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同为张献忠的养子,孙可望为何要与李定国同室操戈?

在中国钱币史上,明代钱币以其形制标准、式样规整、鼓铸甚多而成为钱币的一大重要系统。南明钱币是这一系统中的重要一环。作为明代钱币中的晚期品种,南明钱币将明代钱币形制标准、式样规整的特点发展到了顶峰,而且由于铸地偏远、铸行者各不相同,使得南明钱币又带有较强的地方特色,而这其中又以铸行于西南的“永历通宝”和“兴朝通宝”最为突出。   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都是西南反清势力的铸币。其中,永历通宝是南明桂王政权的铸币。《三藩纪事本末》对此有较为明确的记载:“永明王神宗孙,避于梧州,于丙戌改元‘永历’,其钱有大小4种。”这时的中国正处于明末农民战争之中。兴朝通宝和永历通宝一样,也是乱世的产物《明通鉴》记载:“明在籍御史,议尊(孙)可望为国主,以干支纪年,铸兴朝通宝钱。”可见,兴朝通宝是张献忠义子孙可望入滇以后,于顺治六年(1649年)称东平王时的铸币。由此可见,永历通宝是南明政府的铸币,而兴朝通宝则是农民起义军的铸币,两者在早期的性质是不同的,只是由于后来孙可望决定率部联明抗清,才使得兴朝通宝摆脱了“僭伪钱”的地位,成为政府正式承认的通货。   正如其他钱币的出现一样,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的出现是有其自己独特的政治、经济背景的。17世纪晚期的中国经过长期战乱,各种政治势力充塞海内,而真正的国家权力几近真空,呈现出了一种只有两个王朝武力更迭时才有的无政府状态。为了保全明王室的尊严,为了向世人宣示大明帝国还存在,铸行明朝年号的钱币就成为其打出“光复明室”大旗的关键步骤。而作为张献忠养子的孙可望,在其势力控制下的云南铸行兴朝通宝,不仅有如上述一样称制建国的目的,更是对大西政权的一种嗣续。   经济决定政治。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恰恰反映了当时社会真实的经济情况,也反映出货币铸行者的经济意图。   明中叶以后,商品经济较为发达。贸易特别是海外贸易迅速发展起来,对货币的需求量激增。据《剑桥中国明代史》记载:到1633年(明崇祯五年),仅从菲律宾流入的白银就高达200万比索。而当西班牙政府削减马尼拉的贸易时,白银减少引起了明代中国的货币危机,明末用银量之大可窥一斑。这一现象的直接结果是货币体制的改变:开放银禁,停印大明宝钞,而更重要的是规定铸币的面值。与前朝的制钱相比,晚明钱币特别是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已发展出一整套面值兑换体系,面值完全以白银折兑,而不是用“钱”来表示。永历通宝面值有四种:“小平(一钱)”、“二厘”、“五厘”、“一分”。此处“二厘”、“五厘”、“一分”均指“折银二厘”、“折银五厘”、“折银一分”。兴朝通宝则为“小平”、“五厘”、“一分”3种。可见当时的货币需求量之大。   尽管如此,由于明中央朝廷的苛捐杂税、地方藩王的巧取豪夺,加之战乱连年,百姓生活异常困苦,各地财富匮乏。为了维持政治和军事开支,南明诸王和各地豪强开始铸钱,永历政权和孙可望集团也在此列。由于铸工较好,面值合理,实钱实值,使得永历通宝“官民乐用”,由此铸量庞大,长期流通西南。由于孙可望集团控制云南,加上兴朝通宝的铸工和币材选用较好,因此在西南各地也颇为流通,而自孙可望联明抗清之后,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也就更加并行不悖了。   在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铸行之后,这两种货币都起到了应有的作用。永历通宝完成了其政治使命,使得历史承认了永历政权的合法性和正统性,并以其“敕书钱”而脍炙人口;而兴朝通宝则要周折复杂得多:“大西军”的影响固然深入人心,但孙可望预期的“众望所归”的“禅让”闹剧也在唾骂声中草草收场,不了了之,留下更多的则是对他个人野心的鄙夷。但无论怎样,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充实府库、资济军国的目的确实达到了。   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除了历史背景和政治因素较为突出外,纯就钱币学角度来说,其特点也有很多。首先,由于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的铸行量大,铸行时间长,开创了一派自己的风格——“滇派”,其影响十分深远。“滇派”钱币与众不同,钱文多出自匠人之手,因此字体古拙朴素;内郭、外郭都较其他钱币为宽,钱好打磨不甚精整;用材单一,多为铜币;铸工较粗糙,但钱体分量十足。这种风格对后世吴三桂的“利用”、“昭武”及其孙吴世王番的“洪化”诸钱都有较为明显的影响。而直到清朝咸丰、同治朝,滇贵两省所铸大钱亦隐约可见其踪影。   其次,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的类别繁杂。除上述的形制繁多、面值多样、背文各异外,所谓版别也多种多样,其中永历通宝可谓是“独占鳌头”。仅面纹的文字差异就有数种:有所谓“二水永历”(“永”字写成上“二”下“水”)者;“三角通”(“通”字上的横折点写成一倒三角形)者;“双禾一目”(繁体“历”字内写成上为双“禾”字,下为一“目”字,而正确写法应为上“林”下“日”)者,还有“双禾一日”等。兴朝通宝也有诸如“方口通”之类的异品。   此外,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的铸量庞大,但其流通领域较小。这主要与永历政权和孙可望集团控制区域的客观闭塞性和主观排他性有直接关系。永历政权和孙可望集团都僻居西南,而西南(尤其是云南)铜矿资源丰富,取材方便,故一直在西南一隅大量鼓铸,加之各地方政权相互排斥他家铸币,使得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只能困行西南,造成了“大铸量、小流通”的矛盾局面。   永历通宝与兴朝通宝实实在在地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并被人民群众所接受,变为对人民有益的经济工具,推动了西南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并最终跻身于末世铸币中少数成功者之列,成为历史的功臣。 这书法很好看啊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这个问题要放到当时的历史情境中去分析:

