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张献忠入川时人口剧减,究竟是清军造成的,还是张的军队造成的?史书的真实性有多高?

1.解析:用铁皮做罐头盒,每张铁皮可制作盒身15个,或制作盒底42个,说明每个盒身占每张铁皮的1/15,每个盒底占每张铁皮的/42。假设做了x个盒身,由于正好制成整套罐头盒,说明盒底为2x。因此1/15x+1/42*2x=108。自己计算结果。2.解析:假设小明答对了x道,那么说明每有回答或者答错了30-x道。小明答对的越多则分数越高,由于题目要求一元一次方程,那么就不可以列不等式,假设小明答对x道时,小明得分为90分。由题目得:4x-(30-x)=90。自己计算结果。备注:如果不限此题,答案为分数时,需采用进一法(即只要有零头都需进一)3.解析:假设工厂每月生产x件该产品时,两种方案所获得的利润一样。由题意可得:x(1-0.55-0.05)-20=x(1-0.55-0.1)结果自己计算。4.解析:(1)假设第三次降价后的价格占原价的x。由题意可得,2.5*(1-30%)(1-30%)(1-30%)=x结果自己计算。(2)设每件商品价格为x。原价全部销售时,总销售额为100x。新方案销售时,总销售额为10*2.5x(1-30%)+40*2.5x(1-30%)(1-30%)+50*2.5x(1-30%)(1-30%)(1-30%)由于成本相同,销售额大的,则利润高。自己计算具体数值。5.解析:(将原计划出发时间推迟了20min,小亮只好以15km/h的速度前进,结果比规定的时间早4min到达B地,说明途中可以节省24分钟)设A、B两地间的距离为x千米。由题意可得:x/15+(20+4)/60=x/12。自己计算结果。6.解析:一项工程,甲工程队独做40天可以完成,乙工程队单独做80天可以完成,说明甲每天可以完成工程的1/40,乙每天可以完成工程的1/80。假设甲工作了x天,则乙工作了(x-10)天。由题意可得:1/40*x+1/80*(x-10)=1自己计算结果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前有邵巡抚,常来团传舞。后有廖参军,不战随我行。好个杨阁部,离我三天路。”

当时的西洋传教士在《圣教入川记》也有相似的记载。沈荀蔚在《蜀难叙略》上说,由于清军进剿追击,张献忠乃毁成都,“王府数殿不能焚,灌以脂膏,乃就烬。盘龙石柱二,孟蜀时物也,裹纱数十层,浸油三日,

张献忠的这一首打油诗,很可能指出了人口锐减的*:当年的明政府军,对于人口锐减,是有“起了大作用”的。

第一种说法:鲁迅曾在《记谈话》一文中说:\"先前我看见记载上说的张献忠屠戮川民的事,我总想不通他是什么意思;后来看到另一本书,这636f70797a6431333337616535才明白了:他原是想做皇帝的,

我认为,历代农民战争造成的灾难,是非常大的。但这个灾难的锅,可不该让农民军单独背着。窃以为,史书在此多有偏颇。

入川作战 崇祯十三年(1640年)闰正月,张献忠在枸坪关被左良玉击败,率部突入四川。入川途中,在太平县的玛瑙山又受到郑崇俭和左良玉的夹击,伤亡惨重。接着又受到湖广军、四川军和陕西军的追击

一转眼,深得人心的农民领袖各个成魔王,你觉得可信吗?这么说来,历代王朝灭亡都不是因为什么失去心,而是因为不够魔王咯

当时的西洋传教士在《圣教入川记》也有相似的记载。沈荀蔚在《蜀难叙略》上说,由于清军进剿追击,张献忠乃毁成都,“王府数殿不能焚,灌以脂膏,乃就烬。盘龙石柱二,孟蜀时物也,裹纱数十层,浸油三日,

