作为大清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乾隆皇帝每次江南之行,必定浩浩荡荡、前呼后拥。他第一次下江南,身边人数最少,也有2000余人。其后5次下江南,每次

鲃(bà)肺汤

清朝年间,乾隆皇帝六下江南而六临石湖。第二次南巡时,江苏巡抚尹继善在石湖大兴土木,整修一新。乾隆皇帝称赞其:“佳丽江山到处同,惟有石湖乃称最。当时的官员们为了迎接乾隆皇帝,还专门修

乾隆造访苏州,常去苏州木渎。这个小镇虽不大,好吃的却不少。乾隆五十五年,乾隆来到木渎镇,到了一家名叫叙顺楼的餐馆。这次他吃的是一道鱼汤,看起来是几块鲃魚肺,加上鲜菇煮的。温润鲜嫩的鱼汤让乾隆当即灵光一现,赐名鲃肺汤。

但其实……鱼汤里根本没鱼肺,那只不过是鲃魚的肝和身旁那两块肉,但是也就这么将错就错了。鲃肺汤是江苏地区汉族传统名菜,属于苏菜系,鲃肺汤鱼肝肥嫩,浮于汤面,鱼肉细腻,汤清味美,是夏秋季节的时菜。

天下第一菜(锅巴汤)

据说有一次乾隆下江南,念念不忘地又临幸了叙顺楼。机智的大厨深知人的猎奇心态,皇帝每天山珍海味,那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做了一道迷の汤,乾隆吃过后果不其然,大声叫好,并且一个激动,赐名“天下第一菜”,而这道汤,就是锅巴汤。

这个民间传闻看到一半,表示乾隆真是一言不合就封XX菜为天下第一XX,不过锅巴汤真的挺好喝的。(真诚脸)

乌米饭和乌米粽

不过自打那次吃到了乌米饭和乌米粽,乾隆爷又开心地封了这两种主食为“木渎二乌宝”,廉价易得的乌米从此鲤鱼跃龙门,身价倍增。

木渎附近的灵岩、天平山上,生长着一种蔷薇科灌木,俗称“乌饭树”或“乌米饭树”。其叶呈长椭圆形,开五瓣白色花。果实是一种紫黑色的浆果。木渎人喜欢乌饭树,不但因其形美可作观赏,更因其可作美食。

松鼠桂鱼

传说,乾隆下江南时,一次曾信步来到松鹤楼酒楼,见到湖中游着条条桂鱼,便要提来食用,厨师取鱼头做鼠。当一盘松鼠娃鱼端上桌时,只听鱼身吱吱作响,极似松鼠叫声。尺把长的桂鱼在盘中昂头翘尾,鱼身已去骨,并创上花刀,油炸后,浇上番茄汁,甜酸适口,外酥里嫩,一块入口,满口香。乾隆吃罢,连声叫绝。

梅花糕

梅花糕源于明朝,发展到清朝时就成为江南地区最著名的传统特色糕类小吃。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见其形如梅花,色泽诱人,故作品尝,入口甜而不腻、软脆适中、回味无穷,胜过宫廷御点,拍手称快。因其形如梅花,便赐名梅花糕,流传至今。

樱桃肉

苏帮传统名菜之一的樱桃肉,可谓是广受欢迎,乾隆年间还传入了宫廷,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

乾隆独爱苏州菜

御膳底档揭示了一个秘密:乾隆很爱我们大苏州的菜。

“正月二十八日未初三刻,九州清晏进晚膳,用填漆花膳桌,摆松鸡锅烧肘子热锅一品(张东官做);红白鸭子炖白菜热锅一品,燕窝冬笋白鸭子一品,口蘑冬笋锅烧鸡一品,后送冬笋炒肉一品,鸭丁炒豆腐一品(此五品铺内伺候);蒸肥鸡塞勒卷攅盘肉一品,苏造鸭子肘子、肚子、肋条肉攅盘一品……苏造肉一品,共一桌,上进毕,赏用。记此。”

——《圆明园·乾隆四十八年正月膳底档》

在我们心目中,皇家衣食用度绝对是民间所不能及,但细看这一顿用餐菜品,多为鸭子冬笋豆腐白菜之类的家常菜,好多的苏州元素!这里头许多菜名,都曾在苏州织造官府菜中出现,更别提那些直言“苏造”(上文有“苏造鸭子”、“苏造肉”之语)的菜品了。

