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你在不经意间看见过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相信不少人小时候都被家里人吓过,说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会长针眼。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事实上,这算是封建迷信的一种演化。一些古代巫术、古书上记录了类似“扎小人”的诅咒手法,即在布偶、木头甚至在纸上写下被诅咒人的信息,然后用针扎相应部位以诅咒该部位生病。以针眼举例,如果一个人看到了女孩子的私密或其他不该看的东西,会被认为行为罪恶下流,就会诅咒他,用针扎布偶的眼睛。久而久之,“扎小人”中的扎眼逐渐演化成为现在我们常听到的“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会长针眼”的谣言并且仍然在部分地区流传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1.那时二十出头,单位出现一个长得很漂亮,但是态度特别不好的女的,不过工作原因,还是要保持微笑。

小时候我很黏人,所以我在五年级之后我才和我爸妈分房睡的,在五年级之前我一直都和我爸妈一块睡。 但是这样子是非常的不方便的,而且这样我也很容易看到很尴尬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大半夜的我睡到迷迷糊糊,然后我觉得床在不断的摇动,当时还在

夜里一点多,我值夜班,她们屋找我有事,我没好气的去了。

我初中三年级毕业时,成绩只能上我们县高中的普通班。家长会上,班主任推荐了一位老师,他说暑假可以预习高中的内容。当时,父亲毫不犹豫地让我报名上课。那时候,我是最倔强的,当然,我不会去的。所以我受到了生命中最沉重的打击。那时,我爸

去了之后,看那态度特别不好的女的穿的系扣子的睡衣,不过正对胸口位置的是松开的(不要多想,肯定不是故意的,能感觉的到她不是那种人)。就这样因为她是侧身躺着,身材又好,结果一侧的胸整个都从睡衣里漏出来。

没什么

虽然她态度很不好,不过不可否认,长相和身材真的没的说。我也是小,没见过世面,当时就不好意思了。和她同行的可能是她妈妈的样子,一看我的表情,再看女生的衣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什么也不说,就知道一个劲儿的坏笑。

记得是高三,高考报名时爸爸来学校交了一大堆证件,学校审核完毕发下来时无意间翻到一份独生子女证。但是我明明有一个姐姐啊,亲姐姐啊,跟我生活了十八年一起长大的亲姐姐啊!之后在那堆证件里看到了姐姐的领养证明。也就那时候才知道姐姐其实

那时候一直对自己说,你是个正直的人,不要乱想,处理完工作内容,强装镇定的走了。

课间休息,同学们都在玩。我趴在讲台上,想转身看一下时间。结果一扭头正好看见一个男同学扒了另一个男同学的裤子。我们三个人的视线汇聚在一起,时间仿佛停止。

从那之后,每次见到她都不好意思。她也再没有过态度不好。

2.小时候体育课在学校外,加上小孩子们也不懂事,基本上就是自由活动。

我就是喜欢乱跑,别的同学都在踢足球、打篮球的时候,我满处溜达,跑到一堵墙后面时候,看到了班上好几个女生在上厕所(因为回学校上厕所,需要再走上一段距离)。

其实小时候对这个没有什么概念,就是家长说不能看女生上厕所,还吓唬我们看女生上厕所,不长个子。

所以那时候我和她们都觉得是我吃亏了,后来经常被她们拿这件事取笑我,知道慢慢长大,大家都懂事,也就不再说了。

早年苇塘边偶然撞见的一幕,后来才知道那是“车震”。

九十年代末期的一个周末,我约了大黄一起去小柳河钓鱼。那天点子不太正,鱼不咬钩。耐不住性子,下午三点多钟只好草草收兵。

我俩骑着自行车往回返,一路上有说有笑唠个不停。行至溢洪区王家大坝附近时,瞧见坝根底下停着的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在不停地愰动着。