我们会发现,不只是讨付张献忠的明军。历来政府军剿灭起义军,都喜欢追着农民军*后面跑。

看似搞笑的尾随策略,暗藏残暴杀机

而且,清廷在1646年正月就已发出征讨张献忠的诏书并派兵入川。在大军压境、自己的生存都难有保障的情形下,他不去抓住一切机会抗击清军,反倒有时间去屠杀散居在四川各地的平民百姓,这,可能吗?况且

我们以太平天国初期的情势为例。在太平军早期,清军在局部兵力不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对太平军通常采取尾击战略。即:不在正面做拦截,只在后方尾随。直到有机可趁,才几面围定,实施剿击。

后来,向荣惊讶地发现:尾随农民军,不但相对安全,更重要的是:政府军尾随农民军新到一处,必以抓匪为名,劫掠百姓,为削恶名,常杀人灭口,栽之于匪军。

我认为,张献忠农民战争时的情况,与之类似!各方劫掠百姓,栽之于农民军!

关于张献忠的传说,已难证伪。但是,从犯

尾随农民军,怯懦中有大学问

罪心理学上来看,病态杀人魔是难以戒的病。

但观诸后来李定国、刘文秀,乃至孙可望的作风,并不是这种病态中人!

清军用13年才平川,这反证了,老张非主要杀人方

老张1646年就挂了。可是,清军却到1659年才攻下重庆,足足用了13年才彻底平定川地(抱歉,我把川渝写到一起,只是方便讨论,并非不尊重人)。

如果老张挂之前,就把川地杀得沒人了,那么,这足足13年,大清在四川真的是在跟鬼打仗吗?

“扬州十日”,清军以奋战艰苦进行的报复性*,在四川山地间翻山跃岭会不会更可能*百姓?

你愿意相信制造了*惨案和*的清统治者说的话吗?

因此,我认为,明末清初四川的人口锐减,明军、清军,都应负责!尤其清军,很可能负主要责任!

张献忠也不会那么仁慈,以他的匪性,垦定会杀一点,。但主要还是清军*的多,移花接木,借刀杀人,和当年花园水灾一样,蒋骂日,日推蒋,终是一笔湖涂帐,。

明末清初四川人口损失,实际上是明军/南明、张献忠、清军都有责任,而且还伴随着匪患以及灾荒等方面因素。而主要责任在于张献忠,而清军的责任则相对较小。

当然,肯定有人会说清军在四川打了十三年,怎么能不杀人。不过很有意思的是,清军确实在四川待了十三年才控制全川,但是清军长期在川北保宁当了十三年宅男,原因很简单,因为四川社会生产被战争严重破坏后,其经济生产已经难以支撑清朝对四川的管理,因此清朝四川地方以及驻军长期停留在受战争破坏不大的川北保宁一带,将已经到手的成都拱手让给了南明。而且四川清军这个宅男当的那叫一个憋屈,不仅驻军的给养还要由陕西汉中转运,还经常被四川南明势力围攻。

而且四川长期不是明清交锋的主战场,从清军的战争推进来看,清朝的战略是从东南到西南一个顺时针的进军路线,即先扫平沿海各个省份,封锁出海口,构成一个包围圈,接着向西南边境推进,力求将南明残余势力包围在中国*的范围内,并最终将其歼灭。这种打法历史上出现了两次,一次是清军平定天下,一次是共和国解放*定下的关门打狗战略,只能说历史都是在反复重演。所以南明朱由榔小朝廷崩溃后,战争压力骤减,此时只要保证对南明残余力量的军事压力即可,大量的资源得以向次要战场倾斜,因此在川北当了十三年宅男的四川清军就走出保宁,先后占领成都、重庆等城市,并控制全川。清军当然也杀人,只不过清军杀的都是抵抗的,因为清朝是政府,不是杀人魔王,政府需要的是老百姓,以提高生产力,缴纳赋税,并创造社会价值,除非是降而复叛或者是抵抗激烈,不会任意*平民。

至于张献忠屠川,除了前些年发现的江口沉银等物证,我们还可以在历史档案中找到相互印证的记载。比如说利思类的《圣教入川记》关于张献忠屠蜀的记录都能和《蜀碧》、《明季南略》、《罪惟录》、《国榷》等明朝遗民得记录大体上能够相互印证,只是不排除细节上的不同以及中方记录的夸大。