兴朝通宝是明朝末年四川起义军首领张献忠的养子孙可望铸的钱币,方形通比较少见,价格在100RMB左右。

早期,孙可望和李定国已有心结

明末义军钱,张献忠养子孙可望1649年铸。市场价格50-80元。

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四人原本都是大西军将领,听命于张献忠,原本地位是不相上下的。

兴朝通宝属明末起义军张献忠养子孙可望铸钱币.

张献忠败亡后几人率部退到云南,各自拥有一些军队,互相也没有统属关系,只是因为孙可望年纪大资历深,所以推举他当盟主。

1646年,清军南下,张献忠引兵拒战,在西充凤凰山中箭而死。 1646年张献忠战死后,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孙可望等他的养子各复本姓,推举孙可望为统帅,继续领导大西军

孙可望当了盟主,就想实际获得指挥权,处处标榜自己是老大,但是李定国是一个直性子不认他的权威,经常和他对着干。时人冯苏记载:“可望饶机智,既具有全滇,益自尊大,而其党犹侪视之,李东国尤倔强,每事相阻忤。”

孙可望就和刘文秀等人商议,有一次把李定国抓住绑在演武场上,给打了一百板子,列出李定国的不少罪状,后来又假惺惺的把李东国放了,说了些我原谅你之类的煽情话,两人抱头痛哭。这件事基本就确立了孙可望的地位。

后来孙可望向永历朝廷要求封自己为“秦王”,目的也是在爵位上能李定国等三人,能够确立自己的领导位置。

从上面的情况来看,孙可望通过一系列手段,达到自封领导的目的,李定国在心里肯定是不以为然,而且有抵触的,两人在这时候已经种下了心结。

两人对永历朝廷的看法不同,是主要分期

从历史材料的分析来看,孙可望是一个心机很深的人,而李定国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性情中人。

两人性格上原本就有冲突。在对待永历朝廷这件事上两人产生了分歧。

在孙可望决定尊奉永历朝廷的时候,李定国曾说过:“若是,则便是朝廷官,不更做贼矣,勿反复也。”话说得很明白,我们现在变成朝廷的官员了,不像以前是做反贼了,就不要改变了。对永历朝廷还是忠诚的。

孙可望的态度则完全不同,他派手下杨畏之帮他去朝廷要秦王的封爵,杨畏之要到了封爵,朝廷额外封杨畏之为大学士。这件事让孙可望知道了,觉得杨畏之已经被朝廷收买,大为生气,就杀了杨畏之。这件事说明孙可望只是希望借助南明永历朝廷的名号,希望达到自己狭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并非真心忠诚明室。