停着的车昨还乱颤呢?两个不会开车的“二百五”顿生疑惑。好奇心让我俩不约而同下了车,相互仗着胆子向骄车靠近。

还是大黄眼尖。他拍着脑门说,瞧这车牌号,好象是咱厂王主任的。咋停在这旮旯了,不会是被人盗了吧,或许偷车贼弃车而逃了呢。

说话间,我俩已到了跟前。车还是不停地愰抖。车窗贴过膜,扒着车窗也瞅不清。但隐约还是感觉里面有人,又不十分确定。大黄手也欠,顺手就拍了下车窗。坏了,愰动嘎然停止了。不好,车内真的有人。车门打不开,别耗这了,我俩无奈离开。

大黄说咋办呀,咱厂王主任的车,是不是应该回去报告一声。我说你急啥,情况不明咋说,万一是跑私车,好心办岔事咋整,得罪了大主任,还有咱好。

保险起见,咱最好躲在隐蔽处守上一会,看看车是否开走,开走了就说明车里有人,咱就别跟着瞎操心了。要是一时半会也不走,又没人过来取车,再去报信也不迟。

我俩走出有一百多米,把自行车停在大坝另一侧,然后偷偷从坝下顺坡爬上来,躲在树下草丛里,静静的观瞧。

奇异的事又出现了。隐约感觉那车似乎又愰动了一阵。静止后,约膜有半个多小时左右,车的后门开了。从里走出来一个大个胖子,没有错,正是我们的王主任。

王主任从后门下来,前门又上车。车启动后,缓慢行至路上一侧便停了下来。这时车后门又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打扮入时的*,她站在路边,不知道和车内王主任说了些什么,然后摆着手,目送骄车飞驰而去。

女人扭扭捏捏往坝内村子里走去。是李荆花, 没错,是她。王家村大队会计,常和厂里打交道,很多人都认识她,人称外号白牡丹。三十刚出头,长的可水灵了,原来她和王主任关系也那么好,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啊!

糟了!还是大黄经历的多,懂行。老哥呀,咱俩可能惹祸了。怎讲呢?你想啊,那车膜往里看不清,可往外啥都清楚的。主任必定早已发现我们了,真是倒霉呀。鱼没钓着,还惹一身*,真晦气!

百分百真实,事情是我偷听到的。

在我高二那年,大概十一月份吧。我回去那天,爷爷奶奶在厨房里小声的议论着什么。很好奇,在家说话还那么小心干嘛!

我躲在厨房的门后,听到这样一件事:就当天下午,我爷爷在后山脚下翻田,刚开始家里的那只老黄牛特别听话,翻得很快。突然一下子,黄牛就停下来不走了,爷爷以为是牛想偷懒,所以抽了一鞭子,奈何老黄牛还是不怎么动。无奈,爷爷只好再来一鞭子咯。老黄牛这才慢悠悠的走起来,但是老牛的眼睛还是盯着山上那个方向看,爷爷也好奇,想知道老牛在看什么。

顺着老牛眼睛盯着的方向看,天啦,爷爷看到了邻居老彭,后面还跟着一个女人。

注:老彭住我家边上,妻子过世几十年了,没有再娶。女儿儿子都在城里,只有过年才会回来。老彭和我爷爷一般大,72岁。

爷爷能确定在山上走的那个人是老彭,但后面跟着的女人就不太确定。他猜可能是村里的某某妇女。

注:某某妇女好几年前丈夫搞外遇,离家走了,但是他们的婚姻关系还没有解除。她大概47岁吧。

爷爷心生奇怪,怎么两个人去到山上了,做什么?

果然没多久,老彭下来了,但爷爷只看到老彭,另外一个人没跟在后面。老彭和爷爷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那个人去哪了哦?果不其然,在另外一条更远的小路上,爷爷看到了她。现在能百分百确定是某某妇女了。

听完,我从门后跳出来说:是真的吗?