所说兵过如篦,但是乱世的兵灾往往会带来饥荒、瘟疫等灾害,同时往往盗贼也会因兵灾而占据一方,祸害社会。比如说《蜀龟鉴》就认为四川人口损失张献忠的责任大致占40%,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口死于各种灾祸。其中川北人口损失最严重,除了十之三四死于张献忠,还有十之四五死于各种匪患。

宁为太平犬,不做离乱人,乱世人命贱如草芥,而且自古乱世老百姓都是最大的受害者,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也告诉了我们社会稳定是多么珍贵。最后希望曾经死于乱世的灵魂能够得以安息,人间不再有乱世。

全文完

可以肯定的说,张献忠入川时人口锐减跟清军没关系,因为此时清军还在北方鏖战,只有将时间线拉长到清初,即明末清初的四川人口锐减,必然跟清军有关,而且跟张献忠、明军(南明)、吴三桂都有关系。

至于史书的记载,如果是《明史》的话,至少在这一方面是假的不能再假的,因为《明史》记载张献忠屠了六万万人,到现在四川都没有这个人口。

既然《明史》是靠不住了,我们来看看其他记载。

与张献忠同时代的四川广安人欧阳直著有《蜀警录》一书,对张献忠的破坏行为写的非常详细。此外《客滇述》、沈荀蔚的《蜀难叙略》也对张献忠*有详细记述。还有南明方面的记载,俞忠良的《流贼张献忠祸蜀记》、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云南方舆纪要序》、西方传教士的记载《圣教入川记》都对*作了记载。

不过,连正史都靠不住,这些记载可信吗?

众所周知,清朝*盛行,所以欧阳直、沈荀蔚等私人记载暂且排除,但《客滇述》却明文写到:“清将梁一训驱残民数千,北走至绵州,又尽杀之,成都人殆尽。”

如果《客滇述》被清朝当局修改过,他们没理由不删去这明显对清朝不利的文字,如果满清想完全把责任推给张献忠,显然也不会容许《客滇述》留存,所以《客滇述》的真实性还是比较高的,里面记载的张献忠*绝不能完全否定。

而南明方面的记述是否遭到满清修改不得而知。《圣教入川记》是1900年法国传教士古洛东根据明末清初利类思及安文思两位在川传教士的记录所撰写的,同样记载了清军的暴行,真实性也较高。

综上所述,张献忠显然是进行过*的,主要原因应该是张献忠与四川南明势力的激烈对抗,这种对抗不仅存在于军队,同样也存在于士绅阶层,进而波及大量平民。

张献忠死后不久,清军进入四川地区,不久即宣布平定四川,但只是说说而已,直到十三年后的1659年,清军方才占领整个四川。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张献忠的*并没有对四川造成全面伤害,不然哪来的人抵抗清军这么多年。

不过,四川后来人口的确锐减,引发湖广填四川,显然清军在占领过程中对四川进行过*,而且为数不在小。最后还把锅全甩给了张献忠,搞出个“七杀碑”的问题。

但广汉挖出来的圣谕碑碑文与七杀碑不符,而《客滇述》的记载是“献忠自言亲见天神与语曰:天以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遂刊行各州县,再续二语云:鬼神明明,自思自量”,与广汉圣谕碑碑文高度相似。

但不论张献忠还是清军,其实都不是有意进行大规模的*,这两股势力都是政府势力,他们虽然会对反对势力进行血腥*以震慑,但不可能杀光一省,这样赋税何来?清军在平定全川之前,曾在川北待了数年一动不动,就是因为四川其他地方遭受战火,经济破败,无力提供清军的补给,同时东边还有南明的存在。

四川人口锐减主要是因为明末清初的连年战乱,张献忠与明军的征战、张献忠与清军的征战、清军与吴三桂的征战以及伴随始终的土匪、瘟疫、饥荒等等,最终使得四川人口十不存一。