李定国快速崛起,孙可望因地位受到威胁

孙可望将永历朝廷控制住之后,派出多路兵马分别进攻广西、湖南、四川。

李东国凭借卓越的军事才能是多路军中成绩最佳的,他先是带兵攻克桂林,清定南王孔有德兵败自杀。之后又在衡阳击败清军主力之一的清朝亲王尼堪部,尼堪兵败身死。在很短的时间内,李定国击败清军两大主力,让清朝的两位王爷丧命,而且收复了贵州、广西、湖南。让南明恢复了小半江山,直接威胁到清朝的广东、江西、湖北等区域。可以说依靠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这时候李定国的声望已经远远超过了孙可望。不管在永历朝廷的地位,还是实际掌握的军队,李定国都很有可能超过孙可望。孙可望害怕李定国威胁自己的“国主”地位,决定找一个军事会议的机会把李定国抓住,但因人泄密李定国没有赴会。于是孙可望不再配合李定国作战,让李定国处于孤立无援的危险状态下。李定国从此带兵退回广西,并且此生都不与孙可望见面。

孙可望意图称帝,李定国勤王,两人彻底决裂

虽然孙可望和李定国的个人关系已经决裂,但面子上两人都是永历朝廷的官员,所以虽然互相掣肘,但依然维持表面的和平。后李定国连续两次联系郑成功夹击广州失利,只能驻军广西。

此时孙可望却在谋划称帝,永历帝不得已召李定国勤王。李定国带兵救出永历帝,将其送往昆明。在这一过程中,孙可望和李定国的军队终于起了正面冲突,李定国击败了孙可望的部队。

此后,孙可望整合自己在贵州的兵力,南下攻击李定国、刘文秀和永历帝结果被击败,众叛亲离之下只能选择投降清朝。

从上面的过程分析出两人反目的原因:

1、位份上的争执,原本大家都是大西军将领,从资历上说孙可望在大西军事群臣之首,但李定国则是张献忠的义子具有继承权,可以说位份不相伯仲。孙可望希望占据统帅位置,两人难免会出现冲突。

2、性格上的冲突,李定国为人直率,孙可望则有野心,爱玩诡计,气量狭窄。在两人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还可以称兄道弟相安无事,一旦出现利益冲突,孙可望处处掣肘拆台,必然让李定国与其产生裂痕。

3、大义上的分歧,孙可望的目标一直是自己称帝,但本身的实力却远远不够。李定国希望的从民族大义上尊奉南明。这种分歧最后将两人推到了完全的对立面。孙可望为了称帝必须消灭李定国,李定国为了保住永历帝,不得不击败孙可望,两人只能落得同室操戈的结局。

张献忠去世了,没有人来统帅这支部队,为了利益,不团结,众养子看谁都不服

孙可望想自立为王,而李定国认为应该投靠南明对抗满清。观点不同自然内斗。

同样的地位,近似的背景,大家都不服别人,更容易同室操戈。

这个问题太宽泛了,我过去也找过,但所获不多。还专门翻了翻姚雪垠《李自成》,收获不大。我所知不多,如下:李自成、张献忠在《明史》列传第197(估计你看过了).牛金星:躲避在儿子牛佺家里,他儿子是清朝的一个官员,好像是黄州知府。李岩:因为提出分兵,被李自成杀死(牛金星主谋),这是撤出北京之后的事了。李过:后来坚持抗清,战死,他的养子李来亨组织的夔东十三家军抗清,战败后举家自焚。高一功:战死。罗汝才:李自成进北京前就设计擒杀了此人,此人风纪很差,口碑也不好。孙可望:张献忠死后归南明永历帝,跋扈的很,“十八先生案”就是他弄的,后来与南明反目,投降满清。李定国:大名鼎鼎,不说了,真英雄也。刘宗敏:李自成大将,一说被俘后在北京被杀,一说在战场上被杀,打败他的是济尔哈朗。书目我推荐《剑桥南明史》,真是血泪斑斑,汉人是完全有可能赶出满清的,但无休止的内耗让清军坐大,这江山是在汉人自己丢的,怨不得别人。李自成张献忠之后,还是张献忠的部下战力最强,战功最著。可能与闯王嫡系在已开始就伤亡殆尽有关系。南明时,若孙渴望、李定国、郑成功三家联手,众志成城。把女真八旗赶出山海关是完全有可能的。作者若写小说,我劝作者不要过分考据,这样写起来未必自由,什么封号就算胡扯,读者也不会怪罪,只要你书好。若是写论文什么的,还是去大图书馆翻书或请教权威吧,比如阎崇年先生。回答完毕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