爷爷奶奶吓了一大跳,他说不要说出去,这种事丢脸。

这种事是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两个月之后,听到村里的人都在议论,晚上老彭经常去某某妇女家,说他怎么样怎么样的。

所以,读者应该也明白这事了。这算是我听到过并且令我感到很意外的事件之一吧。

??????

那年大学刚毕业,去面试。面试人很多,大家也都比较紧张。我突然间想去小便,就去找卫生间,男女卫生间是连在一起的,我看了一眼就进去了。正当我哼着小曲小便时,突然听到尖叫声,我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大白*蹲在后面,她一回头。我一看是长发美女,吓得我提裤子就往外跑,尿都没尿完。出来后,我又特意看了一下厕所,发现我没进错,是男厕所。我就在门口等会再说,过一会,那个女出来看到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走了。后来面试时她排在我前面,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分享个重口味的,但是是事实不是瞎编的!!!04年吧,高二,冬天,我们那儿高中都住校,有天早晨,下了早自习跑着去食堂打饭,因为人多,早到就能早点打,到了食堂,打八宝粥,排第一个,学校食堂是私人承包的,有竞争性,打八宝粥那伙计拿着大勺在那儿搅八宝粥显摆自家八宝粥真材实料很稠,我就排第一个在哪儿看着,后边也没几个人,忽然那伙计把勺子拉上来的时候我看到同时上来的还有一只棉拖鞋,我当时都石化了,那伙计处乱不惊,四周看看,我以为他要把棉拖鞋捞出来的时候,那货拿勺子把棉拖鞋又压进去了,生怕没压到底,还拿勺子使劲往下怼了一下,同时还不忘给我眨眨眼,小声跟我说,别吵吵,今天免费请你喝!!我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当时差点没压住吐那大锅里,端着碗扭头就走了,后边的女孩子还好奇的看着我,估计在想这人是不是有病,排第一不打饭就走了!!什么都没吃就回宿舍了,干呕了一早上,中午宿舍的哥们儿回来还骂骂咧咧的,说卖八宝粥的神经病剩下小半锅就不卖了说要自己喝!!我也没敢说啥,可能有人要问我为啥不举报,第一,那时候没维权的意识,第二,能承包学校里边食堂的都是有关系的,怕被报复!

我的生活中不经意间看见的东西(事儿)。

1.在初中的时候,一天放学回家,因为家是农村的,住的比较偏僻,农村有很多羊肠小道,农作物茂密,参差不齐,走过一间玉米地,看见了两个人在拥抱,*,这不是重点,而是他们是两个不同家庭的爸妈。当时无意间看见他们俩卿卿我我,被他们发现,那分钟不知所措,心跳加速,全身冒汗,当做没看见,但是还是记忆犹新,他们俩怕被我传出去,就用五块钱买通封口费,让我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当天发生的事。每年回村碰见他们俩(各过各的生活)都有一直莫名其妙说不出的眼神打招呼。

2.本人男的,在生活中不知道有没有男的穿丝袜(男士丝袜除外),如果有也被看做为异类吧?

一天去朋友家,我朋友做菜的生活叫我拿他手机去卧室充电,因为是第一次去他卧室,有点不清楚位置,就一直找充电器头,翻箱倒柜,发现他的柜子里面有很多类型的女士丝袜,平时他也没有女朋友,不知道他买来干嘛,后来忍不住还是问了他,他说是个人喜好而已,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总想去体验一下穿女生内衣,丝袜物品,后来去百度一下,定型的恋物癖。