据《明会要》记载,万历六年(1578年)四川人口有3102073人,据《四川通志》记载,到顺治十八年(1661年),仅剩51923口,当然,顺治年间南明与满清仍然在拉锯状态,大量难民潜入山中,不能被统计,人口统计很不精确,估计剩余人口为50万左右。

这是经过张献忠和清军之后的四川人口,接下来还有吴三桂和清军的拉锯,使得四川人口进一步锐减。

所以,把四川人口锐减的帽子扣在张献忠是不对的,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满清,同样违背事实,真正的原因是战争,是张献忠、清军、吴三桂、土匪各方的拉锯绞杀才使得四川人口凋零。

从张献忠入川,至清朝彻底平定四川。四川的人口确确实实急剧下降,以至于后来清廷颁布了《康熙三十三年招民填川诏》的诏书,下令从湖南、湖北、广东等地大举向四川移民。这种情况到底是张献忠的部队造成的还是清兵造成了,我觉得两方面原因都有。

首先,来看看张献忠。《明史·列传第一百九十七·流贼传》记载,张献忠“性狡谲,嗜杀”,就是喜欢杀人。这点我比较同意。据史料记载,张献忠没造反前干过强盗,打家劫舍,还住过监狱。也就是说,张献忠这个人绝对的好勇斗狠,杀个人对他来说很平常。再者,一个温文尔雅,杀鸡都哆嗦的人,怎么可能带着一帮人造反。不过,“一日不杀人,辄悒悒不乐”这个就有点夸张。

崇祯十七年,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国号为大西国。他这个皇帝当的一点都不安生。称帝不久,四川各地的一些明朝残将,比如曾英、李占春、*等等,就聚集人马袭击大西国的军队和官员。张献忠的对策是,严厉*。什么是严厉*,逮住了就杀呗。除了明朝在四川的这些残军外,还有南明政权。原大学士王应熊被任命为兵部尚书总督川湖云贵军务,并赐尚方宝剑便宜行事,主持对张献忠作战。这一打仗肯定要死人,除了军兵会死外,误伤个老百姓什么都很正常。张献忠称帝的第三年,清军在肃亲王豪格的率领下,全力进攻四川的大西军。张献忠死后,他的不下继续抵抗清军。待清军真正平定四川,前前后后十几年的时间里,死亡不计其数。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正史和野史是如何记载的。《明史·列传第一百九十七·流贼传》:“坑成都民于中园。杀各卫籍军九十八万。又遣四将军分屠各府县,名草杀”“将卒以杀人多少叙功次,共杀男女六万万有奇”。正史一般都是后世所写,可信度并不高。野史《平寇志》记载“士民被杀者数万,刨孕妇,注婴儿于槊,焚公私庐舍2650余间”。《平寇志》的作者是明末遗民彭孙贻,这个人有骨气立志决不当清朝的官并且他也是这么做的。《平寇志》还在清朝的*中,多次遭到清朝的查禁。因此,《平寇志》的观点绝对不会像《明史》一样偏向清朝,而诬陷张献忠。

再来看看清军,清军是1646年入川进攻张献忠的,到1665年才彻底平定四川。也就是说在这二十年中,四川军民进行了顽强的抵抗。而清军素有对抵抗顽强的地区屠城的习惯,比如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客滇述》中也有记载:“清将梁一训驱残民数千,北走至绵州,又尽杀之,成都人殆尽。”。

据史料记载,万历六年的时候,四川有人口310.273(明末时应该比这更多),而至清顺治十八年,四川人口只剩8万人(还有人说是50万),这是一种近乎种族灭绝式的锐减。虽说这与张献忠有着直接的关系,但全赖他的话就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了。

成王败寇,历史向来都是有胜利者书写而成。真伪难辨,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张献忠是和李自成齐名的明末造反领袖。他于1640年进兵四川,1644年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1646年,清军南下,张献忠引兵拒战。在西充凤凰山中箭而死。史书记载,其在四川时曾多次对平民进行大*,是造成“湖广填四川”的罪魁祸首。明末清初,四川人口大规模剧减,真的是张献忠所谓的大规模*造成的吗?我看也未必,这里难免栽赃之嫌。

