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你喜欢吃妈妈做的菜还是爸爸做的菜?

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他们做的菜·味道好·有香·真好吃·人人夸赞·

都好吃,难吃也不感说,吃他们饭长大的!

虽然爸爸不经常做饭,但是爸爸做饭比妈妈好吃

谈到爸爸妈妈哪个做菜好吃,我发觉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与很多人主观印象中妈妈做菜好吃的主观印象不同的是,许多人反映妈妈做饭多,爸爸做菜好。

导致这一情况的出现,大概是两种情况。一是爸爸做菜的确比妈妈好吃,因为妈妈经常做菜,长期繁重的家务已经让妈妈失去了做一顿美食的*,更多的是完成家务,喂饱家里人即可,至于味道嘛,老娘这么辛苦,你还这么挑剔?爱吃不吃。

二是男性对于做菜味道的把握确实高女性一等。妈妈做菜往往不会考虑很多,最多考虑一下这道菜会不会太咸了,家里人最近都有发胖的迹象,油也少放点吧。而爸爸则不会考虑那么多,爸爸考虑的是如何让这道菜显得更有味儿。一道美食首先油是绝对不能少的,其次鸡精、盐、生抽不能少,再来个老抽上上色,显得黄亮诱人。既然是美食,那摆盘也不能少。这样做出来的菜,自然是爸爸的口感更好一些。只是爸爸做一道菜的时候,妈妈已经弄一桌家常菜出来了。。。。

无论如何,在我的记忆中,无论是妈妈夜晚端来一碗普通的鸡蛋面,还是爸爸给我做一道红烧排骨,这些画面都会一直在我脑海中保存至永久。

大海原创,觉的好,请点个关注哦。

妈妈爸爸是山东人,经人介绍嫁给我爸爸,姥姥家是农村,虽然妈妈是家里最小的女儿,由于农村的重男轻女,妈妈一直帮着家里挣钱,直到24岁才出嫁,哪个年代24岁是老姑娘啊,由于从小干活,妈妈不会做女工、不做饭做菜,所以喜欢爸爸做菜好吃,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妈妈做饭做菜不好吃,还是很想念善良的妈妈以及妈妈做的饭菜。

喜欢妈妈做的菜。

都喜欢,但更喜欢自己做??

当然是我爸做的好吃了,我妈基本就是煮熟就行了,完全没有那种色香味俱全的说法。

我爸虽然平时不会做一家子人吃的饭菜,但是他自己吃他是很有做菜的一套的,??我爸比较“自私”的。一家子的饭菜都是我姐做的。

比如我爸要做一道炒饭,他是要柴火慢慢炒,中间加鸡蛋,炒到米饭一颗颗弹起来那种程度他才说可以,确实是很香;我爸比较爱吃辣椒,他炒的菜基本都会放辣椒,如果是火锅类的,他就做一碗盐水沾着吃,当然这个盐水他是花了心思的,很多菜重在盐水。

记得有次回家他炒了个肉炒红薯梗,瘦肉与肥肉都煎的很焦黄很香,加上番茄辣椒,这个辣椒的量是爆辣那种,整个才有红有绿,视觉效果很好,浓浓的番茄汁融入菜里面,辣椒的香辣冲刺整个厨房。来一碗米饭,那种热气腾腾与香辣多汁小炒的碰撞,热辣冒汗真的很过瘾!图片侵删

当然喜欢妈妈做的饭,父亲一般情况下不用做饭的,但是父亲会帮忙的,我喜欢我们的家庭氛围的,很温馨

肯定是妈妈做的菜。

也不知道是在外头呆久了?还是年龄成长,对饮食开始日益上心起来。闲暇之余,特别想家里饭菜的味道,即使在今天看来那些饭菜依旧很普通,很家常。但就是想念,因为平日很难得吃得着啊!某一年回家,也突然发现爸妈老了!头发都白了!可是那饭菜的味道,却神奇的从来没变样!一点都没变似的!如今每一次回家,就像是人生最美丽最难得的一次旅行,即使这条路你已经很熟悉了,都知道高速公路的哪一段有点陡,哪个乡间小路旁有一棵树。那一排排房,那一片片田地,那一段段乡愁。它就像变了却又没变样!

以前向往高楼大厦,现在怀念炊烟袅袅。说实话,我妈妈做饭真的不好吃。但从小就吃习惯了,这是一生的记忆。它就是美味。儿时总是最美的,那也是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可能我们那比较穷,大家不要见笑,九七年时的沂蒙山区,父母的月工资才300块。

记忆中从小就是吃煎饼的,菜大多都是自己种。所以这里没有大家期待的红烧鱼糖醋排骨油爆大虾等等。饭桌上,一碟咸菜疙瘩,一盘炒青菜,一盆稀饭,一摞煎饼。这就是日常。我们临沂现在的名菜还是“沂蒙炒鸡”,把小鸡剁碎,混着青椒,洋葱,干辣椒,炒。为何这种做法?家大人多的,一年才吃一两次鸡肉,不加这么多辅料,怎么也不够吃呐。好了,言归正传。就是这么个情况。

妈妈平时做的菜也就是普通的家常小菜,炒个土豆丝,烧条鱼,炒个豆角,逢年过节了煮个鸡。你让我用华丽的词藻去描述,那对不起,没得形容。

在这里,我要回忆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鸡蛋豆腐丸子。我至今仍喜欢冬天,小时候,冬天意味着要过年了,学校要放假了,要有新衣服穿了,有好吃的了,还有一丢丢压岁钱。腊月二十三是我们那里最忙碌的一天,家家户户都开始着手过年的准备了。妈妈会早上五点就起来,去石磨上磨豆浆,早上赖床的我八点起来就会有热腾腾的豆浆喝了。豆浆用卤水点一下,在大锅里继续热着,中午就有豆腐吃了。而晚上,就是我心心念念的豆腐丸子。

下午,切出几块豆腐,用刀切的稀碎,打进去鸡蛋,倒上一些面粉,滴上油,放盐调味,就像和饺子馅一样搅拌均匀,然后用手像包汤圆一样,一个个团出生丸子。而我这时就是为一口吃而努力的小鬼头。我把炉子里装上蜂窝煤,下边用木炭引燃,先烧一壶热水,再放上大铁锅。妈妈会倒进去半锅油,我则在一侧殷勤的搓着手,期待着快点好快点好!油终于沸了,生丸子也差不多团完了。接下来就要下锅了,它们如同不屈的战士,火里来油里去,翻滚着呐喊着,终于浮到了上边。锅边,我就是那个馋猫,热切的期盼着。一年里最好的回忆。

写着写着,不觉很伤感,其实已经悄悄抹了几次泪了。小时在家的时候就跟妈妈经常顶嘴。有很长一段时间很想逃离那里。现在长大了,自己有自己的生活,不能在妈妈的羽翼下了,与其说怀念妈妈做的菜,不如说想念妈妈的味道,想念妈妈给自己的爱,其实真的世上只有妈妈好。

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