3.这个故事事件确实很记忆犹新,村上一天组织了很多成年人去砍树,那天刚好出了事,一棵树倒下来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没有来得及躲,结果树叉直接插进了他的脑袋和肚子,那几分钟真的惨不忍睹,完无整体,鲜血,脑浆,肠胃外露,人也还有点意识,感觉他很痛苦,很多人没有办法,就眼巴巴的看着他,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说一个前几年的事吧,一次晚上和哥们喝酒撸串,喝完去足疗,开好房间,感觉肚子都点撑,所以赶紧去厕所开闸放水,来到厕所门口看了下左边女厕所,右边男厕所,直接推门我就进了右边,当我进去的一刹那,瞬间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心跳瞬间100迈车。。。就看到一个白花花滴大*蹲在那里,马上几酒全醒了,推开门撒脚就跑出去了,跑到门口感觉不对劲,我特么滴进的是男厕啊,回头一看,确实是男厕啊,这他妈神马情况。。。。正在懵*的时候,然后男厕门开了,一个*女用手捂着嘴偷笑着跑出去了。。。。。你麻麻滴,吓死老子了??????

还有一次,不过这次是特么滴我吃亏了????,那次是喝多了,然后去KTV玩,还是肚子撑得慌去厕所,我站在小便器前正在哗哗放水的时候,眼睛余光感觉进来一个人,然后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哦,一个女孩,第一感觉还挺漂亮的,神马????????????女的????瞬间我就尿了一裤裆????最可气的是那个女的特别淡定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还特别淡定的看了一眼我的小弟弟,然后就特别淡定的扭头走出去了,对,就是一步一步走出去的??????,只剩我自己石化在原地,一个人体会风吹裤裆丁丁凉滴赶脚????????

我妈妈的日记本

初中的时候翻到我妈妈的日记本,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记得,今年我28了,想起来还会心酸。

那时候爸爸在外面打工(很久没有寄钱回家,后面知道了他在外面包养了*)妈妈拉扯着三岁的我度日。那时候妈妈手里只剩下三块钱,要去买煤球,她算好了煤球钱和菜钱,可以勉强撑到月底。

然后妈妈就出去买煤球,放着一个洋娃娃在我身边在家里待着。妈妈都很放心我,小时候我都很乖。然后她回来的时候看见我一手抱着娃娃一手在捡着地上刚才房东家的小孩吃剩下的甘蔗渣嚼着,发现不甜,又换了一个继续嚼。

当时妈妈心如刀绞,立马抱起了我泪如雨下。我吓到了,以为自己做错了,连忙说:哼,不好吃,我不吃了。妈妈泣不成声。她当时只想花光钱给我买糖吃。

生活的艰难让妈妈选择了理智,没有煤球就没法烧饭,没有大米没有菜就没法填饱肚子。她从盒子里拿了几个钙片给我吃说:宝,这个甜,吃这个。(小时候我身体很不好,缺钙,医生开了钙片给我,妈妈每天给我吃一个,因为甜甜的很好吃我都很喜欢)那天,妈妈给了我两颗,我好开心。

我还记得看到这篇日记的时候是我中考结束的那个暑假,我在阁楼抽屉发现了这本日记本,含着泪看完,又默默放回去。

妈妈当时的心酸我想我是无法真正切身体会到的,我只求自己可以努力照顾好自己好好孝敬她。

我没看到过什么不该看的,我儿子好像看见过什么,但是他现在完全不记得了。

在我儿子一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周末,我跟房屋中介要了两套房子的钥匙,周末带他去看房。那是两套门对门的房子,一梯两户的,毛坯,电梯房,好像是十二层吧。

之前就听说过,房子长期不住人,进门前先敲敲门,稍等一下下再进去。我进第一套房子的时候这么做了,进去看了看,儿子满屋跑,也没什么问题。进第二套房子的时候,忘记敲门,直接进去了。

我在房子里东看看西看看,儿子还是满屋跑,跑一会儿,停下来看看身边,一开始我没留意他这啥意思,后来他问我:妈妈,是不是有个小宝宝跟着我呀?我跑他也跑,但是他跑得很慢很慢。

听他这么说,我脑袋嗡得一下,二话没说,拉着儿子赶紧往外走。进电梯后又后悔了,问儿子:那个小宝宝有没有跟过来?他说没有,我心稍安。直到下楼出了电梯,我再问他:那个小宝宝男的女的,大概多大?他比划了一下,我感觉好像就一岁多的样子,再不敢说了。