首先看看张献忠杀的什么人,绝大多数是明朝的藩王、官吏及土豪劣绅。他攻取衡州时,军纪严明,秋毫不犯,连清人刘献廷也不得不承认:余闻张献忠来衡州,不戮一人。由此可知,张献忠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屠夫。

在看看张献忠在四川建立大西政权时的所作所为:免西南各族百姓三年租赋,不许擅自招兵,善受民词。可以看出,张献忠还是有爱民之心,惜民之力的。他在兵败将亡时,杀死自己的妻妾,还有幼子,并对孙可望、李定国说:我亦一英雄,不可留幼子为人所擒。汝等终为世子,明朝有三百年正统,未必该绝,亦天意,我死,尔等急归明,毋为不义。张献忠最后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有崇祯当年的影子。他的临终遗言明显是告诉手下人:反清复明。

四川在明末清初,成为张献忠、清军、明朝的残余势力三方角斗之地。杀戮再所难免。但清军绝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从扬州十日等大规模的屠城中可以看出,清军的嗜血成性,他就是要通过血腥*,达到立威,达到完全摧毁汉族抵抗意志的目的。若说清军在攻打四川时,爱民如子,秋毫不犯,鬼才相信!当然,张献忠杀戮平民的事一点发生过,只不过被清朝无*的扩大化了。因为四川人口大规模的锐减是任何人都无法掩盖的,这个黑锅让张献忠背上再合适不过了,因为他是个彻底的失败者,历史由不得他来书写。

张献忠是明未农民起义的主要领袖之一,和李自成一样都曾经是闯王高迎祥帐下的将领,张献忠作战勇敢,为人非常机智灵活,被时人称为“黄虎"。闯王高迎祥牺牲后,张献忠自领一军,在反明战争中逐渐发展壮大起来,是除闯王李自成起义军之外,另一支反明主力军,歼灭了大量的明朝军队。在闯王李自成攻入北京,灭亡明朝,建立大顺政权的同时,张献忠率领的起义军攻入四川,并在成都建立了大西农民政权。后李自成的大顺军被吴三桂勾结后金军所败,李自成自己也在撤退途中于湖北九宫山壮烈牺牲。清军(后金进入北京后改国号为清)在基本消灭了李自成的大顺军后,调集主力进攻张献忠的大西军,大西军和清军进行了多次的激烈地战斗,双方伤亡都很大。后张献忠在一次战斗中不幸中箭牺牲,张献忠牺牲后,大西军余部在他的四个义子率领下和南明联合抗清,继续坚持了十几年。清军攻入四川后,对抗清军民进行了疯狂*,至使四川人口锐减,因为《明史》是清朝官方编写的,为了掩盖清军*四川人民的罪责,为了抹黑起义军,反诬四川人口的减少是张献忠所为。真是欲盖迷张!

感谢书法大师问答的约稿。

关于张献忠屠川的问题,之前也有过类似的回答,个人还是坚持之前的观点,明末清初蜀地人口锐减,其实是张献忠与清军共同造成的。

也就是说,并不存在清军嫁祸一说,而清军同样也负有责任。

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最出名的就要属李自成和张献忠了,而不论是清朝时期的史籍记载还是明朝遗民留下的文字记载,都表明张献忠是一个十分残暴的人。

很多人都在说,清朝的史书不可信,就是为了抹黑张献忠,那么我们就来看终身拒接侍清的明朝遗民的文献记载。

根据明朝遗民彭孙贻所著的《平寇志》中记载,张献忠曾在安徽凤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士民被杀者数万,刨孕妇,注婴儿于槊,焚公私庐舍2650余间”。

而当张献忠建立大西政权后,蜀中南明势力的激烈反对是引发张献忠大开杀戒的主要原因,这主要就是南明与大西政权的*军事斗争而引发的。

后来清军入川,又经过几十年才将四川平定,从张献忠入川,到清军平定四川,前后几十年蜀中战争不断,人口锐减是必定的。

可见,蜀中人口锐减,是大西,南明,满清三方势力相互斗争而共同造成的结果,因此单说某一方才是罪魁祸首,也是不对的。

大家觉得呢?