溥杰先生的夫人嵯峨浩女士曾写过一本《食在宫廷》,书中就记录了不少南地佳肴,这正是由于当年乾隆几次南巡,才得以将大量的苏锡帮菜品带进了宫廷,从而使之成为宫廷菜的重要组成部分。虽说乾隆爷下江南不一定只吃江南的东西,但从《江南节次照常膳底档》来看,他确是对苏州的美食有所偏爱。

我们看乾隆年三十年二月十五日,按清宫一日两餐,随时可以叫点心的惯例,早上起来,乾隆先叫了一份燕窝,接着进正餐,包括主菜二十个,小菜两桌二十八个。到了下午再进正餐,包括主菜十八个,小菜五桌四十二个。最后晚间的点心五个。这早膳的正餐里有七样菜是苏州织造晋福进献的江南菜,分别是:糯米鸭子、万年青炖肉、燕窝鸡丝、春笋糟鸭、鸭子火熏馅煎粘团、菠菜鸡丝豆腐汤二品。晚膳的主菜有九样菜是江南菜,分别是:肥鸡徽州豆腐、燕笋糟肉、火熏摊鸡蛋、蒸肥鸡油串野鸡攒盘、果子糕、肉丝饷鸭、燕笋火熏白菜、腌菜花炒面筋、火腿。晚间点心则有四样都是江南菜,分别是:腌菜炒燕笋、燕窝炒鸭丝、糖醋萝卜干、火腿。

由此可见,乾隆是非常喜欢苏锡帮菜的,特别是那顿早膳吃的相当舒心,还赏了帮厨的当地厨师一人一两银子,想必是觉得好吃,以至于下午及晚上,苏式菜品所占的比例也节节攀升,看那五样点心里有四样都是当地的,就不奇怪为什么乾隆会六下江南了。

只知道皇帝陛下是个白字先生,把浒墅关读成了许墅关,于是就只好许到了今天。

我就知道他吃过奥灶面

江宁府(今南京市)、苏州府、杭州府、扬州府。乾隆帝曾于1751年(乾隆十六年)、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1762年(乾隆二十七年)、1765年(乾隆三十年)、1780年(乾隆四十五年)、1784年(乾隆四十九年)六次巡幸江南。每次一般都要到江宁府(今南京市)、苏州府、杭州府、扬州府,后四次还巡幸了浙江的海宁。乾隆帝的祖父康熙帝在位期间也曾六次巡视江南。乾隆十四年(1749年)十月初五日、十七日,乾隆帝弘历相继下了两道上谕,讲述欲于十六年巡幸江南的原因,大致有四点:一是江浙官员代表军民绅衿恭请皇上临幸;二是大学士、九卿援据经史及圣祖南巡之例,建议允其所请;三是江浙地广人稠,应该前去,考察民情戎政,问民疾苦;四是恭奉母后,游览名胜,以尽孝心。扩展资料:乾隆在南巡中,一面体察民情,一面思考治水方略。第一次(1751年)经过高邮时,他看到“堤岸高于屋,民居疑地窨”。感叹到“嗟我水乡民,生计惟罟霖”。经过车逻坝时,见到车逻坝泄水尤盛,想到淮水归江,要增加东西湾入江口门,开挖太平河。第二次南巡时他谋划抽薪之计,就是要预先降低洪泽湖的水位。“百室求宁”是他的愿望,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定淮水入江为急办工程,先后连续多年,使淮水入江工程达到盛期。所做的工程有加开董家沟、东西湾三合土滚水坝、开挖太平河、建壁虎二桥、建金湾新坝、降低各坝闸、加宽河道等等。终于使归江口门达到107丈(342米),比康熙时翻了将近一倍,使归江河道具备了排泄淮水的价值,奠定了淮水由里下河归海转向归江的局势,无疑对减轻里下河水患起了重要作用。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第三次南巡时,乾隆实施了他的所谓“抽薪之计”,就是修订水情调度水则,减少淮水排向扬州的泄量,令河臣恪守此法,终于使里下河赢来20年左右的时间不被水淹。后来乾隆听说淮扬运河,好久没有挑浚,河床逐渐淤高,不仅有碍漕运船只航行,水大之年还致泛滥,遂传喻两江总督高晋、总河萨载,逐段查看测量,要他们一面组织开挖,一面上报,“不可有惜费之见,致有贻误”。参考资料来源:人民网—乾隆下江南并非为游山玩水:了解水患 兴修水利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乾隆帝南巡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