过后很久,没有再提这事,四五年过去了,前阵子我偶尔想起这事儿,再问他,他完全没有印象了。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我看到的,我恐怕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我在外地很少会老家了,却不巧在有一次回去,碰到一个常年不见却很铁的同学非要请我喝酒,当时他回忆说起。

当时正在麦收的季节,老家那边麦子都在房顶上晒,下午睡醒午觉感觉有点打雷要下雨的感觉,他赶紧的上房把麦子堆起来用塑料布盖上,他上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睡午觉的人家早就收拾完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房后的某某家(就说邻居吧)还没有收,是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刚结婚没几天,心想家里没人吗?顺势往客厅看了一下,发现有人,并且是在打架,女的反应还比较激烈。他就打电话给邻居,确认他不在家,并告知说你媳妇儿和老丈人在你家打架呢!

再后来就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先是听到有老人在撕心裂肺的哭,再后来警察来了,事后问清楚了,说邻居的媳妇儿自杀了,和老头搞事情被老爷们儿堵家了,几天后法医鉴定说女的有孕在身,孩子是老头的,一失两命,痛哭的是邻居媳妇儿的父亲,他看到的那个老头是邻居媳妇儿县城单位的领导......

朋友说他不该看见喝了很多酒,我听完久久不能平静也喝了很多酒……喝到失忆多好,这事儿我不想知道......

应该十四五年前。那时我大学休暑假,被我一远房表姨叫到她家,监督他儿子学习,因为表姨早出晚归,没时间盯着她儿子。那时她儿子暑假后才读高中,应该15岁左右(但实际已经大人模样了)而我也不到二十岁,回过头看,让这两个“孤男寡女”独处绝对不妥。但当时也没感觉有什么。那男孩还是比较老实的,他有两个同学常来找他玩,其中一个还是男孩母亲朋友的儿子,他们彼此自称是“好朋友”。他们一般都是早晨起来一起打7a64e4b893e5b19e31333366303832篮球,打完篮球来男孩家吹空调(男孩离球场很近)还常在男孩家吃早饭,有时到快中午时才走。这也都是男孩妈妈默许的。但实际上据我观察,那两个“好朋友”在和这个男孩“玩”的过程中,明显“等级地位”要比这男孩高。实际上,在言谈举止中都能看出这个男孩实际上挺怕他的这两位“好朋友”的。比如,有次,他们玩扑克,那两个“好朋友”输了可以不受惩罚,而那个男孩输了则需要“惩罚”拔下体的一根毛,在如此的“不平等条约”,男孩居然跟他们“玩”,也服从“惩罚”。还有一次,我在书房看书,那男孩进来,有些脸红,犹豫了一下,大声我一声“老婆”,又跑了出去。然后这两个朋友就在外边哈哈大笑。事后他们说这是那男孩和他们打一个赌输了,这是他自愿接受的惩罚。在后来就是裸体的事了,应该和前边的事隔了几天。因为我和那男孩的母亲“委婉”说明那两个朋友“影响男孩学习”,于是他母亲就给我“权柄”,让我不让那俩家伙来家了。所以那以后,我就对那两个“好朋友”不怎么友好,一般他们吹一会空调,我就开始“轰”他们。那天,他们打球一回来,我就发现男孩脸色特别有些特别,他的一个“好朋友”给我说,男孩一会有个“礼物”送给我。后来我从书房出来,就发现那男孩一丝不挂的站在空调机前,背对着空调吹,而正面朝我。那两个“好朋友”就笑。然后呢,我就回书房了,那男孩就穿了衣服。男孩有可能是被胁迫,也有可能自愿,反正我没有问过他。后来也没和男孩母亲提及,因为感觉不好开口。那事以后,我又在他家呆了两周多,一切也都那样子,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