张献忠是洗不白的。

1、明末西安人张献忠,屠川作《七杀诗》: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清末入川的,只有张献忠一批人马,和吴三桂所部清军。

吴三桂虽然降清,但却是“复君父之仇”(崇祯死于李自成),誓对南明政权“不忍一矢相加遗”。

张献忠试图“坚壁清野”倒是极有可能。

2、西安关中、汉中、巴蜀的关系。

关中西南方向群山中有一关隘,地名“故道”,“<”形路线先向西南,再突然折转东南方向,直通汉中。此关隘正是“(大)散关”,用以防御来自巴蜀的兵力。

诸位可能没想到吧? 散关防御的不是别人,正是汉中。

西安关中人可从来没把汉中当成自己人。

汉中讲四川话,不讲陕西话。

汉中是汉水发源地,属于长江流域;西安关中属于渭河黄河流域。

刘邦封汉王,辖地就在巴蜀(包括汉中)。

汉中古属益州;西安关中自古属于中原河南司州。

3、黄河几字形绕开陕西,西安没黄河,陕西多叛乱。

明末天下大乱,首先是从陕西(时属延安府)开始,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陕西的受灾之早,受灾之重。民不聊生无以延命,只得起身反抗,所谓“天降奇荒,所以资(李)自成也。”

万历在位48年间(1573-1620年)有灾荒记载的就占25年,崇祯年间几乎连年灾荒。

天启七年(1627年),陕西发生大旱,次年即崇祯元年继续大旱,其中陕北受灾程度最重。

崇祯三年,灾区扩大到全陕。到崇祯六年,旱蝗霜三灾并至,全省大饥。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把汉中划给陕西。

汉中主要任务,就是给陕西西安关中供给粮食。

这也是为什么汉中划分在陕西,主要发展农业而不是工业,耽误了发展的原因。

本来就应该陕北划归宁夏,汉中划归四川,西安关中平原划归中原河南,宝鸡划归甘肃陇东。

张献忠,明朝未年农民起义军首领。生于1606年9月18日,死于1647年1月2日。与闯王李自成齐名。1640年率部攻入四川,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于1644年年攻占成都,建立大西政权,称帝,号大顺,与李自成在北京称帝,干着同样的买卖。他所面对的*对象有明朝的贵族和当地豪强地主,贪明官污吏,以及随后的南明政权及尾随入川清剿的满清八旗军。它们的混战导致四川人口锐减,十室九空。全川人口由明朝中期的近100万锐减至不到9万。无论是清正史还是野史,都把张献忠描述成杀人狂魔。导致后来的清政府把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的人口强行迁往四川。史称湖广填四川。其实,明末战争是造成了四川人口的锐减,但并不是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瘟疫。

四川省土地肥沃,气候温暖湿润,雨水充沛,水利方便,自秦汉以来就是国家粮仓,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宜人宜农。有利于人的繁洐。历史上在人口最多的唐朝曾达到600多万。我们看这次人口锐减时,不要忽略忘了曾经千年不遇的崇祯大旱。公元1637年~1644年,中国暴发了以河南为中心,波及河北,山东,山西,陜西等23个省的大旱灾,大蝗灾。连旱7年,颗粒无收,寸草不生。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盗匪横行,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后世史说家把天灾归为明亡的主要原因。)这次自然灾害先北后南。先是北旱南涝,后是北涝南旱。旱涝过后是瘟疫流行。瘟疫过后就是十室九空的惨状。这在世界瘟疫史上是缕见不鲜的事实。而清史和野史为什么不写呢?,而一致把杀人狂魔嫁祸给张献忠呢?这就是封建时代政府史官和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的历史局限吧!由此可知,面对历史评价的农民领袖,封建时代的正史还是野史。都不足信,其可信度有限。

原因既有张献忠滥杀,又有满清滥杀,还有明军滥杀、地方豪强滥杀、乡村无赖滥杀邀功。相关史料:湖广填四川《四川通志》:“蜀自汉唐以来,生齿颇繁,烟火相望。及明末兵燹之后,丁口稀若晨星。据康熙二十四年人口统计,经历过大规模战事的四川省仅余人口 9万余人,清朝康熙年间,经历过兵荒马乱、刀光剑影的四川盆地终于平息下来,一批批新任地方官员也开始走马上任了。在这些踌躇满志的官员眼中,四川不知是怎样的丰肥沃土。然而当他们骑马、坐轿赶到新的官邸以后,才发现传说中的天府之国竟然是这般的荒凉残破、千疮百孔。康熙七年,四川巡抚张德地忧心忡忡地向康熙皇帝上了一道奏折,表露出强烈的忧患意识。他说:“我被皇上荣幸地任命为四川的最高地方官员,来到这片饱受战火摧残的地方一展宏图。但现在当我站在满目疮痍的昔日天府,增赋无策,税款难征,使我感到局促不安、寝食俱废。我等下官受皇上差遣,惟有精忠报国效忠朝廷。经过几日思索,我觉得要重振四川天府之美名,惟有招徕移民开垦土地,重建家园,除此似无别的良方上策。【《明清史料·户部题本》】。与此同时,张巡抚还在奏折中提及了一些移民办法。比如,可以命令与四川相邻各省的地方官清查那些因战争而背井离乡的四川原籍人口,加以登记注册,然后由四川“差官接来安插”。或者直接由政府出台一项移民政策,通过行政手段把人口密集省份的人民移来四川。康熙皇帝坐在紫禁城的龙椅上也正为全国的税收和重建问题焦头烂额。他接二连三地接到四川地方官的奏折,召集相关部门听取有关汇报,正式颁布了一份名为《康熙三十三年招民填川诏》的诏书,下令从湖南、湖北、广东等地大举向四川移民。具体历史片段:“湖广填四川”是指在明末清初的数十年间,四川由于战乱、瘟疫及天灾接踵而至,境内人口锐减,耕地荒芜。在这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清王朝为了解决四川劳动力和生产粮食的问题,采取“移民垦荒”的举措,全国包括湖北、湖南在内的湖广省等十余个省的移民相继到四川定居,其中来得最多的是湖北、湖南省。据统计这次移民的持续时间长达一百多年,入川人数约一百多万人,其中湖北、湖南省的人数达一半之多。而在湖北省的移民中,麻城移民又占居重要地位。本文对麻城移民在“湖广填四川”中的地位和作用谈点看法。实施“湖广填四川”政策的背景(原因)在中国移民历史上,清代前期的“湖广填四川”是历史上引人注目的重大事件。四川之所以要“填”,是人口极度稀少,需要充实。明末清初30年战乱,四川被祸最惨。1644年,张献忠率领农民起义等入川,12月称帝建立政权,国号“大西”,定成都为“西京”。四川成了四战之地:明军滥杀,清军滥杀,地方豪强滥杀,乡村无赖滥杀邀功,张献忠也有滥杀之嫌。继而是南明与清军的战争;还有吴三桂反清后与清军的战争。四川人民遭到了一次次的战乱和屠戮。据官方统计,1668年四川成都全城只剩下人丁7万人。一些州县的户口存损比例,原有的人口只剩下10%或20%。四川全省残余人口约为60万人。清政府在统一后,施行了一系列“填四川”政策;主要是鼓励外省移民入川垦荒。如规定凡愿入川者,将地亩给为永业。各省贫民携带妻子入蜀者,准其入籍等。对入四川招民优惠政策与各级官吏的政绩升迁、奖励垦荒招民紧密联系起来;在赋税政策上实行额外的优惠。康熙下诏对移民垦荒地亩,规定五年起才征税。并对滋生人口,永不加赋。还规定对移民原籍地当局和入四川落业定居地当局,要求配合移送核实,安排上户籍、编入保甲。这些政策为移民创造了好的环境和条件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